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八十二章 演得太拙劣了

    刚才那一会,高磊一直是如坐针毡。他能够感觉到在场所有人的敌意,而他在这种群狼环伺的场景中却连一样称手的武器都没有,几乎就是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

    可马尔多一进门,高磊就振作起来了,他在一刹那间就看透了蔡兴泉的伎俩。说穿了,就是蔡兴泉对于这次考核毫无把握,生怕现场会出什么漏子。于是,他便找了一个外宾来当托儿,到时候叽哩呱啦说几句什么,就把大家的嘴给堵上了。

    在这个年代,国人对外宾的崇拜感是无可匹敌的,学术圈子里也是唯洋人是举。什么事情只要有一位外国专家发了话,国内专家一般就不会再吭声了。正因为此,一些单位也就学会了挟洋自重,凡事就请个外宾来站台,高磊自己也是干过这种事情的。

    也正因为自己干过,所以高磊对于此道颇为精通。他坚信,蔡兴泉请来的这个马尔多,肯定是个摆设,他的身份当然不会是假的,因为到国内来访问的学者,身份必定是经过了国家有关部门验证的。但这个人是不是权威,尤其是能不能算作焊接权威,就值得打个问号了。刚才蔡兴泉介绍他是个什么W的执委,也不知道这个W是干嘛的。他的后一个身份是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教授,这个大学很出名吗?

    既然知道对方是来当托儿的,高磊就找出了破局的方法。这一次考核的结果,他是能够预料到的,那肯定是杜晓迪顺利过关。但马尔多这个破绽,就足够让人怀疑这次考核的严肃性,只要高磊抓住这点不放,即便不说推翻考核的结论,至少也能让这次考核变成一桩悬案,高磊于是也就能够过关了。

    想到此,高磊微微地笑了,他甚至向马尔多投去了一个善意的笑容,结果自然也收获了一个同样善意但多少有些迷惑的笑容。

    “既然蔡教授已经到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余丰把马尔多安顿好之后,对全场的人说道:

    “今天,我们在这里进行一次研究生水平考核,这是我们落实教委关于提高研究生教学质量要求的指示精神,针对研究生新生进行的考核活动。今天接受考核的学生是材料系85级硕士研究生杜晓迪同学,需要说明的是,这次考核只是我们系列考核活动的一次试点,在未来我们将会对其他研究生新生进行同样的考核,杜晓迪同学,请不要有思想包袱。”

    尽管全场所有的人都知道余丰在说瞎话,但这些瞎话还是必须要说的。这次考核会留下考核记录,如果余丰说这是因为有人举报,所以才进行考核,那么无论结果如何,都会给学校以及杜晓迪留下一个污点。而把考核说成是例行的教学活动,那么就无所谓了,即使考核结果不尽人意,也是教学过程中的事情,回旋余地会大一些。

    杜晓迪离开座位,走到了讲台上。她向众人再次鞠躬致意,然后说道:“我非常高兴能够接受学校组织的考核,我知道这是学校对我的鞭策。我希望在考核中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也希望能够得到在座各位专家和老师、领导的指导。”

    各种套话说完,便进入了专家考核的环节。杨卓然和李兆辉都是焊接领域的专家,接到任务之后,他们也着实地进行了一些准备。他们准备的问题包括了三个层次,初等层次的问题用于考核杜晓迪是否具备一些基础常识;中等层次的问题用于考核杜晓迪是否能够达到研究生一年级的水平;至于高等层次的问题,基本上就是用来勉励杜晓迪继续努力的,这些问题对于一年级的研究生来说有相当的难度,他们并不指望杜晓迪能够回答上来。

    马尔多的出现,打乱了杨卓然和李兆辉的计划。既然现场有外宾,那么首先的提问机会,自然是要给外宾的,这也是一种尊重。杨卓然向马尔多做了个手势,说道:“马尔多先生,你先请吧。”

    “我提问题,合适吗?”马尔多问道。

    “当然合适,校长先生已经聘请你作为专家组的一员了。”杨卓然说道。

    “哦,那太荣幸了。”马尔多道,他刚才那句话不过是例行的推让罢了,杨卓然让他先提问,这是他求之不得的。

    “杜晓迪女士,其实我是专程过来找你的。刚才我在蔡教授那里听说今天接受考核的是你,就请求他带我过来,以便有机会向你请教。”

    马尔多一张嘴,就把在场的众人都给雷倒了。有些人不懂英语,便有旁边懂英语的人帮着做了翻译,结果大家都傻了眼,这是什么节奏,不会是蔡兴泉找来的托儿玩得太过头了吧?

