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56章:我还真怕你不来呢

    楚俏也不想跟她打交道,心里虽堵得慌,但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向朱丽说明来意,她答应得很爽快,道,“正好缝纫机空着,弟妹要用只管来。”

    “那就多谢嫂子了,”她笑问,“那租金就照旧,一次一块?”

    没想到她都问清楚了,朱丽笑道,“不用不用,不过一块布,又是做成窗帘的,用得了多少针线?不瞒你说,这楼里谁来不是攒着一年半载的旧衣服来,也就弟妹实诚。”

    要不怎么说朱丽会做人?她为人也实在友善,不计较得失,楚俏又怎好欠人情,只道,“嫂子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听继饶说了,老早就是这样算钱的,坏了可不好。”

    这个弟妹瞧着和善,但骨子里和谁都拎得清,倒是难得,不过她有意无意地疏离,在这干部楼,怕是不好过。

    朱丽也就笑着由她了。

    布是她一早就裁好了的,缝起来倒不费劲,楚俏又把剩下的碎步收了边,减少了痕迹,而且每块碎布也对称,倒不显得难看。

    她许久没有动手,生疏了不少,不过总体还过得去。

    楚俏说话算数,真的掏出一块钱递给朱丽,见她没收,她只好作势生气,“嫂子要是不收,下次我可不敢来了。”

    说着往她钱柜里一塞,朱丽拗不过她,也就没推辞,扫了一眼她手上的窗帘,道,“弟妹的手还真巧,要是没受伤,只怕缝得更直吧?”

    楚俏眼神一暗,收边讲究手要定,不然缝线容易歪。她的手抖得厉害,尽力绷直来还是有偏差。

    这只手,到底做什么都会有影响!

    朱丽不觉有它,低着头仔细一想,摸着下巴倒,“陈营长以前一个人住时,那屋子干净是没得说的,不过就是有些寡味,弟妹这窗布一挂,倒显得有人气。”

    “我还想饭桌上也铺一面,可以没有布了,而且这布是棉的,吸油,怕洗不干净。”楚俏存了心思要把屋子改造一下,就是发愁找不到好料子。

    和朱丽说,也算她问对了人,“还真是巧了,前天儿才进了一批油纸,颜色比以前的好看多了,我记得还真有一块淡青色的,不过不是碎花,上面描的是青瓷。哦,对了,这儿还剩下一套碎花沙发垫,弟妹要不要也瞧一瞧?”

    楚俏求之不得,同一个色系,不同花色,也不会显得单调。

    她一口气买了三块桌布和一套沙发垫,回家就铺上,又忙着把窗布挂上。

    这一倒腾,也快到中午了。

    楚俏又去阳台把豆角翻了个面,回屋正准备煮饭,忽然门就响了。

    楚俏去开门,只见门口正站着个是八九岁的大头兵,还没说话,脸就先红了。

    她只觉好笑,问,“有事吗?”

    “报告嫂子,我是值班守门的赵强,外面来了一男一女,说是找您的!”

    楚俏被他讶然而起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心魂甫定。

    一男一女?如果她没记错,那说的应该是张淑傲和秋云一起来给她松球的吧?

    不过上一世,来的只有张淑傲,秋云没来。

    她怎么会来?

    楚俏记得,她一听是来送书的,又勾起她心底的痛,直气得连人都不见,还是陈继饶把人迎进屋,她大为光火,跟男人大吵大闹,还把人轰出去了!

    这一世,她可不能那么冲动了!

    正想着,她激动地抓住赵强的手,高兴道,“一定是家里头来人了,你等我一会儿,我跟你一起出去。”

    赵强结实的胳膊被她抓着,脸更红了,低着头,舔了舔嘴唇。

    真是张淑傲和秋云来了。

    远远地,张淑傲仍是清瘦高挑的模样,鼻梁上挂着斯文的眼镜,一身青衫黑裤,立在艳阳之下,一瞧就是读书人;而立在一侧的秋云,一张瓜子脸,清丽文秀,脸色白嫩如奶油般,似乎能滴出水来,双眸流动,秀眉纤长,两颊晕红。

    两人容貌生得好,随便一站就是一处绝佳的风景,书也念得好,家世相当,说起来还真是般配。

    而反观自己,早早成了婚,跟着丈夫来了部队,处处不得人心,还累得男人腾出空来照顾她。

    楚俏心里一叹,心道人比人还真是没法儿比,也只有把眼下的日子过好,努力朝前看了。

    她理了理身上的衣衫,脸上挤出笑来,而张淑傲已迎了上来,“楚俏,我还真怕你不来呢。”

    自上次在街上遇见楚俏,他回校后仔细琢磨了一通,深觉他的反应刺伤了楚俏。

    这个他用了整个高中思慕的女孩子,也是心好才伤了手,以致自暴自弃,任由着爆肥了。不过他并非无脑之人,楚俏的底子摆在那儿,他是见过她明眸皓齿那会儿的清婉的。

    那时这姑娘只顾着念书,旁的不想,听说有不少人私底下给她递过情书,她也不告诉老师,瞧也不瞧一眼就全撕了,对表白之人,也是敬谢不敏。彼时,他多庆幸没有贸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