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58章:虎子走丢,楚俏发飙

    秋兰望着秋云蹦跳着小跑的模样,不由摇头失笑,眼里透着宠溺道,“我这妹妹被家里人宠坏了,你别介意。”

    陈继饶也没那么心思理睬秋云,只淡淡道,“走吧。”

    楚俏从厨房出来,见只剩张淑傲一人,不由尴尬,“秋云呢?”

    张淑傲起身,离她近几步,道,“她说想下去买点东西。”

    “是吗?”她没话找话,走过去把大门打开,道,“屋里闷得慌,打开门空气流通,等秋云回来了也不用敲门。”

    她是想着,打开门也说明她心里敞亮,而且楼上楼下也偶有人往来,省得不自在。

    张淑傲倒是不在意,暖暖一笑,“是凉快许多。”

    “你再坐会儿,一会儿继饶也该回来了,我去阳台把豆角翻一翻。”楚俏头也不回道。

    “我来帮你!”张淑傲巴不得跟她走近些再走近些,却吓得楚俏慌忙说不用。

    不过他人已走到阳台,哪有退回去的道理?

    身边黏着个人,还是个她也曾有过少女幻想的学长,她不自在极了,手忙脚乱,一不小心踢到了蛇皮袋,豆角翻了不少,她连忙蹲下身去捡。

    见她慌了神,张淑傲眼里透着喜悦,也蹲下身来,手触碰到她细嫩的柔荑就不肯放开了。

    楚俏急红了眼,使劲挣扎,语气急促,“你这是做什么?快撒手!”

    张淑傲却是越握越紧,言语切切道,“楚俏,进西屋我都瞧见了,你没跟他真正在一起,他也不适合你!”

    她并非不愿与丈夫同房,只是考虑他的感受罢了,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儿,用不着他一个外人来管!

    楚俏气恼,瞪着他,“继饶每天一早就得出操,他是体贴我怕吵着我,才叫我睡西屋的,你瞎说什么?”

    张淑傲只当她在和他置气,笑道,“你还在气我上回伤了你吧?那是我不对,以前你在学校那么好看,我只是一时惊着了,对不住。”

    楚俏哭笑不得,哪怕她也曾对他有一丝的好感,但他这般轻浮的举止,别说好感,就是他送书来的感激也被抹杀得一干二净了。

    “你先松手好吗?”

    见他固执不放,她闭了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无奈道,“我没生气,你想多了。我现在就是这个模样,没什么好遮掩,谁看到也一样。”

    他那样的反应,似乎出自本能,这阵子她见过太多,初始是有些在意,但一想,一个人若真只靠皮囊赢得好感,也是够可悲的。

    “楚俏,你别自暴自弃。我问过学医的同学,你的手还能治,只要多花点钱,过个一年半载,还是可以握笔的。我记得你读书早,重返学校还不算迟,而且你为部队立了功,学校也会同意送你回去读书。”

    这些她早就不敢想了,也只他还异想天开。

    多花点钱,他一个公子哥,自然不把钱放在眼里,可对于她的家庭来说,何其艰难?

    楚俏敛着眉,挣着手,道,“我没自暴自弃,只是你想的太简单了,况且,我已经结婚了,我有家庭,请你自重,别让我看轻你!”

    张淑傲眼里一暗,却是不肯放,反问,“难道你就甘愿嫁给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他是长得好看,军衔也不低,可他能给你想要的生活吗?”

    楚俏突然意识到,和他根本说不通,而大门敞开着,要是被人发现她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还不知被传成什么样。

    她急慌慌道,“这不关你的事,你快撒手!”

    “俏俏,你这是在逃避!”他摁着她的手,脸上透着冷凝,“我守了你两年多,守着你的冰清玉洁,本想着等你上了大学再向你吐露心意,可谁成想……”竟被他从未想过的陈继饶摘了先!

