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九十九章 其实是售后服务

    “冯先生,我是认真的。”

    普拉格内尔露出一个严肃的表情,对冯飞说道:“你提出的建议,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们有意与贵国合作,包括参与贵国的超轻型榴弹炮研制计划,也包括进行其他的装备采购。但是,所有这些合作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贵国政府能够派冯先生到我们国家来,担任我们的军事顾问。如果这个条件不能得到满足,我们是不会考虑上述采购计划的。”

    “这……这有什么必要呢?”冯飞傻眼了,自己一个人去留,居然与整个国家的装备出口绑在了一起,这让他怎么承受得起。

    冯啸辰和张和平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不知道普拉格内尔在搞什么名堂。一开始,冯啸辰的确觉得普拉格内尔是在开玩笑,要不就是随口说一说,相当于变相地表示一下对冯飞的赞赏。但听到普拉格内尔说得如此认真,而且脸上的表情也不似作伪,他就有些不明白了,自己这个二叔除了会耍赖之外,好像也没啥突出的地方,怎么就让迪埃国的军方领导人看中了呢?

    其实,普拉格内尔还真是没开玩笑。外人不知道,他自己心里是非常明白的,迪埃国政府军目前的状况非常令人不乐观,他正着急上火地想从哪个国家请几个军事顾问来帮忙,遇到冯飞这样一个人才,他怎么舍得放手呢?

    迪埃国政府军原来是请苏联顾问帮忙指导的,官兵的军事训练以及部队的内部管理,都极大地依赖于苏联顾问。这两年,苏联搞新思维,从全球各地撤回自己的军队和军事顾问,迪埃国政府军一下子就陷入了混乱。普拉格内尔搞搞战略没问题,在军方和民间也有颇高的权威。但涉及到内部管理,他就抓瞎了,一来是他没有这么多的精力去管各种细节,二来是他本身也不具有这样的能力。

    炮兵火力压制这种事情,普拉格内尔过去也听苏联顾问说起过,但具体如何做,他却不清楚。双方的炮战一向都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炮弹浪费了不少,但没取得什么成效。内战迟迟不能结束,国家的经济建设受到拖累,沉重的军费负担也让财政苦不堪言,这些都给普拉格内尔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有心改变这种状况,却又不知从何下手。

    其实早在苏联顾问撤走那个时候,普拉格内尔就想过要到其他国家去请一些军事顾问来帮忙。但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西方国家是站在叛军一边的,自然不可能给他派什么顾问。东方阵营里倒也有几个国家有这方面的能力,但人家要么开的价钱太高,附加着一系列的政治要求,要么就是自己国内也有一摊子事情没有摆平,不想多管闲事。

    普拉格内尔也曾派人与中国联系过,结果遭到了婉拒。中国一向声称不干预别国内政,派军事顾问这种事情,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做过了。

    这一回,冯飞他们来推销榴弹炮,赫塞思给普拉格内尔打电话通报了此事,普拉格内尔倒没多想什么,只是安排了一辆车去接人,想听听中国人能够提供什么装备,又会开出什么价钱。昨天,索克营与叛军进行炮战,居然打中了叛军的炮兵阵地,给叛军造成了不少损失,这是政府军近来少有一次胜利。普拉格内尔让人一打听,才知道索克营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战线,居然是得自于一位中国军工系统工程师的指点,这就让普拉格内尔动了心。

    他让索克把冯飞一行留在阵地上,自己亲自乘车来到阵地,了解前一天炮战的细节。从索克那里,他得知了冯飞所做的一切。索克对冯飞赞不绝口,称他不仅炮兵技术过硬,而且态度和蔼,在传授炮兵要领时极有耐心,与此前的苏联专家完全不同。

    在过去,苏联专家的水平或许是很不错的,但那种傲慢的劲头却让人无法恭维。苏联专家在培训迪埃士兵时,用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笨蛋”。什么技术教上两遍,如果士兵们掌握不好,他就不再教了,说迪埃人素质差,学不会,不需浪费时间。

    昨天冯飞在阵地上不但帮着政府军测量了对方阵地的位置,还纠正了他们不少操作上的讹误,那些讹误都是过去苏联教官没有教明白的地方。索克向普拉格内尔报告说,如果能够把冯飞留下来当顾问,自己有信心把炮兵营的水平提高非洲一流炮兵部队的程度。

    普拉格内尔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到冯飞他们的帐篷的,与冯飞交谈了几句之后,他对于这位憨厚的中国工程师也产生了深厚的兴趣,于是借着对方与自己谈榴弹炮生意的机会,提出了希望他留下来担任军事顾问的要求。

    “将军阁下,您这个要求,让我们有些为难了。”冯啸辰发话了,他看出冯飞是不愿意接受这个邀请的,却又不知道如何拒绝,于是便出来替冯飞说话了:

    “冯先生只是一名工程师,并不是军方的人士,他所以能够指导索克营长的部下,只是因为他了解榴弹炮技术,其他方面并不擅长,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担任军事顾问呢?”

