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狂妃嫁到:皇上请翻牌 海上生明月

第191章 大梦初醒

    “你怎么会这么想?”

    轩辕凌诧异的问道,阿堇抬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眼眶微微泛红,看起来委屈极了,轩辕凌的心顿时一抽一抽的疼。

    “他们都说我不行,说我给尊上丢脸了,说尊上这么厉害,我是尊上养大的,却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还说若是尊上收了别的徒弟,一定会很给尊上长脸的”

    “徒弟?”

    轩辕凌蹙了蹙眉,“阿堇,你不是我的徒弟,不用理会别人怎么说。”

    “我不是你的徒弟?那我是你什么?女儿吗?”

    轩辕凌有些无语,“你刚刚还说我没了妻子,你要把自己赔给我做妻子的呢。”

    “那等以后你有了妻子。我就是你们的女儿吗?”

    轩辕凌叹息一声,“阿堇,你想做我的女儿吗?若是做了女儿,或是徒弟,你就不能像现在这样随意的钻入我怀里,更不能在打雷闪电的夜晚跑来我房里。跟我挤一张床上。”

    “为什么不能?”

    “因为人伦。”

    “什么是人伦?”

    “人伦就是”

    轩辕凌解释不清楚了,“罢了,等你长大后就懂了,总之,你若是要做我的女儿,或者徒弟,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

    轩辕凌说着,把她从他怀里拉出来,阿堇不肯依从,又往他怀里钻去,轩辕凌正了正神色,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严厉和肃穆,阿堇被他吓到了,乖乖的站好。

    “阿堇,想好了吗?想做我的女儿,或者徒弟吗?”

    阿堇偷偷瞄着他的脸,不停的摇头,这样的尊上太可怕了。她才不要。

    “那以后别人问你,你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就说我不是尊上的女儿,也不是尊上的徒弟,我是尊上的,尊上的”

    阿堇皱了皱眉,“尊上,我到底是你的什么?”

    “你是我的”

    小妻子!

    这样的话,他还不能说,怕吓到她了,虽然她刚刚说什么把自己赔给他做妻子,那都是她无心说出的话,夫妻之间的事,男女情爱,她一点都不懂,只简单天真的以为若是害他没了妻子,她就把自己送给他做妻子。

    夫妻之事,哪那么容易?

    见阿堇瞪大眼睛望着自己,等着一个答案,轩辕凌在心里叹息一声,揉了揉她的头发,“别问了,反正你那样说了,别人就懂了。”

    人人都懂了,就你不懂。

    哎。我的小阿堇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长大呢?

    “那好吧,我不问了。”

    阿堇笑嘻嘻的说着,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好像盛满了世间所有的光彩,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尊上,我还有个问题。”

    “问吧。”

    “那我现在可以抱你了吗?”

    轩辕凌温柔的笑,轻轻点了点头。

    阿堇笑得眉眼弯弯,一头扎进他怀里,她用力过猛,脑袋撞在轩辕凌的胸口上,撞得他胸腔里嗡嗡的响,隐隐作痛,轩辕凌不由得在心里叹息一声,总这样冒冒失失的,真是宠坏了,若是没有他护着。不知会惹出多少事来。

    “阿堇,你这次下山去了哪里?”

    “去了北望之地。”

    阿堇似乎有些不开心,声音也闷闷的,轩辕凌不由得诧异的问道,“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我记得北望之地空荡荡的,一片虚无。什么也没有,应该也没人能欺负你。”

    “是啊,空荡荡的,整个沧海大陆,我都走遍了,飞来飞去。看来看去,都是这么一块地方,没一点新鲜的。”

    从第一次下山出去玩,是两千年前,那时候她还没化为人形,一只凤凰伸展着巨大的翅膀,在沧海大陆飞来飞去。

    这片大陆是雄浑开阔,华丽壮美,但再美的东西,看了整整两千年,也看腻了。

    一直到晚上入睡,阿堇仍然有些闷闷的。

    轩辕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一次,一连过了好些天,阿堇都没下山玩,整日呆在灵山上陪着轩辕凌,轩辕凌虽然高兴,但看阿堇无聊得发闷的模样。又觉得心疼。

    这一日,阿堇起床时,看在门外的空地上出现了一块巨大的沙盘。

    “这是什么?”

