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四十四章 适当干预一下

    听完段正伟的介绍,冯啸辰脸色平静,淡淡地说道:“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回了。上个月有个水电站招标,招标的型号倒是国内企业能够生产的,但招标单位却加了一个条件,要求投标的企业必须有过生产其他型号的经验,而我们的企业恰好没有这样的经验,于是就和段厂长一样,没等投标就已经出局了。”

    “可不是吗,我们都说,这些地方就是哪壶不开拎哪壶,专门设计一些条款,就是为了让国内企业无法中标。”段正伟气冲冲地说道。

    冯啸辰道:“段厂长,这件事也得从两方面来说。咱们国内的一些装备企业,不注重产品质量,服务意识也差,总觉得是皇帝女儿不愁嫁,用户单位的意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人家花钱买气受,还不如找国外的厂商,好歹人家的质量是有保障的。”

    “这个嘛……当然也是我们的问题,冯助理批评得对,我们也得认真整改。”段正伟的调门低了几分。冯啸辰说的那种不注重质量、服务意识差的事情,龙山电机厂也是存在的,为此接受的投诉也不少。比如有些负责做售后维修的工人,到用户单位之后提各种条件,又是要吃什么山珍海味,又是要求安排旅游,否则就拖拖拉拉,老半天不给人家解决问题,客户那边急着要发电,无可奈何,也只能就范。

    事后,这些单位都把电话打到段正伟这里来,话里话外透着不客气。段正伟每次倒也都表示要严肃处理,可真正落到实处的时候,也只能是批评批评,最多扣半个月的奖金,没什么有威胁的处罚方式。很多工人也是记吃不记打的,这回被扣了奖金,下回再出去的时候还是照旧,没准还惦记着从客户那里弄点土特产把扣的奖金找补回来。有些用户单位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也懒得再计较,这样一来二去,在客户那里的名声也就坏了。

    要说定南计委不想要国产设备,多少也是有些道理的。当然,这种道理也就是摆在桌面上当个幌子,吵架的时候可以拿出来说说,实际上的想法并不是这样。这就好比你看中了一套价值500万的房子,会因为一个门厅把手没用不锈钢就放弃了吗?

    冯啸辰对段正伟说这番话,也是借题发挥。在平日里,装备工业公司没少对各家装备制造企业念叨质量意识、服务意识这些概念,各家企业的执行情况则是良莠不齐,而且经常呈现出五分钟热气的现象,说的时候就注意一点,三天不提就忘在脑后了。现在逮着一个机会,冯啸辰当然要敲打敲打,你不是要求装备工业公司帮你们出头吗,那好啊,我们说的话你们听不听?如果这些事情你们做不到,以后碰上事情就别来找我们了。

    他的这种想法,段正伟当然也是清楚的。冯啸辰说得越严厉,就表明他越有可能会出手帮忙。如果冯啸辰跟着他一道骂汪锦胜的娘,表现得义愤填膺,那段正伟就只能拍拍屁股走人了,那意味着冯啸辰后一句话肯定是“爱莫能助”。

    果然,在段正伟表现完痛心疾首的态度之后,冯啸辰把头转向了罗翔飞,问道:“罗总,你看这件事,咱们是不是应该适当干预一下?”

    这话就是一句程序上正确的废话,它表明冯啸辰是打算插手此事了,但必须让罗翔飞来下命令。一来是因为罗翔飞是冯啸辰的领导,冯啸辰要以装备工业公司的名义去做事,必须得到罗翔飞的批准,二来则是冯啸辰必须让段正伟把这个人情账记在罗翔飞的名下,冯啸辰只是受罗翔飞指派去做事而已,功劳和人情都是属于领导的。

    罗翔飞点了点头,说道:“这种在招标中故意排斥国内装备企业的事情,性质是非常严重的,与国家鼓励自力更生的精神是完全相悖的,我们重装办和装备工业公司作为承担国家重大技术装备研制工作的主要负责部门,绝对不能坐视不管。小冯,你和段厂长好好谈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地方上的决策自主权,我们也是要尊重的,最好能够采取一些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要把问题激化。”

