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三十二章 你算哪根葱

    一辆厢式货车缓缓开进了石化设计院的大门,停在办公楼下。从车头下来几名身穿白大褂、头戴白色工作帽的工作人员,绕到车后,打开了车厢门。侯超带着行政处的几名职工迎上前去,配合着这些工作人员,把一个个泡沫塑料保温箱从里面抬了下来。掀开保温箱的盖子,里面是一盒一盒热气腾腾的盒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各处室都事先得到了通知,让他们派人到楼下来领饭。众人排着队,等着行政处的人员给大家发盒饭,同时窃窃私语地议论着:

    “新院长太神了,上千份盒饭,亏他怎么能一下子就订到!”

    “哈哈,没有这点本事,人家敢和食堂那帮大爷叫板?”

    “我琢磨着,没准他就是故意的。”

    “没错,肯定是早就准备好了,食堂那帮人还以为能够拿捏一下院里,谁知道是自己跳到坑里去了。”

    “这老头,太狠了……”

    “我倒是觉得,也该收拾收拾食堂那些人了,你们不觉得他们太拽了吗?”

    “就是欠收拾!”

    侯超指挥着手下人给职工们分发盒饭,看到秩序良好,这才走到一名有点领导模样的少妇身边,挤出一个笑脸说道:“范经理,实在是太感谢你们了!你们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了。”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那少妇笑呵呵地应道。

    这位少妇,正是春天酒楼京城分公司经理范英。范英原是陈抒涵几年前在浦江聘请的浦江分店行政经理,因为业绩突出,加上人品可靠,去年被调往京城担任了京城分公司的经理,管着三家分店,其中有一家就在离石化设计院不远的地方,是这一带少有的几家高档餐馆之一。

    这一次设计院食堂职工全体罢工,侯超向来永嘉汇报,建议院领导去安抚一下职工,至少先保证能够把午饭做出来,否则1000多人没有饭吃,可就麻烦了。设计院周围倒也不是没有饭馆,但这些饭馆加起来,也无法一下子接纳1000多人的用餐。

    谁曾想,来永嘉闻听此事,并不紧张,他只是冷笑一声,随即给了侯超一个电话号码,让侯超与范英联系。侯超把电话打过去,说完需求,范英连个磕绊都没打就应承下来,半小时不到,1000多份盒饭就送到了楼下。侯超在惊诧之余,暗暗感慨于新院长的腹黑,要说来永嘉事先没有和范英打过招呼,打死侯超也不会相信。想想看,哪家饭馆能够事先预备着1000多人分量的饭菜,光是蒸熟这些米饭就得花多少工夫了?更何况,春天酒楼可是以高档次著称的,人家凭什么放下身段来给你做盒饭?

    侯超没有猜错,请春天酒楼给设计院送饭,的确是来永嘉事先做的预案,而春天酒楼这条线,则是他的忘年交冯啸辰介绍过来的。为了能够及时响应设计院的用餐需要,范英提前做了不少准备,这1000多份盒饭,每份售价2元钱,春天酒楼几乎是倒贴钱做的,当然,这一点范英和冯啸辰都不会向来永嘉提起。

    除了盒饭之外,来永嘉还做了其他的准备,因为他无法预测后勤会在哪个环节上向他发难。来永嘉过去当过设计安装公司的领导,手上有一大把电工、水暖工、木工、泥工,如果是这些部门的人罢工,来永嘉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替代人手,这就是他敢于向后勤叫板的原因。

    以来永嘉的阅历,其实也并不是打算在设计院里分出几个不同的阶级。他上任伊始就力主把福利待遇向设计部门倾斜,实在是因为形势所迫,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调动起设计部门的积极性,就无法按时完成大乙烯的设计任务,而总公司把他空降下来,就是冲着这项任务来的。

    在他心里,有一个长远的思路,那就是等大乙烯的任务完成,再努力争取到更多的项目,让设计院的创收能力再上一个台阶。一旦有了钱,设计院就可以盖更多的住宅楼,发更多的奖金,届时现在利益受损的后勤人员自然也能够得到补偿。用时下流行的概念来说,就是先把蛋糕做大,这样每个人盘子里的东西就会增加,这远比大家死盯着一块小蛋糕纠缠要强得多。

    这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在看到真实的利益之前,画再多的饼也是徒劳。此外,他也要用打击后勤职工的方法,来威慑设计部门的技术人员,让他们知道眼前的好处来之不易,如果不听话,院里随时都可以把这些好处再剥夺走。