    楚俏根本听不下去,摇头打断,“别说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这是在破坏军婚,是犯法的!”

    被她一喝,张淑傲照例不撒手,只定定地凝视着她,一语不发。

    楚俏被气得够呛,但挣又挣不脱,倍感无奈。

    室内静得可怕,而偏在此时,秋兰和陈继饶就立在门口。

    秋兰心头乐开了花,没想到一来就免费看了场好戏,不过身侧的男人浑身散发着清冷的气息,握紧的拳头也咯吱作响,她鼓起勇气,摁住他的手,小心地唤了一句,“继饶哥”

    男人只当充耳不闻,死死盯着那双紧握的手。

    楚俏听到动静,一扭头,一下就怔住了。

    秋兰,她怎么会来?

    上一世为了防患未然,她故意把秋兰接到家里来,好亲自盯着,但这一世她躲都来不及,怎么会傻到引狼入室?

    张淑傲见这屋的男主人来了,暗道一句不妙,反应倒是比楚俏快,顺势松开手,把最后一捧豆角捡到蛇皮袋里。

    直到两个人打完招呼,楚俏才回神,而陈继饶已经把秋兰的行李放到沙发上了。

    那行李积满灰尘,而那沙发垫是她新铺上去的!

    一时之间,楚俏心里闷得慌,反正男人和张淑傲已经在街上打过招呼了,也省得她多说,况且她也没那个心情。

    她目光扫过秋兰,只见她一身新衣,显然是精心打扮过了,她人长得不赖,咋一瞧,还真精神。

    已经换过男人的旧拖鞋,笑盈盈的坐在沙发垫上。

    说实在,心里到底还是介意的,楚俏侧身钻进厨房,好不容易撑起的笑脸垮了下来。

    没一会儿,门帘被人从外面掀起来,是秋兰,她身后还跟着陈继饶,言语里透着欢喜,“继饶哥你又跟我客气了不是?我来这只怕少不得要住个十来二十天,你每天训练辛苦,楚俏的手又不方便,我也只能帮烧个菜了。”

    听着她话里的意思,男人已经答应让她住下了,甚至问都没问过她一句?

    楚俏这回心里不是郁闷,而是在滴血了,虽然早知她没脸待在他身边,可……到底是她奢求了。

    见她默不作声,秋兰打着圆场,“楚俏,厨房熏得慌,你去客厅坐着吧?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一句话这把她的领地占了,楚俏抬眸望了一眼男人,见他朝自己点点头,她清楚的感觉到,某样东西正在支离破碎。

    “俏俏,你先去房里等我一会儿。”听男人一说,她也觉待在客厅面对张淑傲浑身不自在,即便是秋云已经回来了。

    显然,男人还有话要对秋兰说,楚俏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

    她坐在床沿,男人也就顺着蹲在她面前,深眸里没有一丝闪躲,“秋兰来市里找工作,事先没通知我,她问二婶要了我寄回去的信件,知道了地址,直接找来了。”

    楚俏低头默默听着,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下文,一抬头,见他坦荡地回望着自己,似乎没点反映是不太好,于是她只应了一字,“嗯。”

    陈继饶见她温温吞吞的模样,也是怜她,好生言语,“结婚第一日,她来还手镯,我就说过,欠她一个人情,所以,让她住咱家一阵子好吗?”

    楚俏心头苦涩,终是忍不住反问一句,“你不是应承下来,又何必问我?”

    到底,秋兰和男人有过一段乌龙的婚约,楚俏承认她是计较,不过这只是其一。

    陈继饶见她这般姿态,心知她不高兴了,不过他私生活一向检点,二婶私自和秋家说亲那事儿也说开了,他心里坦然,倒不觉为难,“秋兰到底是个女孩子,她一个人孤身在外,咱们又是一个镇上的,照应一下也是应该。俏俏,你别那么刻薄。”

    刻薄?

