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57章:秋兰来了

    他想过了,他要是能让她重拾信心,把手养好了,再把身体减苗条了。她年纪还小,再上学也是有可能的,而他家也不缺这点钱,到时她还不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不过眼下难就难在,他来迟了一步,楚俏已经成婚了,所嫁之人还是个年纪大她那么多的军人,说不定已经结合在一起了。

    张淑傲一想到这儿心里就堵得慌,但还是抱了万分之一的希望,迫不及待地想来一探究竟。

    不过到底男女有别,他探访无名,于是就想到秋云。

    秋云也是镇里为数不多的高中生,还和楚俏是同班同学,叫她来,最合适不过。

    不过瞧着她娉婷地立在那儿,神色倒不见有多欢喜。

    “怎么会?”楚俏淡笑,明眸顾盼,“你和秋云好心还看我,我不来,也太不识好歹了。”

    张淑傲面上一喜,抓着她的手腕,问道,“那你不生我的气了?”

    这一幕看在秋云眼里,心里别提有多别扭。

    楚俏虽不大喜欢她,但她已经成婚,到底是要避开,于是不着痕迹地把手抽回来,拉着秋云,问,“谢谢你来看我,邱老师还好吗?”

    邱老师是她们的班主任,教英语的,为人和善,简直把楚俏当成女儿,听说她受伤,还特意赶来探望过,并一叹再叹,直说可惜了好苗子。

    秋云见张淑傲总算把目光放在她身上,特意撩了下头发丝,笑道,“挺好的,她还在班上念了你好几次呢,我这次来,邱老师还特意叫我转告你,即使不在学校了,也别忘了学习,思想也要进步。”

    楚俏默默听着,只觉心头一酸,她真是辜负了邱老师。

    张淑傲见她有意避开他,心里一凛,不过见楚俏认真听着秋云的慢声细语,也不好说什么。

    “咱班长还想组织大家去医院看你呢,但那会儿正好是寒假,没法聚齐,等回到学校,你又回家了,只好作罢。”秋云眼角一扫,又见张淑傲只盯着楚俏看,心里越发难受。瞧着楚俏敦厚的身子,她真想不明白淑傲哥到底看上楚俏哪一点!

    论家世、相貌、学业,如今她哪一样比不上楚俏?

    如是一想,她心口闷得慌,也没了继续往下说的兴头,盯着她泛红的眼眶,假意关切道,“楚俏,你没事吧?”

    楚俏连忙抽回思绪,别过脸,满是歉意道,“没事,这儿人来人往,快别站着了,上楼再说吧?”

    张淑傲本来还想安慰她几句,不过经她一提醒,只好作罢。

    秋云犹在自责,“都怪我,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

    “不关你的事。”楚俏出言安慰她,本来也是她问起的,她只是想到上一世,结婚后就一次也没去探望过邱老师,说起来也是她不上心。

    张淑傲和秋云是骑着单车来的,箱子就绑在车座上,倒也不必费力去搬。楚俏初来时就在食堂露了面,值班的新兵也认得她,签了字,就可以放行了。

    进了屋,还是张淑傲扛着箱子,书房就是西屋,有了萧央的先例,楚俏不敢再放他进去,于是指着角落道,“就放这儿吧,辛苦你了。”

    张淑傲到底是文弱书生,比不得萧央,喘着粗气,道,“还是放书房吧?放这儿碍地方。”

    “不用,待会儿我叫继饶帮忙。”楚俏拒绝道。

    张淑傲却是别有用心,摆手道,“都到屋里了,也不差这两步,也省得他出手。书房是哪一间,这箱子沉得很。”

    楚俏拗不过他,只好打开西屋的门。

    张淑傲放下箱子,还想帮她把书归置,楚俏只觉头皮发麻,慌忙摁住箱子,道,“淑傲哥,你可别忙了,不然我真不好意思,下回不敢迎你进门了。”

    他这才作罢,快速地扫了一圈这屋子,见床上只有一只军绿色的枕头,眼里一时尽染喜色,面上却不好表露出来,于是只好佯装欣赏挂在墙面的窗布,轻描淡写的青色碎花,倒有几分写意,他不由笑问,“这是你的手笔吧?”

