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32章:搬行李咋还搂搂抱抱的?

    楚俏毕竟初来乍到,陈继饶惦记着她不熟悉,进了大队办公室,填了销假条递上去,也就往干部楼走去。

    这才走到一楼,刚要踏上楼梯,就听一楼四营长孙攀家的那口子道,“虎子他爸,今天跟着杨营长过来的就是陈营长媳妇呀?”

    “嗯,弟妹当初可是也救了我,她刚来也不认识什么人,她年纪轻,往后你多往三楼走动走动。”孙攀低低道。

    孙攀妻子叫刘友兰,捂嘴一笑,“搬行李咋还搂搂抱抱的?”

    孙攀见妻子又准备嚼舌根,严肃道,“继饶是去销假,宗庆帮弟妹搬行李。别瞎说,这可是部队!管好自己嘴巴,不然就回乡下种地去!”

    种地每天日晒雨淋,累得只剩半条命,哪有在部队里带孩子舒服?

    但刘友兰巴着梁羽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要为她鸣一句不平,“哪有瞎说,在干部楼前面,大家伙可都瞧见了,陈营长媳妇险些摔下去,是杨营长拉住她往怀里带的。”

    孙攀显然很不悦了,冷声道,“弟妹走不稳,杨营长那也是好心,瞧被你说成啥样了?我可告诉你,过阵子军演就要开始了,是和南面联合的,队里非常重视,五个营里只抽两个营去。你别关键时刻听那些风言风语,胡乱散播,害得我也被连累!”

    刘友兰一个农村妇女,大字不识,巴着梁羽也是希望搞好“夫人邦交”,最好和他们那些城里人沾点裙带关系。

    至于工作,她可就帮不上丈夫了,听了丈夫的话,连忙噤了声。

    陈继饶默默听完,军帽下磊落的面庞看不出什么情绪,倒是眉头不可捉摸地蹙了蹙,正巧杨宗庆下来了。

    “怎么刚回来又要出去?”陈继饶停下脚步,声音淡然,眉宇间却透着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杨宗庆倒也没瞒着,但家丑不好外扬,简言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回来时弟妹险些摔了,我扶了她一下,正巧梁羽看见了又闹,几句不对付就出来了,省得跟她吵。”

    陈继饶眉心微蹙,“嫂子自小家里优渥,肯跟你来部队,也是想和你好好过日子,男人不就得让着点儿?”

    理是这个理,可一想到梁羽好歹读了不少书,却句句带脏,话里带刺,他也不是生来自虐!

    “行了,你才成婚几日,倒教训起我来了。你快回去吧,弟妹还等着呢,我看她脸色不太对,别是手又疼了。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你别怪她。”他拍了拍陈继饶结实的肩头,复道,“我冷静两天,等梁羽气消了点,再坐下来好好聊聊。”

    陈继饶倒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倒是为了帮他,累得杨宗庆两口子吵架,心里过意不去,“要不要我跟嫂子解释几句,也是怪我,托你帮忙拎行李。”

    杨宗庆无所谓地挠了挠头,“嗨,多大点事。梁羽就那臭脾气,总不能一直惯着!”

    两个身量高挑的男人都是明白事的人,几句说清楚,也不挤在楼道,陈继饶正要上楼,忽闻楼前“轰”的一声,不知是什么东西砸了下来。

    干部楼都住着人,那么大的响动,掉下来的东西怕是不小,这要是砸到了人,谁负的起责?

    陈继饶与杨宗庆一对眼,连忙跑出来,往地上一看,只觉得那被摔成两半的木箱很熟悉,不是楚俏又是谁的?

    陈继饶抬头,楼上的住户有不少人从窗台探头出来,唯独三楼没有,只模糊地看到有一角白色的衣料露出来。

    他默不作声地过去捡起那木箱,扫了一眼地面被砸出来的深坑,侧目对杨宗庆道,“只怕你走不成了,上楼瞧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