    “马尔多先生,非常荣幸,不过,我不太明白,你是焊接行业的专家,我只是一个研究生而已,你怎么会专程来找我呢?”

    杜晓迪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其实,她的英语口语和听力都非常不错,这当然得益于冯啸辰持之以恒的一对一培训。但在这一会,她也免不了要打磕巴了,因为马尔多说的话,超出了她的想象范围。专程来找自己,还要向自己请教,老马不会是说错了吧?要不,就是自己听错了?

    “我向你请教,是因为你发表在焊接学报上的这篇文章。”马尔多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叠复印纸,向杜晓迪晃了一下。杜晓迪一眼就看清楚了,那是前一段时间她做的一篇关于16MnR钢焊接工艺的论文,那篇论文涉及到对几种不同工艺效应的理论推导,而其中的核心则是一套热方程的数值模拟方法。

    这篇论文的创意是杜晓迪自己的,这几种工艺之间的差异,来自于她在工厂里的实践。蔡兴泉听她介绍过有关情况之后,建议她从理论上进行研究,这才有了这篇论文的选题。而热方程数值模拟的部分,贡献最大的是冯啸辰,他为杜晓迪设计了算法,同时还帮着杜晓迪联系了几家拥有大型计算机的工业企业,利用闲置机时为杜晓迪完成了计算。

    在得到满意的计算结果之后,蔡兴泉鼓励杜晓迪把这篇文章翻译成英文,投给了行业内的国际顶级刊物焊接学报。在署名的时候,蔡兴泉没有抢杜晓迪的风头,而是让杜晓迪署了第一作者,他只以导师的身份把名字列在杜晓迪的后面。

    这篇文章是上个月刚刚发表出来的,杜晓迪已经看到了刊物,那份兴奋自然是无法言状的。虽然文章中的算法是冯啸辰提出的,但杜晓迪在实际应用时加以了调整,使其更适合于电焊专业的研究,这也算是她的创新之处了。在后来上机计算的过程中,杜晓迪付出的辛苦也是可以看到的,许多次模拟结果与现实不相吻合,需要她去检查其中数以百计的参数设置是否合理。这篇文章由她署名,可以说是名至实归的。

    “我想请问,这篇文章中关于热方程的模拟算法,是杜小姐自己提出来的吗?”马尔多没有绕太多圈子,直截了当地提出了问题。

    马尔多在这个时候访问工业大学,既是偶然,也有几分刻意。他的确是受华青大学的邀请到中国来访问的,在宾馆下榻之后,他便给一些中国同行打了电话,提出希望有时间去他们那里分别拜访一下。在与蔡兴泉联系的时候,他专门提到了杜晓迪的这篇文章,因为这篇文章中提出的模拟算法非常新颖,在国际焊接学领域里已经引起了一些关注。马尔多刚才说要向杜晓迪请教,并非虚词。

    按照马尔多最初与蔡兴泉约定的时间,他应当是在后天到工业大学来的。但蔡兴泉在接到杨卓然通报的消息之后,便专门打电话给马尔多,提出把见面的时间改到了今天,并坦承这是为了给杜晓迪站台撑腰。

    马尔多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同行提出这样一个请求,他自然不会拒绝,更何况蔡兴泉明确说了,这个被考核的学生正是杜晓迪。以马尔多的想法,能够提出这样一个天才算法的学生,水平是无须质疑的。他向蔡兴泉感慨说,中国官方对于科研真是精益求精,一个一年级的研究生能够做出这么高水平的研究,居然还要接受考核,这种精神值得瑞典的大学学习。

    当然,他还存着另外一个不便说出来的想法,那就是要看看这篇文章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杜晓迪写出来的,而不是她冒领了别人的成果。要验证这一点,就需要就其中的一些关键问题直接向杜晓迪发问。科学研究的事情,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真是演得太拙劣了!”

    坐在一旁的高磊在心里耻笑道。一个研究生,能发表什么论文?没准就是把名字挂在导师后面混一个成果吧?而这个马尔多未免太夸张了,为了给蔡兴泉捧场,居然对一个研究生说出请教这样的话来,难道他不知道啥叫过犹不及吗?

    这样也好吧,让大家看看蔡兴泉一伙造假造到什么地步,他们这样无耻,也就怪不了我高磊下手太狠了。

    高磊一时间突然又找回了道德上的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