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53章:会不会太麻烦弟妹了?

    话题转到孙虎身上,刘友兰自然在意,低下头盯着儿子,只见脸上脏兮兮的孙虎,把眼泪一抹,污渍和在一块,别提有多可怜,“妈,你在跟爸说说情吧,俺不想回老家!”

    刘友兰想想又是心里揪得慌,哪家的孩子不调皮,打也打了,还罚这么狠!老孙还真下得了手!

    不过毕竟是丈夫,刘友兰不敢过多埋汰,心里倒怨起也是梁羽出了馊主意,只是她是城里的人上人,她不好说什么,只好抿着嘴,默默地抱着儿子。

    梁羽见状,只好好生安抚她,“嫂子,你别怨我昨儿没帮你,你也瞧见了,要不是楚俏突然跑下来,咱俩指不定就把事儿跟你男人掰扯清楚了。”

    刘友兰一想,事情的确是在楚俏来了之后出现反转了,可眼下也是改变不了了,她心里一叹,泄气道,“这件事算是过去了,弟妹也别怪谁,到底是我没把虎子教好。弟妹的车来了。”

    梁羽见她竟没说楚俏半句不是,心有不甘地侧身,忽而脑光一闪,想拉住虎子的手,但见他的手脏兮兮的,又忍住了,道,“要不嫂子和虎子就坐我家的车吧?反正就我一人坐,宽敞得很。”

    刘友兰听了心里犹豫,要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瞧着那辆锃亮奢华的豪车,不由好奇梁羽家该是有多阔气。

    但她转念一想,昨儿自家男人还嘱咐别跟梁羽走太近,今天就坐她的车,会不会显得她太巴结人了?

    梁羽见她犹豫不决,只好蹲下身对虎子道,“虎子,不如就坐婶婶的车吧?那客车又脏又臭,大热天挤在一块,还不把人给蒸熟了?”

    孙虎这时也止住了泪,孩子生性纯真,又好奇,于是拉着母亲的衣角,道,“妈,我想搭婶婶的车。”

    刘友兰本就心疼儿子被发落回家,儿子眼下也就这么个小要求,她想了想,一咬牙,望着梁羽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弟妹了?”

    梁羽一听就知她松口了,连忙摆摆手,“这有啥的,宗庆常跟我说,楼上楼下的自然要多照应。”

    “不过……”刘友兰犹豫,“燕子还在屋里睡着呢?我只能送虎子到这儿,俺家老孙托了那老乡直接找客车来接人,我怕到了车站,认不得人。”

    梁羽一听,只笑她没见过世面,“我当是什么,嫂子只管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一定会亲自把虎子送到火车站,等你那老乡来了再走。”

    刘友兰心里一松,抚着心口,总算是笑了,“那就多谢弟妹了,虎子还小,要说搭客车我还不放心呢。”

    楚俏立在那儿,隐约听见梁羽要送虎子,不由担心起来,她记得上一世,梁羽最后和刘友兰闹掰了就是为了这事,梁羽送了虎子去火车站,但又急着去上班,压根没等孙攀的老乡来就走了。虎子才五岁,人生地不熟,就被人贩子拐走了。

    为了这事,孙攀找杨宗庆狠狠干了一架,双双被处分,而杨宗庆也铁了心要跟梁羽离婚,梁羽不甘心,闹得鸡飞狗跳。

    梁羽和刘友兰有没有闹僵她根本不在意,可虎子是无辜的。

    她越想越是心惊肉跳,可眼下她也深知,刘友兰心里肯定还记恨她,说什么她都不会信。

    楚俏心急如焚,突然有了主意,溜进去找朱丽要了纸和笔,抄了张写了孙攀大名和办公室电话的纸条,火急火燎地塞进兜里的一瓶化瘀跌打酒的盒子里。

    眼看孙虎就坐进车里,她连忙小跑过去,面红耳赤道,“等一下。”

    刘友兰扭头一看是楚俏,果然没好脸色,楚俏只好努力忽略她眼里的厌弃,拿出兜里的药瓶,温和一笑,“嫂子,听说昨晚虎子被孙营长打得不轻,我这儿正好有一盒活血的跌打酒,专门从老家拿来治手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