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二十八章 要给装备公司送锦旗

    院务扩大会议最终还是通过了来永嘉提出的管理制度改革方案,其中最核心的部分便是取消此前的分房打分办法,给设计一线的研究人员赋予远高于后勤、行政人员的权重。因为两幢住宅楼的竣工还需要等待大半年时间,为了让年轻设计人员们看到希望,来永嘉还提出拿出一部分经费,在旁边的洼里村租赁一批农民自盖的简易房,分配给已经结婚的年轻人作为临时过渡的住房。没人知道,这个主意其实是冯啸辰替来永嘉想出来的,目的也是为了实现他说过的一个月之内给严寒他们解决住房问题的承诺。

    来永嘉的提案受到了苏乔等几名院领导和中层干部的坚决反对,但其他的参会者在表决的时候都投了赞成票,从而使得这个提案获得了多数票的支持。

    在此前,康海东等人也不是没有提过类似的提案,他们的提案甚至比来永嘉的提案更为柔和,只是要求适当照顾一线设计人员而已,但即便是这样的提案,在以往的会上也未能得到广泛响应。究其原因,后勤和行政的人员是成天在领导面前出现的,例如管电的、开车的、食堂大师傅等,与领导的关系都非常密切,领导们自然不会选择忽视他们的诉求。而一线研究人员除了向技术主管领导负责之外,与其他领导并无什么业务上的交集,加之这些知识分子多少都有点清高的臭毛病,不招人待见,所以也就成了领导眼中的透明物体了。

    但这一回情况不同了,连续一周的停电,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刻骨铭心的震撼,他们开始意识到,设计室的那帮书呆子还是应当安抚一下的,如果这些人罢工了,设计院就抓瞎了。总公司撤换了徐爱忠,派来永嘉来当院长,明摆着是对设计院此前的工作不满,来永嘉所提出的方案,应当代表了总公司的意见,大家多少是要掂量一下的。

    向后勤倾斜,还是向设计一线倾斜,这个问题对于大多数领导来说并不重要。现在大敌当前,如果因为政策上的问题导致设计继续延误下去,总公司下一次就不知道会拉谁出来打板子了。来永嘉临危受命,提出这样一个方案,大家何必去反对呢?如果方案不能通过,到时候再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带着这样的心态,大家勉强地举了手,同意来永嘉的方案。不过,每个人也都发表了一些自己的意见,表示对这个方案还有一些保留,大学生的利益要考虑,锅炉工的利益也不能忽视嘛。圣人说过,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时下情况特殊,稍微照顾一下设计人员也是可以的,但长远来看,还是要讲平衡,河蟹社会嘛……

    苏乔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妥协,他非但投了反对票,还声称要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向上级领导反映这个情况。据他的观点,设计人员是一线职工,后勤人员同样是一线职工,难道烧锅炉就不是革命工作吗?凭什么要厚此薄彼?他甚至还撂下一句狠话,说如果院里不能平等地对待每一名职工,设计院必将陷入新的混乱。

    不管苏乔等几个人怎么想,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永嘉的提案还是作为设计院的新政策,直接交给各部门去落实执行了。方案能够获得多数领导的支持,来永嘉还是挺高兴的,这意味着他后续的工作阻力将会比预想的更小一些。其实,他在心里还做过一个准备,那就是如此这个方案不能在院务会上通过,他就要让总公司直接出面,强行推出,这也是马中亮答应过他的条件。总公司派他到设计院来,不是来和稀泥的,而是要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不管前面有多大的阻力,他都会用强力去予以克服。

    “听说了吗,院里把原来的分房方案推翻了,新建的两幢楼优先考虑咱们这些住筒子楼的!”

    院务会结束不到10分钟的时间,有关决议就已经传出来了。正在设计室里聊天喝茶的研究人员们全都站起来了,直勾勾地盯着带来消息的同事,每个人都怀疑自己刚才出现了幻听。

    “什么,小林,你没搞错吧,新楼优先分配给咱们?”

    “就是,你肯定听错了,最多就是那些老人搬进新楼以后,他们腾出来的房子再分给咱们这些可怜虫。”

    “想啥呢,他们腾出来的房子,也是后勤那些烧锅炉、掂大勺的先挑,最后剩下几间才能轮到咱们呢。司机班那个小赵,天天在我面前得瑟,说他轮不上分新房,但老房子里肯定有他一套单元房。他不就是因为给老徐开车吗,狗屁不通的一个人,算分的时候居然还排到我们前面去了。”

    众人纷纷用不屑的口气表示着对消息的不信任,但每个人的心里都抨抨直跳,想着同一件事:

    万一是真的呢?

