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零八章 去现场看看

    以冯啸辰的本意,倒还真没想过要让杜晓迪亲自出马,他只是在家里吃饭的时候,问杜晓迪能不能在工业大学找几个懂行的人去趟墨西哥,帮着诊断一下事故的发生与中国工人的焊接操作有没有关系。杜晓迪听说这回事,当即表示自己可以前往,这种焊接处断裂导致重大事故的案例,对于科研是有很大启发的,她对此很有兴趣。

    杜晓迪主动请缨,冯啸辰当然没有二话。这个年代里,国人对于欧美国家颇为向往,但对拉美、非洲之类的地方,多少都有些畏惧感,觉得这些地方可能是又脏又乱。冯啸辰是两世为人,自然不会有这种感觉,他觉得墨西哥也就是一个寻常的地方,杜晓迪想去就去吧,开开眼界也是好事。

    就这样,杜晓迪与王瑞东汇合之后,搭乘航班,经转美国来到了墨西哥佩罗市。为了不让日方产生疑惑,她专门让王瑞东给她找了一件全福公司的工作服换上,然后便以全福公司电焊工的身份,走进了工地。

    “冯助理的意思是,要先搞清楚分馏塔倒塌的原因。如果责任在于我们的焊接操作不当,那么该咱们负的责任,咱们也不必推卸,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就是了。但如果责任不在我方,也不能容许日本人往我们身上泼脏水,这不仅仅是涉及到你们几位师傅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全福公司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制造’的声誉问题,这种原则问题是不能妥协的。”

    杜晓迪向众人说道。提到冯啸辰时,她用了和众人要样的称呼,管他叫“冯助理”。这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这几年来,杜晓迪参加过许多次装备工业公司的工作,当着其他人的面,她也都是这样称呼冯啸辰的。

    “责任这方面,我说不准。”毕建新道,“照常理来说,这个分馏塔底座的焊接,也不算是什么很复杂的电焊,我老毕干了一辈子,不可能在这样的地方出错。分馏塔倒掉之后,我去查过记录,也到现场去看过,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不过,我也知道我眼界浅,现在杜师傅来了就好了,你的技术,我老毕一向是服气的,明天我陪你去现场看看,没准你能发现点什么问题呢。”

    “毕师傅客气了。”杜晓迪笑着说道,“您称我一句小杜就好了。什么师傅不师傅的,我可不敢在您面前这样说,要不我师傅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

    “哈哈,小杜还和以前一样,技术好,人又谦虚,真是不错。”毕建新从善如流地改了口,并以长辈的口吻又夸了杜晓迪一句。

    “谢谢毕师傅夸奖。”杜晓迪客气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现场那边,我肯定要去的,不过,光是看看恐怕还不够,最好能够动手焊几个点试试,看看到底是咱们的操作有误,还是日本人定的工艺规范有误。”

    “这个倒是容易。”梁辰道,“岩崎直弘刚给我们下了工作单,让我们安排几个人去清理现场,修复那些被砸坏的结构。到时候杜师傅就和大家一起去,现场要用到电焊、气割这些,你可以随便试,反正也是损坏的东西,日本人不会在乎我们怎么做的。”

    “那可太好了,我还担心日本人不允许我们接触那些结构呢。”杜晓迪说道。

    王瑞东在一旁插话道:“辰子,你刚才说日本人让咱们清理现场,难道是已经有事故结论了吗?”

    梁辰摇摇头,道:“这个倒没听说。我看那个叫什么田雄的日本人这几天一直在工地上转悠,眼睛都熬红了,估计应当是还没什么结论吧。”

    “没有结论,他们就清理现场,万一像杜师傅说的那样,他们往我们身上泼脏水,我们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王瑞东提醒道。

    “可是,清理了现场,他们也同样没有证据说是咱们的责任啊。”梁辰是当施工员的,对于取证之类的事情多少有些经验,他反驳道:“他们要说是咱们的责任,同样是需要拿出证据来的。现在他们让咱们清理现场,相当于毁灭了证据,打官司咱们都不用怕他们的。”

    “也有道理哦。”王瑞东有些纳闷了,“难道说,他们就不打算找咱们的麻烦了?”

