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二十三章 怨声载道

    “这么说,如果领导能够给你们解决住房问题,这些工作就能够完成?”

    冯啸辰抓着周挺话里的破绽,笑着问道。

    周挺不知道冯啸辰的身份,只把他当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以为他就是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他随口应道:“其实我们院接的这个项目,也就是任务多一点,难度倒是一般。就说我们室负责的压力容器设计,大多数的容器都是有现成技术可以模仿的,少数几个特大型的低温容器,咱们国家一直都搞不出来,问题也不在我们这边,而是在于钢铁厂那边冶炼不出耐低温钢材。如果用进口钢材制造,我们只需要设计一下制造工艺就可以了,这方面我们过去没搞过,但我不是吹牛,给我一个月时间,我肯定能搞出来。”

    冯啸辰装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说道:“不会吧?刚才小严说你们整个设计院搞了一年多都没有搞出来,你居然说你一个月就能够搞出来,这怎么可能?”

    “老周是华青机械系的硕士,是研究材料工艺的专家,水平非常高。”严寒在一旁做着介绍。

    “这个可不敢当。”周挺倒还挺谦虚,他摆着手道,“我也就是做过一点这方面的研究而已,谈不上什么专家。再说了,我都有半年多没有看过专业方面的东西了,再搁一段,估计啥都不会了。”

    “半年多没看专业,我看你这……”冯啸辰用手指了一下周挺那边的一张办公桌,那上面搁着一些书和纸张,显然是主人一直在看书写字的样子。

    周挺自嘲地笑笑,随手拿起一本书向冯啸辰晃了一下,说道:“我现在是这一片的金牌物理家教,我辅导的几个孩子,今年高考物理都得了高分呢。”

    冯啸辰朝他手上的书看了一眼,见那书上写着“物理”二字,分明就是一本中学的物理教材。他想起刚才严寒跟他说过不少研究人员都在忙着干私活挣钱,不禁有些气苦。

    装备公司足足拨付了1000万的研究经费过来,指望着设计院能够调集精兵强将把乙烯装置设计出来,结果这些研究人员却在忙着给周围的孩子当家教挣点讲课费。这年代里当家教一个钟头也就是十块钱上下的报酬,这不是拿着人参当萝卜用了吗?

    “唉,看来你们单位也真是够复杂的。”冯啸辰叹了口气,然后转头对严寒说道:“小严,这不快到吃饭的时候了吗,要不让老周也别做饭了,我请你们一起吃饭吧。”

    “那不合适,你们俩去吧,我还得给老婆做饭呢。”周挺连忙客气道。

    严寒却是明白冯啸辰的意思,他说道:“老周,既然冯助理说了,你就别做饭了,大家一块出去吃吧。我一会把老邵、小林他们也叫上,人多热闹点。”

    筒子楼里的住户都是单身汉时候的朋友,此时虽然很多人已经成家了,但这种居住环境下也没什么小家的概念,大家平常也是经常搭伙一起吃饭的。严寒照着冯啸辰教他说的口径,声称自己来了个朋友,请大家一起去吃饭。他还说自己的这位朋友是林北重机驻京办的后勤助理员,有点小权力,下馆子能够报销。大家一听是公款吃喝,也就不客气了,一个个嘻嘻哈哈地跟着严寒过来,说着开洋荤之类的笑话。

    吃饭这种事情,果然是最容易接近彼此关系的。几瓶啤酒下肚之后,被严寒请来的那几位设计院研究人员便口无遮拦地在冯啸辰面前发起了牢骚,说的内容与此前严寒介绍的情况差不多少,听起来都是满满的怨念:

    “冯助理,你是不知道我们单位这帮领导,一个个根本就不正经干事!”

    “要说起来,老康这个人倒也还是有点本事的,就是这几年忙着当官,专业都荒废了!”

    “嗤,人家当官才是正经专业呢,像咱们这样光会做技术,有个屁用!”

    “可不是吗,现在讲究的是一切向钱看,谁特喵还说什么奉献……”

    “唉,想当年我也是满腔激情到石化院来的,也想着要为国家做点贡献啥的,可我爱国,国家特喵爱我吗?”

    “我看咱们国家就这样了,没希望了!”

