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五百四十八章 轴向推力

    北宁省,和州电厂。

    一台巨大的发电汽轮机旁边,一干官员、技术员和工人面面相觑,脸上什么样的表情都有。这其中,尤以龙山电机厂厂长段正伟的表情最为凄凉,挺高挺壮实的一条汉子,眼睛里居然已经蒙上了一层泪花。

    “这特喵算个什么事啊!这哪怕再晚上一星期出问题也好啊!”

    段正伟哑着嗓子向身边的冯啸辰抱怨道。

    听到和州电厂60万机组故障的消息,正在京城等着与定南计委斗智斗勇的段正伟和冯啸辰都傻眼了。谈国梁他们能够想到了事情,冯啸辰他们自然也能想到。他们扯着自力更生的旗子,给谈国梁他们施压,在道义上占尽了优势。朱菊兰他们听到的小道消息,有一些是冯啸辰安排人去散布的,更多的则是各个圈子里的人凭着自己的想象脑补的。冯啸辰自然是乐于见到这种谣言流传的,因为这将给定南省带来无尽的麻烦。

    正当曙光在前,定南省即将举旗投降之际,自己的后院却突然起火了。和州电厂的这起事故,结结实实地在冯啸辰、段正伟他们的脸上狠抽了一记,让他们高举的大旗也撑不起来了。冯啸辰自己就是一个擅长于搞阴谋、阳谋的人,岂能想不到这个时候定南方面会如何借力造势。最起码,大家把事情提到国家计委去,计委方面也没法再帮龙山电机厂说什么了,冯啸辰在此前的各种操作可谓是付之东流。

    王振斌在听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给冯啸辰打了电话,询问他的态度。王振斌此前向汪锦胜撂狠话,正是受了冯啸辰的托付。不过,王振斌说那些话也并不算错,因为定南省的确有错在先,王振斌的话是完全符合国家政策的,即便冯啸辰不托付,他也和这样说,只是态度上可能会更和缓一些而已。

    现在风向急转,国产设备出了问题,王振斌此前的强硬态度就成了一个把柄,有可能会被定南方面揪着说话了。王振斌心里隐隐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不该出于同学之情去淌这趟浑水,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还有什么用呢?

    “老大哥,这件事现在还不明朗,我准备马上跟龙山电机厂的人一道到现场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说。自力更生这个方针,任何时候都是对的,绝对不会因为出现一两次事故就被否定。定南那边,你还是尽可能拖住,不要让他们蒙混过关。我想,他们充其量也就是借这件事发发难,但绝对不敢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除非他们不想干了,你说是不是?”冯啸辰在电话里安慰王振斌道。

    “这倒也是。”王振斌感觉踏实了几分。和州电厂的国产设备出了问题,也不算是特别大的事情,哪有绝对不出问题的设备?这件事的麻烦之处,只在于它太凑巧了,恰好发生在沙亭电厂招标事件的峰口浪尖上,让定南方面找到了一个说辞。但要往深处想,能因为国产设备出了一次故障就否定自力更生吗?恐怕谁也不敢这样说吧?王振斌代表的是政治正确,到任何场合去说都不用担心的。

    冯啸辰把王振斌安抚好,又让段正伟联系了财政部那边的人,让他们不要轻易地屈服于定南的压力,一切等事情查清楚再说。随后,他就与段正伟一段乘飞机赶往北宁省,来到了和州电厂。

    和州电厂对于冯啸辰来说并不陌生了。他与杜晓迪最早邂逅相遇,就是因为龙山电机厂运往和州电厂的60万千瓦电机定子在途中出了运输事故,这才有了大营抢修。后来,冯啸辰曾经去过几次和州电厂,最近的一次,就是参加和州电厂国产60万千瓦机组的并网发电庆典。

    和州电厂的这台60万千瓦机组,并不是大营抢修的那一台。当年那台,说是国产机组,其实有70%的部件都是来自于美国,属于一台在美国制造,中国组装的机组。当然,那一次组装的经验对于中国企业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龙山电机厂的工程师和工人们从中学到了许多知识。

    这一次的机组,是龙山电机厂制造的第二台60万千瓦机组。机组采用西易公司的设计图纸,大部分部件由国内制造,只有少数几个技术要求特别高的部件仍然采用了进口件,国产化率已经达到了预期的要求。设备制造出来后,被运往和州电厂安装,并进行了低负荷试运行,效果良好,得到了机械委、水电部等部门的表彰。