    楚俏挺直的背一下松垮了下来,秋兰这几年都在市里工作,也就半年前才回镇上,她就不信这么多年她没积下半点人脉!况且,秋云一家也住在市里,她怎么可能没有去处?

    最叫人气愤的是,秋兰仗着她那个镇长的爹,把她爸的工作挤掉了,却不珍惜,她凭什么啊?

    然而,所有的不平,被男人一句“刻薄”,她只好咽进肚子里,“那就听你的好了。”

    她不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吗?那就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她要是敢闹什么幺蛾子,看谁厉害!

    陈继饶听她绵软的一句答应,心里却不顺畅,“等会儿你把西屋的东西收拾一下,搬到主屋来。”

    “咱俩住一屋?”楚俏登时当机了。

    陈继饶见她傻傻愣愣,耳根通红,这下深眸微微一动,唇角也有了喜色,“有什么问题么?”

    楚俏在西屋里收拾,想起等会儿秋兰知道了,还不知气成什么样,心里一下就舒爽了。

    她也就几件衣裳,又把枕套被单一卷,留下一套洗干净了的枕头被套,随她铺。

    没一会儿陈继饶进来帮忙搬走,倒也不费她什么力气。

    秋云去了厨房帮她堂姐,张淑傲见两人忙前忙后,也不好干坐着,站起来问,“需要帮忙吗?”

    还没等楚俏开口,就见秋兰端着汤出来,瞧着这大件小件的,问道,“这是做什么?”

    陈继饶顿住脚步,抱着一箱重重的书,肌理分明的手腕蹦得紧紧的,也不见他皱一下眉头,道,“市里工作不好找,你不用着急,我和俏俏商量过了,就把西屋腾给你,你多住些时日。”

    秋兰一听,心道坏菜了,她不知分房睡是楚俏主动提出来的,只想着自己一来反倒帮了她,这倒是她没想到的,不过她脸上却装作不好意思的模样,“你们原是分房睡?”

    楚俏心如明镜,到底还是别扭,怕说出的话伤人。

    陈继饶也不觉难为情,只道,“嗯,我一早就得起来训练,动作大,怕吵着俏俏。”

    “那我来,是不是打搅你们了?”秋兰低着头,挽起袖子的手垂在一块,抠着指甲盖。

    陈继饶微微拧眉,似乎对她这副自责的模样分外不感兴趣,“你别多想,都是老乡,互相照应也是应该的。”

    “可,”她把矛头指向闷不吭声地楚俏,“楚俏你一句话不说,是不是生气我突然上门了?”

    楚俏一听,也正是觉得秋兰这话问得绝了。

    一个与丈夫有过乌龙婚约的女人找上门来,她没把人轰出去,还要夹道欢迎?

    她装模作样的无非也就是想招惹自己生气,好扮演无辜小白兔的角色,不就是装大度么,谁不会呢?

    楚俏笑笑,“你想多了,淑傲哥和秋云也是到了大门口我才晓得的,要真生气,哪里忙得过来?再说了,我的手不方便,住这儿还得继饶抽身来照顾我,你一来就帮着下厨,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她既然想充好人,那楚俏就成全她,也省得她费力不讨好。

    秋兰听她连下厨都不用,真心嫉妒,那么好的男人本就该是她的,却生生被楚俏占了去,她抢回来也是理所应当!

    “这有啥?我本还想给点房租,但又怕你们不高兴。这下好啦,我帮着下厨,住得也安心些。”

    秋兰是瞒着父亲来城里的,离家前母亲给她塞了三十块,但她一来城里,就扯了两身布,又花钱雇人按照她的尺寸,精细地裁剪,这就花了五六块,她又买了两盒雪花膏,烫了头,哪还剩几个钱?

    楚俏笑笑,想着父亲无辜被下放,总想要帮着出口恶气,又问,“秋兰姐想找什么工作?”

