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四十七章 雪中送炭的好消息

    听到朱菊兰说的消息,谈国梁惊得浑身的汗都冒出来了。五里滩项目堪称是定南省的世纪工程,定南省几乎是集全省之力来推进这个项目的。朱菊兰说的德海、宜美,包括朱菊兰的兰苑,都是国内排得上号的大地产公司,定南省计委花了无数的力气才说动了这些公司投资五里滩项目。如果这些公司同时撤资,五里滩项目就完蛋的,谈国梁这个计委主任也别想干去了。

    “朱总,你可别吓我,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国家要叫停五里滩项目,你们是从哪听说的?”谈国梁脸色煞白,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朱菊兰道:“大家都在这样传呢,说是定南省在沙亭项目的事情上,做得太过分了,中央有领导发了脾气,肯定是要给定南省一点颜色看看的。现在定南最大的项目就是五里滩,人家保不齐就要在五里滩项目上做文章了。”

    “保不齐……”谈国梁的嘴咧得像吃了黄连一样,这特喵都是哪跟哪的事情啊。沙亭电厂的项目,的确是出了一点纰漏,比原来想象的问题更大一些,但从来也没听说这件事会涉及到五里滩项目。

    可他也明白,地产商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么大的投资,谁都得评估一下风险,万一项目真的被叫停了,前期投进去的钱就套牢了,这可不是三五百万的小钱,而是高达数亿的投资。

    你当然可以说国家不会凭空违约,五里滩项目既然已经立项,肯定是要做下去的,地产商们的投资肯定不会打了水漂。可项目一旦叫停,耽误上一年半载,这个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时下正值国内房地产业井喷的时候,只要把钱投进去,赚钱比抢钱还快,在这种情况下,谁乐意把数亿的资本扔到一个坑里去?

    朱菊兰跑来找谈国梁,其实要的就是计委给她一个准信,说清楚到底有没有叫停这件事。这可不是谈国梁赌咒发誓就能够让朱菊兰放心的,人家要的是真凭实据。比如说吧,大家都在传,说中央有人发话了,对定南不满意,定南省必须请到有份量的领导来澄清此事,表明上头对定南并没有什么意见,否则的话,谁敢继续投资?

    “朱总,这完全就是莫须有的事情嘛,您也是老江湖了,这样的小道消息,你怎么也会相信呢?”谈国梁哭丧着脸向朱菊兰说道。

    朱菊兰道:“谈主任,我了解一下,沙亭电厂招标的时候,故意把国内的几家电机厂排挤出去,这事是真的假的?”

    “这个嘛,怎么说呢,其实是有些误会……”

    “那么听说国家计委很不满意,把沙亭电厂的招标给叫停了,是不是真的?”

    “这不算叫停,只是让我们做点修改而已,这是正常的程序……”

    “那咱们是准备照着国家要求的改,还是准备硬顶下去?”

    “这……”

    谈国梁语塞了,他的确是打算硬顶下去的。从他这个角度来说,硬顶下去的风险并不大,充其量只是让国家计委那边有些不满,他是有办法在未来改善关系的。但这件事没法跟朱菊兰说,人家可不管你有什么后手,她只知道你和国家计委硬顶,就是拿他们这些地产商的利益在冒风险。肯珀项目对定南计委来说是个金疙瘩,是他们不惜得罪上级都要促成的,但对朱菊兰来说,肯珀项目关她屁事,凭什么为了肯珀项目就让她去冒风险呢?

    谁和投资商过不去,就是和政府过不去。谁砸投资商的锅,政府就要砸谁的碗。这是许多地方政府敢于公开写在墙上的宣传口号。但这个口号里有一个破绽,那就是如果和投资商过不去的,是另外一个投资商,政府打算站在谁那边呢?

    “朱总,这件事嘛,我们也正在和国家计委商量,希望能够有一种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谈国梁软了,他得罪不起朱菊兰,确切地说,是得罪不起朱菊兰所代表的地产商集团。只要他露出一个口风,表示定南省真的打算和国家计委硬扛,人家会毫不犹豫地撤资,让五里滩项目烂尾。道理很简单,现在各地都在招商,有的是利润高、风险小的投资地,人家何苦吊死在定南这一棵树上。

    朱菊兰对于谈国梁的态度还是挺满意的,她这趟来找谈国梁,说是询问,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逼宫。他们希望定南能够老实一点,不要动不动就和国家较劲,今天你为了肯珀项目能够得罪国家,明天为了别的什么项目又可以得罪一回,万一把国家惹恼了,政策上做点调整,我们这些地产商不就成了背锅的?凭啥呀!

