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四十章 面试

    赵亚东等人在背后的议论,冯啸辰并不知情,他正带着周梦诗、黄明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家企业,去进行同样的游说。每家企业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企业经营状况、技术实力、发展潜力乃至领导风格等等,都有差异,要说服这些企业联合起来,共同建设一个极限制造基地,需要进行艰难的谈判。在过去的六七年中,冯啸辰不知参加过多少回这一类的谈判,早已磨练出了舌战群儒的娴熟技巧。

    而在此时,京城西南郊一幢大楼的小会议室里,也正在进行着一场小规模的会谈,或者将其称为面试更为贴切。坐在下面的考官是国家核电公司的几名高级技术人员以及科工委的副司长彭小桐,站在会议室一头侃侃而谈的,正是刚刚回国不久的冯林涛。

    冯林涛在德国学习核工业专业,回国后希望从事与核工业相关的工作。冯啸辰原打算利用自己的关系帮他联系一个单位,后来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与核工业这个系统里的单位也不算太熟,贸然去推荐自己的堂弟,没准会有一些麻烦,于是便联系了自己在科工委的老熟人彭小桐,请他帮忙。

    彭小桐是几年前冯啸辰受冯飞委托去帮东翔机械厂寻找创收机会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冯啸辰为了获得一个能够在东翔机械厂考察的身份,托孟凡泽出面帮忙,孟凡泽给他介绍了自己在科工委的一位当司长的老部下,这位老部下又把冯啸辰推给了当时任处长的彭小桐,二人就这样认识了。

    再后来,冯啸辰在东翔厂偶遇了军方的老帅董老,又因为帮东翔厂解决了困难而获得了董老的欣赏。彭小桐得知此事,对冯啸辰自然更是亲热有加,在这几年里,俩人不时会有电话往来,还见过几次面,可以算是熟人了。

    彭小桐接到委托,专门约冯林涛见了一面,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对于他这个慕尼黑大学的硕士颇感兴趣。因为冯林涛希望到核工业系统去工作,彭小桐又让保密局对他进行了政审,确定其政治上没有问题,这才让约了国核公司,给冯林涛安排了一次面试的机会。在这个年代,海归还是一种稀罕的生物,尤其是学核工业出身的海归就更为难得,国核公司方面很是重视,派出了副总工梁岳千和技术处长高勇刚担任面试官,主持对冯林涛的考核。

    “由于美国三里岛核事故和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影响,世界各国对于核电安全性产生了顾虑,进而纷纷提出旨在显著提高核电安全性的新型核电概念,希望满足以下这引起安全指标:第一,堆芯熔化事故的概率不大于10的负五次方堆年,第二,大量放射性释放到环境中的事故概率不大于10的负六次方堆年,第三,核燃料热工安全余量不小于15%……

    迄今为止,已经有美、日、英、法、德、西等近20个国家在开展改进型水冷堆的研究,它们提出的堆型包括以下这些:

    大型进化压水堆,代表堆型包括法马通和西门子合作开发的epr,瑞典abb公司与美国燃烧工程公司合作开发的system80。其中,epr拥有双层混凝土安全壳,四条回路,电功率为1600mw……

    中型非能动安全压水堆,代表堆型为美国的ap600,电功率为600mw,主要特点是充分利用了非能动安全措施,大规模简化了系统……

    中型非能动安全沸水堆,代表堆型是通用电气公司的sbwr,电功率为600mw……”

    冯林涛一开始多少有些紧张,其中既有担心自己学艺不精惹人笑话的因素,也有对国内面试官不熟悉的因素,讲了一小会,他就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开始变得轻松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学校里,正在与自己的导师讨论那些早已谙熟于心的概念。坐在下面的那些工程师们也听得入了神,原本准备用来记录一些面试缺陷的便笺纸上,写满了各自的心得体会,每个人都意外地感觉到自己参加的并不是一次面试,而是一场内容丰富的报告会。

    “说得不错!感谢小冯同志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国外的科技信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

    在冯林涛结束了自己的发言之后,梁岳千首先表示了赞扬。他这话有三成是给陪同冯林涛前来的彭小桐的面子,另有七成则是真心实意地对冯林涛的演讲有欣赏之意。为了今天这场面试,冯林涛认真地做过功课,透露了不少欧洲核工业界内部的信息。梁岳千等人虽然对于他说的总体内容并不陌生,但这些来自于内部的信息却是他们知之不详的。其中一些提法,他们原本只是有些不确定的概念,听冯林涛一说,才知道自己的欧洲同行也是这样想的,这种来自于第三方的确认,对于他们也是非常重要的。

