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9章:还定情之物

    “我出去收拾一下。”陈继饶心里很不是滋味,垂首,丢下一句简洁的话,一个字也不多说。

    楚俏也没有多说话,只用鼻子嗯了一声,她当然知道陈继饶不爱她,是存着一份愧疚才娶她的,算是报恩,他能做到这般,已经很好了。不过想到厅屋的秋兰,心下还是不由微微发涩。

    没多久,院子里没了动静,楚俏想了想,才过门一天就被婆婆骂得狗血淋头,她再待在屋里,只怕更会惹人嫌,只好拖着受伤的双手,往厅屋走去。

    刘少梅也在厅屋,婆媳俩正围着秋兰嘘寒问暖,气氛很是融洽。

    秋兰几次望着院子那高挑坚实的背影,似乎每多看一眼,心跳就加速一次。本该是她丈夫的男人,却成了那个病秧子的老公,心里越发不干,但眼下她也不敢表露出来。

    正是早饭时候,陈继饶一进厅屋,就见一家子围在一起,而秋兰登时站起,目光灼灼,殷切道,“继饶哥,听猛叔说你一早就下地干活了,快来吃饭吧。”

    陈继饶默不作声,避开她的视线,简言道,“你们先吃,俏俏手不方便,我先给她送一份过去。”

    孙英一听,老大不愿意了,用力放下碗,不悦道,“手断了脚又没废,走几步路会死吗?”

    陈继饶扫了一圈桌面,脸色一沉,有心为妻子说好话,道,“这不是桌小,坐不下么?”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秋兰慌忙离开桌边,眼眶通红,道,“继饶哥,你快叫楚俏过来吧。我吃过了才来的,刚才大嫂拉着我近桌,我这……”

    她直呼楚俏的名字,却是叫刘少梅作大嫂,倒真是新鲜。

    “秋兰你这是什么话?”孙英不高兴道,“你吃你的,有人爱作,由她去!”

    楚俏立在门边,嘴角苦笑,心里说不上滋味,两世为人,看来她始终不称婆婆的意。

    陈继饶本来是饿,被她一说,生生气饱了,扬声问道,“英婶,俏俏到底哪儿得罪你了?”

    秋兰见他怒气横生,更是坐不住,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块折得齐整的绢子来,陪着笑道,“婶子,继饶哥,你俩可千万别因为我吵了,我来是……还个东西就走,还是叫楚俏过来吧,这东西,按理该是她的。”

    楚俏知道那绢子里面是什么东西,前世也是因为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闹得和丈夫离心。要真说起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倒闹得她有多小心眼,救衬得秋兰多体贴多大度。

    秋兰见桌边的陈家人不吭声,垂首一角角一边边地摊开绢子,才见庐山真面目,足见她有多珍惜。

    正如楚俏所知,秋兰要归还的东西,是一支手镯。

    楚俏冷冷看着,秋兰眼里的不舍太过明显,她想忽略都难。

    陈继饶知道这银镯子是陈家祖传的,但不知怎么会到了秋兰手里。他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孙英,见她心虚地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来,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只听秋兰不舍道,“先前婶子托七婶送来的,如今继饶哥也结婚了,现在留在我这儿也不合适,今天也算是完璧归赵了。”

    七婶是苜菽镇出了名的保媒人,撮合过不知多少对夫妻,陈继饶一下听出了其间的弯绕,清俊的面庞一派冷然。

    他一语不发,冷冷地盯着孙英,反倒是陈猛动了肝火,指着孙英大骂,“我说你这婆娘是不是闲得慌了?你托人保媒,问过继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