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七百七十三章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当然,我们是合作者。”马茨克讪笑着说,“作为合作者,所有机构都可以获得在这个项目中所取得的技术专利的使用权,只需要交纳一定额度的专利使用费即可。这样一来,贵国并不需要参与其他子系统的工作,同样可以获得这些技术。”

    “主席先生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无歧视地获得这些技术?”冯啸辰问。

    “当然是无歧视的。”马茨克笃定地说。

    “我们可以自由地使用它们,只要按规定交纳了专利费即可?”

    “是的,完全自由。”

    “包括在国际招标中使用这些技术吗?”

    “这……”

    “包括对这些技术进行二次开发,从而具有形成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吗?”

    “我想,这应当还是有一些区别的……”马茨克只能食言而肥了。

    商业合作中所说的引进技术,是有许多层次的。最高的层次自然就是获得自主知识产权,这意味着你可以随意地使用这项技术,无论是参与国际竞争,还是对技术进行二次开发,都不会受到任何限制。低一些层次则是仅获得有限的使用权,例如只能在一定范围内使用,不能超出这个范围,最典型的限制就是只能在本国使用,不能在国际市场上使用。更低的层次甚至完全限制了引进方的自主权,引进方在使用技术时必须向技术的所有者提出申请,对方如果不同意,则引进方就不能使用这项技术。

    冯啸辰所希望的,是通过参与库克船长项目,形成对深海石油开发全系统的自主研发能力,这样未来中国就可以自主设计建造海洋石油设备,并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如果自己得到的权力仅仅是使用这些专利,在参与国际竞争时还要受到技术原厂商的限制,那么和直接购买国外的设备又有什么区别呢?

    马茨克其实也知道冯啸辰的想法,但他却不能答应冯啸辰的要求。海因茨尔他们最担心的就是中国人获得这项技术之后,在国际上抢他们的市场,因此才想方设法不让中国人参与核心技术的研发。照海因茨尔他们的意见,中国人甚至连使用这些专利都不行,要想获得这些设备,只能向普迈等公司购买。马茨克当然不能这样对冯啸辰说,因为这就太欺负人了,说好的合作开发,结果连使用合作方开发出来的技术都不行,那还叫什么合作?

    马茨克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了海因茨尔等人同意在项目完成后向中方授权相关专利,但这种授权是受到严格限制的,中国人自己造几个平台在自己的海域里采油也就罢了,但凡是跨出国境去销售,欧洲企业就会拒绝发放许可证,绝不让中国人抢走他们的市场。

    果不其然,在听说每家企业只能参与一个方面的研究之后,冯啸辰便问起了专利授权的问题。马茨克想打马虎眼也打不过去了,毕竟双方最终是要签协议的,这些事情不可能不在协议中写清楚,他就算现在能把中国人骗过去,最终人家还是会发现的。

    “我们有意投入5亿美元参与这个项目,按照整个项目的投资来计算,5亿美元相当于25%的股份,我们是不是有权要求参与25%的研究工作?”冯啸辰换了一个角度,对马茨克说。

    果然是5亿美元!

    马茨克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在此前,他只是听传话的人说中方有这样的意向,但他并不能完全相信。现在冯啸辰亲口说出了这个数字,意义就完全不同了,这意味着只要马茨克愿意答应冯啸辰的条件,5亿美元就能够落到他的手上。而一旦有了这5亿美元,他就能够忽悠更多的企业加入这个项目,那么这个项目差不多就能板上钉钉了。

    以马茨克的本意,他是会不顾一切地答应冯啸辰开出的条件的,哪怕这些条件再苛刻,又能如何?马茨克本人不在企业服务,他才不在乎中国人会不会抢欧洲公司的市场,对他来说,把第六代钻井平台开发出来,才是最重要的,他将因此而获得极大的荣誉,未来前途一片光明。

    可是,委员会的事情,并不是他这个主席能够说了算的,海因茨尔、凯尔维等来自于企业的委员才是真正的主人。这些人肯定不会答应中国人的条件,马茨克又能说啥呢?