    秋兰一听她叫自己作姐,心里极不舒服,她是年纪大没出嫁,可用得着你提醒吗?她面上登时泫泫,“还没着落呢,不过我在市里也工作了几年,有经验,应该不用在这儿住多久,你不用担心。”

    她话里话外,无非是想诋毁楚俏变着法儿赶人,“我倒是不担心,只不过我爸先前在镇上的供销社做得好好的,你接了他的班,没多久突然跑来市里,我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呢?”

    陈继饶方才还当楚俏是记恨当初秋兰无意踩伤了手,听她一提醒,才想起秋兰的父亲是镇长,他看问题也算通透,其中的弯弯绕绕,一下就明白过来,这姑娘也是个护短的,正为她爹出气哪。

    怎么说楚父也是他的岳丈,陈继饶到底要给些薄面,也望着秋兰,问,“对了,忘了问,你突然来市里,你爸妈知道吗?”

    这事儿说来还真是秋兰的问题。她压根没想到供销员的工作那么难做,每天单是拨算盘都拨得手指发酸。

    她以前在市里的工作有二叔罩着,清闲自在,又待惯各种便利的市里,一回到镇上哪里过得惯。

    那份供销员的工作,她干了半个月就弄得一团糟,实在待不下去,这才想着市里的好,想着这儿还有个陈继饶。

    打定了主意,她瞒着她爸就偷跑出来了,不然非得被打断腿不可。

    秋兰想好了,一定要靠自己找份比供销员更好的工作,看到时候她爸还好意思给她甩脸色。

    不过,经他俩一问,她还真不知如何应答,楚俏是好应付,但陈继饶可就难说了。

    “哎呀,不说了,菜就该出锅了。”秋兰转身进了厨房,而秋云伸长脖子瞄着张淑傲,他眼里真是没半个她,不由心灰意冷。

    到底是妹妹,先前又在二叔家住了那么久,秋兰哪里不懂她的心思,安慰她道,“别灰心,再忍一阵,等你也去省城和他上同一所大学,离得近还怕拿不下他?”

    秋云仍是沮丧,理了理沾着鬓角的碎发,嘟着嘴道,“可是姐,楚俏都变成那样了,他还是惦记着。”

    秋兰把门掩着,小声道,“所以呀,你可得抓紧了,楚俏怎么配得上他?”

    而这个“他”就不知她指的是张淑傲还是陈继饶了。

    “好,我听姐的!”秋云郑重地点头,“可以开饭了吧?”

    饭桌上,楚俏瞧着一碟满满的青椒炒肉,不由嘴角一抽,秋兰那是把晚上的肉也一块切了啊。

    目光触及陈继饶,只见他瞧着秋兰的眼色也多了几分不悦的意味,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男人泰半是需要面子的,楚俏也不好戳穿,不过她生怕米饭不够,毕竟她不知秋兰要来,只煮了四人份,只好往自己的碗里盛了小半碗。

    陈继饶见状,侧脸望着她,拧眉道,“怎么吃这么少?”

    楚俏也不好照实说,只好言不由衷道,“我减肥。”

    “减肥也得管饱。”男人颇有几分生气,平时她想捣鼓什么,他也由着她去,但吃饭是原则问题,他不会妥协,“把碗给我!”

    楚俏也不知他会突然发脾气,还是当着别人的面,也有几分赌气的意思,愣是没把碗递给他。

    气氛有些冷凝,秋家姐俩存了看好戏的姿态,自不会出言劝告,张淑傲有心缓和,指着秋云秋兰道,“你俩也吃这么少?”

    也亏得秋家姐俩会做表面功夫,一派斯文,秋兰笑道,“我们姐俩从不用下地干活,平日里吃得不多。”

    楚俏冷笑,合着她吃得多还碍着她俩了,好吧,反正是自家的饭菜,她有啥不乐意?

    于是,她马上把碗递给男人,赌气道,“给我盛饭!”

