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三十三章 原来是你

    李娟被警察带走了,她涉嫌扰乱办公秩序,此外还有造谣、侮辱他人等罪行,最终被关了五天拘留。她倒也曾向警方举报了来永嘉搧她耳光的事情,但警方表示,她骂娘在先,被人搧耳光也是正常的。这个年代里大家还没有太多的维权意识,凡事多是从人情道理上去分析,李娟骂来永嘉的娘,来永嘉动手打人,这是大家都觉得合理的事情,既然李娟并没有被打伤,警察自然也就不管了。

    不过,来永嘉的这一巴掌也算是打出了威风,让全院的职工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同的风格。设计院是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历任领导都是谦谦君子,连吵架都不擅长,更何况是动手打人。李娟所以能够在设计院混得风生水起,也就是因为没挨过打,这些年被她辱骂过的干部职工加起来够一个排了,来永嘉是第一个出手打人的。

    出头鸟被一枪打下来了,其他人也就老实了。跟着李娟起哄罢工的食堂职工们乖乖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也没人敢质疑扣罚自己当月奖金的事情了。中国社会还是挺讲究道理二字的,正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大家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地道,想无理取闹又会被强力弹压,于是也就消停了。其实,所有“按闹分配”的事情,都是被惯出来的,真的抓一两个出头的去喝喝茶,大家就老实了。

    李娟从拘留所出来之后,倒也想过要再去闹一次,但旋即就被家里人给按住了。她被拘留的事情,弄得老公和孩子都很没面子,孩子为这事在学校里被人嘲笑了好几天,哪里还能允许她再去惹事。再加之同事们也不敢给她撑腰,保卫处则是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但凡她有一点异动,人家不吝惜再送她去喝几天茶。到了这种时候,她也只能是老老实实地向行政处交了好几千字的检讨,换来重新上岗的机会。

    “来院长,还是你能耐大啊,这么一个局面都被你给控制住了,小弟实在是佩服。”

    这是在石化设计院的会议室里,冯啸辰坐在会议桌一端,一边品着香茶,一边随口地与陪同他的来永嘉聊着天。听完来永嘉介绍这些天的情况,冯啸辰笑呵呵地恭维了他一声。

    来永嘉笑道:“小冯你说笑了,我不过是把徐爱忠他们没做的事情做了一遍而已。要说起来,还得感谢你的大力支持呢,就说范经理那边,为了给我们送盒饭,恐怕还搭进去不少钱吧?这笔钱在财务上不好列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他们才好了。”

    冯啸辰道:“不足为提,以后来院长有什么公务接待的时候,照顾照顾他们的生意就好了。”

    来永嘉道:“这个就难了。我们院里刚刚提出要共渡难关,压缩公款吃喝也是其中一条措施,最少这半年时间里,我们应当是没机会到春天酒楼这种高档餐厅去搞什么接待了。”

    “以后有机会也行啊。”冯啸辰不经意地摆摆手,揭过了这件事,接着说道:“来院长,现在设计院的工作已经步入正轨了,接收池谷制作所转让技术的事情,也该启动了。我们的要求是,要用最短的时间消化吸收池谷制作所转让的这些核心技术,把它们变成咱们的自有知识产权,并用于大乙烯的设计,这一点,你们有没有信心。”

    来永嘉道:“这一点请冯助理放心,我们设计院的队伍素质总体来说是非常好的,这一次,我请康院长挑选了一支最精干的队伍去接收这些技术,这不,他们已经来了。”

    他话音未落,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康海东领着十几个人鱼贯走了进来。看到冯啸辰,康海东满脸笑容地走过来,与冯啸辰握手,说着热情洋溢的问候话,似乎大家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芥蒂。

    “咦,冯助理,你怎么来了?”

    康海东带进来的人中,有人诧异地问了一声。

    冯啸辰抬眼看去,见对方正是严寒的室友周挺,人群中还有邵友世、林丹燕,也都是那天在一起吃过饭的人。在那一回,冯啸辰自称自己是林北重机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把大家都给哄骗过去了。此时见他出现在会议室里,而且与来永嘉、康海东都挺熟悉的样子,几个人当然是满腹狐疑的。

    “怎么,你们认识?”来永嘉向冯啸辰问道。

    冯啸辰笑道:“认识,前几天还在一起吃过饭呢。对了,来院长,我跟你说的那些有关设计院内部的事情,都是这几位透露给我的,呵呵,你可得保密哟。”

