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二十六章 历史上最屈辱的时期

    事情还在进一步地发酵。

    供电局把设计院的电闸拉下去之后,似乎就忘了还有合闸这样的操作。侯超专门去了两趟供电局,央求对方哪怕是暂时把闸合上,赌咒发誓说设计院绝对不可能欠一分钱的电费。但供电局那边哪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家早就得到来自上级的指示,只要装备公司那边不松口,他们就绝不会送电。相比之下,石化设计院只是一家没啥实权也没啥好处的单位,供电局根本就不需要在乎他们的感受。

    侯超去的时候,倒是带了几条红塔山香烟,买烟的钱还是他自己私人垫的。可这烟刚拿出来,人家就把眼睛瞪起来了,厉声斥道:“侯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让我们犯错误吗?快收回去,否则我们就要把这烟交给纪检了!”

    尼玛,你们这种错误犯得还少吗!

    侯超一边悻悻然地收起烟,一边在心里骂道。对方的这种态度,很明显地是向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设计院方面必须另辟蹊径。

    在侯超去找供电局求情的时候,徐爱忠、康海东、宋世军等人也先后到了石化总公司,分别找不同的领导反映情况,强烈要求总公司出面这件事情。照他们的说法,装备工业公司的做法可谓是骇人听闻,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办事的,大家还讲不讲阶级友谊了,还有没有一点团结友爱精神了,以后还想不想合作了……

    总公司的领导们早有默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对于徐爱忠等人反映的情况,他们一律都是两个态度:其一,此事是设计院有错在先,装备公司这样做情有可原;其二,总公司会努力协调此事,至于时间嘛,哈哈哈哈哈,就不好说了。

    供电局不肯通融,总公司又不愿撑腰,事情就这样陷入了僵局。单位账户被冻结起来,一时倒还不至于有什么大问题,可长时间的停电,就让人无法忍受了。要说起来,前些年电力供应不足的时候,停一两天电的情况也是出现过的。这两年国家的电力供应相对比较充足了,大家都已经丧失在停电状态下生存的能力了。

    持续的停电,给所有人的生活都造成了不便,也让所有的人心里都燃起了熊熊的怒火。这几天时间,装备工业公司一干人等的祖宗八代成为全设计院职工最为牵挂的人,哪个人都要反复地问候他们若干遍,以泄怒气。

    可问题在于,骂人骂得再凶,也不能用来发电。大家也不可能跑到装备公司去骂人,躲在自己单位里骂,除了浪费口舌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呢?

    “特喵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黑漆漆的楼道里,传出来周挺那如狼嚎一般的吼叫。周挺是个斯文人,一向并不张扬,但此时也被憋得不吼几嗓子就过不下去了。医生说过,长期处于黑暗的状态,容易诱发抑郁症,周挺感觉现在自己已经有些抑郁前兆了。

    “老周,你发疯呢!”严寒打着手电筒从屋里出来,笑呵呵对周挺说道。到目前为止,周挺等人还不知道那天晚上与自己一同吃饭的冯助理正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否则恐怕严寒也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小严,你说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咱们招谁惹谁了,凭什么停咱们的电?”周挺逮着个说话的人,气呼呼地说道。

    “谁让咱们院没完成合同呢。”严寒无奈地说道。在他心里,也是暗暗感慨于冯啸辰的腹黑与手辣。他想起几年前冯啸辰在浦江交大导演的那场戏,这一次的情形,与当时还真有几分相似呢。当时冯啸辰只是卡了浦交大的科研经费,便引发了群众对于少数大牛的愤怒,甚至把老教授屈寿林给气得住院了。这一回,冯啸辰又想把谁给整出毛病来呢?

    周挺不知道严寒心里所想,他愤愤地说道:“没完成合同又不是咱们的责任,他们有能耐找院领导去啊,该撤职、该处分,也轮不到咱们吧?”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严寒讷讷地说道。

    邵友世从另一个房间里走出来,说道:“老周,话也不能这样说,没完成任务,是咱们整个设计院的事情,人家这也是冲着设计院来的,谁让咱们也是设计院的一员呢?”

    “我不服!”周挺道,“设计院这么多人,有领导,有总工,没完成任务应当是由他们负责的,关我们这些小兵屁事?”

