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15章:刘少梅的嫉妒

    孙英说话是难听,但也没说错,这半年来,她真活成一个废人,任由身子发胖下去,满脸是油腻的痘印,不修边幅,也怪不得被旁人看轻了去。

    男人心里微微一震,不成想她情愿待在不受婆母待见的家,也不愿拖累他。

    其实,她本心不坏,以前听到的那些传闻怕算不得真,即便是真的,想想她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却因救他而遭受重创,脾气暴躁也是常人之情。

    如此一想,陈继饶也不是纠结的人,看她的目光也柔和许多,打定了主意以后和她好好过,道,“你救了我和战友,没什么丢脸的。”

    楚俏想着上一世,给他带来那么多麻烦,想了想,还是摇头,“我留在家里,也挺好。”

    陈继饶见她坚持,倒没有多说,拉了被单盖住肚子,语气平静道,“早点睡吧。”

    一夜无梦,楚俏难得睡了个安稳觉,醒来得也早。

    早饭后,陈继饶就提出带楚俏上街,陈猛点头,倒是孙英鼻子不是鼻子,道,“继饶,你这次办喜酒可花了不少钱,不省着点以后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刘少梅心里也是酸酸的,冷嗤道,“昨天弟媳可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我还奇怪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原来是有安排。”

    婆婆和她不对盘,楚俏也不气,至于这个大嫂,估计还在为昨天玉簪的事耿耿于怀,那就更气不着了,只道,“大嫂是过来人,也知结婚累人,听说您和大哥刚结婚那会儿,不是中午才起来的吗?”

    刘少梅是未婚先孕,两家人都觉脸丢进了,扯了证后,也没法像陈继饶这次把亲朋好友都请来,大肆操办,就简单办了两桌。

    她心里觉得委屈,但也没法,不过那时候陈家给足了聘礼,陈继涛还有体面的工作。

    最气人的是两桌酒席,陈继涛都能喝醉。那晚又吐又唱,好好的新婚之夜,被他闹得一团糟,把她气得不轻,第二日要不是被他劝着拉出去,她是打算三天不踏出房门一步的了!

    如今被楚俏一提,那些难堪再度涌上心头。

    照楚俏的意思,她起得晚也是情有可原,但比刘少梅,不知好了多少倍。

    刘少梅被堵得难受,不过目光落到楚俏臃肿的身材上,她心里的怒气一扫而光。就算她命好嫁了个好男人又怎么样,凭她那副鬼样子,留不留得住男人还是个未知数!

    陈继饶收拾着碗筷,被孙英一把拉住,瞪眼道,“行了,你一个大男人,整天往灶房钻算个什么事?楚俏过来帮我搭把手。”

    说完还扫向楚俏,生怕她跑了似的。

    楚俏早料到婆婆又要端架子,也不往心里去,挪开凳子就收拾筷子。

    手才伸出来又被男人隔开,孙英一次又一次地针对自家媳妇,他耐着性子,道,“俏俏的手可不稳,待会儿要是碗碎了,您可别怪她!”

    孙英不高兴了,“她要是摔碗,不怪她怪谁?多大的人了,还当是小孩?”

    陈继饶也忍不住火大,“您要是不撒了她的药,她的手能被秋兰踩吗?还用得着到镇上买药吗?再说,结婚花的那三百多块,全是我留攒下来的钱,您心疼个什么劲?我这些年给家里寄的,少说也有五六百吧?”

    孙英一听侄儿竟是打家里钱的主意,不乐意了,“继饶,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家里就不要开销了?”

    刘少梅一听整日哭穷的婆婆还存了那么多钱,不由眼红,自打结婚以后,丈夫的钱可是全进了她的口袋,不过楚俏年纪小,先前也一直在学校里读书,那可就两说了。

    是以,刘少梅酸溜溜道,“妈,您攒了这么多钱,上次阿愚发烧,不是叫您给,就是借您也说没有,说出去只怕让邻舍多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