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48章:毕竟阴险的罪名我担不起!

    心里虽然早就知道,不过亲耳听到,一颗心越发泛凉,原以为是她上一世怪癖刁蛮,才惹了别人嫌弃,这一世她每一步有得战战兢兢,可还是有人来找麻烦。

    她不怒反笑,本来还打算给梁羽和刘友兰留点面子,可这回是她俩非要往死里作,那就怪不得她了。

    屋外还围着好几个人,楚俏就立在楼梯口,扬声道,“昨晚嫂子一句话没说,就扔了我的箱子,嫂子生气也是情有可原,不过我以为,事情既然说开了,也就算过去了。嫂子大可当着我的面说出来,我究竟哪里不本分了?”

    昨晚闹得动静挺大,早上还有不少人过问,陈继饶也只轻描淡写,大家伙都好奇到底怎么回事,原还揣测是楚俏故意为之,却没想到梁羽不依不饶。

    梁羽拉开门,见外头挤着不少人,只觉脑袋“轰”地炸开了,脸上极为难看,“我有说什么吗?”

    楚俏不愿多说,面上清清冷冷,只道,“是没说什么,毕竟阴险的罪名我担不起!那么”

    她走进屋里,盯着刘友兰,问,“嫂子不问原委,单凭昨晚的事儿,就认定是我教唆虎子?”

    刘友兰一时尴尬,也不知她在外头听了多少,只道,“我也没说是你挑唆,只不过……”

    “只不过您中途回了一趟家,给燕子换尿布?”楚俏心里也分外不是滋味,刘友兰分明只坐了一会儿就匆匆离开了,撒谎都不打草稿,真当她是傻子吗?

    刘友兰一时无话,扭头向梁羽求救,梁羽会意,道,“嫂子也没说你什么,弟妹何必一来就这么咄咄逼人?”

    刘友兰话里话外,哪一句不是针对她,这还叫没说什么?

    真要等唾沫把她淹死了,才甘心是吗?

    楚俏不答反问,“嫂子也觉得我咄咄逼人?”

    刘友兰心里被她的话吓得心里犯怵,心道,这个楚俏嘴皮子还不是一般的厉害,难怪昨晚梁羽会落了下风,可眼下已是进退不得,她只得死撑,“我不知道弟妹在说啥?”

    “好。那我就说些嫂子知道的,嫂子觉得我挑唆虎子,图什么?还有,你说虎子在我家吃纸糖,你尽管去搜,但凡搜出半张糖纸,我当着你们的面把那糖纸吞下去!”

    刘友兰这回抓到了话柄,她心里有底,只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把糖纸藏起来了!”

    真不知她如此包庇儿子,是溺爱还是没脑子。

    楚俏一听,只觉心头苦涩,不由眼眶泛红。目光触及身边冷眼旁观的丈夫,心里更不是滋味。

    陈继饶听她把话说得信誓旦旦,看样子不像撒谎,他本来就不信梁羽的话,于是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把朱丽嫂子也请来,大家坐在一起把事情说清楚,要真是俏俏的错,我们夫妻一定会向嫂子道歉,虎子赊的账我也一并还了。”

    他先把姿态放低,虎子要真只赊了这一回,兴许真是受楚俏挑唆了,可要是个惯犯,那可得另说了。

    楚俏立刻回悟,她记得上一世,虎子后来接连赊了好几回,连带着前头的账也翻出来,这才知她被冤枉了。

    那时她已是臭名昭著,得理不饶人,又跑到孙攀家吵得鸡飞狗跳,闹得人家半点愧疚都没了。

    她扭头望向陈继饶,没想到他会出手帮她,真是又惊又喜。

    刘友兰这才想起,虎子前头还欠了两块多钱,一时心急如焚。平日里虎子也会管不住嘴,偷拿她的碎钱去买零嘴,有时多吃了一两毛,也是她偷偷拿钱补上。

    要是真被翻出来,虎子非得被他爹扒了一层皮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