    邵友世叹道:“我这两天也在琢磨这件事,我倒觉得,问题可能就出现咱们的这种想法上了。你们想想,咱们整个设计院,谁都觉得单位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任务下来,大家能拖就拖,能躲就躲,这哪里还像个设计院的样子。说良心话,如果大家不是这种状态,大乙烯这个项目,也不会拖成现在这个样子。人家装备公司把板子打到咱们全院所有人的屁股上,还真说不上是冤枉谁了。”

    “这就应了那句话,叫原子弹下无冤魂啊。”严寒想起冯啸辰跟他聊过的梗,幽幽地感叹道。

    周挺一时也有些无语了,他沉默了一会,闷闷地说道:“可咱们院就是这个样子,我们这些普通职工,又能怎么样?”

    “我想,总公司也不会坐视不管吧,针对咱们院的情况,总公司肯定要进行整顿的。”邵友世猜测道。

    周挺点点头,道:“是啊,咱们院也该好好整顿一下了,这样的风气,让人呆在这里都会变成废物了。”

    同样的对话,在设计院的每一处都在发生。大家在最初的愤怒之后,逐渐就转入了反思。设计院的研究人员们都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智商是没说的,大多数人的情商也不算太差。自己的单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上级的总公司却只是敷衍,没有什么实质的行动,这种反常的行为让他们不得不深入思考。

    人家为什么要冻结设计院的账户,那是因为设计院没有如期完成与人家签订的合同。合同规定的任务很难吗?当然也是有一些难度的,但并没有超出设计院的能力范围,至少设计院是可以试一试的。而事实上,整个设计院,上千精英,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都在忙着扯皮,各个子课题分到各个设计室,大家实际付出了多少精力,谁都是清楚的。

    自作孽,不可活。设计院沦落到被人拉闸停电的境地,真的是人家装备公司不讲情面吗?设计院自己的责任又是多少呢?

    作为一家国家顶级的设计院,软弱涣散到这个程度,领导的责任当然是最大的,但每一名职工就没问题吗?院里曾经提出过要解决年轻职工的生活待遇问题,但那些老年中年的职工便出来搅局,声称自己资历深,应当优先得到照顾,结果弄得好几十位青年骨干出国或者跳槽,这难道不是造成今天这种颓势的原因之一吗?

    就说眼下正在建的两幢职工宿舍,扪心自问一下,最应当拥有分房资格的,应当是谁?是那些已经有房子的老职工,还是两对夫妇挤在筒子楼同一个房间里的青年职工,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大家都抱着有便宜不抢就是傻瓜的心理,无理也要搅上三分,整个设计院能够有活力才是怪事了。

    现在好了,人家一纸诉状,直接让法院把设计院的账户封了,连电都停了,有本事你闹去?拿出在院长办公室撒泼打滚的能耐,去人家装备公司闹一闹,看看人家会不会给你一个好脸。船如果沉了,谁也无法独善其身,这个道理是连小孩子都懂的,一干高级知识分子,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供电依然没有恢复,但设计院里的职工情绪已经逐渐趋向稳定了,大家都在黑暗中等待着变局的发生。

    终于,在停电一周之后,大家迎来了一个消息,总公司给设计院派来了工作小组,还任命了设计院的新领导,据说是一位从企业里调上来的干部,颇有一些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

    “经总公司党委讨论决定,免去徐爱忠同志石化设计院院长职务,调回总公司另有任用。任命来永嘉同志担任石化设计院院长!”

    在全院职工大会上,总公司副总经理马中亮郑重宣布了任免决定。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50来岁的半大老头面色严肃地走到了发言席前,他用鹰隼一样犀利的目光扫视了全场一周,开始了自己的施政演说:

    “同志们,感谢总公司领导对我的信任,把我派到石化设计院这样一家有着近40年光荣传统,曾经为国家石油化工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的战斗集体来工作。石化院目前的情况,我也无须讳言,我们正处在历史上最屈辱的时期,整个石化院2000多干部职工的脸,已经被人踩在脚下。是知耻后勇,用实际行动洗刷耻辱,还是甘心沉沦,央求别人网开一面,这是每一个干部职工都必须思考的问题。我相信,石化院的职工都是有骨气,有战斗精神的,我们不会乞求别人的同情,我们会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去赢得别人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