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三十一章 要让他下不来台

    向院领导请愿的行为遭遇了挫折。来永嘉是个空降干部,谁也不摸他的底,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性格,所以一时也不敢随便跟他叫板。其他的院领导在这件事情上保持了沉默,即使是在院务会上对来永嘉唱过反讽的苏乔,在下属向他哭诉的时候,也只是打着哈哈,说新院长有新院长的考虑,他这个副职也不好说什么。

    后勤的大多数职工其实还是挺本分的,他们有着一些比较朴素的价值观,诸如民不与官斗,或者知足长乐之类。有人出头去闹,他们乐得看热闹,等着别人闹下来的好处落一点到自己头上。听说那些人在领导那里吃了瘪,大家也就一哄而散了,该干嘛干嘛,还能真的不干活?

    要说起来,在设计院成立之初的50年代,后勤职工的地位就是比技术人员更低的。那时候,大学生比熊猫还稀罕,没文凭的后勤职工打心眼里觉得技术人员有本事,应当拿高薪,住好房子。自己毕竟只是个烧锅炉的,大街上随便抓个人就能干这活,自己凭什么和人家大学生平起平坐?

    到运动年代里,讲究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大学生成了臭老九,二者的地位这才翻转过来了。到改革开放后,虽然国家反复强调提高知识分子地位,但具体落到实处的时候,就是障碍重重。各单位里的人际关系早已不像50年代那么单纯,后勤职工大多有点老资格,自不会把近年来新分配过来的大学生放在眼里。而这些大学生也的确缺乏老一代知识分子的宽厚与淡泊,打心眼里就看不起后勤职工。

    这样一来,大家互相看不惯,还谈得上什么互敬互爱,有点好处自然就是争得你死我活。知识分子空有一肚子学问,但要论胡搅蛮缠争好处,他们基本上都是战五渣,斗争多年的结果,就形成了现在这种格局。

    这个社会里,谁也不是傻瓜。设计院里后勤地位超过了设计部门,谁都知道这是不合理的。过去的领导默认这个结果,后勤的职工当然是偷着乐。现在换了领导,说要提高设计部门的地位,大多数后勤职工虽然不高兴,但理性上还是认同的。尤其是刚刚经历过一周的停电,让他们认识到了设计部门的重要性,正如来永嘉说的,没有那些技术人员,设计院根本就不会存在,哪里还有什么值得争的东西呢?

    大多数人都接受了院务会的安排,但也有少数人觉得还能再闹一闹。在他们想来,过去十几年,设计院就是按闹分配的,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只要闹腾得厉害,院领导就会妥协。他们丝毫也不担心这种闹腾会影响到自己在设计院的生存,他们是国有单位的正式职工,谁还能开除他们吗?至于说什么打压,那就更不怕了,想想看,一个食堂里洗菜的勤杂工,你还能打压成什么?

    李娟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今天她在来永嘉面前撒了泼,结果来永嘉没理她,这让她好生觉得失落。从行政办公楼回到食堂,她便开始了串联,号召食堂的所有职工一起罢工,让中午无法按时开饭。

    “李姐,咱们这样干不合适吧?万一院领导怪罪下来……”一位名叫邱金云的女工胆怯地提醒道。

    “怕什么,院领导能怎么怪罪下来?咱们就说煤气用完了,做不了饭,领导还能说什么?”李娟在后厨大声地嚷嚷着,丝毫不担心自己这些话被所有的人听见。

    “李娟,新院长刚来,咱们如果弄得他下不来台,恐怕不太好吧?”另外的职工也有些犹豫。

    李娟道:“咱们就是要让他下不来台。你们今天是没去开会,不知道那个姓来的说话有多气人。他说咱们这些搞后勤的,随便都能够招到,而那些设计室的大学生才是最宝贵的。咱们就得让他知道,离了咱们这些做饭的,那些大学生连饭都吃不上,我倒要看看他们饿着肚子能不能干活。”

    邱金云苦着脸,说道:“李姐,你胆子大,领导不敢拿你怎么样,我可没你那个胆子,我还是先洗菜去吧……”

    李娟把眼一瞪:“金云,你是故意跟我过不去是不是?你可别忘了,前年你家孩子出麻疹的医药费,如果不是我去帮你闹,院里能给你报销吗?你现在是忘恩负义了!”