    陈继饶只当她使小性子,却也肯纵着她,神色自若地接过碗,给她盛得满满的。

    这男人也忒不给她留面子了,楚俏有心要他不好过,撇着嘴道,“太满了,吃不完。”

    也的确盛多了,陈继饶不动声色地往他碗里扒了几筷子,楚俏这才满意。

    饭桌上,心思各异的五个人话也不多,张淑傲总想找着和楚俏独处的时间,但方才她当着他的面搬屋子,想着姿态已经再清楚不过,吃了午饭,却是要走了。

    楚俏也不好挽留,还是陈继饶说了几句客套话,也没要楚俏送,亲自把他们领出大门。

    楚俏收碗,从厨房出来,见秋兰已经在西屋里了,放在角落的行李也不在,兴许是搬进去了。

    倒还真没把自个儿当外人。

    楚俏冷笑,敲了敲门,问,“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也就几件衣裳和一些洗漱用品。”秋兰抹了抹额角的汗水,又扫了眼角落里封得严严实实的包裹,抵不过好奇,问,“楚俏,这包裹里装的是啥?”

    西屋狭窄,也就放了一张床和一个书架并桌子,还有两列军事书籍。

    楚俏没想到她竟然惦记起那包裹,只道,“屋里旁的东西可以动,可这包裹,秋兰姐千万别动。”

    咋还神叨叨的?秋兰不由撇嘴,“啥东西这么宝贝?”

    “是不是宝贝我就不晓得了,不过这是别人家存放在这儿的,要是里头的东西丢了,总不好跟人家交代不是?”楚俏开始也想把这包裹搬进主卧的,不过主卧堆了她两个箱子,已经不好转身了。

    秋兰心里冷嗤,也还真是眼皮子浅,瞧那破破烂烂的包装,她就不信还能有啥金贵的东西。

    她也是随口一问,“哟,谁家存那么大一个?”

    楚俏捕捉到她眼里的不屑,道,“听说对面要住进一位军官,就先把行李空运过来了。”

    这时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楚俏转身去开门,以至没留意到秋兰听到“空运”二字后,眼里流露出来的贪婪。

    来人是杨宗庆,他的身量与陈继饶相差不大,军阶相当,相貌也不赖,秋兰默默打量着,心道这趟还真没白来,部队里的男人真比外头的强多了。

    杨宗庆却没留意太多,一见楚俏就火急火燎地问,“继饶呢?”

    楚俏见他神色不对,慌忙开口问,“家里来了客人,继饶去送送,估计过会儿也就回来了,有事么?”

    她隐约透着担忧,怕是虎子真出事了。

    杨宗庆这回真是急了,他一路从办公室狂奔回来,还喘着粗气,道,“刚才有个男人打电话到办公室来,说是找孙营长的,他人不在,去宿舍突击检查去了,是我接的,那老乡说是虎子丢了,他没接着人。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孙营长了,继饶主意多,我就想着来问问他,这事儿该咋办。”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楚俏一想到虎子眼泡红肿的模样,也是心疼,揪着袖子道,“早上我还见虎子上了嫂子的车,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呢?”

    “你说什么?”怎么啥事都跟梁羽有关?杨宗庆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女人,倒真会折腾!

    “这事儿还是等继饶回来再说吧,要不你先进来坐会儿?”这一世变数太多,究竟是不是梁羽没等那老乡来就离开,还没定,楚俏也不好多说。

    都这个节骨眼了,还跟自家妻子牵扯到一块,杨宗庆咋还坐得住?“不了,我先下楼,看看老孙回来没有。”

    他一转身,就叫陈继饶长身挺立在楼梯间,深眸沉稳冷凝。

    杨宗庆跟他交代了一下事情的始末,陈继饶显然比他冷静得多,“还没跟嫂子说?”

