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33章:我不会打火

    两人才走到二楼,就见楚俏慌慌张张地从楼上跑下来,也不抬头看人,撞到了人,也只频频鞠躬道歉,“对不起……”

    男人眸子里透着一丝关切,“怎么回事?”

    听到熟悉的声音,楚俏更不敢抬头了。

    而三楼梁羽也走到了楼梯口,自丈夫摔门离家,她越想越气,也不知脑子怎么回事,“腾”一下从屋里出来,蹭蹭跑到三楼,正好陈继饶家里也没锁门,而楚俏正拿着抹布专心致志地擦那破烂的箱子。

    她当即发怒,这女的手不是好好的吗?还要她男人帮忙提东西,还说不是勾引她男人?

    她男人摸过的东西,她竟还当宝贝,真是想得美!

    梁羽火冒三丈,涌动喷薄的血直往脑门上涌,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夺过她手里的木箱就往窗外扔。

    可她一扔就后悔了,此时她真怕楚俏把真相吐出来。

    楚俏记得上一世她初来部队,是陈继饶销了假才拎行李,她跟着杨宗庆回家,正巧撞见梁羽拉扯着丈夫,这两人纠缠不清,她抓到了把柄,哪那么容易罢休?

    于是就怒气冲冲地跑下楼去和梁羽厮打,这才结下梁子。

    梁羽也喜欢陈继饶,这事楚俏心里跟明镜似的,可她空口无凭,梁羽肯定打死不认。

    这一世她有意避开,却没想到事情却反过来了,况且她根本对杨宗庆没意思。

    楚俏心里那个郁闷,心里头乱得很,一时也理不清情绪来,只得支支吾吾道,“就是、箱子掉下去了……”

    男人居高临下地瞟了一眼鸵鸟状的媳妇儿,凝着她身上那件粉底碎花衫,就知道箱子不是她扔的。

    看她方才惊慌失措的样子,想来也是担心砸到了人,好在也没人受伤,他没道理生气,淡淡道了句,“先上楼,我看这箱子没摔出大问题,换一副螺丝应该还能用。”

    他扭头又道,“宗庆,你帮了那么大的忙,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上去一块喝杯清水吧?”

    杨宗庆听出他话里有话,倒没拒绝。

    三人一道上了楼,被梁羽正堵在楼道。

    陈继饶扫了一眼她身上亮色的白色睡衣,心里一下明白过来了,扭过头去不再看第二眼。

    杨宗庆不自在地干咳了一声,脱掉他的军装外套盖在她身上,不悦道,“你穿着睡衣就瞎跑出来干什么?”

    陈继饶充耳不闻,率先进了屋,把木箱往卧房里放,被楚俏打断,“我想住西屋,东西已经放好了。”

    男人也没反对,清俊的脸上仍旧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地放了进去。

    原来他们没睡一屋,梁羽心里一下亮堂了。

    心道,她就说嘛,就楚俏那土里土气的傻样儿,还肥成那吨位,谁看得上?

    也就仗着恩情求别人娶她!

    梁羽难得没有顶丈夫的嘴,而且还乖乖地听了他的话,跟着他进了屋。

    陈继饶从西屋出来,又进厨房一看,见水壶里的水满上了,但没烧,猜这姑娘肯定不会用灶具。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楚俏就站在门口,双手抠着指甲,道,“我不会打火。”

    梁羽听了,又是一乐,一个农村来的女人,手废了,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不说,还挣不到一分钱,就连火都不会点,还指望丈夫伺候着。

    这样不会过日子的女人,要来干什么?

    不过两个月,非得离婚不可!

    “没关系,有空了我教你。”陈继饶倒不再说什么,低头把火点着,又蹲下身找出三个军用口盅,正要清洗。

    楚俏猜他肯定嫌弃死自己了,洗口盅这活儿她还是做得了的,连忙说,“我来洗吧,你去客厅和他们说说话,我、刚来、不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