    “……”邱金云一下子就哑了。李娟说的这事的确是真的,那一回,原本这些医药费是不能报销的,邱金云也没打算拿去报,结果李娟主动帮她去找领导签字,居然就给报出来了。那笔钱并不多,也就是几十块钱,可她从此就在李娟那里落下了一个把柄,每一次李娟都要拿这事出来胁迫她,让她不胜其烦。

    如果换成其他人,被李娟胁迫一两次也就罢了,次数多了肯定就要翻脸,谁特喵稀罕你帮忙,你帮一次忙,我就欠你一辈子的情吗?可邱金云是个性格很软弱的人,虽然心里烦透了,可每次都不敢吱声。现在听李娟又提起这事,她也只能长叹一声,应道:“李姐,瞧你说的,我这不是……”

    李娟道:“怕什么,你没听人说吗,法不责众。如果是谁一个人出头,领导肯定要给他穿小鞋。咱们所有的人一起出头,领导还能把咱们全伙都整了?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我也不是为了我自己的事情,而是为了咱们大家共同的好处。谁如果当了叛徒,以后就别想在食堂呆了。”

    此言一出,大家的脸色都变了。他们知道,李娟可是一个难缠的人,万一被她恨上,未来的麻烦是无穷无尽的。

    “哎呦,我这老胃病犯了,主任,我请个假!”掌勺的大师傅首先闪了,他不想站出来跟领导对着干,又不敢违逆李娟的意思,只能借病遁了。

    他这一开头,其他人也受到了启发,一个个都找出了理由:

    “我想起来了,我要去给我丈母娘买药,要不我也请个事假吧……”

    “我这两天舌苔黄了,不会是有什么传染病吧,最好还是别摸菜勺了……”

    “我那个来了,下不得冷水……”

    “咦,那边有个飞碟,我得去看看……”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人都是首鼠两端,李娟的铁杆支持者也是不少的。他们的想法和李娟相同,觉得来永嘉的新政对后勤人员太苛刻,必须给他一点颜色看看,才能唤起他对于后勤人员的重视。在这些人的支持下,食堂里其他的职工也只能屈服了,大家的心态是一样的,那就是随波逐流,反正院里要打板子也打不到自己的屁股上。

    众人纷纷逃避,直接把食堂管理员王素琴给晾在那里了。她是食堂的负责人,如果大家罢工,导致中午饭没有着落,她的责任是跑不了的。刚才李娟逼着众人罢工,王素琴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她也知道李娟的厉害。可现在大家受到李娟胁迫,请假的请假,溜号的溜号,明显午饭是没戏了。李娟说什么法不责众,可这分明是给她为难嘛,她狠狠地瞪了李娟一眼,转身就上行政处报告去了。

    “什么,食堂职工罢工了?”

    听到侯超向自己汇报的事情,来永嘉脸上带着几分嘲讽的笑意说道。

    “来院长,是那个李娟……,她叫大家都不能做事,还说谁做事就是跟她过不去,结果大家都怕她……”王素琴眼泪汪汪地解释道。

    “别哭嘛,小王,这有什么可哭的呢?”来永嘉摆摆手,说道,“当然,食堂出这样的事情,你这个管理员的确是有责任的。作为一个基层干部,你应当要建立起一定的权威,怎么能够让一个普通职工比你还有号召力呢?”

    “来院长,是我能力不足,我请求院里处分我。”王素琴做着以退为进的努力。

    来永嘉并没有要处理她的想法,毕竟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来永嘉的新政所致,他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他吩咐道:“侯处长,王主任,你们两个人现在回食堂去,传达我的意思。如果大家现在开始工作,保证中午饭按时按质供应,那么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如果大家觉得这样做能够要挟院里,让院里退步,那么他们就想错了,要准备承担相应的后果。”

    “明白!”侯超和王素琴同时应道。

    也不知道是侯超和王素琴阳奉阴违,根本不打算解决问题,还是他们的说服能力太差,无法让大家回心转意。总之,快到上午11点钟的时候,侯超黑着脸来向来永嘉汇报,说食堂那边职工的情绪很大,一时难以做通大家的工作,除非来永嘉亲自去安抚大家,否则中午饭估计是真的做不出来了。

    “安抚?凭什么?”来永嘉冷笑一声,“他们罢工导致食堂无法正常开饭,在企业里就算是严重事故。相关责任人要受到行政处分,相应的部门全部职工扣发本月奖金。侯处长,麻烦你去跟他们说,想继续干,就回到自己岗位上去,做份内的工作。如果不想干,那就回家待岗,我还就不信了,离了他们,设计院的职工就能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