    “不,我们只需要他指导我们的榴弹炮操作而已。”普拉格内尔说道。

    “此外,就是我们国家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一向信守不干预别国内政的信条。贵国的内战也是属于内政,我们不能参与其中。”

    “可是,你们不是打算向我们销售军事装备吗?这不就是干预了我们的内战?”普拉格内尔反驳道,这位仁兄可一点也不傻。

    冯啸辰倒是有些语塞了,他支吾了一下,然后说道:“呃……将军阁下,有些事情可能是大家都明白的,其实,就算是贵方打算采购我们的装备,我们也不会直接销售给贵方,而是会通过第三国来转售,这就不违背我们的原则了。但如果派出军事顾问,性质就不同了,这与通过第三国转售武器是两回事。”

    “我明白,我明白。”普拉格内尔笑了起来。这个世界上,掩耳盗铃的事情多得很。大国做事的时候都是要做一些伪装的,通过第三国转售武器,打代理人战争之类,都是常见的伎俩,普拉格内尔能够混到军方参谋长这个位置上,自然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他笑了一会,说道:

    “贵国不方便向我们派出军事顾问,我完全理解,但贵国销售了榴弹炮,总要提供售后服务吧?你刚才说过,冯先生并不是军方的人士,而只是一家企业的工程师,贵国派他前来担任售后服务顾问,有什么妨碍呢?”

    “售后服务?”

    几个中国人都瞪大了眼睛,都说黑大叔质朴,眼前这位老黑可一点也质朴啊,简直狡猾得像只老狐狸。以售后服务的名义派人过来,那的确不算是军事顾问了,在国际上也就有了交代。

    可是,国家会允许这种行为吗?

    张和平最先反应过来,他点点头,说道:“将军,你的这个要求还是合理的。你们如果愿意采购我们的装备,而且采购金额达到一定的数量,那么我们派出一些售后服务人员指导你们使用这些装备,也是必须的。不过,具体到冯先生,他并不是企业里的售后工程师,我想,我们会在向上级请示之后,为你们派出正式的售后工程师的。”

    “非常感谢这位先生。”普拉格内尔向张和平点点头,然后又指了指冯飞,说道:“不过,我们希望冯先生的名字在售后工程师的名单中间,而且我们希望售后服务从现在开始,否则的话……”

    后面的话他就不说了,这既是给自己留出了一些余地,也是表示不想和对方再争执下去。他好不容易才抓着冯飞这样一个顺眼的顾问,哪里肯随便放手。万一冯飞走了,中国那边“研究研究”,又拖上一两年,他岂不是抓瞎了?他打定了主意要要挟一下这几个中国人,想卖榴弹炮,那就先把人留下。

    “我可以留下!”

    正在张和平和冯啸辰琢磨着如何对付普拉格内尔的时候,冯飞开口了:

    “将军,我可以先留下。不过,这件事必须得到我的上级的批准,如果他们不能批准,那么恕我无法从命。”

    “冯工!”

    “二叔!”

    听到冯飞的话,张和平和冯啸辰都惊住了,两个人几乎同时向冯飞喊了一声。冯飞此言一出,就相当于答应普拉格内尔了。以后只要国家同意派出“售后工程师”,那么冯飞就必然会在名单之中,除非国家真的不打算做这笔生意。派驻非洲是既艰苦又危险的工作,这项工作本来并不是冯飞份内的事情,他这样做,是抱定了牺牲自己的念头。

    “我完全理解。”普拉格内尔抢着说道,“冯先生,我会马上安排汽车送你们几位回首都,你们可以在中国大使馆向国内报告这件事情。我保证,只要贵国同意冯先生留下,我们军方将马上与贵国签署采购50门传统榴弹炮和预定100门超轻型榴弹炮的合同,至于其他的装备,也可以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