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三十四章 弟弟回国

    飞机载着康海东、吴仕灿及一干设计院技术人员,飞向一衣带水的日本,去接收池谷制作所含着眼泪让渡的大乙烯核心技术。借助于这些引进的技术,再加上国内这些年在化工设备上的积累,形成自主的大乙烯技术已经没有太多的悬念了。

    冯啸辰从首都机场走了出来,他可不是来给设计院的技术人员们送行的,跟在他身后的,是两个20来岁的小伙子以及一个同样年龄、金发碧眼的欧洲女孩,他们正是冯啸辰的亲弟弟冯凌宇,堂弟冯林涛以及冯凌宇在德国勾搭上的女友克林娜。

    两个小伙子在德国留学9年,目前都已经拿到硕士学位。冯凌宇读的是亚琛工业大学的机械专业,冯林涛则是在慕尼黑工业大学学了核工业专业。两个人拿到**之后,晏乐琴和冯华都和他们认真地谈过,询问他们是否有意留在欧洲工作,结果二人的回答是一致的,都表示要回国效力,这无疑让晏乐琴大感欣慰。

    冯凌宇刚到德国不久,就在补习学校里结识了克林娜。克林娜被这个东方小伙子的气质所吸引,向他主动展开了欧洲式的爱情攻势。冯凌宇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不多久就堕入了情网,也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因为家庭教育的原因,冯凌宇是抱定了要回国工作的念头的,他觉得克林娜不可能跟他一起返回生活条件差得多的中国,所以一直觉得这桩感情必然是要无疾而终的。然而,他低估了爱情的力量,在听说冯凌宇要回国的打算之后,克林娜毫不犹豫地表示愿意随他一起去中国生活。

    没有了这方面的障碍,两个年轻人的感情自然也就突飞猛进了,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双宿双飞的状态,只是还没有举办婚礼而已。冯立夫妇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虽然觉得儿子娶个洋媳妇有些别扭,但木已成舟,加上在德国的亲弟弟冯华也是跨国婚姻,于是也就勉为其难地点了头。

    前两年,克林娜曾经随冯凌宇回过一趟中国,冯立夫妇也曾去德国探亲,双方已经不陌生了。这一回,冯凌宇学成回国,克林娜跟他一起回来,就是打算要在国内定居的。冯立已经安排好,过几个月就给他们举办婚礼,鉴于克林娜是外籍,没准小两口还能不受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生上两个孩子,这也让冯立夫妇感觉娶个洋媳妇还是挺不错的。

    “我在春天酒楼定了位子,给你们接见。爸妈和你们的嫂子都已经先过去了,你们如果不辛苦的话,咱们就直接去酒楼吧。”

    来到停车场,冯啸辰让三个年轻人上了自己的吉普车,然后说道。

    “听哥的!”

    冯凌宇和冯林涛异口同声地说道。

    “听哥的……”克林娜操着腔调有点古怪的汉语,学着两个小伙子的口吻也应了一句。这姑娘倒是有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自觉性,这些年主动地跟着冯凌宇学汉语,目前已经能够用汉语与人交流,只是那种德语的**的发音习惯是改不掉的。

    冯啸辰发动引擎,开着车上了通往城里的公路。此时,机场高速还正在建设,冯啸辰走的是高速旁边的辅路。因为修路的缘故,道路上尘土飞扬,不少地方还有被工程机械压坏的路面,坑坑洼洼,吉普车走在上面,颠簸不已。

    “克林娜,这里的条件是不是比德国差太多了?”

    冯啸辰一边开着车,一边充满歉意地对弟妹克林娜说道。两个弟弟都是自己人,不会也不敢嫌弃国内条件的恶劣。但克林娜就不同了,人家可是欧洲长大的姑娘,愿意跟着冯凌宇跑到中国来受这种委屈,冯啸辰这个当大哥的,总得说几句客气话的。

    克林娜坐在后排,挽着冯凌宇的胳膊,笑嘻嘻地答道:“的确,条件是比德国差多了。不过,凌宇说了,他对中国有信心,相信最多有20年时间,中国的条件就能够赶上欧洲。”

    20年,也就是2012年了。冯啸辰在心里回忆了一下自己后世的经历,笑着说道:“其实用不了20年,中国的条件就能够得到极大的改善。就比如说吧,你们如果晚回来一年,咱们旁边这条高速路就能够通车了。”

    “太好了!”克林娜夸张地赞道,“等到这条高速公路通车,我要请我的爸爸妈妈都到中国来走一走,我向他们描述过中国的美食,他们都非常向往。”