    除了演讲内容之外,冯林涛所表现出来的书卷气,也是让梁岳千感觉欣赏的原因。一个人肚子里有没有货色,以及是否具有科研能力,从其言谈举止中是能够察觉出来的。冯林涛一向性格内敛,勤于钻研,在德国这些年一直都在专心学习,梁岳千等人一听就能够听出他功底扎实,并非在海外混了个文凭的草包,这样的人,当然是人见人爱的。

    “小冯同志,你刚才介绍了这么多国际上出现的新堆型,在你接触的范围内,有没有什么倾向性,比如说认为哪种堆型占优,哪种堆型又具有最好的发展前景。”

    提问的是技术处长高勇刚,他这个问题可不是无的放矢,因为国核公司也已经注意到了国际上水冷堆技术的发展态势,正在讨论中国的水冷堆发展战略,任何一点来自于外部的启示,对于他们的决策都是非常重要的。

    冯林涛对此是早有研究的,他点点头道:“到目前为止,所有这些堆型还都处于设计阶段,未能进入正式的建设,更谈不上得到验证。综合专业期刊以及一些研讨会上的专家发言来看,目前abwr、system80、ap600、epr、sbwr和andu3这几种堆型是比较受到关注的,其中又尤以ap600和epr竞争力最强。据我个人的预测,未来的核电市场上,有可能是这两种堆型平分秋色。”

    “这个判断,和我们的判断是完全一致的。”高勇刚把头转向身边的彭小桐说道。

    “这算不算是英雄所见略同呢?”彭小桐笑呵呵地附和了一声。冯林涛的表现出色,让他这个推荐人也觉得脸上有光,如果冯林涛只是浪得虚名,他少不得要多花一些气力,才能把冯林涛安排进来,而且还要欠下一个不小的人情。

    “现在缺乏的就是认同感啊。”梁岳千苦着脸插话道,“彭处长,正如小冯说的,目前国际上是两种堆型平分秋色,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麻烦事了。国家提出到21世纪要大力发展核电,我们需要早做准备。而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能在堆型的选择上形成共识。这第一步都迈不出去,后面可怎么走啊。”

    “咱们目前是什么想法呢?”彭小桐问道,他并不是分管核电这一块的,不太了解这方面的事情,听高勇刚和梁岳千说起来,自然而然便问了一句。

    高勇刚转头看了看仍然站在发言席上的冯林涛,迟疑了一下。彭小桐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道:“对了,我刚才怕给大家留下先入为主的印象,还没来得及给大家做介绍呢。小冯同志不但是慕尼黑大学的硕士,留学归国人员,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咱们军工系统自己的子弟。他父亲在咱们系统内也是小有名气的,名叫冯飞,你们听说过吗?”

    梁岳千一愣,嘟囔道:“冯飞?这个名字很耳熟啊。”

    “是不是那个志愿在非洲工作,得到总部通令嘉奖的冯飞,东翔机械厂的那个?”高勇刚毕竟是兼做行政事务的,平时关注的信息更多,听彭小桐一说,他就想起这么回事了。冯飞当年主动申请留在非洲,在促进中国与非洲一部分国家的关系发展方面发挥了不小的任用,尤其是为军工方面的合作做出了贡献,因此得到了总部的嘉奖。此外,高勇刚作为核电系统的干部,对冯飞的了解又更多了一些,因为冯飞的工作成绩中还有重要的一项,那就是促成了中国从非洲的铀矿进口。

    中国是个铀矿资源缺乏的国家,探明的铀矿储量除了满足军事用途之外,能够用在民用方面可谓是所剩无几。国家已经确定了21世纪前半期的核电发展方略,提出在2020年之前实现核电装机4000万千瓦,为此需要的核燃料资源是非常可观的。以国内目前的铀矿探明储量,支撑不起多少年的消耗,因此核工业系统早就在谋划从国外进口铀矿石,以弥补国内的不足。

    非洲是铀矿资源丰富的地区,但许多铀矿都控制在西方国家的手上。中国早年在非洲的经营只限于寻求政治上的支持者,经济上的诉求有限,因此未曾染指包括铀矿在内的丰富资源,等到有此打算的时候,资源已经被瓜分得七零八落了。就在“有关部门”感觉一筹莫展的时候,冯飞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