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一十四章 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

    “什么,中国人要开新闻发布会?”

    正在得意洋洋等着冯啸辰来向自己低头的平冈树男听到这个消息,腾地一下就从沙发上蹦起来了,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哪里还有平日里那副斯文淡定的派头。

    “这不可能,我们公司已经联系过中国的好几个政府部门,他们向我们承诺会劝说冯啸辰恢复与我们的谈判。”平冈树男向前来报信的内田悠说道。

    内田悠淡淡一笑,说道:“墨西哥城的各家媒体都已经接到了通知,中国人明天将在海角宾馆的大会议厅举行新闻发布会,就佩罗工地的分馏塔倒塌事件发布中方的调查结果。他们还向池谷制作所发了邀请函,希望我们能够与他们一道发布这个结果。”

    说到此处,他把一份打印材料递到平冈树男面前。平冈树男接过一看,正是中方提交给池谷制作所备案的新闻发布会内容,上面写道:对于此前佩罗化工厂工地发生的分馏塔倒塌事件,中方进行了认真调查。现场工人通过电焊火焰分析,问题可能出在钢材成分方面,与中国工人的操作没有关系。材料上还援引了国际焊接技术专家杜晓迪女士的分析,认为如果钢材中铬与钼的成分与标称成分存在差异,会导致焊层出现什么什么样的变化,从而发生什么什么样的结果。这些技术性的阐述不是平冈树男能够看懂的,但他深信,记者们在拿到这份材料之后,一定会找懂行的人去解读,然后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

    “中国人疯了!”平冈树男嚷道,“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做就没有任何一点挽回的余地了!届时我们仙户制钢所生产的所有钢材都会受到来自于全世界的质疑,我们的损失会超过1000亿日元,甚至有可能会导致破产!”

    你才知道啊?

    内田悠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说道:“可是,这仅仅是贵公司的损失而已,对于中国人来说,或者说,对于冯啸辰来说,有什么损害呢?”

    “他……他会失去他的上司的信赖!”平冈树男想了半天,才憋出这样一个理由。

    “哈哈,或许是吧。万一他不在乎呢,平冈群打算和他赌一赌吗?”内田悠用嘲讽的口吻问道。

    平冈树男蔫了,这是能赌的事情吗?别说冯啸辰付出的代价仅仅是失去上司的信赖,就算是把冯啸辰大卸八块,又能抵得上仙户制钢所的损失吗?内田悠说得对,这个劫对于仙户来说是生死劫,而对于冯啸辰来说则是无忧劫,任何一个棋手都应当知道这种棋怎么下的。

    “不行,我得见见冯啸辰!”平冈树男说道。

    在这之前,他可是一直都在等着冯啸辰主动上门来找他,而且也无数次地幻想过冯啸辰会是如何一种沮丧、恐慌的表情。可到了现在,他已经不敢做这个梦了,因为他输不起这个“万一”。

    冯啸辰在墨西哥城的住处和联系方法,此前是已经向平冈树男通报过的。平冈树男拿起房间的电话,拨通了冯啸辰的号码。那头接电话的正是冯啸辰,听到平冈树男自报家门,冯啸辰哼哼哈哈地应了几声,然后便不吭声了,等着平冈树男说话。

    “冯先生,我方一直是希望维护中日友好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向贵国的许多政府部门都表达过,我想,他们应当也向你转达过这个意思吧?”平冈树男委婉地说道,其潜台词就是说,我们已经摆平了你的上司,难道你还不收敛吗?

    “是的是的,在我离开中国之前,我的领导已经向我陈述过这一点。”冯啸辰应道。

    “离开中国之前?”平冈树男听出了冯啸辰的意思,他诧异地问道:“怎么,今天一天,你没有收到来自于中国的电话吗?”

    “今天?没有啊。”冯啸辰天真无邪地回答道,说罢,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也许是因为我今天一直没有在宾馆里呆着吧,因为我明天就要回国,所以今天要和我太太一起逛逛街,买点墨西哥的特产。”

    “你是说,你没有接到来自于你们国内的电话?”

