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事情越闹越大

    一家小报的批评文章,只是让汪锦胜觉得恶心,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威胁。沙亭电厂推迟招标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人家捕风捉影,发表点什么评论,也是职业需要。这种媒体上的专栏作家,不就是靠耸人听闻骗稿费的吗?

    让汪锦胜没有料到的是,到了第二天,又有四五家小报刊发了对此事件的评论。这还只是定南省的各个部门看到的,有些小报发行量太小,或者仅限于在某个区域内发行,定南计委的官员看不到,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发表类似的文章了。这些报纸评论与此前那篇立论差不多,但信息量却丰富了不少,其中有真实的内容,也有道听途说的东西。

    比如,有篇文章声称“某南省”所以故意排斥国内企业中标,是因为负责招标的省计委某汪姓官员与国外厂商有勾搭,想借此送女儿出国留学。这则消息让汪锦胜气得脸都紫了,什么汪姓官员,全国计委系统有几个姓汪的官员,这不是指着他汪锦胜的鼻子泼脏水吗?问题是,他女儿今年才上初一好不好,出国留个屁学啊。

    “老汪,你们那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报纸都在捅这件事情,刘高官都看到了,今天还让秘书打电话过来问呢。”

    远在定南省城东源市的省计委大主任谈国梁一个电话打到了京城驻京办,向汪锦胜求证事情的原委。

    “我也不知道啊!”汪锦胜正在焦头烂额之际,闻听此言更是抓狂了。报纸上的消息被省领导看到,事情的性质就不同了。尽管省领导对于招标文件的事情是知道的,省计委早就向省领导做过汇报,但又焉知领导会不会相信了这些小报上的胡说八道,真的误以为他汪锦胜在其中有什么个人的小算盘呢?

    “主任,我怀疑这事是龙山电机厂搞出来的,他们为了迫使我们修改招标文件,故意制造舆论,就是想给我们施压。”汪锦胜说道。

    谈国梁道:“有这个可能性,不过,老汪,我看到报纸上分析说国家计委和财政部方面对咱们的意见很大,你是去和他们谈过的,你的感觉是什么?”

    “我的感觉……”汪锦胜迟疑了一下,有心说对方只是虚张声势,并没有实质性的要求,转念一想,媒体上闹得这么欢,要说完全是空穴来风,只怕也未必。自己如果把话说得太乐观了,万一中间出点什么变故,岂不是把自己的路给封住了?念及此,他换了个口气,说道:“情况不太好说。财政部那边表示希望我们能够顾全大局,最好能够把招标条件修改一下,但话也没有说死。国家委这边跟我们谈话的是王振斌,他的态度倒是有点强硬,有点琢磨不透。”

    “难道真的有领导说话了?”

    “这个嘛……不好说,没准……”

    “老汪,你再多了解一下,不要让咱们的工作限入被动。这几家小报纸倒也不必太在意,我明天叫办公室和这几家报社联系一下,让他们收回这些不实的报道。”谈国梁说道。

    可这已经来不及了,小报上的鼓噪,不可避免地会进入大报记者们的视野。次日一早,东源的定南省计委和京城的定南驻京办就都有记者前来求证了,拿出来的记者证上的单位一个比一个牛气,谈国梁和汪锦胜连哭的心都有了。

    “6万千瓦的装机规格是早就确定下来的,与国内的生产情况没有任何关系,至于说国内恰好不能提供6万千瓦的火电机组,这仅仅是一个偶然……”

    “我们当然是研究过火电设备的,嗯嗯,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在这方面也不是特别专业,我们只是经济协调部门,具体的技术指标其实不太懂……”

    “这只是一般的技术要求,这也是世行的官员审核过的!”

    “这完全是诽谤,我可以用我的党性保证,绝对没有与外商勾结一气、排斥国产设备的意思!”

    正所谓为了掩盖一个谎言就不得不编出十个谎言。如果真的是小报记者瞎编出来的事情,谈国梁他们只要拿出事实就可以澄清。问题在于,人家说的事情并不是假的,定南省这边的确是搞了一些不能上台面的名堂,让他们如何去解释呢?

