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3章:你又在闹什么?

    如今一想,楚俏只觉得傻,眼下她自然没那个脸去撕,却是鼻上发酸,心头悲凉。

    陈继饶眼底蕴着怒色,深深凝了孙英一眼,楚俏是胖,但他好歹是个军人,她就踢一百下也不够他挡,她这是分明要楚俏出丑!

    他对楚俏虽没有男女之情,但他既娶了她,自然会护着她,且刚才相处的那几分钟,他隐约看得出,楚俏年纪虽小,但也是知道疼人的。

    思及此,撇向孙英的怒意更盛,“英婶,你胡说些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侄儿竟给她难堪,孙英心头不悦,弯下薄凉的嘴道,“本来就是!废了一只手就要死要活,整个镇哪家不知道她楚俏整天待在屋里怨天尤人?不过才半年的功夫,就养了那一身横肉?”

    陈继饶怒瞪着她,要不是有外人在场,他早摔门走人了,可今儿是他的婚礼,屋里的楚俏也不知听去了多少。

    他这个二婶只道侄儿媳是个懒的,却没意识到那会儿人还是别家的姑娘,人家爹妈都没说什么,她闹腾个什么劲?

    况且她怎么不想想,要不是人家姑娘救了你家侄儿,她会一蹶不振吗?

    男人忍了又忍,转过挺直的身来,努力挤出一丝笑来,“继饶多谢大家今天赏脸,不过眼下也晚了,俏俏手还没好,这会儿该睡了,还请各位给个面子,请回吧。”

    他虽是笑,但军人的气势摆在那儿,而众人也不带孙英那样坑人,也就笑着各自散了。

    剩下也就自家人还站在门口,陈继饶身高手长,这会儿盯着孙英,勾唇冷笑,“怎么,英婶还要继续呆在这儿听墙根?”

    孙英听了也怒了,但手被陈家长媳刘少梅拉着,“妈,咱回吧!”

    她不拉还不要紧,一拉孙英真就杠上了,“继饶,我是你亲婶子,你爸妈去得早,你说自打你二十岁来了咱家,婶子对你咋样?我可当你是亲儿子那样待着,听墙根怎么了?就算进去看又怎么样?”

    这世上哪还有当婶婶的当面说要看侄儿洞房?

    孙英这脸究竟是有多大?

    不说屋里的楚俏满脸通红,就是陈继饶也羞得耳根通红,干咳一声,正要反驳,却听院子里响起一阵怒喝,“你这婆娘还要不要脸,大晚上瞎嚷嚷什么,还不快过来收桌?”

    说话的正是如今陈家的当家陈猛,陈继饶的二叔,要是放在往日,这老婆娘没羞没臊,他嘴里早骂人了。

    陈猛见孙英过来,脸色缓和稍许,嘴里不饶,又道,“今天是继饶大婚,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毁了阿俏的名声,你面上就好看?”

    孙英被他一数落,却也不觉理亏,撇了撇嘴,硬声道,“谁诋毁她了?我说的是事实,也不看看她肥成什么样了,废了一只手,你是娶她进门有什么用?”

    陈老丈虽原中意的也不是楚俏,但侄儿既然承了她的恩情,如今这婚也成了,和睦相处就是了,“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要是半年前,你求人家当你儿媳妇,人还不愿呢。”

    苜菽镇谁不知道,楚家闺女非但生得好,读书也厉害,是要念大学,出来直接端铁饭碗的,可惜废的正是握笔的右手。

    要说孙英撒泼打滚,谁也不带怕,却是怕自家那口子,陈猛一吼她也不敢闹腾,只好缩着脖子,嘴里还在嘀咕,骂骂咧咧,“哼,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她就是长膘了,那小身板也是不够看的,继饶又是个军人,我看过两日她还受不受得住!”

    这嘴臭哄哄,陈老丈根本没法往下听,气愤地推了面前的碗筷,脸登时就冷下来,“你自个儿收拾吧!”

    说完就往外走,大晚上的,孙英不由多问一句,“你去哪儿啊?”

    “就你那张臭嘴,我怕晚上熏得慌,去地棚里睡!”陈老丈扔下一句话,人已经不见了。

    俩老人不悦地走了,反倒是刘少梅还抱着孩子站在那儿,盯着婚房,眼睛里蕴着妒意。

    陈继饶叹了口气,见刘梅还在,微微侧身,只道,“嫂子也早点回去歇着吧。”

    话音一落,也不多看她一眼,往灶房那儿走去。

    刘少梅望着他厚实的背影,嘴上的笑意还未敛去,满是缱绻,眼望着那微光之下的摇曳的红色窗纸,心里越发不甘。

    抱着孩子回房,见丈夫已经躺着呼呼大睡,刘梅气闷不已,狠力踢了一下桌腿,发现吃苦头的只是她,丈夫仍睡得不可知,干脆把孩子往被面上一放。

    孩子也才五个月,这会儿离了母亲的怀抱,呜呜大哭。

    陈继涛皱着眉,伸出手慢慢抱着儿子来哄,抬头不悦道,“你又在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