    他摇头,眼里满是焦急,“老孙家就虎子一个儿子,我怕嫂子受不住。”

    “这节骨眼,受不住也得说,必须把事情查清楚,刚才我看老孙急吼吼地回来了,咱们先下楼瞧瞧。”他越过杨宗庆的肩头,幽深的目光落在楚俏身上,“你在家等着。”

    楚俏知他是不想把自己牵扯进来,不过,只怕是难,还不如坦荡地面对,“我和你一起去。”

    陈继饶想着嫂子定然伤心欲绝,她去帮着安慰一下,也总是好的,便没反对。

    一楼,老孙正蹲在门口抽闷烟,而刘友兰也坐在沙发上抽抽噎噎地哭着,蓝花则在一侧给她拍肩。

    孙攀被她哭得心烦意乱,把烟往地上狠狠一砸,用力地碾上一脚,怒气冲冲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不烦我都烦了!”

    刘友兰本就不舍儿子,一想到以后再见不着儿子,一时心如刀绞,哭得更是起劲。

    孙攀心烦意乱的又抽出一根烟,他也急得慌,手心全是汗,按着火柴的手也是一抖一抖,擦了好几次都没然,气急败坏地把火柴往刘友兰身上一砸。

    刘友兰哪里还敢还手,直趴在蓝花身上,泪如雨注。

    孙攀想了想,还是把火柴盒捡回来,费劲地把烟点着,没一会儿,叼在嘴里的烟却被人抽走。

    他正想开骂,一看来人是陈继饶,心下定了几分,倒忍住没骂人。

    陈继饶扫了眼躲在门口的楚俏,没说什么,只扭过头问刘友兰,“嫂子,俏俏说,她看见虎子坐进了梁羽嫂子的车,是不是真的?”

    刘友兰一点头,又引来孙攀大骂,“还有脸哭,早干嘛去了?不是叫你亲自去送虎子的吗?”

    刘友兰也难受,见有人来处理局面了,也知道还嘴了,“那不是燕子没人看管吗?”

    她一提燕子,孙攀更为光火,“你抹不开脸,我早替你问了蓝花嫂子,她答应帮忙照顾燕子半天,只差把孩子送过去。我还不知道你,就心疼那几块车费,现在好了,孩子丢了,你满意了吧?”

    心思被当众揭穿,刘友兰嚎啕大哭,“我咋知道会出事?你那老乡不是见过虎子吗?你冲我发什么脾气?有本事你找他火拼去!”

    孙攀怒火攻心,指着她大吼,“你以为个个像你那么没有脑子吗?那时候虎子才三岁,孩子一年一个样,你叫他咋认?我今儿就告诉你,儿子要是真丢了,明儿我就打离婚报告,你这样的女人,我孙攀高攀不起!”

    刘友兰听他提离婚,瞧着那阵仗也是认真的,一时慌了心神,悲痛欲绝,突然就推开蓝花,一把抹开眼泪,站起来哭喊,“不用你打离婚报告,虎子要是丢了,我也不活了,你总满意了吧?”

    话音一落,陈继饶见她往孙攀身后的墙壁上冲,多少猜到她并非真心寻死,也没出手,默默地注视着这场闹剧。

    杨宗庆见陈继饶没出手,也立在原地,只有孙攀抱着自家要死要活的妻子,见她还没完没了,也觉累了,手一松,由着她在地上打滚。

    没达到预期的效果,刘友兰是真吓坏了,生怕他提的提离婚,虎子是她的命根子,越发恨起梁羽来,可梁羽不在,她没法撒气。

    她往屋里扫了一圈,见楚俏就立在门口,所有的怨愤和苦恨如滔滔洪流刹那间找到缺口般,她豁地起身,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楚俏面前,一手死死揪住她的手腕,另一手扬起就是一记狠狠的掌掴。