    最后,省里只能请宣传部出来协调了,和各家报社分别打招呼,把沙亭电厂的事情上升到关系定南改革开放大好形势的政治高度上,要求各家报社封口。大报和小报不同,小报是靠哗众取宠来生存的,越是官方不让说的事情,他们就越是感兴趣,越要捅一捅。而大报是有节操的,嗯嗯,其实应当叫做宣传纪律,有些事情上升到政治高度之后,大报就要谨慎从事了,不能随便乱说。

    对公众不能乱说,并不妨碍这些报纸以内参的方式向上级领导汇报。当前的国际形势非常复杂,中央领导也是反复强调在改革开放中要注重加强自身实力,不能一味寄希望于国外的帮助,在这种氛围下,沙亭电厂的招标事件就有了一些敏感性,各家报社自然要及时地上报相关信息。

    大报方面摆平了,几家蹦得比较高的小报也收到了封口令,亦或是封口费,表示不会再炒作下去。其实他们先前只是拿了一家名叫辰宇商业信息公司的机构给的佣金,才会关注这件事情。人家给的佣金是一次性的,小报发了文章,就算是财货两迄了,至于定南省方面又拿钱来封口,那就属于意外之喜,大家闷声发财就好了。

    媒体上的风波,渐渐平息下来了,可随即就传出了一些流言,说是上头的某个领导,甚至可能是某几个领导,对于沙亭电厂的事情非常不满,作了指示,要求予以惩诫。这流言也不知道是从哪传出来的,谈国梁让人去追查,大家都说是听邻居家的二小子他岳父单位上的老王说的,而这位老王也同样是从一个奇怪得离谱的来源听说了这样的消息。联想到此前国家计委以及财政部的敲打,谈国梁和汪锦胜都觉得这事没准还真的有点影。

    “主任,你看这事该怎么办?”坐镇京城的汪锦胜给谈国梁打电话请示道。

    谈国梁道:“没办法了,现在咱们是箭在弦上,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国家计委那边不是还没有直接要求我们修改要求吗?这说明上头的决心还没那么大。肯珀项目是省里重点关注的,咱们就算是得罪国家计委,也得把这事办成。”

    “可现在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会不会真的有领导发话了?”

    “省里还没有得到这样的精神,只是一些小道消息,不足为凭吧。”

    “如果是这样,那我明天再到国家计委去一趟,探探他们的口风。”

    “好的,你要多察言观色,别再和他们顶起来……”

    放下电话,谈国梁长吁了口气,用拳头轻轻捶打着额头,试图舒缓一下紧张的情绪。事到如今,他也的确不能退了,否则就是鸡飞蛋打,在上级那里留个坏印象,肯珀项目还落了空。这两天,他找省里的领导请示过,也和自己的幕僚商讨过,得出的结论是上层对这件事肯定有意见,但又出于尊重地方利益的考虑,并没有直接出手干预,这就是算是默认地方的作为了。当然,地方政府也得知道自己犯了忌讳,未来需要用其他方式弥补一下。

    这样的结果,也是定南计委早就预见到的,只是没想到造成的影响有这么大。原本只是打算得罪一下国家计委和财政部,现在看来,更高层也有意见了,这就属于一个比较失败的操作了。

    “主任,兰苑地产的朱总来了,您见她吗?”

    秘书小心翼翼地走进办公室,向谈国梁报告道。

    “朱总来了?快请,快请!”谈国梁马上坐直了身子,连声说道。这位朱总可不是什么寻常人,她叫朱菊兰,麾下的兰苑地产公司在国内也是赫赫有名的。目前,定南省正在开发一个大型的商业地产项目,总投资达到100多亿元,兰苑地产是其中的主力。肯珀项目只是谈国梁关注的事情之一,这个大型地产项目的重要性,又远在肯珀项目之上,谈国梁岂能怠慢这位朱总。

    朱菊兰在秘书的引导下进来了,谈国梁忙不迭地迎上去,与她热情握手,又招呼她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坐在旁边的另一个沙发相陪。宾主落座之后,自然先是一些没油盐的寒暄,互相问候了对方家里的男性和女性,随后朱菊兰便进入了正题:

    “谈主任,我这次过来,是因为听到一个传闻,说国家可能会叫停五里滩项目,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五里滩项目正是定南省准备开发的那个大型商业项目的名称,谈国梁一愣,下意识地回答道:“不会啊,朱总是从哪听说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朱菊兰认真地看了看谈国梁的脸,似乎在判断谈国梁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她迟疑了片刻,说道:“我的一些朋友都在传这件事,德海、宜美他们都准备撤资了,担心项目叫住,大家都被套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