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34章:我代俏俏向你道歉,还请你见谅

    这姑娘把低着头,再不做点事只怕,估计想要钻地了,陈继饶眉目含笑,于是把杯子递给了她。

    他转身去了客厅,坐下来,腰身笔直,淡淡扫了眼这对别扭的夫妻,这才沉稳道,“说起来也是我考虑不周。俏俏刚来,对周遭不熟悉,也是她年纪小,心性不稳,宗庆好心帮她,反倒累得被嫂子误会。”

    杨宗庆与他也是过命的交情,好几次出任务,都是陈继饶出手相救。他也清楚,他的这个兄弟性子寡淡,话少,今天为了他们夫妻,把人请到家里头,做到这份上,他总是要领情的。

    “继饶,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弟妹当初救的可不止你一个,帮这点忙算什么?”

    陈继饶淡淡一笑,深邃的眸子转过去凝着梁羽,道,“嫂子来串门我也不在场,也不知俏俏说了什么,她要是惹了你不高兴,我代俏俏向你道歉,还请你见谅。”

    楚俏关掉水龙头,站在厨房门口,听了男人的话,很不是滋味。他虽是一副当她是自家人的姿态,可他怎么不问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梁羽一进门,一句话不说就扔了她的箱子,比起孙英扔她的草药,更叫人不是滋味!

    她心里不是不委屈的啊。

    陈继饶姿态摆得够低了,再说下去,只怕梁羽快内疚起来了,她连忙摆手,温柔再温柔道,“弟妹她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陈营长不必代她向我道歉。”

    “既然如此,”陈继饶眼瞥见躲在角落那儿失魂落魄的姑娘,话头一转,“既然这样,还请嫂子向俏俏道歉!”

    他语气仍是淡淡的,但却透着一抹威势,梁羽一听就愣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继饶眸子隐隐蕴着冷意,微眯着眼,道,“既然俏俏没说什么失礼的话,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嫂子就扔了她的东西,难道你不该为自己贸然的行为道歉?”

    “可她、”梁羽心知从陈继饶的话里挖不到漏洞,索性摊开了说,“我说陈营长,难道你的新婚妻子对我丈夫投怀送抱,你当真不介意?”

    杨宗庆听她没完没了,刚被陈继饶劝说,本来打算回家跟她好声好气地谈的,这一下火气又上来了,“我说你这女人、这事儿是不是没法儿翻篇儿了?我都说了那是意外,你好端端地把人家箱子砸了,道个歉怎么了?”

    梁羽看也不看他,不肯放过陈继饶任何一丝的神色,“这事你别管,我只问他!”

    陈继饶倒也不急着回答,而是起身,长腿迈过去接过楚俏手里的口盅,又进厨房端着水壶出来,给他们沏了茶,才道,“如果俏俏真是对我的好兄弟投怀送抱,我当然介意!只是事情已经说开了,我相信俏俏和宗庆都不会!”

    合着刚才他的话都是为了让她道歉做铺垫?

    梁羽盛怒,这个男人有多倨傲有多寡淡她是领教过的,可偏偏为一个楚俏,他竟要她道歉!

    当时屋里也只她和楚俏在,凭什么他就认定是她?

    难道就没有楚俏心虚而反咬她一口的可能吗?

    梁羽这么一想,竟也这么说出了口,“凭什么要我道歉?分明是她对我男人投怀送抱,见我上门讨要说法就心虚了,这才想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来掩人耳目!农村来的就是有心机!”

    这话说得也忒难听了,楚俏一心不愿多争,可被梁羽欺负到这份上,也火冒三丈,反唇相讥,“嫂子不会以为我的手废了,连带脑子也残了?嫂子是城里人,兴许不懂我们乡下人日子过得紧巴。我也只这么一个箱子,为了面子就把它给摔了,多不值当?我要真心虚,直接把嫂子身上的睡衣给扒了,然后装作手伤复发了,多省事?”

    梁羽一听,气得七窍生烟,扭头对杨宗庆道,“宗庆,看清楚了吗?她还想扒我睡衣呢?没想到你这么恶毒,真是没有半点军人家属的觉悟!”

    合着她就以为她素质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