    “我明白了。”冯啸辰利索地应道。

    再往下的谈话,便移到了冯啸辰的办公室里。关上房门之后,段正伟也就把在罗翔飞面前端着的架子放下来了,嘻皮笑脸地说道:“冯助理,说句老实话吧,这件事情,我对谁都不相信,就相信你冯助理一个人。我们厂的老欧、老全他们,说早在十多年前大营抢修钳夹车那次,就见识过你的本事了,他们也是强烈建议我来找你帮忙。谁不知道,咱们整个行业里,能够解决这种问题的,也就是你冯助理一个人。”

    冯啸辰也笑道:“段厂长,你如果这样说,那我可就不插手了。你说我好心好意帮你们解决点问题,你们还这样编排我,这不是给我拉仇恨吗?定南省那边,我将来也是要去的,如果因为你们的事情得罪了定南省计委,以后我就别指望跟他们合作了。”

    段正伟道:“哪里哪里,我们哪是编排你啊,就是说你能者多劳嘛。冯助理,我老段把话撂在这,这一回的事情,只要冯助理能够帮我们解决,以后冯助理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我老段绝无二话。”

    冯啸辰听他说到这个程度,也就懒得再去虚与委蛇了,他皱着眉头,说道:“段厂长,这件事是两个方面。一是要纠正定南省错误的招标方案,这件事是他们的错,如果想点办法,应当能够让他们知难而退。第二则是一旦招标方案作出了修改,你们龙山电机厂能不能中标的问题,这一点我们就不会插手了。项目以招标方式选择供应商,也是国家政策鼓励的,你们如果没有这个金刚钻,也别怪人家不给你们瓷器活了。”

    “这一点冯助理放心,我们会以公平方式去竞标的,如果落选了,我们没有二话。”段正伟道。

    冯啸辰点点头,道:“如果只是前一点,问题应当还是有解决办法的。不过,这件事情况最好不要让装备工业公司出面,否则会影响到我们和定南省的关系。”

    段正伟不悦地说道:“国家计委和财政部那边,我都已经去过了,他们只是答应协调一下,我估计没什么希望。如果装备工业公司也不出面,那这件事还能找谁呢?”

    冯啸辰看看段正伟,问道:“段厂长,你说你已经去过国家计委和财政部,他们答应你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呢?”

    “什么程度?”段正伟想了想,说道:“不外乎找定南计委谈谈,说点场面上的话。要指望他们给定南那边施加压力,肯定是不会的。照他们的说法,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不会因为我们的要求,就去得罪定南省。”

    冯啸辰道:“倒不需要他们去得罪定南省,如果只是让他们设法把投标的时间往后推一两个星期,应当不难吧?”

    段正伟想了想,说道:“难度肯定是有一点的,不过如果我们的态度强硬一点,他们肯定也会做出一个姿态,让定南省稍微缓一缓。一个电厂的招标本来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拖上一两个星期,应当是可以的。”

    冯啸辰道:“那就好,这样就给了咱们一些周旋的时间了。另外,你能不能私下里找找这两家负责协调此事的干部,让他们在谈话的时候,注意一点技巧,比如说,流露出一些不满意的态度。不用他们做得太明显,只要有那么一点点意思就可以了。”

    “这个嘛……”段正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我来想办法吧,真要豁出脸去求人,他们应当也会给我老段这个面子。”

    计委和财政部作为国家层面的经济管理部门,对于定南省这种不顾大局的做法,自然是有一些意见的。他们所以不肯替龙山电机厂出头,只是因为顾虑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要让他们直接否决掉定南省的招标方案,他们不会同意,但如果仅仅是让他们在协调的时候流露出一些不满的态度,段正伟自忖还是能够办到的。

    其实,就算段正伟不去说,这些部委也不会给定南省什么好脸,适当地向下属表示一些不满,也是一种领导艺术。要让下面的人知道,自己对于这件事是不满意的,只是照顾了一下你的情绪,你要得意不可再往。

    冯啸辰需要的,也就是让这两家单位表明一个态度,这样可以替他吸引掉一些火力,省得自己拉到太多的仇恨。至于说要让定南方面改弦易张,提出一个更公平的招标方案,仅仅借这样吓唬一下是不行的,冯啸辰还要安排其他的手段,这就不必向段正伟说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