    轩辕凌正端了一盆水来,听了阿堇的问话,微微一笑,“我在给你造一块全新的大陆。”

    阿堇双眼一亮,“造山造海?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只要阿堇想要的,我就能给。”

    他说着,把水翻在旁边,笑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阿堇抿着唇笑,双眼闪闪发亮,“我要有大陆,大陆上有无数的花草树木,奇珍异兽,我要有大海。一望无际,碧波荡漾,我要有大江大河,险峰山谷,清泉溪流,我还要有日月星辰。风霜雨雪,对了,还要有人,人最好玩了。”

    她说什么,轩辕凌就在沙盘上用沙子摆出什么形状,这只是模型,先把样子按照阿堇想象的造出来了,再用他的灵力去造新的大陆。

    轩辕凌在捏着沙子的时候,阿堇也在捏着沙子玩。

    等轩辕凌停下来时,发现阿堇造了两个小人,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

    “我叫凤堇。你叫轩辕凌,我想造两个人,一个是你的人,姓轩辕,一个是我的人,姓凤。至于名字我还没想好。”

    “一个是轩辕一族。一个是凤家一族,是吗?”

    阿堇连连点头,“是啊是啊。”

    “阿堇为什么不干脆造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呢?”

    “我们不是在这里吗?为什么还要造?”

    阿堇不解的问道,轩辕凌先是一怔。随即心中一动,温柔的望着阿堇,“是啊,我们已经在这里,就不用造了。”

    他们在这里,他们很好。相依相伴,将来还会相亲相爱,的确不需要造别人来替代他们。

    看着那两个小人,一男一女,女子有一两分像阿堇,男子有一两分像他。

    不知为何,轩辕凌心中微微一动,他的手轻轻在那两个小人头上拂过,一缕看不见的灵气无声无息的灌入小人身体里。

    既然是他和阿堇的人,就不能是普普通通的人,有了这一点灵气,轩辕一族和凤家一族一定是人中龙凤。

    “尊上。我们现在呆的地方叫沧海大陆,那新大陆叫什么名字?”

    轩辕凌笑了笑,继续弄着沙盘,“阿堇想叫它什么?”

    阿堇陷入了沉思,突然一拍脑袋,“它就处在沧海之中,原野无际,不如就叫中原大陆吧!”

    中原大陆?

    一阵冷风吹来,无名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

    他怔怔的望着前方的冰川,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梦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轩辕凌。阿堇,沧海大陆,中原大陆,轩辕一族,凤家一族。

    他记得阿瑾说过,她是从沧海大陆来的。她跟梦中的阿堇是一个人吗?不对,那个阿堇是只带着凤凰翅膀的凤凰鸟,他的阿瑾是个人,不是鸟。

    这场梦,如此清晰,好像就发生在他的身上,梦中的那些事,那些对话,他似乎曾经经历过。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天和禅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无名收敛乱糟糟的思绪,慢慢的回头,看见天和禅师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脸色有些苍白,周围的香已经全部烧尽了,连痕迹都没留下,所有的烟灰大概是被风吹走了。

    这是正常的,让无名惊讶的是冰池里的雪莲花全部焉了,干巴巴的,好像风干的枯草。

    无名看了看天色,此时已近黄昏,他是午时的时候进入冰池的。

    “这才过了两个时辰,还好”

    天和禅师神情一动,眸光微微一闪,这一幕恰好被无名捕捉到,他不由得拧了拧眉心,“怎么了?”

    天和禅师复杂难言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不是两个时辰,是已经过了两天两夜,今天是十五,月圆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