    来永嘉的策略的确有了效果,所有的职工在享受美味的盒饭之余,也都嗅到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稍有点头脑的人都能够意识到,新院长正是用这样的方法在向大家传递一个信息:本人门路宽得很,手腕也是极其强悍的,你们都给我老实点……

    食堂职工的罢工没有掀起任何一点波澜就被来永嘉平息下去了。吃过午饭,来永嘉召开了后勤部门工作会议,在通报了食堂罢工事件的始末之后,杀气腾腾地提出了要求:第一,参与罢工的食堂全体职工扣罚当月奖金,本年底年终奖按最低一档发放;第二,所有职工必须立即无条件复工;第三,如果职工拒绝复工,超过48小时即视为自愿放弃工作,将转为待岗职工,待岗期间只能领取基本工资,工资条上的“岗位津贴”、“洗理费”、“防暑降温费”之类一律停发。

    要知道,这几年由于物价不断上涨,各单位都会巧立名目地给职工增加一些工资,工资条上除了基本工资之外的其他名目几乎相当于职工收入的一半还多。后勤职工都是正式编制职工,来永嘉没有权力开除他们,也没有权力扣他们的基本工资。但是,基本工资之外的那些收入是由各单位的创收列支的,各单位有权力停发。这部分钱如果扣掉,相当于职工只能拿到原来收入的一半,这和时下有些企业的职工下岗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大家可以把我的话告诉每一名职工,我来永嘉最不怕的就是有人罢工。食堂职工如果想闹下去,我奉陪到底。春天酒楼的范经理已经说了,她随时可以给我们派50名熟练工过来,接管我们的食堂,保证做的饭比咱们原来的厨师味道更好。其他部门想学样也行,我把我原来那单位的工程队拉过来,保证能够把设计院的后勤工作做得井井有条,而且分文不取!”

    来永嘉挥着大手,慷慨陈词。他其实是个挺儒雅的干部,但这一刻,气场却让会议室里的中层干部们都感觉到胆寒了。

    李娟在听说自己被扣罚当月奖金的第一时间,就开启了惯用的狂躁状态。她一路骂着街,从食堂一直骂到了办公楼。她没有去找行政处,而是直接往来永嘉的办公室闯。院办主任柳玉敏虽知此人厉害,也不得不上前去阻挡,结果李娟不容分说,便把柳玉敏辱骂了一通,略去无数脏话,大略的意思就是说柳玉敏肯定和来永嘉有不正当关系,柳玉敏的老公脑门顶上肯定是绿油油的。柳玉敏哪受得了这个,哇地一声就哭着跑开了,李娟顺利地冲进了来永嘉的办公室,一直冲到来永嘉的面前,双手叉腰,大声地嚷道:

    “姓来的,你敢扣老娘的奖金,老娘上你家吃饭去!”

    “你给我出去!”来永嘉站起身,冷冷地说道。

    这时候,看热闹的人已经跟着涌进来了,好几个人站在李娟身后假惺惺地劝着,却没人伸手去阻拦。大家一是怕惹火上身,二来也是想看看新院长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我凭什么出去?”李娟向来是个兴奋型的演员,现场观众越多,她的发挥就越好。听到来永嘉的逐客令,她非但没有一点收敛的意思,反而抬起一只手,一直戳到了来永嘉的鼻子上,同时嘴里飚起了脏话:

    “艹你喵的,你算个老几,你敢扣老娘的工资,信不信老娘……哎呦!”

    只听得一声脆响,在众目睽睽之下,来永嘉居然直接给了李娟一记耳光,结结实实地搧在李娟那半老徐娘的俏脸上,印下了五个清晰的指印。李娟在设计院可谓是人挡杀人、神挡诛神的无敌战士,这还是头一次被人搧了耳光,一时间竟是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还敢骂娘,信不信我拆了你的骨头?”

    来永嘉却是发作了,他把眼睛瞪成了铜铃大小,用手指着李娟,厉声喝道:

    “工厂里比你泼的工人多了,你这套也敢拿到我面前来耍?我告诉你,当初我带着工人守货场的时候,那些小偷毛贼我都没怕过,你算哪根葱。李处长,你还愣着干什么,你是保卫处长,碰上这种扰乱办公秩序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吗?你现在就给辖区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派两个警察过来把人带走,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是干什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