    送走朱菊兰,谈国梁坐在屋里,足足抽了四五支烟,这才拿起电话,拨通了定南驻京办,准备和汪锦胜再商量一下这件事。电话接通,没等谈国梁开口,听筒里就传来了汪锦胜那兴高采烈的声音:

    “怎么,主任,你也听说了吧,真是雪中送炭的好消息啊!”

    “什么事情?”谈国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汪锦胜一愕,问道:“主任,你不是来说和州电厂的事情的?”

    “什么和州电厂,关咱们啥事,我跟你说,沙亭电厂的事情,我考虑可能得放弃了,刚才……”

    汪锦胜没等谈国梁说完,便急不可待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主任,还放弃什么,现在国家计委那边也不敢嘴硬了。你不知道吧,和州电厂有一台龙山电机厂生产的60万千瓦机组,出大问题了!哈哈,段正伟现在肯定已经屁滚尿流地赶过去了,他哪还有心思跟咱们为难?”

    “什么什么,龙山电机厂的设备出问题了?”谈国梁只觉得眼前金光万丈,像是连阴雨之后乍看到太阳一般。

    国家计委为什么对定南不满意,就是因为定南在沙亭电厂的招标中刻意排斥了国内企业,有崇洋媚外之嫌。可如果国内企业自己不争气,做出来的设备不合格,难怨定南省厚此薄彼吗?沙亭电厂也是国有企业,定南有义务为国有企业采购质量可靠的设备。国内设备如果过硬,而定南省不采购,这叫卖国。但如果国内设备不行,你非逼着定南省采购,这算啥呢?定南省坚持原则,坚决不采购劣质设备,不惜得罪上级领导,这非但无罪,反而有功,你还有什么理由来惩罚我们?

    早些年,国内火电设备的质量可真是差强人意,那时候因为国家外汇短缺,各地方不得不采购国产设备,搞得天怒人怨。也正因为这样,国家不得不拿出大量宝贵的外汇,让几家发电设备企业从国外引进技术。有相当一段时间,国内新建的电厂要么是全盘从国外引进,最不济也是利用国外部件在国内组装,以保证设备的质量。

    这几年,龙山电机厂等一干企业通过消化吸收引进技术,形成了自己的生产能力,造出来的设备已经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了,这也是国家要求各地尽可能使用国产设备的理由。现在好了,国产设备出了大问题,一下子把国货打回了原形,你还有何话说?

    见着国产设备出问题不悲反喜,这种奇葩的价值观可并不仅限于谈国梁、汪锦胜这些人。君不见某次铁路事故之后,多少公知喜极而泣,奔走相告,比发现自家的娃长得酷似隔壁老王还要开心。话又说回来,十多亿人的国家,出几个贱人有什么奇怪的?

    “老汪,你的消息可靠不可靠,那边的问题到底有多大?”谈国梁激动地问道。

    汪锦胜道:“我找水电部的熟人问过了,消息可靠。听说是那台60万千瓦电机的主轴过热,差点引发火灾。现在水电部、机械委的人都赶过去了,龙山电机厂的人应当也去了。我刚给国家计委的王振斌打了电话,专门问起这件事,他的口气很软,再没有之前那种态度了。”

    “哈哈,这可算是打了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啊。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能说啥?”

    “是啊,主任,我现在想,那几家小报其实是帮了咱们的大忙呢。他们把事情炒得这么厉害,现在风向一下子就变了,我估计上上下下的领导都有些下不来台了,咱们的事情,他们恐怕就想着赶紧糊弄过去,生怕咱们揪着这一条跟他们过不去呢。”

    “老汪,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个主意。段正伟他们不是会找小报曝光吗?现在咱们有理了,是不是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事情闹大了,国家计委那边就得给咱们一些额外的好处,让咱们不再追究。”

    “主任,你这招可太高了,哎呀呀,不愧是当领导的,就是比我们这些人站得高,看得远。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光顾着高兴了,就没想到还能利用一下。”

    “老汪,你马上去找人把消息探听得更确切一点,我这边让办公室联系记者。咱们可不搞那些歪门邪道,找几家小报来含沙射影,我们要找就找国家级报纸,堂堂皇皇地把问题捅出来。”

    谈国梁信心满满,如同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