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2章:只要你安分守己,我自不会为难你

    一切发生地如此突然,楚俏跌坐在地,身上湿了大半,她甚至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此时,却又听男人冷硬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在我这儿,你大可不比惺惺作态,也不必无事献殷勤。只要你安分守己,我自不会为难你。”

    她不过是好心,想让他解解乏,竟被当成是献殷勤?

    跌坐在地的楚俏痛得膝盖发麻,她默不作声地垂眸看了眼掌心,上面已渗出血丝来,手腕上的痛意更是如排山倒海般涌来,但这都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她赫然抬头,只见男人的目光犹如两团烈火,大有焚烧她至死方休的势头,许是觉得她受伤的表情太过逼真,他只觉心里作呕,动作利索地翻身下地,腰身挺直地背对着她。

    楚俏收回视线,他眼里的嫌恶再明显不过,只好低下头,脸色发白,咬唇轻声道,“我知道了,毛巾我给你放在这儿了。”

    屋里的气氛颇为凝寒,楚俏待着也觉难堪,她记得后头还有一间房是在陈继饶名下的。

    但毕竟是新婚之夜,她要是离开婚房去别的地方睡,传出去只怕辱没了他的名声,想了想,她又道,“我晚上睡觉不老实的,打搅到你就不好了,今晚我去打地铺。”

    听着她知趣的话,男人却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转身见她真的往挪到角落的席子那儿走去,他侦察兵出身,自是无法忽视她裤子上沾着的污泥,梳理得妥妥帖帖的头发也散了,而她的身子似乎也颤得厉害。

    他军人出身,也清楚用了多大力道,且用的又是把式,怕是村里头的男人受了刚才那一摔,也会喊疼,偏偏她不声不响。

    男人心里一下很不是滋味,随即,目光又落到搭在架子上的毛巾,还滴着水,明显没办法使劲,且沾着些许血丝。

    新婚之夜就被丈夫一通教训,明明那么委屈,换做别的妻子,怕是早就闹起来了吧?

    而他本也期待着她大吵大闹,可她偏就安静地缩小存在感,主动打地铺。

    陈继饶一双孔武有力的手掌着毛巾,沉闷的声音传出,“地铺堆的东西多,还是睡床吧。你的手还没好,以后别做这些事。还有,我不大习惯有人触碰,刚才摔了你,实在对不住。”

    平淡无波的话语,听在楚俏耳里,心里却是一暖,低头道,“我知道了。”

    陈继饶倒是没多说,脱了鞋袜,烫了一会儿脚,不过倒真减乏了不少。

    心里对她的怨怼也少了几分,语气缓和下来,“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也偏在此时,楚俏的肚子很不争气地连叫了三声,羞得她低头找地缝。

    陈继饶微微挑眉,她大概也是一早就起来忙活,没时间吃东西,穿上鞋,道,“是我疏忽了,我马上去给你弄些吃的来。”

    他步子一向快,一拉开房门,只见好几家的邻舍不防备地撞进来,八成是来听墙根的,见他婶子孙英竟然也在,陈继饶不由眉头蹙起,“英婶,你们来干什么?”

    这个侄媳妇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孙英本就不喜欢她,早在楚俏未进门,就不断怂恿侄儿别娶他,奈何他根本听不进去,这会儿正担心楚俏向他告状,是以也跟着来。

    她才到,就被陈继饶撞见,不由老脸一红,只道,“我这不是怕他们闹腾,影响你们小两口歇息嘛,当然得来拦着点。”

    一的旁周家媳妇一听就觉不对味,当即拆穿,“婶子,刚才大家伙可没想来闹洞房,毕竟你家继饶身份摆在那儿,可是你拉着我们来的,这会儿怎么不认账?”

    当场被道破,孙英咬牙,恨恨地扫了周家的一眼,道,“瞧你说的,继饶是个军人,平日里严肃正经,可这会儿不是洞房花烛夜,得惯着礼不是?楚俏的暴脾气可是出了名,今夜准把继饶踢下床不可,不叫大家来瞧一瞧,还以为我这老婆子骗人呢!”

    是有闹洞房这么个旧礼,但是,要不怎么说这孙英没脑子呢,没影儿的事就在这儿大肆喧嚷,就算是真的,哪家的婆婆不想着法儿遮掩?

    偏巧她就是朵百年难遇的奇葩!

    孙英嗓门一贯大,还怕楚俏听不见,故意扬起了声来吼,屋里的楚俏自是一清二楚,前世她气不过,还跑出来跟她撕了一场,结果自然是名声更难听,还惹了陈继饶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