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10章:你要是还想要簪子,干脆连镯子也别要了!

    陈继涛见父母脸上不悦,扯了妻子一把,不过刘少梅丝毫不给面子,“你拉我干什么?我说错了吗?我这几年给你们陈家生儿育女,一样好东西都没有,却是让一个外人得了,说出去你叫我如何做人?”

    说起来也真是孙英厚此彼薄,图个面子,巴巴求着秋家。

    一向话少的一家之主陈猛拍了一下桌,数落孙英,道,“瞧瞧你这婆婆怎么当的?少梅既然想要,你给她就是了。”

    “可这……”孙英只觉煮熟的鸭子要飞走了,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事怎么就转到刘少梅那儿了,秋兰还云里雾里,又不想给她了,只笑道,“这是给继饶哥媳妇的东西……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刘少梅吵嚷着,“我怎么说也是陈家的长媳,只不过是想要这只镯子,轮得着你一个外人说话吗?还是说你还就惦记着?”

    秋兰被她一噎,满脸涨红,手足无措,带着哭腔道,“大嫂,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

    陈继饶见她俩一个不想给,一个又想要的,总不能掰成两半,他倒也不是在意这镯子值多少钱,但放在秋兰那儿,总是容易落人口舌,况且他也不想和一个没出嫁的姑娘家牵扯不清,道,“秋兰,我婶瞒着我去秋家说亲的事,算我陈继饶欠你一个人情。既然大嫂想要这镯子,你就给她吧。俏俏那份,以后我挣钱买给她就是了。”

    他也是念着楚俏的,秋兰的身份他先前并不知情,但知道了,再拿那镯子塞给她,也怪膈应人的。

    秋兰一听,微微一怔,这男人一向一诺千金,看来是真打算和楚俏过一辈子了。

    陈猛点点头,见楚俏倚在墙边,云淡风轻的样子,倒看不出计较来,心道这孩子也是好的,总不能亏待了她,转而问刘少梅,“继涛媳妇真想要这镯子?”

    刘少梅哪有不点头的道理?“是啊爸,您看我这手上空落落的,戴个镯子好看。”

    陈猛又道,“那这镯子就给你了。”

    他也懒得看刘少梅欣喜若狂的表情,转而又对孙英道,“继饶媳妇那份也少不得,柜子里不是还有一对玉簪吗?你拿出来给阿俏!”

    玉簪,还是一对,那可比银镯子值钱多了。

    刘少梅当即反悔,“爸,我又不想要这镯子了,不如给阿俏吧?我喜欢那对簪子。”

    陈继涛又扯了一把妻子,“你还没完没了了,刚才是谁铁了心要银镯的?”

    刘少梅回嘴,“爸那时候又没说有玉簪。”

    陈猛脸色阴沉得能滴水,喝道,“行了,做人别贪得无厌!你要是还想要簪子,干脆连镯子也别要了!”

    刘少梅生怕鸡飞蛋打,摸着鼻子,心不甘情不愿地缩回丈夫身后。

    陈猛这才扭头叫孙英去拿东西。

    孙英心里那个痛,那簪子本是娘家传给她的,她连大女儿都没舍得给,现在叫她给一个相不中的儿媳,一百个不愿意,可见丈夫的脸色,隐隐藏着暴风雨,气怒地一跺脚,进房去了。

    秋兰暗地里瞥着楚俏,隐约觉得她这以退为进的一招,实在高明,明明什么都不争,但镯子簪子都到手了,哪里像传言中脾气暴躁、没头没脑的女人?

    这一役,她真是落不着半点好处,不过来日方长,最后可还不一定。

    这顿饭,秋兰到底没有吃。

    孙英百般不愿地把玉簪往桌面一推,楚俏面色淡然,倒也没有忸怩地推辞,道了句谢就收下了。

    刘少梅望着那玉白的簪子,眼睛都直了,凉凉道,“哟,刚才推辞着不要我手上这镯子,原来是惦记着更好的。阿俏,咱爸咱妈可真疼你,你可别不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