    “是怎么样,还是等看过现场再说吧。”杜晓迪道,“这种清理现场的事情,相信日本人也算不出工时,咱们把进度放慢一点,拖上几天,我抓紧时间取证。等我们掌握了真正的事故原因,日本人想让咱们背黑锅也办不到了。”

    “对,咱们听小杜的,进度放慢一点。”毕建新附和道。

    梁辰带着杜晓迪以及其他几名新来的工人去见了岩崎直弘。岩崎直弘照着规矩对新工人进行了技术测试,然后给大家颁发了上岗证。杜晓迪的电焊技术在众人之中是最为出色的,赢得了岩崎直弘的赞赏。待听说杜晓迪曾在日本接受过培训,而且懂一些日语的时候,岩崎直弘更是向梁辰抱怨说全福公司太不地道,这么优秀的技工居然捂在手里,不早点派过来。对此,梁辰只能是付诸一笑了。

    次日,梁辰带着毕建新、杜晓迪来到了倒塌的分馏塔那里,装模作样地开始做清理工作。田雄哲也他们已经对事故现场进行了全面的检测,该拍照、取样的地方,都已经做完,留着这个现场也没啥意义了。不管最后的结论如何,安装工作还要继续。倒塌的分馏塔显然不能再用了,需要从日本再发送一座新的分馏塔过来,依然安装在原处,在此前,就必须先把损坏的结构拆除掉,这就是岩崎直弘给梁辰下达的任务。

    内田悠在记者会上大放厥词的事情,中国工人们并不知道,他们平时不会看报,更何况是西班牙语的报纸,所以报纸上说了什么,他们是一无所知的。内田悠在记者们面前把中国工人说得十分不堪,但最终干活的时候,还得依靠这些中国工人。反正记者们也不会跑到工地上来求证,而工人们也没机会主动去和记者们接触。

    对于让中国工人去清理现场的事情,日方也没什么忌讳。在田雄哲也、岩崎直弘等人看来,这些中国工人也就是操作技术熟练一点,其他方面的东西肯定是不懂的,现场没啥需要向他们保密的。要知道,连田雄哲也都没找出现场的问题所在,这些工人又能看出个什么名堂呢?

    “小杜,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焊的地方。”

    来到现场,毕建新把杜晓迪带到底座断裂的地方,给她做着介绍。底座的断裂是从一条焊缝开始的,逐渐蔓延到其他地方,最后是大片的焊缝开裂,导致了分馏塔的倾倒。田雄哲也他们从一开始就怀疑电焊操作有误,并非没有道理,但当他们检查了裂口部位的情况之后,就发现这个判断站不住脚了。因为焊接点上并没有出现虚焊、假焊之类的情况,坡口形状、焊接深度以及焊材选择等等,都是按照工艺规范要求做的,工人们并没有任何违反操作要求的地方。

    工业上的设计都是有理论支撑的,什么样的重量在什么样的风力条件下会产生多大的压力、拉力,某种型号的钢材能够承受多大的力量,哪种焊料搭配哪种钢材,焊接时采用什么样的工艺能产生什么样的效果,都有成熟的理论计算模型。设计师只要把参数设定好,就能够把各种数据都计算出来。

    老牌工业强国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异,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对这些计算模型的掌握,而这些模型又是他们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用理论与实验堆砌出来的。中国要想追赶世界先进水平,那么对不起,你先把这些课程都补上,然后才有资格去谈论这个话题。要补课,捷径是直接引进技术,把人家用几十年积累下来的模型和经验买进来、吃下去,再消化吸收,变成自己的经验。但有些技术人家是不会卖的,即使要卖,其价格也让你无法承受,这个时候,你就只能自己去摸索,同样用时间和金钱去砸。

    池谷制作所搞了几十年的化工设备,区区一个分馏塔的受力结构分析,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难题。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却让带着一帮技术精英的田雄哲也一筹莫展,这也是一件离奇的事情了。

    连日本人都弄不明白的问题,毕建新并不觉得杜晓迪能够弄明白。在毕建新想来,杜晓迪也就是来看看现场,确认大家的电焊操作没有失误,那就足够了。至于说为什么照着工艺要求完成的焊接,却会出现这样大面积的开裂,那就不是中国人该关心的事情,还是留着让田雄哲也他们头疼去好了。

    杜晓迪多少能够猜出毕建新他们的想法,她对此也不打算解释什么。她拿着毕建新给她的工艺图纸看了看,问道:

    “毕师傅,图纸上要求你们使用74号焊丝进行焊接,你们没拿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