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离婚歌一首,送给我的某某某 百里长安

111 她相信,他爱她(正文完结)

    瑾瑜其实眼巴巴的站在那里想开口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就医生的样子,他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

    她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一点点的放了下来。

    “霍太太,霍先生现在还需要继续住院,您看您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护士过来跟她说话。

    瑾瑜摇头,他们许是觉得上次在手术室门口晕倒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她又有孕在身,所以便很担心她会在这后面出什么事。

    “我没事。”瑾瑜轻轻摇了摇头,她是真的没事,看到霍靖尧这样平安无事的醒过来,她自然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好的。”护士对于她这种礼貌性的微笑还是懂的,经历这件事都说霍靖尧跟叶瑾瑜是伉俪情深。

    医院里的那些传言,霍靖尧一贯都是当左耳旁风,虽然听着也的确让人觉得心情很好。

    几年这个年过的不太好。霍靖尧在医院,毕竟是做了不小的手术,也不能随随便便回家去,医生说不能回家,叶瑾瑜自然就很听医生的话将他强制性的留在了医院里。

    这么多年海城和锦城的两家人还是第一次走动,瑾瑜整日待在病房里,叶家的人机体过来看望霍靖尧。

    这意思大有叶瑾瑜在这里的意思,也并非是多真心来看霍靖尧的,对这个男人,叶家的人始终心里都有个疙瘩,对霍靖尧无论如何也生不出赖多好的感觉。

    “爸妈,其实你们不必过来,他再等一些日子应该就能出院了,还麻烦你们转成跑一趟。”

    “你现在可是怀有身孕,还整天在医院里照顾他,我们实在是担心你的身体状况,干脆让妈来照顾好不好?”梁加说着走过去坐在女儿身边就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知道瑾瑜怀孕,也嫁人优喜参半,毕竟这霍家的这些关系都很乱,这孩子将来出世了,要怎么样才能理得清。

    瑾瑜笑了笑:“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这身体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差,照顾他本来就是我作为妻子分内的事情,哪能让您来。”

    特闷未免太担心她了,她现在的状态不知道有多好。

    梁加看着女儿无奈的叹气:“你就是这样,妈妈这是担心你。”

    对于瑾瑜的身体状况,叶家的人还真的不是很清楚,唯一清楚的也只有霍靖尧。

    “你也真是的,你现在能走能动,还跟个大爷似的要瑾瑜照顾,你还要不要脸?”叶兆宣顺着母亲的话就开始数落霍靖尧。

    霍靖尧表情微微一僵:“我想跟她说过很多次了,你自己的妹妹你不清楚?倔的跟牛一样。”

    “霍靖尧,你这是怎么说话的,什么跟牛一样?”梁加顿时因为霍靖尧这句玩笑话就不满意了。

    梁加对霍靖尧的态度不能再明显了,她还是很讨厌霍靖尧,不管是他做的有多好,就算是打动了瑾瑜,也很难打动她。

    “妈”瑾瑜下意识的拉了拉她的一休,觉得这老太脾气是越来越差了,随时随地的就能发个火。

    “妈,是我不对,瑾瑜不是牛,她是我老婆。”霍靖尧面对丈母娘这样,也只得赔笑道歉。

    叶川在一旁并不说话,他习惯了安静沉默,眼下瑾瑜跟霍靖尧是和好了的,当知道瑾瑜有了身孕之后,他很震惊,瑾瑜不管如何软弱也不应该一点棱角都没有,一点骨气都没有,为什么霍靖尧说一点甜言蜜语之后,就什么都听他的。

    “瑾瑜,你也不要这么累,霍家那么有钱,随便找几个护工根本不在话下,你总得为自己的孩子着想是不是?”梁加仍然是三句离不开瑾瑜肚子里的孩子。

    瑾瑜挽着唇角,干脆不说话了,反正自己说什么母亲都有足够的有力的话语来反驳她。

    叶家的人来了大半天,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后来瑾瑜才知道,他们是打算在海城多玩两天,这下瑾瑜有了足够的理由被霍靖尧从医院里支出去。

    瑾瑜陪着叶家人在海城逛街之际。霍靖尧一个人在房间里等待了不带喜欢凑热闹的宋初南。

    “她不是不孕吗?为什么还会怀孕?”

    “我只要努力耕耘,她怎么会不怀孕,这样的话,这就只有你才会相信罢了。”霍靖尧从一开始对这样的事情就并不是完全的信任,只是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件事难以接受,所以坚信不疑。

    “只有我相信么?霍靖尧,你当初待瑾瑜如何。看到的又不只是我一个人,她失去孩子,苦苦相求离婚,但是你们霍家利益至上,并不愿意中断这场婚姻,你们每个人都极为自私,我到现在也不认为你对瑾瑜到底能好到哪里去。”

    霍靖尧穿着病号服立在窗边的身影颀长高冷,他回头淡淡看着宋初南。

    “我以为当年你死过一次,对瑾瑜不再抱有什么幻想了,怎么了?现在跟叶兆宣都有儿子了,还要打算继续对瑾瑜怀着那样的心思?你就不怕你的儿子有一天知道,会觉得你这个母亲,很恶心吗?”