    后面那几句话,他是压低了声音向来永嘉说的,没有让康海东等人听见。毕竟这种外单位人员跑来刺探内部秘密的事情,不算是很光彩。来永嘉一上任就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与冯啸辰事先的告密有很大关系,这事如果让康海东等人知道,恐怕也会给冯啸辰拉来仇恨的。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待众人分别坐好之后,来永嘉郑重其事地介绍着冯啸辰:

    “这位是国家装备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冯啸辰同志,有关60万吨乙烯装置的项目,就是由冯啸辰同志直接负责的。冯助理虽然年纪很轻,和在坐的一些年轻同志岁数差不多少,但他已经主持过很多项国家重大装备攻关项目,是中央领导同志都非常欣赏的一位年轻干部。这一次,冯助理主持与日本池谷制作所谈判,通过艰苦努力,使池谷制作所同意向我国转让有关大型乙烯装置的部分关键性核心技术。现在,请大家一起鼓掌,欢迎冯助理为我们介绍日方转让技术以及我方受让技术的具体要求。”

    众人听了个云山雾罩,不过多少也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于是便哔哔啪啪地鼓起掌来,掌声不是很热烈,但也算是比较给面子了。周挺坐在离冯啸辰不远的地方,对眼前的变故一时难以接受,他一边鼓掌,一边低声地问道:“冯助理,你不是林北重机的吗,怎么又成装备公司的了?”

    “呵呵,我的确是林北重机的,不过现在也在装备公司工作。”冯啸辰含糊其辞地说道。他说的话也不完全是撒谎,因为他那本林北重机的工作证一直都没扔,现在也还处于有效的状态呢。

    “你在装备公司,那岂不就是……咦,我明白了,原来你是……”周挺绕了个挺大的圈子,才想明白了这其中的事情。闹了半天,冯啸辰就是装备公司的人,那么那天请大家吃饭的时候所问的话,也就是有备而来的了。再至于此后的停电、来永嘉上任、设计院替大家租房,这其中必定都有冯啸辰的影响。

    想到那几天停电时候的痛苦,再想到突然有了房子的惊喜,周挺都不知道自己该感谢冯啸辰好,还是先鄙视他一番为好。

    冯啸辰看出了周挺的心思,也不解释,而是说起了正事:“各位,非常感谢以往大家对于装备工业公司的支持。目前大乙烯装置的设计还在进行,估计未来半年中大家还要继续辛苦,我在此感谢大家的付出,等到大乙烯设计完成,我们装备公司做东,请大家到春天酒楼喝庆功酒。

    不过,我今天过来,说的不是庆功的事情,而是目前的一个紧急任务,也就是刚才来院长说到的池谷制作所转让关键性核心技术的事情,这件事需要在坐的各位协助我们完成。”

    “池谷制作所?”邵友世诧异道,“冯助理,这可是全球化工设备的龙头企业,技术水平之高,我们都是难以望其项背的。他们怎么会愿意向咱们转让核心技术呢?而且还是关键性的核心技术。”

    冯啸辰笑道:“这事就不足为外人道了。总之,邵工知道这一点就行了,他们不断愿意转让技术,而且是核心技术,包括设计思想在内。如果你们在受让技术的时候有什么弄不懂的,尽管向日方的技术人员询问,他们是有义务解释的。”

    “这么好的条件!咱们付出的代价恐怕也不小吧?”林丹燕问道。

    冯啸辰道:“代价的确是很大,不过也是值得的。这件事情是我们装备工业公司负责的,交换回来的技术,所有权属于我们装备公司,未来石化设计院要把这些技术应用于其他化工工程,需要征得我们允许,同时要向我们交纳技术使用费,这一点,咱们是要写在合同里的。”

    “那倒是完全应该的。”周挺点头道,他不知道池谷制作所转让技术是迫于无奈,属于向冯啸辰支付的封口费,装备公司其实分文未出。在他想来,乙烯装置的核心技术,绝对是价格不菲的,装备工业公司要求占有技术的所有权,完全合理。

    “冯助理,我们室现在正在设计2000立米的乙烯球罐,低温钢材的焊接问题是一只拦路虎。这次日方转让的技术中间,包含这方面的技术诀窍吗?”周挺继续问道。

    “当然包括。”冯啸辰道,“有关需要对方转让的技术清单,是我们吴仕灿处长开列的,全部是咱们国家目前悬而未决的重要技术。大家好好准备准备,下星期由康院长和我们吴处长带队,一起到日本去学习。”

    “乌拉,要出国了!”林丹燕第一个蹦了起来,挥舞着小粉拳便欢呼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