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55章:看来是记恨上了

    楚俏恍然回悟,抬头问,“怎么了?”

    “这上头只用中文写了部队的地址,但没写是哪一楼,不知道嫂子认得吗?”萧央一笑就露出他的大白牙来。

    楚俏指着上头的英文,点头道,“要送上三楼B座。”

    这话一出,众人讶然,心道陈营长可真是娶到了宝,自然也要有人不信的,“真的假的?那不正是弟妹对面的空房?某些人不会是起了贪念,看不懂也胡诌,想吞了包裹里的东西吧?”

    朱丽一听,说话的正是蓝花,她和刘友兰走得近,怕是想给楚俏一个下马威,好替刘友兰报仇吧?

    还真是眼皮子浅!

    这事朱丽可从不认为楚俏错了,有心维护,话说得滴水不漏,“我说呢,前两天还听我家那口子哝起,副队长去了支部,位置空了好几个月,也不见上面有啥安排。这不,人没到,行李倒来了。”

    要说整个部队,消息最灵通的怕就是朱丽,她每日看惯人来人往,打听到的事儿也十有八九。

    大家伙也多是信了,都叹楚俏厉害,连英文都看得懂,而蓝花的脸色则苍白一片。

    这时萧央又挠头了,“那人还没来,屋子又锁着进不去,要不,这包裹就先放在嫂子家?”

    楚俏不知这萧央是脑子转不过来还是有意为之,蓝花才阴阳怪气地暗指她有意吞掉包裹里的东西,萧央竟还想放在她家里头!

    她实在不敢苟同,摇头道,“我看还是放嫂子这儿吧,等人来了,直接到这儿来领,大家伙瞧着好有个见证,也省得我担罪名。”

    朱丽却不以为然,“弟妹心好,嫂子我是晓得的。不过,那么大一个包裹,我这儿人来人往,可不安全。还是放你那儿好,等人来了,把包裹往对面一送,多方便呀。大家伙要是问起,人家还能不说实话?”

    她说得倒是没错,毕竟那位高干子弟是要当副队长的,思想觉悟怕也不差,既然承了楚俏的情,哪有不道谢反而诋毁她的道理?

    萧央一听,连忙附和,“就是就是,这都送到楼前了,也不差这几步!”

    干部楼里的人也多是淳朴之人,纷纷应声。

    楚俏见他们坚持,只好松口,“那行,那就劳烦萧排长多走几步了。”

    “这有啥!”萧央甩甩手,不过起势还有些困难,楚俏见状,上前一步问,“我来搭把手吧?”

    萧央瞧着搭在包裹上那只白白嫩嫩的手,和他们操练得又黑又粗糙的手好看多了,心里又是一阵躁动。

    他咧开嘴笑,“不用,嫂子的手还没好,在前头开门就成!”

    楚俏只好松开,走在前为他开门。

    她扫了一圈,客厅不大,堆着大包裹,到时有人来了也不好看,而男人的主卧,她也不好进去。想了想,她还是打开西屋,“快放里头吧。”

    包裹就放在书架边,一侧又摆着一张小床,转个身都难,却也不见嫂子皱一下眉。

    萧央累得满头大汗,一边喘息一边打量屋子,只见周遭收拾得很干净,薄被也叠成方块,快赶上他们当兵的了。

    看来男人还是成家的好,虽说以前营长家也干净整洁,不过,与其说洁净,倒不如说没啥东西,哪有嫂子规整得好。

    若是他也讨到像嫂子这样贤惠的媳妇,即使不好看,他也是满意的吧?

    萧央目光闪了闪,不敢深想。

    这是她的寝居,如今立着个外男,终究是不好,楚俏不自在地拉开门,笑道,“看你都累出一身汗,我去给你拧个毛巾,擦擦汗吧?”

    萧央脸一滞,随即转身,扬声道,“嫂子不用客气了。”

    不过见她人已走出屋子,不由一笑。

    楚俏拿了条惯常不用的毛巾,洗干净拧干递给萧央,正巧门锁一转,陈继饶默不作声地立在那儿,瞧见的正是萧央一脸欣喜地接过毛巾的一幕。

    “你回来了?”楚俏微微一愣,越过萧央,见男人磊落的面庞一派漠然,不知他心里所想,只好自顾说道,“萧排长领了一个包裹,是对面那户没来的人家的,我就叫他放咱家了。”

    “嗯,”是他叫萧央扛过来的,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她竟然同意把包裹放家里头,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他把手上的东西放到厨房,忽而又问,“你今天去跑步了?”

    楚俏一愣,不知他怎么知道的,不过闻着她身上的汗味,她一囧,等会儿非得擦擦不可,于是微微一笑,说,“嗯,我想减肥。”

    男人没说什么,扭头对萧央道,“留在家里吃饭吧。”

    他没说支持也没说不支持,楚俏倒没生气,要是没触到他的底线,他对她还是很包容的!

    饭后,男人和萧央一道走了,临走前萧央又说了句,“嫂子,往后家里要是有啥搬不动的,只管叫俺。”

    目光扫过陈继饶,只见他眉头一皱,楚俏一脸黑线。

    上午她没什么事,也就是把阳台打扫干净,铺上一层蛇皮袋,而后把摘好的豆角平铺上去,好晒干了囤起来。

    弄完之后,她又见窗子那儿空落落的,想着来时她还拿了两块青色的碎花布,本来是娘家送来给她裁衣裳的,不过她已经有两身新衣了,等瘦下来,以前发下来的校服还穿的进,倒也不缺。

    不过,男人似乎中午饭后有小憩一会儿的习惯。她记得主卧里头的窗子大,午间太阳又烈,很刺眼。

    楚俏想着,这块碎花布可以拿来做窗帘,如果剩下的碎布足够,还可以缝起来在西屋也挂一面帘子。

    主卧没锁,她探着脑袋进去,屋里充满着阳刚之气,竟叫她一时恍惚。

    楚俏慌忙甩甩头,拉过椅子,拿布尺量好尺寸,不敢停留。

    把布裁好,她记得朱丽就有一台租人的缝纫机。

    她正好跟供销社的老裁缝学过,于是,她抱着裁好的棉布下楼,经过一楼,透过纱窗,见刘友兰正抱着孩子喂奶,一脸的失魂落魄。

    刘友兰听到动静,扭过头,见是楚俏,一句话也没说,当着她的面就把门给关上了。

    看来是真记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