    宋初南瞳孔狠狠地收缩了一下:“霍靖尧我和瑾瑜一起长大,如今我只是当她是我多年的好友。我希望她过的好,她再一次选择你,我感到很吃惊,我一直都以为瑾瑜在经历那么多事情之后至少再也不会选择你,看来是我想错了。”

    她不能理解瑾瑜为什么要这么做,天下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偏偏要选择霍靖尧这样的。

    “不是你想错了。只是很多事情都不在我们所猜想的范围内,流音那孩子,可是我的亲骨肉,你说瑾瑜怎么可能让那孩子一直过着没有父亲的生活,而且我知道了这个事情,势必会骚扰她跟流音的生活,瑾瑜的选择,很明智。”

    宋初南的拳头不经意的就拧了起来,霍靖尧哪里变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可恶,一样令人觉得讨厌。

    “霍靖尧,你简直就是无耻,你对流音那算是哪门子的爱,你根本就是占有欲。你现在拥有她,那么她现在还爱你么?”宋初南冷声的嘲讽。

    霍靖尧微微一怔,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才渐渐地有了一些情绪:“如今到了这个年纪,爱情只是婚姻当中的一部分,没有谁的婚姻是完整无缺的,你不也一样吗?瑾瑜在我身边至少今后都会过的很好,倒是你。如果再跟瑾瑜走的过近,我想叶兆宣又会对你充满了猜忌。”

    “火警哟啊,你胡说什么?”

    “现在没有人会相信你,你知道了当初那么多,心里跟明镜似的,现在来质问我,还有什么意思?”霍靖尧不想再说起以前的事情。只要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很愚蠢。

    为什么那么低级的错误还被自己给犯了。

    “希望你真的能像你说的那样子那个,让瑾瑜待在你身边,以后能过的幸福。”宋初南知道,流音那个孩子就是他们必须要重新在一起的原因,叶瑾瑜兴许不再像以前那么爱霍靖尧,可能今后也不会有多爱,但是她会爱的孩子。如果流音想待在自己身边,她肯定会留在霍靖尧身边。

    “这一点我不需要向谁保证,我会做出来给你们看。”

    宋初南冷哼一声然后转身从病房里出去,霍靖尧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是冬天,但是海城的天气最近是真的好,几乎每天都是阳光普照。

    一段时间后,霍靖尧出院了。

    瑾瑜的身子越来越重,霍靖尧在来年恢复的很好,很快就能回公司上班,而瑾瑜被他保护的很好,为了避免她会在家做些伤神的事情,家里一下子多了很多佣人。

    几个月后,孩子在医院里降生,霍靖尧我这妻子满是汗的手:“以后我们不生了。”

    他亲眼见识女人生孩子是一件多痛苦的事情,女人怀孕的时候男人最开心,但是却忽略了,女人分娩那一刻的痛苦,那是男人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痛苦。

    瑾瑜微微闭上眼睛,因为麻药的缘故,其实她并不觉得多痛。

    只是霍靖尧一直都在产房里。亲眼目睹了血腥的一切,所以他觉得她一定很痛。

    孩子是男孩,也很健康,流音对这个来到世上的弟弟很是喜欢,几乎整天都待在医院的婴儿房玻璃窗前看着里面小小的孩子。

    阿惠无奈的只好整天整天的陪她在这里坐着。

    瑾瑜在病房里被霍靖尧搀扶着,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医生说她可以尝试下地走一走。麻药刚过的那段时间,她觉得自己的伤口很疼,跟裂开了似的。

    因为她疼,也睡不着觉,霍靖尧就一整夜一整夜的待在病房里,衣不解带的守着她,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

    “如果觉得疼?我们先休息一下。”

    瑾瑜摇头:“没有那么疼了。”她想起来最疼的那一天一夜,觉得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也跟着疼了起来。

    如果男人不爱自己的话,她承受这么多,似乎显得很心酸,好在霍靖尧对她真的很好,会这样每晚守着她。

    “早知道就不要怀孕。”

    “现在生下来觉得后悔了?是不是太晚了。”瑾瑜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觉得很好笑。

    霍靖尧微微尴尬了一下:“那一刀下去,我都心疼死了。平白无故的挨这一刀,多不划算。”

    “霍靖尧,那是你的孩子。”叶瑾瑜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做的事情悔不当初的样子。