    陈继饶军阶是高,可惜是个大老粗,哪会想到侍弄这些小清新小文艺?

    楚俏点头,“刚挂上去的呢,客厅的桌布也是,要不你也去瞧瞧。”

    这丫头,倒是会转移话题,张淑傲摇头失笑,也悟到她话里的意思。

    两人回到客厅,楚俏倒了茶水,笑道,“你俩先坐着,我去做饭。”

    秋云早对两人在西屋里的拉拉扯扯耿耿于怀,难得有了表现的机会,于是一边挽起袖子一边道,“楚俏,你忘了由此咱们班秋游,你差点把锅给烧成铁水啦?要不我来帮忙吧?”

    当面被拆穿,楚俏面上一赧,笑得勉强,“那什么,我先煮饭,等会儿继饶就回来了。”

    张淑傲听她提了两回陈继饶,心下颇为不畅,有心为她解围,“秋云,你等一下再去帮忙可以吗?我有话对你说。”

    秋云当真以为他有什么私密的话要跟她讲,小鸡啄米般点头。

    张淑傲见楚俏钻进厨房,这才扭头对她道,“秋云,咱们第一次上门做客,为了搬箱子也没买点水果,我刚才看了,这栋楼前面不远就有一家小店,我这儿有两块钱,你帮忙买点上来,行吗?”

    他想着,总不好叫秋云一个女孩子掏钱,但秋云又是读过书的,要是有被轻贱的想法就不好了。这样一个出钱一个出力,也说得过去。

    秋云一听,心里不是不失落,毕竟她下楼之后,就剩他和楚俏共处一室了,但又怕他觉得她刻薄,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下楼去了。

    殊不知,在楼道里恰好遇见陈继饶,而他的身后,竟还跟着她的堂姐秋兰。

    秋云一下喜出望外,惊讶出声,“姐,你咋来啦?”

    秋兰一抬头,也是喜不自胜,一下越过陈继饶,姐妹俩抱在一团,在楼道里又呼又叫,甚至还惹来二楼的家属开门围观。

    秋兰这才有所收敛,“我这不是想在市里找工作,没地儿住,来投靠继饶哥来了嘛。你咋也来了?”

    有了堂姐在,秋云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我来给楚俏送书。”

    说着又转过脸去跟陈继饶打招呼,“继饶哥,你好,我是楚俏的高中同学,也是秋兰姐的堂妹。”

    说话间,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跟前的男人,长得真是高挑,楚俏顶多也只到他的肩头吧?相貌也不差,不过瞧着就是一副孔武有力的凶悍相,即便不说话,气势也骇人。

    没想到楚俏喜欢这样儿的。

    她不由冷笑,他也只配当兵,等到了退伍的年纪,被分配到地方,不过像他这种没读过书的,也只能回家种地。

    男人倒由着她打量,落拓的面容仍旧是一派淡漠,随意扫了她一眼,微微勾了一下唇,道,“你好。”

    秋兰听秋云提过,楚俏的课本笔记详实,重点突出。她刚一拿到就爱不释手,足足花了一个月才把笔记搬到她的书里,但里面优美的字体,就算是扎实的知识点全挪了过来,她还是愿意看楚俏的那些书。如今为着个张淑傲,她倒舍得还回来了。

    秋兰想着不由一笑,倒也没拆穿她的小心思,毕竟她不也这样吗?只道,“你倒是有心。”

    有了秋云在,想来楚俏也不好意思不让她住进来。

    秋云见陈继饶手上还拎着堂姐的行李,眼里闪着隐晦不明,只在两人之间游走,秋兰被她盯得头皮发麻,问,“你这急慌慌地是要去干什么?”

    秋云蹦跳着下了两级阶梯,只道,“去买点吃的。”

    陈继饶一听,倒是出言,“俏俏也真是,哪有让客人去买东西的道理?她给你钱了吗?”

    虽不是楚俏叫她去的,不过……秋云眼珠子一转,一时有了主意,“我有钱,不用楚俏给,那什么,你们快进屋吧,我等会儿就上来了。”

    等下要是叫陈继饶晓得屋里头还有个男人,不知该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