    “哈哈,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吃惯呢。”冯啸辰道。

    克林娜认真地说道:“他们肯定会非常喜欢的。凌宇和林涛都说,和中国美食相比,德国的食物简直就是垃圾……”

    “呃……”冯啸辰不知道说啥好了,这俩混小子,怎么会如此口无遮拦。和中国的美食相比,德国食物的确是够渣的,但这种话咱们自己人说说也就罢了,哪有当着德国人的面说出来的道理。

    “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冯凌宇可不干了,他指着克林娜揭发道,“分明是你上次来中国,吃了陈姐做的菜,非说德国菜都是垃圾,我和林涛只是附和了一句而已。”

    “可是你们俩也附和了呀!”克林娜被人揭穿了谎言,却并不觉得羞愧,反而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你们俩打情骂俏,干嘛把我扯进去?”冯林涛上车的时候就自觉地坐在前排的副驾驶座上,把后排留给了冯凌宇两口子,不肯做现成的灯泡。此时听到他们俩把自己也扯进来了,才瓮声瓮气地抗议了一声。他一向性格内敛,不太喜欢打闹,每次三个人凑到一起的时候,他都是被那小两口捉弄的对象。

    “对了,林涛,你怎么没在德国找个女朋友?”冯啸辰又把话头转向了冯林涛,他也是担心冷落了这位堂弟。

    冯林涛摇着头道:“我又没有凌宇那么活跃,怎么会有姑娘看上我呢?”

    “是你自己不要好不好?”克林娜又把矛头指向了冯林涛,“我把我所有的朋友都介绍给了你,可是你每一次都不接受,弄得我被我的朋友们骂了很多回。”

    “这个……其实,主要是没感觉吧。”冯林涛终于有些脸红了,支吾着说道。

    冯啸辰道:“没找也没关系吧,你和凌宇同岁,今年也是28,也不算是大龄了。等安顿下来,我让你嫂子到工业大学给你物色几个漂亮女生。你有海龟背景,二叔又是在非洲当军阀的,绝对是抢手的金牌王老五。”

    听到冯啸辰说冯飞在非洲当军阀,冯林涛无奈地笑了,他说道:“哥,你还真没说错,我今年四月份专程了一趟非洲,见到我爸了……哎,就像你说的那样,他真有点像个军阀了。还有我妈,走到哪里也是威风八面的,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六年前,冯飞在冯啸辰的陪同下,前往非洲推销榴弹炮,阴差阳错地与迪埃国的军方参谋长普拉格内尔遇上了,普拉格内尔认定冯飞是个军事专家,便以采购榴弹炮为诱饵,要求冯飞留在迪埃国,担任迪埃**队的军事顾问。

    冯飞觉得自己前半生无所作为,眼看着就要年过半百,想着有生之年应当有所建树,于是主动向上级领导申请留下来,以销售工程师的名义,满足普拉格内尔聘请军事顾问的要求,以此换取榴弹炮的出口。上级部门在反复斟酌之后,批准了冯飞的要求,冯飞于是便留在了非洲。为这事,冯立两口子把冯啸辰骂得狗血淋头,这就是题外话了。

    以冯啸辰的想法,冯飞留在迪埃国,也就是呆个一两年时间,到时候不管是让国内派人替换他也好,或者是直接召回也好,总之,不能让他长久地留在生活条件恶劣的非洲。可谁曾想,冯飞一呆就是六年时间,非但他留下了,连夫人曹靖敏都跟了过去。

    这六年时间里,冯飞当然也不是没有回来过。两年前,冯飞与曹靖敏一道回国探亲的时候,冯啸辰便发现这两口子的精神面貌与此前已经大不相同。从前的冯飞夫妇,多少带着一些在偏远山区工作的自卑和胆怯,在自己的厂子里还稍好一些,到了京城,就明显显得矮人一头。可这一趟从非洲回国,冯啸辰在冯飞脸上看到的,是一种王霸之气,那是曾经号令过千军万马,甚至有可能经历过枪林弹雨的宿将才有的气质。至于曹靖敏,则是带上了一些贵妇气质,据说在非洲的时候经常陪着冯飞出席一些有总统、部长参加的大场合,见惯了权贵,熏得自己身上也有些贵气了。

    也正因为此,冯啸辰在那一回就已经开玩笑说二叔是非洲军阀了,冯飞对此只是哈哈一笑,说非洲那个小地方本来也是遍地军阀,不过一般的军阀在他这个军事顾问面前是得瑟不起来的。

    见了冯飞的变化之后,冯立倒也就不再埋怨冯啸辰了,在他看来,冯飞在非洲也许是真的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人一辈子,在哪不是生活,能够活得逍遥、充实,那就是最好的,哪怕那个地方是在非洲呢?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