    刚从行政处回来的林丹燕嘻嘻一笑,说道:“你们就装吧,还说什么不信。我告诉你们吧,这是新来的院长说的,说咱们设计部门是生产一线,全院的所有工作都要为一线服务,福利待遇向一线倾斜。你们没看到侯超那个脸色,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行政处有几个人都喊着要罢工呢。”

    “呸,罢工就罢工呗,设计院离了他们还不转了?”有人鄙夷地说道,设计部门和后勤、行政部门的矛盾由来已久,尤其是碰到这种利益冲突的事情,大家的立场是绝对水火不容的。

    “这么说,咱们还真的有希望分到房子了?”

    “没准真的有戏呢。装备公司那边停了咱们一星期电,估计领导们也明白过来了,知道咱们这些人的重要性。要这么说,装备公司还真是帮了咱们的大忙呢,大家说,咱们要不要给他们送面锦旗去呢?”

    “哈哈,当然要送,不过,得等房子的钥匙分到手上,咱们才能送,要不,谁知道哪天院里的政策一变,咱们又是空欢喜一场。”

    “就是就是,房子啥时候建好还没准呢,说不定就是新院长给大家开的空头支票。”

    “我说你们可真够世故的!”林丹燕不干了,她瞪着众人,说道:“院里的政策都出来了,你们居然还不信,要怎么样你们才会相信呢?”

    “燕子,你也别说我们世故,实在是院里对不起我们的事情太多了。分房这件事,最早的政策是啥鸟样,你也不是不知道吧?现在改过来,好像是对咱们有利,可谁知道他们过几天会不会再改回去呢?”有人抬杠道。

    林丹燕问道:“那依你之见,非得下星期就分到你手里的房子,你才相信?”

    “那是当然。”对方随口应道。

    林丹燕灿然一笑,道:“巧了,我刚才在行政处,除了听到有关新楼的消息之外,还听到另一个消息。如果顺利的话,最快在下星期之内,咱们筒子楼里所有已婚的大学生,每户都能够分到20平米的临时住房。”

    此言一出,设计室里顿时就炸锅了。远水虽好,但难解近渴。下星期就能够分到手的房子,对于大家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了一年后才能看到的单元房。所有的人忽啦一下涌上前,便把林丹燕给围住了:

    “小林,你不会是说梦话吧,院里哪有房子分给大家?”

    “丹燕,我看你一定是想房子想疯了,五六十间20平米的临时住房,怎么可能呢?”

    “燕子,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丹燕向众人摆摆手,众人立马就安静了下来,等着林丹燕说话。林丹燕道:“我问过了,这同样是新院长提出来的方案,院里准备用公费到洼里村去租50间简易房,免费分配给咱们这些住房紧张的人员。原来一个房间里住两个人的,搬走一个之后,剩下一个就可以独占房间,这样就可以同时解决两个人的问题了。大家算一下,咱们楼里有困难的能有多少人,这一下不就全部解决了吗?”

    “哈哈,竟有这样的好事!”

    大家一下子就明白了。其实,筒子楼里早就有一些人受不了与同事“群居”的别扭,跑到旁边的村子里去租房子住了。只是村子里的一间房要100块钱一个月的房租,这笔钱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不小的负担。其实由院里出钱去租房,的确是一个惠而不费的好主意,50间房子,能够解决100人的问题,所费不过就是每月5000元,一年下来也就是6万元这笔钱对于个人来说很大,但对于设计院来说,根本算不上啥。

    过去之所以没有这样做,说到底还是不重视的缘故。用公款租民房,在财务制度上的确有点小瑕疵,领导们没有切身之痛,哪里犯得着去动这样的脑子。来永嘉是拿着总公司给的尚方宝剑来的,所以敢于不拘一格。不过,这样一来,在院里引起的非议也是不容低估的。

    “太好了,早就该这样做了!”有人抚掌赞道。

    另一人感慨道:“看来,咱们真的得给装备公司送锦旗了,没有他们这样逼宫,院里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