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36章:要是我的手这辈子都好不了了呢?

    杨宗庆心头沉冷,想到以后面对好兄弟不知有多难为情,也不管梁羽走不走,率先踏出门槛,直往办公室走去!

    梁羽偷偷瞄了陈继饶一眼,见他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吃不准这不动声色的男人心里怎么想她。

    陈继饶嘴上不说什么,但总觉梁羽站在门口,心里很不舒服,赶人的话还是他说比较合适,于是他走到那木箱前,蹲下颀长的身躯,看叶不看她一眼,声音不起半点波折,“天色也晚了,嫂子还是请回吧。”

    说完又扭头对立在厨房门口的楚俏道,“去阳台拿过钳子和扳手过来,就放在角落的小铁箱。”

    人家小两口处得和乐,反观她,自家男人一句话也不说,闷头就走,这叫什么事儿?

    分明是她赢了,可梁羽觉得心里头却是空落落,此时经陈继饶,只觉万分尴尬。

    她扫了一眼神色淡然的楚俏,见她明明她吃了亏,可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甘心。她备好了仗势跑来,却仿佛打在软绵绵的棉花上,此时也只好顺着台阶走,追着出门道,“哎宗庆你等等我呀!”

    楚俏递了扳手过来,摸着袖子道,“我只找到了这个。”

    见他接过没说什么,又去关了门,踱步到他跟前,刚才她一时气盛,竟忘了陈继饶也在场,他该不会以为她太泼辣?两人独处了好一会儿,却也不见他说她半句不是,楚俏心里吃不准他是怎么想的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就是真实的她,藏着掖着,也总会暴露,何必呢?

    犹豫几分,她开口问,“你、可以先教我怎么打火吗?”

    这样,等他把箱子修好,正好可以洗澡。

    陈继饶站直身,高出楚俏许多,屋里也就一盏灯,昏暗的光线被男人遮住了大半,看着规规矩矩立在那儿的姑娘,只觉得好笑,方才他还是头一回见她露出利爪,声音沉稳道,“听说你不会做饭?”

    楚俏一下臊红了脸,但也不得不承认,不自在道,“嗯。”

    说起来,读书也不是借口,生在斯长在斯,不会做饭确是说不过去,她生怕遭丈夫嫌弃,慌忙仰起头道,“那个、回去我跟我妈好好学,我知道很多好吃的菜谱。”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是愿意跟自个好好过日子?

    男人眼里晕着一丝暖意,难得伸手抚了下她清亮的发丝,他一贯寡言,也没说什么,转身迈开步子往厨房走去,见她不动,停下脚步,道,“不是要学怎么打火吗?”

    楚俏犹在抱脸懊恼,闻言,慌忙抬头,狗腿地跑过去。

    打火其实也简单,楚俏人不笨,看他打了两次,火苗“蹭”地一下冒出来,火势比烧柴容易控制,开始手还抖着,多打几次也就会了。

    陈继饶见她在那儿专心地倒弄,倒像是丝毫不受方才梁羽的影响,抱胸倚在门边,淡笑道,“恰好我的厨艺还凑合,咱们别麻烦岳母。”

    楚俏扭头望着他,清亮的眸里透着好奇,“你会烧菜?”

    陈继饶简言,“会一些家常菜,这是军人基本的生存技能。”

    楚俏这下更没脸见人了,头埋得老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看来心里还是在意的。

    陈继饶往前跨了一步,胸口抵着她的脑袋,伸出大掌抬起她小小的脑袋,忽而有种异样微妙的感觉,他怎么越发感觉不是在养媳妇而是养小孩?

    半年来这姑娘确是养得圆润了点,不过美人胚子底子还在,看了两天他竟也鬼使神差般的觉得顺眼了,男人眼神黯了黯,“这两日刚回来会有些忙,得空了再教你,你只管安心养伤,别想太多。”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只手……

    楚俏黯然,不知怎的,忽而问道,“那要是我的手这辈子都好不了了呢?”

    如花的年纪毁了手,对她的确残忍,陈继饶叹了口气,“你放心,我总归会顾着你的。你的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去治,治不好我养着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