    楚俏根本没料到她会疯了一样找她撒气,一时被发傻了,楞在那儿一动不动,脸上火辣辣地抽疼,手腕更像是被拧断了一样,心头只莫名觉得委屈。

    刘友兰涕泗横流,魔障了一般,冲她嘶吼,“都是你这个贱女人,要不是你多嘴纠正朱丽,朱丽给不会送纸糖,虎子也不会惦记你那份,赊账的事儿也不会被揭穿,虎子更不会被老孙遣回老家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等陈继饶想要阻止时,已是来不及,这会儿他也被气得满眼猩红,下了狠力地掰开刘友兰的身子,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掼。

    刘友兰摔倒在地,发丝凌乱,眼泪不止,双目放空,活脱脱一个疯婆子,她还在叫嚣,“老孙,那女人就是个祸害,她一来就搅得杨营长家和咱俩鸡犬不宁……”

    这女人究竟是哪里还的逻辑?人家好心帮忙,还有错不成?要不是虎子贪吃,她又溺爱儿子,至于跑到三楼讨食吗?再者,虎子赊账,和楚俏又有什么干系?

    孙攀只觉脑仁疼得慌,“你究竟想干嘛,闹够了没有?”

    刘友兰却是恍若未闻,还厉声指责着楚俏,“你害得我家还不够惨吗?滚,滚出我家,滚出干部楼。滚出部队!”

    楚俏从未不敢图什么回报,可当费尽心思去帮孙家,却是好心当驴肝肺,当真觉得心累。

    “俏俏……”她失魂落魄地模样,陈继饶满眼心疼,摁着她的肩头,清晰地瞧见她眼里,一行清泪刹那间夺眶而出,而她的右手也是有气无力地垂着。

    生平第一次,他想把一个女孩拥在怀里,而他也这么做了,言语里透着令人心惊的心疼,“手又疼了是不是?要不要去医务室打一针止痛剂?”

    楚俏堪堪回神,秀眉瞬间一蹙,果真是农妇下的狠手,火辣辣地疼。

    “我们先回去吧?”瞧着这闹哄哄的场面,陈继饶知一时静不了。

    “我不走!”走就等于默认,楚俏算是明白了,一味地隐忍和退让,只会让她们更加肆无忌惮地把脏水往她身上泼罢了。

    她神色里迸发出怒意,如刀片般锋利的眸子死死剜着刘友兰,义正言辞道,“你听着,第一,我是你丈夫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有我,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听你男人教训你?这只手就是为了救他而伤的,如今又被你掐得旧伤复发,还有你打我的一巴掌,你以为你对得起谁?”

    “第二,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好心,我帮你那是情分不是本分,你最好别吹鼻子瞪眼,我不欠你,而是你们孙家欠我!别以为我不计较就当我好欺负!今天你打我的事要是闹到许队长那儿去,你是逃脱得了干系,可孙营长首先是部队的人,才是你男人,你以为他不会受处分?”

    “第三,你要是有脑子,就该想办法去找孩子,而不是在这儿哭哭啼啼,你以为谁会可怜你?别到时候闹得孤立无援,谁也不想帮你!这件事虽然还没查清楚,但谁对谁错你自己心里清楚,别把什么脏水都忘我头上泼!我奉劝你一句,有时间跟我闹,还不如去问送走虎子的人!”

    楚俏一贯是温温软软的,说话也是轻轻柔柔,这么声嘶力竭地大吼,还真是头一回,场上好几个人一下被震住了,刘友兰也不哭了,楞在那儿不知如何接话。

    陈继饶离得近,也只他感觉到她身子颤抖,泪珠盈眶。

    这些事本与她无关,却累得她被打,他也没了出手找人的念头,只扭过头对杨宗庆道,“宗庆,这事儿我看跟嫂子脱不了干系,你打电话问问你家的司机是在哪儿放的人,有没有等那老乡来接人?叫他去把嫂子接回来说清楚,这事儿赖不到俏俏头上,我们不会认。还有,问问大队长,能不能申请借车送老孙去车站找找,另外,看能不能通知市里派出所,广播寻人。”

    他考虑周到,杨宗庆没意见,孙攀倒是深感惭愧,自家女人欺负了人家媳妇,他还肯不计前嫌地出谋划策,这才是真兄弟。

    “先把孩子找着再说吧,我先带俏俏去医务室。”陈继饶见他欲言又止,扶着楚俏就往楼外走。

    刘友兰听他安排,瞬间有了主心骨般,“那陈营长,俺干啥呢?”