    这一次段正伟跑到京城去投标沙亭电厂项目,自己的介绍材料中也有和州60万千瓦机组的内容,而且还是很重篇幅的一个部分。谁知道却恰恰是这台机组掉了链子。

    “我们是两周前开始进行100%负荷测试的,结果发现推力轴承瓦温过高,达到了120摄氏度,轴向推力达到52吨,均远远超过了设计允许值,于是进行停机检查。”和州电厂总工程师翟少华向众人介绍着情况。

    原来,汪锦胜得到的消息多少还是有些走样,出问题的并不是什么电机主轴,而是汽轮机的推力轴承,问题的性质也没有他说的那样严重,至少没有到引起火灾的程度。当然,120摄氏度的温度,也足够让润滑油冒烟了,大家以讹传讹,便传成这个样子。

    “这台汽轮机是由美国西易公司设计的,我们一发现问题就向西易公司发了传真,请他们分析事故原因。他们认为,设计上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问题应当出在制造和安装上,并提出了一些可能的情况,包括进汽管活塞漏装、调节级平衡孔未开、喷嘴室多处漏汽等等。”龙山电机厂总工程师全建才插过话头,继续介绍道。

    “这些情况存在吗?”水电部的处长杨乐问道。

    全建才道:“我们紧急调阅了设备制造和安装的记录,反复核查了许多次,还询问了操作工人,认为不太可能出现这些情况。这几年,我们推行了全面质量管理,每道工序都有严格的质量检验要求,出现这么大差错的可能性非常小。”

    “如果不是这些问题,那还可能是什么其他问题呢?”杨乐问道。

    全建才扭头去看段正伟,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段正伟也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地说道:“杨处长,我们有一个猜想,觉得问题可能不在我们这里,而是西易公司那边的设计有问题。”

    杨乐有些错愕,旋即把脸一沉,说道:“段厂长,作为一厂之长,你说这种话是要负责任的。西易公司是世界知名的大企业,人家造过的发电设备比咱们全中国所有的发电设备还要多,这样一台60万千瓦机组,还能有问题?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出了这样的事情,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但这种推脱责任的做法,是非常不合适的。”

    此言一出,段正伟的脸上便挂不住了,他有心争辩几句,却又不知道如何说才好。他倒也懂一点电机上的事情,但毕竟不是专业技术人员,有些原理也说不清楚。他回过头,对全建才说道:“老全,你把你们考虑的情况说说,让杨处长参考一下。还有,冯助理不也在这吗,他也是搞技术出身的,没准也能提点意见。”

    全建才点点头,指着汽轮机上的推力轴承,对杨乐和冯啸辰说道:

    “杨处长、冯助理,你们来看,这次的问题首先表现为推力轴承过热,我们分析,其原因应当在于轴承承受的推力超出了设计要求。带着这样的考虑,我们测量了轴承承受的轴向推力,发现轴向推力比设计值超出了近2倍,从而确定故障的原因在于轴向推力过高。

    这几天,我们集中全厂的技术力量,根据设计、制造、安装、运行中可能出现问题的原因,做了一个非常全面的因果分析图,然后逐条进行计算,排除各种不真实的可能性,剔除一些不重要的因素,最后发现推力过大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西易公司的设计方法存在问题。

    在我们引进西易公司技术的时候,美国人向我们传授了全套的计算方法,而且他们的汽轮机也正是用这样的方法计算的。我们用同样的方法对这台汽轮机进行了计算,得出的结果是轴向推力不会超过28吨,而实际测量的结果却是52吨,这就说明他们的计算方法肯定是存在缺陷的。”

    “什么,计算方法存在缺陷?”杨乐有些懵圈了,他并不是技术型的干部,弄不明白计算方法有什么讲究。全建才是龙电的总工,技术上是非常牛的,他能够言之凿凿地认为计算方法有问题,杨乐还真不好去驳斥他。

    “既然全总工认为是计算方法上的问题,那咱们就从计算方法上入手来探讨一下吧。”冯啸辰平静地说道,“消化吸收引进技术,哪有那么容易,出现一点问题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倒觉得,出了这样一件事,不管最终的责任是在外方还是在我方,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有益的,至少我们能够掌握更多分析问题的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