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八十一章 来了个什么执委

    “听说了吗,有人说材料系研究生招生舞弊,上头要派调查组下来严查呢!”

    “什么呀,调查组已经查过了,什么事都没有。结果告状的那个人不服气,说要当面考核,就是下个星期的事情。”

    “舞弊,说的是谁呀?”

    “就是材料系新招的那个女生,叫杜晓迪的……”

    “我知道我知道,那姑娘长得可真漂亮,居然还有人怀疑她,还有没有人性了!”

    “你不会是动了歪心思了吧?我告诉你吧,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你没希望了。”

    “我可没说我要追她,欣赏欣赏总是可以的吧?对了,是谁这么无聊,造杜晓迪的谣?”

    “听说是社科院的高磊。”

    “高磊,很有名吗?”

    “当然有名,来来来,我跟你说说……”

    没等考核开始,有关考核的消息已经在工业大学传得沸沸扬扬了。由于这件事里涉及到一位风头正劲的经济学家,以及一位漂亮而且带着几分传奇色彩的女研究生,这个八卦迅速漫过工业大学的院墙,传遍了在京的所有高校和研究院所。与此同时,另外一条传播渠道也不断地向外扩散着这条消息,这条渠道是在各部委机关里埋伏着的,比前一条渠道更加隐秘,传播速度却更快,传播范围也更广。

    对于这件事,吃瓜群众们的态度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高磊做得不地道,和一个研究生为难,实不必要;另一派则称高磊做得好,研究生招生里的不正之风太多了,应当有像高磊这样仗义直言的人出来揭露一下。

    两派争论的焦点,就在于那个叫杜晓迪的研究生到底有多少斤两。争论双方都同意,如果杜晓迪其实已经达到了研究生入学的要求,哪怕稍微有点勉强,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一个只有初中文凭的电焊工,能够考上研究生,也算是一段佳话。但如果杜晓迪其实就是一个半文盲,完全是靠关系入学的,那么高磊的揭发就是对的,国家的教育资源有限,怎么能够让这些“关系户”去糟蹋呢?

    争论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开始有人去对双方进行人肉搜索了。有关高磊的信息是比较多的,报纸上三天两头都有与他相关的消息,不过,有些来自于报纸之外的消息更容易引起观众们的兴趣,其中也不乏一些关于他的黑历史。至于杜晓迪,大家找到的信息似乎都是正面的:年轻的天才焊工,参加跃马河特大桥抢修,参加大营抢修,在日本培训……这也许就应了后世的一个逻辑:颜值代表正义,杜晓迪在这方面是得分不少的。

    不时会有人跑来向杜晓迪和冯啸辰求证此事,对此,小两口表现得非常淡定。其实,这些消息恰恰就是冯啸辰授意传播出去的。他与蔡兴泉一样,对杜晓迪的水平丝毫也不担心。如果要查研究生考试过程中蔡兴泉是不是向杜晓迪漏了题,大家或许还有点不踏实。但如果是要当众考校,蔡兴泉和冯啸辰就不用在乎了。

    这倒并不是说杜晓迪有多高的学术造诣,而是研究生原本就不是专家。考核一名研究生的水平,与考核一名专家是不同的。一个理论概念,研究生只要能够说出来,哪怕说得不那么准确,都是合格的。杜晓迪在过去两年中学习很刻苦,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的短板,岂能怕人考核?

    高磊所以会提出考核的要求,是因为他有些先入为主的印象,总觉得杜晓迪只是一名初中生,而且又是工人,肚子里肯定是没什么墨水的。他没想到杜晓迪既聪明又勤奋,与一般的社会青年完全不是一码事,这种考核,对她而言根本就没什么难度。

    这也是为什么蔡兴泉会拒绝老朋友与他约定考核范围的好意,在蔡兴泉看来,杜晓迪根本就不需要靠这些不上台面的技巧来过关,她是有实力的。

    既然不用担心考核的结果,那么冯啸辰就可以放心大胆地炒作这件事了。高磊挖了一个坑,这个坑有可能会把杜晓迪装进去,也有可能会把高磊自己装进去。既然冯啸辰坚信掉进去的人不会是杜晓迪,那么他自然就应当把坑挖得再深一些,要知道,小冯也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哦。