    “你看人家外国……”

    发牢骚这种事情,向来都是越说越偏激的。有些人原本可能并没那么大的意见,但听到同伴说起来,也就产生了共鸣,觉得不跟着骂几句都不好意思。冯啸辰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只是微笑、点头,以示附和。严寒坐在一旁,不知道冯啸辰是什么想法,但既然冯啸辰没有表现出不高兴,他也就不吱声了。

    “照大家这样说,你们设计院接的这个项目,岂不是肯定完不成了?”

    待大家说得差不多的时候,冯啸辰笑呵呵地问道。他这样问倒也并不让大家觉得意外,每个人都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大家觉得冯啸辰显然也是这样想的吧。

    “完不成倒也不至于,就看上面的压力大不大了。”一个名叫邵友世的研究员答道,他的岁数比周挺、严寒他们又大了几岁,显得要沉稳一些。

    “如果压力大呢?”冯啸辰追问道。

    邵友世道:“如果上面的压力大,院里肯定要给大家加码,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把任务分解到每个人头上,完不成就扣奖金扣工资,那时候大家不想干也得干了。”

    “现在不也是把任务分配到各设计室的吗,我听老周说,他们压力容器设计室就分配了具体的任务呀。”冯啸辰指着周挺说道。

    周挺道:“这不一样。老邵说的那种情况,是院领导亲自坐镇,一个设计室蹲一个领导,盯着大家画图,过去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倒也能起一点作用。”

    “不过,我觉得这回不一定管用。”一位名叫林丹燕的女研究员说道,“过去遇到这种情况,院领导盯上一两个星期,大家也就把活干完了。可大乙烯没那么简单,咱们从现在开始认真做,最起码也得半年时间,领导能一直盯着?就算他们一直盯着,咱们也不可能一直给他们面子吧?”

    “这倒是。”邵友世点点头,“院领导下来蹲点,大家说穿了也就是给他们一个面子,不好直接撕破脸。可如果他们不能解决大家的生活困难,光靠吓唬人,恐怕也持续不了多久。这年头,不给点实惠的,谁会听他们的。”

    “那依你们说,该怎么办呢?”冯啸辰又问道。

    几个人一起苦笑起来,大家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还是邵友世说话了:“这个还真没啥办法,就是来回扯皮吧。院里跟装备工业公司签合同的时候,说是一年能够完成,现在一年已经过去了,也不能说一点进展都没有,我们好歹也是干了一点活的。照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慢慢再干上两三年,也能把东西做出来,至于质量怎么样,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我明白了。”冯啸辰道。聊到这个程度,他也的确明白了,石化设计院这边的问题,与康海东他们这些院领导有关,但又绝对不是几个院领导的问题,而是当下广泛存在的管理体制问题。

    研究人员们的待遇差,于是就没有了工作的积极性,只能是推一下动一下,甚至推了也不一定动。而待遇差的原因,表面看起来是内部分配制度不公平,论资排辈,其实真正的原因在于单位缺乏经营自主权,收入太少,大家只能围着一个很小的蛋糕争执谁多吃了一口。

    当一个单位的职工都在纠结于公平与否的时候,这个单位就谈不上有什么活力了。因为任何一种分配制度,都会存在不公平的现象。即便某种分配制度从理论上说是相对公平的,各人的看法也会不同,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你不可能让大家都觉得公平。

    既然公平无法实现,那就只能让大家把注意力从公平上移开。要做到这点,就得让大家的待遇能够得到迅速提高。如果满地都是黄金,大家连拣钱的时间都没有,还会有时间去扯皮呢?

    通过与众人的聊天,冯啸辰还确认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石化设计院的研究人员还是有热情的,他们要的东西并不多,也许只是一点点温暖,也许只是一点点希望。他们并不甘心沦落,而是盼望着有让自己发挥才干的那一天。这份深埋在众人心底里的热情,才是冯啸辰最为看重的。如果大家已经彻底自暴自弃了,或者真的完全钻进钱眼里去了,那冯啸辰也不需要再做什么努力了。

    “冯助理,让你看笑话了。”

    送冯啸辰离开的时候,严寒面有惭色地说道。他也是设计院的人,看着自己的家丑暴露在冯啸辰面前,他总觉得有些难堪。

    “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怨不了大家。”冯啸辰说道。

    “那下一步,你们打算怎么做?”严寒问道。

    冯啸辰笑道:“我还得向领导请示一下,不过,我向你保证,一个月之内,我肯定帮你解决住房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