    “可他让你痛苦了,以后你可不准惯着他。”

    “可是流音也是我生的啊。”瑾瑜唇畔噙着一抹散不去的笑意。

    “她可没让你这么痛苦,那孩子一看就不是让人痛苦的孩子。”霍靖尧话里的意思明显的就是偏向了流音。

    对刚刚出生的儿子是各种不满,瑾瑜也懒得说话了,反正他觉得他儿子让老婆疼了,他以后不打算多么宠爱他儿子了。

    瑾瑜后来出院了,霍靖尧却也不允许太多的人来打扰瑾瑜坐月子,家里多了一个孩子,始终还是很热闹,几乎每天都会有孩子的哭闹声。

    瑾瑜当初醒来的时候流音已经三个月大了,却不像这个孩子这么能闹腾。

    有了这个孩子霍远常常都会过来看孩子,这个孩子跟流音长的还是有些不同的,没有那么浓烈的异域风情,是不是霍家的女孩子才会生成那样,男孩子则不会。

    霍家的奶奶基因也真的是足够强大,都到了孙辈,孩子也能长成这样。

    “这孩子都还没有名字,你不着急吗?”瑾瑜打断了他的工作,还在都快周岁了。他还没有想好名字吗?

    “小二不是很好听吗?”

    “不知道的以为我们家有个跑堂的。”叶瑾瑜觉得他怎么这么随便,那可是他的亲儿子,他对流音可好多了。

    霍靖尧拿着钢笔写了一个名字给她:“一直都希望你能给他起个名字,这么难吗?”

    “霍锦鸿?”瑾瑜念着名字,眉头都皱了起来。

    “这孩子就该这个名字,觉得怎么样?”

    “怎么你们霍家起名字都要起的这么老成,怎么就不能跟流音一样起个很有文艺范的名字?”瑾瑜表示很无奈。

    霍靖尧伸手一勾。她便坐在了她的大腿上,他环住了她:“男孩子跟女孩子始终不同,流音将来会是海城的第一名媛,而锦鸿会担起霍家所有的责任,这是我们霍家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瑾瑜她需要明白,男孩子不能像流音那样娇生惯养,在教育子女方面,他不希望他们之后有任何的分歧。

    瑾瑜细长的手臂圈着他的脖子:“可我会心疼。”

    “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为他好就是了。”霍靖尧的手圈的很近,大手往上移动,轻而易举的捉住了她的唇。

    “孩子还没睡”她微微推开了他,可是他还是没有要放手的打算,还得寸进尺的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书桌上。

    “我们速战速决,这是书房,不会有人随便进来。”霍靖尧压低了嘶哑的声音在耳边。

    瑾瑜淡淡的蹙眉之后。没等到她有任何回应吗,霍靖尧已经封住了她的嘴。

    她不太记得他们是不是在书房里做过,好像没有做过的样子,是不是太刺激了。

    “孩子已经睡下了,我们也睡吧。”在书房里经历过激情之后,才出来,结果佣人已经把孩子哄睡了。孩子们都睡下了。

    他们还在这里干什么,霍靖尧揽着她的腰走的很快,觉得瑾瑜的步伐太缓慢了一些。

    他似乎是很迫不及待。

    “你刚刚才要过,你现在不又要”瑾瑜感觉到这个男人超强的精力,觉得自己现在看到床就觉得害怕。

    自从生完孩子,医生说可以同房的时候开始,霍靖尧几乎是只要有空就跟她做这件事。

    根本就是没完没了。

    “你要知道。我曾经禁欲六年,现在想着我在最好的年华都空虚了,怎么说也要从你身上讨回来一些才会觉得不至于那么吃亏。”

    “霍靖尧,你不要太过分了。”还没到门口,霍靖尧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她的唇舌,她刚刚穿好的衣服又被他弄乱了。

    到了房间里,他就越来越停不下来。

    他很着急,但也顾虑她的感受,他很温柔,从她回到他的世界开始,他就是这般的对她,从未有过任何的粗暴。

    瑾瑜即便是到了现在也不觉得自己现在爱着霍靖尧跟从前一样,她自己都觉得在他身边,渐渐地已经成为一种习惯,随着时间推移,就会发现,原来一切,和爱情无关。

    原来也不是所有人都非要靠着爱情才能在一起生活,她应该是爱他的,只是这份爱,如今已经分成了好几份。

    但是霍靖尧也依然不会有所介意,依然会对她很好,依然很爱他,她终于相信,他是爱她的。

    这一点,不再有什么好怀疑的。

    以后的十年二十年,以及很多年,都要跟这个男人白头偕老,她曾以为,离开了霍靖尧,她或许孤独终老,或许会爱上别人。

    但是这世上很难阻止的就是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