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14章:怕会给你丢脸

    其实陈继饶没走远,只是见天热,拿了脸盆和皂荚下苜菽河冲凉。他动作利索,洗干净了也没逗留,两三下搓干净衣服也就回来了。

    一听母亲又在找媳妇的茬,浓墨的眉一蹙,走到她面前,问,“英婶又找你麻烦了?”

    “没事。”楚俏许是被数落得多了,也学会当耳边风,倒是见他光着结实的膀子,板寸发梢上还滴着水,不由老脸一红,扭过身去晾衣服。

    她润过水的手很是白净,甚至还清晰看得见水嫩皮肤之下浅藏的血管,他盯了一会儿,竟有种想握住放在怀里的冲动。

    陈继饶干咳两声,按耐下那股冲劲,道,“不是说了等我回来洗?”

    楚俏手微微一愣,很快把衣服搭在竹竿上,心里觉得甜,但又一叹,他这样体贴,等离开那一日,只怕更会劳心劳神。

    陈继饶见她不回话,就直直立在她身后。

    楚俏豁然转身,一下撞入他怀里,鼻息间满是男人身上的皂荚香,不由老脸通红,低着头道,“我这都闲了一天了,再不找点事做,只怕真成废人了。”

    “也不急于这一时,”男人捕捉到她娇羞的姿态,“日后我一忙起来,只怕没空做这些,少不得你累的。”

    日后?这个词于她而言,还真是遥远。

    楚俏苦笑不语,伸手去接他手上的盆子,却被他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眼里透着认真,“手背淤青没消,回去给你再上点药。”

    他说话算数,楚俏才回房没多久,就见他推门进来,从一个军用背包里掏出一瓶化瘀活血的小跌打酒,也没多说,认真地帮她擦药。

    夜里仍是同塌而眠,楚俏虽是重活一世,但到底是新婚,心里总是有些道不明的情愫,一只手搅着衣角。

    陈继饶看出她的紧张,倒没有勉强她,脱掉上身的军绿衬衫,道了句,“早点休息,明天一起去趟镇上。”

    看来他是把二叔的话记在心里了。

    楚俏坐在里侧,闻言翻过身来,见他还穿着一件白色背心,没有露出那令人喷张的胸肌,稍稍松了口气,道,“其实不用花这么多钱,原来的药用着也挺有效果,再去配几副就好了。”

    陈继饶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光是买药,后日就该回门了,总不能空着手去。”

    回门,楚俏记得上一世,正是嫁进陈家第三日,部队上专门请了人,来接他回去。

    她那时一下哭成泪人儿,不愿放人,陈继饶被她闹得没法,只好带她随军去。

    她跟着随军,也是偷懒成日不干活,男人在外训练或者出任务,累死累活还得回来做饭,而她还嫌东嫌西,闲得无聊就和楼上楼下的家属闹,惹得人人对她敬而远之。

    楚俏想想,只觉对不住丈夫,老脸羞得没法见人。兴许她待在乡下,他也不会那么难做吧?

    楚俏又想着家里的一双父母,为她手伤操碎了心,上一世她把楚家弄得臭名昭著,最难做的就是他们了吧?

    女婿回不了门,但她总该回去瞅瞅,好叫父母放心。

    如此一想,楚俏身上也没几个钱,倒是没有拒绝,笑着道,“谢谢你。”

    陈继饶见她低眉顺眼的模样,越发觉得她的性情和传言中不大一样,问,“怎么不愿随军?”

    楚俏虽打定主意,不过真正表态也是对婆婆随口一说,不成想他竟记在心里了。

    她僵了一下身子,眼里泛着透彻,“我这个样子,去了只怕会给你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