    到了安排好的考核的日子,由机械部聘请的焊接专家杨卓然、李兆辉在岑建威的陪同下,来到了工业大学。而蔺思源则在一名司长的带领下,前往社科院,接来了高磊。教委专门派一名司长去压阵的原因,是怕高磊临时找托词拒绝出席,高磊把教委贬损了一通,教委哪能轻易放他过关。

    工业大学方面对于这次考核也颇为重视,专门安排了一个大教室来作为考场。校长、研究生院院长、科技处长、教务处长、材料系主任与副主任等等,坐了小半个教室,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来观摩学习的,心里都憋了一股劲,就是想来看高磊的笑话的。在事先,校方已经向蔡兴泉反复询问过了,蔡兴泉表示杜晓迪绝对不会掉链子。既然杜晓迪不会掉链子,那么该掉链子的自然就是高磊了。

    高磊在会上讲话的时候,点了重装办的名,也点了工业大学的名,给工业大学带来的压力也很大,校方早就想给他一点颜色了。现在高磊被蔺思源他们逼着把脸送过来,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罗翔飞和吴仕灿也来了,他们婉拒了校方让他们坐在前排的邀请,在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也在等着看最终的结果。

    至于闻讯而来的学生们,就没有进教室围观的资格了,他们只能呆在走廊上,隔着窗户看里面的动静。这些学生中间,绝大多数都是“挺杜派”,他们才不会说挺杜晓迪的原因是因为她的颜值呢。

    高磊在教委的司长以及蔺思源的陪同下走进教学楼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现场大多数的人都用戏谑的目光看着他,似乎在看一只准备登台表演的猴子。高磊此时已经悔青了肠子,他想,如果上天能够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是绝对不会那么嘴欠的。

    “高教授,请坐,我给你介绍一下……”

    工大校长余丰亲自担任考核的主持人,他对前来参加考核的专家和嘉宾进行了介绍,最后介绍的是本次考核的主角杜晓迪。杜晓迪应声从前排角落的位置上站起来,向全场的人微微鞠了一躬。

    “她就是杜晓迪?”

    高磊向身边的蔺思源问道。

    “是的,就是她。”蔺思源回答道。他在心里嘀咕道,闹了半天,你连杜晓迪是谁都不认识,居然就把人家小姑娘往死里坑,什么人品啊!

    “蔡兴泉教授临时有一个外事接待活动,需要耽误一会才能过来。高教授,你看咱们是稍微等一会,还是马上开始呢?”余丰在介绍完了所有相关人员之后,向高磊问道。

    这句话,又是把高磊架在火上烤了。组织考核的是人事部、教委,负责担任考官的是机械部推荐的专家,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一位经济学家来决定是否开始。余丰不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单单问高磊,其实就是向大家声明,这件事特喵就是高磊生出来的,他想玩,所以大家只能陪他玩。

    高磊从余丰的话里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但他没法反驳,更没法抗议。他干笑了一声,说道:“余校长太客气了,开始与否,还是由许司长来定吧,我怎么能够越俎代庖呢?”

    “哪里哪里,高教授对上级领导精神领会更深刻,还是请高教授定夺吧!”教委的许姓司长客套道。

    “我就是一个学者,哪能了解什么上级领导精神啊……”

    “能的能的,高教授经常参加高层会议,对领导的意图肯定是更为了解的……”

    两个人互相谦让之间,话里已经带上机锋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的气息。余丰并不上前去打圆场,而是站在讲台上,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俩斗嘴皮子。关于这个安排,余丰事先也是和许姓司长沟通过的,目的就是为了恶心一下高磊。

    就在这时候,大教室的门被推开了,蔡兴泉走了进来,没等大家和他打招呼,只见他稍稍一侧身,又请进来一位高鼻梁白皮肤的外宾。他向众人介绍道:“各位领导,各位老师,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这是IIW执委、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教授马尔多先生。他是应华青大学的邀请到中国来做访问的,顺道过来参观我们的实验室。听说我们在这里进行研究生水平考核,他表示非常有兴趣前来旁听,余校长,你看这合适不合适?”

    “当然合适!”余丰说道,“能够有国际同行来参加我们的考核,不是更能够证明我们考核的公正性吗?马尔多先生,非常欢迎你到工业大学来,也非常欢迎你前来参加我们的研究生考核,您请就座吧。”

    说着,他亲自引导着马尔多在前排的专家席上坐了下来。原先坐在专家席上的杨卓然和李兆辉连忙站起身,纷纷操着生硬的英语与马尔多打招呼。马尔多听到他们两位的名字,也是眉毛上扬,显出熟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