    “没有,一个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平冈树男急了,他说道:“冯先生,我告诉你,你们国内是一定会联系你的,你现在必须通知所有的记者,取消明天的新闻发布会,否则就来不及了。”

    “必须吗?”冯啸辰呵呵冷笑了一声,说道:“平冈先生,新闻发布会是不可能取消的,我能做的,充其量也就是改变在发布会上发布的内容而已,而这,取决于贵公司的态度。从现在开始,还有18个小时,平冈先生请不要自误。”

    说罢,冯啸辰便挂断了电话,只留给平冈树男一串刺耳的忙音。

    “他没接到电话……原来是这里出了岔子,不行,我得马上和总部联系,让他们……”平冈树男自言自语,拿着电话听筒,犹豫着要不要与仙户制钢所的本部联系。

    “平冈君,你别再做梦了!”内田悠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对着平冈树男大喝了一声,接着说道:“什么没接到国内的电话,这个冯啸辰分明就是在抵赖,他这是打算以下克上,做成既成事实。我不知道这个人是真的没头脑,还是有着坚定的决心和魄力,但我相信,如果我们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回复,他是一定会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的,而且一定会把咱们两家公司都推进深渊里去。相信我,平冈君,我们不能和一个疯子去赌公司的命运!”

    “疯子!真是一个疯子!”

    平冈树男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他开始明白过来,电话那头的那个中国人,与他此前接触过的许多中国人都不同,那个人对“日本”二字没有什么敬畏感,他想凭着自己的日本人身份去吓唬对方,是没有用处的。

    既然吓唬不住,那就索性臣服吧。日本的文化不就是菊与刀吗,用刀吓唬不住人,那就只有献上菊花了,平冈树男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困难。

    当天晚上,冯啸辰在下榻的宾馆里迎来了谦恭的平冈树男和内田悠一行,他把二人让进套间的客厅,在招呼客人坐下的时候,他似乎是不经意地指着旁边堆着的一堆资料说道:“真不好意思,刚才一下在忙着准备明天新闻发布会的资料,弄得客厅挺凌乱的,二位请勿见怪。”

    资料……

    平冈树男和内田悠瞟了一眼那些资料,心里苦得如吃了黄连一般。虽然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不确信冯啸辰是否已经下定了砸锅的决心,但那些资料放在面前,还是给了他们以一种极大的危机感。这些资料一旦发布出去,仙户制钢所估计就得去掉半条命,池谷至少也得减血20%。这个时代,全球有多少大企业在PK,谁敢无端地中枪减血?

    “冯先生,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平冈树男硬着头皮说道。

    “我们非常欢迎这种诚意。”冯啸辰笑呵呵地说道。

    “我们愿意向贵国政府支付100亿日元,用于对使用了仙户钢材的建筑物进行预防性的修缮。”平冈树男抛出了第一个“诚意”。

    “嗯哼。”冯啸辰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我们与池谷制作所已经达成了共识,认为本次佩罗工地的事故与中国工人无关,中国工人的技术是非常出色的,我们对于与中方的合作非常满意。我们将专门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向媒体澄清此前的不实传言。”

    “这是理所应当的。”

    “我们将与贵国教育部合作设立一项仙户奖学金,用于资助中国学生赴日本留学,每年的名额为500人。”

    “嗯。”

    “我们将与贵国的京城工业大学材料系进行合作建立一个材料技术研究所,聘请杜晓迪女士担任研究所主任。研究所的经费为每年1亿日元,第一期合作时间为10年。”

    “呵呵。”

    “还有,我们希望聘请冯先生担任我们的技术顾问,薪酬为每年2000万日元。另外,冯先生如果到日本来指导工作,所有的食宿费用都由我方承担……”

    “听起来倒像是一个挺好的条件哦,还有呢?”

    “还有……”平冈树男语塞了,赔钱、赔礼,再加上给当事人个人的好处,这还不够吗?不过,他既然已经存了献菊的想法,自然也就要让对方满意才行,他说道:

    “至于其他方面的要求,还请冯先生给我们一些提示。只要是我方能够做到的,我们都会尽量满足的。”

    冯啸辰道:“刚才平冈先生说是带着诚意来的,那自然就是说我们双方是朋友,是合作伙伴。既然是伙伴,就不能光是你们一方出钱出力,我们什么都不做,是不是?”

    “呃……是!”平冈树男晕了,这话怎么让人听着有些不对啊。

    “我们一直都很珍视与仙户制钢所的友谊,为了表示这种友谊,我国的江城钢铁厂曾经向贵公司郑重提出希望合作开发用于大型乙烯设备的超低温钢材,而贵方一直没有答应。我想,从双方的诚意出发,平冈先生能够促成这项合作呢?”

    冯啸辰笑嘻嘻地露出了自己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