    “冯先生,你了解到的情况可能有些偏颇。”马茨克硬着头皮说,“库克船长项目计划筹集20亿美元的资金,这是事实。但这个项目的估价并不仅仅是按筹资的金额来算的,还要考虑到各企业的技术入股。你也知道的,包括挪威的AKER公司,瑞典的GVA公司英国的Cardiff公司,德国普迈等,都拥有海洋石油开发方面的大量核心技术,他们会用自己的技术入股,而这些技术是需要折算成股本的。”

    “还有技术入股的说法?”冯啸辰笑了,他问道:“那么,加上这些技术股本之后,整个项目的估价大概是多少呢?我们如果出5亿美元的资金,大概能占多大的比例?”

    “加上技术股本之后,项目估价大约是40亿美元,5亿美元可以占12.5%的比例。”马茨克说。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有些嗑巴。说谎实在是一件比较艰难的事情,但凡有点办法,马茨克也不愿意去干这种昧良心的事。

    黄明、陈默等人的脸都已经有些发青了,冷飞云发出了嘿嘿的冷笑。至于王伟龙和杨海帆,则是互相碰了一个眼神,然后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释然的表情,那意思是说:既然如此,还跟这个王八蛋扯什么,咱们直接走人就是了。

    冯啸辰是一干人中最淡定的,事到如今,他已经带着一些看笑话的心理了。马茨克以及那些没有露面的委员们,在冯啸辰的眼睛里不过就是一帮可笑的跳梁小丑而已。库克船长项目在冯啸辰前一世的记忆中是并不存在的,这一世为什么会出现,他没有去考证过,没准是他这只穿越蝴蝶煽动的妖风所致吧。

    冯啸辰记得进入新世纪之后的欧洲是一个什么样子,在欧债危机的打击之下,欧洲的工业和科技几乎是全面溃败,仅仅是靠吃过去的老本才能勉强维持。

    说个最简单的,在2018年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美国、韩国和中国三足鼎立,欧洲的手机品牌连销售榜前10名都进不了。

    你当然可以说欧洲人也许不屑于玩手机这样的低端货色,那我们可以再举个例子:1999年11月发布的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榜单上,美国以267台居第一位,日本58台居第三位,欧洲的德国为69台,居第二位,其次还有法国27台、英国24台、瑞典7台,荷兰7台、意大利6台、瑞士6台,加上丹麦、挪威、芬兰、比利时、卢森堡、奥地利等,欧洲国家共拥有156台。其时中国仅有1台上榜。

    而到了2018年6月的榜单上,中国的上榜数达到206台,居全球首位,美国为124台居第二,日本以36台居第三,欧洲中的德、英、法等12个国家加起来只有96台,不到中国的一半。

    都说21世纪是信息时代,偌大一个欧洲,工业革命的起源地,在超级计算机领域被一个发展中国家甩出去两条街,还有什么资格在那得瑟?

    冯啸辰找马茨克会谈,希望加入库克船长项目,固然有借鉴欧洲技术积累的想法,同时又何尝不是在拉欧洲人一把,帮他们多发展出一个优势产业。冯啸辰充分相信,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库克船长项目的结果必然是变成一个烂尾工程,最后大家啥都得不到。而如果有中国的参与,这个项目就有很大的可能会取得成功,届时中国自然能够得到好处,欧洲人也同样可以从中获得好处,属于一个双赢的结果。

    当然,马茨克和海因茨尔等人都不是穿越者,他们也许感觉到了欧洲的衰退,但却不会想到能够衰退得如此快速与彻底。在他们的心里,还想着有机会遏制中国的发展,因此在这项合作中提出了如此荒唐的条件。

    “如果是这样,那么主席先生打算让中国企业承担哪些部分的研制工作呢?”冯啸辰继续问道。虽然已经知道与库克船长项目的合作不可能达到预期的结果,但他还是要了解一下对方的打算,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一堆垃圾也是有可利用价值的,既然已经来了,那多问一句也是无妨。

    马茨克说:“我们原先考虑请中国企业负责半潜式平台上层建筑的建设工作,现在了解到中国企业在FPSO的建造上也有一些经验,我们可以考虑请你们也参与FPSO的研制……,呃,我是说研制中的建造任务。”

    “我们承诺支付5亿美元的费用,得到的是上层甲板建筑物的建造和FPSO的建造任务,主席先生莫非是说这些工作在整个项目中的比重是12.5%?”冯啸辰笑呵呵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