    她若是对他拳打脚踢,陈继饶兴许不会在意,可她伤的是自家媳妇,那可就另说了,是以,男人恍若未闻,只当她是空气。

    屋里一下只剩下刘友兰和蓝花,蓝花也觉尴尬,这刘友兰说什么不好,非得骂人,还动起手来,她还是远离这是非之地,“那个、嫂子,俺家屋里还煮着粥,俺就先回去了。”

    她的儿子下落不明,蓝花此时却顾着家里头的米粥,还真是好姐妹!

    刘友兰冷哼一声,扭过头懒得再理蓝花。

    倒是躲在楼梯间的秋兰,见人都走了,眼珠子骨碌一转,心道她刚来,一定要和楼里的家属搞好关系,于是悄声走进屋里,巴巴凑近,道,“嫂子,我是暂住在陈营长的老乡,刚才楚俏那么冲,我代她跟你道歉,你别介意啊。”

    蓝花还没走上楼梯,心道陈氏夫妇已经明确表了态,那妹子突然又跑去道歉,究竟想图些啥?不过那也不是她该关心的事儿,她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刘友兰刚才被楚俏唬得根本没法还嘴,她本来就觉得委屈,这一下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还是妹子你通情理,楚俏算个什么东西,竟也敢吼我,是我儿子不见了,她瞎操什么心?”

    秋兰暗自偷笑,抿着唇道,“她哪是操心?分明就是来看热闹,被您逮着,就恼羞成怒了。”

    “那妹子,你说这事儿可咋整?”刘友兰竟对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人张嘴就问,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陈继饶一直扶着楚俏到医务室,还没到训练时间,也一直陪着。

    打了镇痛剂,还得挂水,楚俏昏昏欲睡,脑袋时不时点着,一旁看军事报的饶见状,抬头看了看吊瓶,还剩大半瓶,于是伸出大掌,心里惦记着她的脸还有伤,小心翼翼地把她脑袋摁在肩头。

    楚俏一下醒了,迷迷糊糊地抬头,陈继饶面不改色道,“睡吧,我守着你。”

    楚俏挨着闭眸,倒是睡不着了,不时有些小动作,陈继饶手一顿,微微侧脸,轮廓分明,“怎么了?”

    “睡不着。”她低语。

    男人只当她还在想虎子的事,柔声道,“别多想,虎子走丢,错不在你。”

    错的不是她,他可以包容她,她犹豫半晌,才问,“那如果,错的是我呢?”

    陈继饶凝眉,难得柔情,伸出大掌揽着她的肩头,深眸灼灼,道,“你放心,你我是夫妻,我总会顾着你的,如果真是错在你,那我们就一起想办法弥补,一起承担,嗯?”

    楚俏一笑,没多久,杨宗庆就找来了,脸上的焦灼丝毫未减,“我又打了一次电话去车站,那个老乡给店老板留了话,火车到点,他就走了。”

    “那不是更不好找了?”楚俏不由捏紧袖子,那会儿她没法儿说出实情,一时情急也想不到什么好法子,才急急慌慌地塞了张纸条。

    现在想想,她怎么也该把虎子留下才是。

    说到底,还是她将对刘友兰的恼意,牵连到孩子头上,思想狭隘了,“那虎子要是真走丢了,孙营长要和嫂子离婚怎么办?”

    陈继饶也低头沉默,道,“那老乡没见着人,更没领到人,走了也没多大关系。虎子要是还在车站倒好办,左右不过多花些时间,怕只怕他会被人拐走。”

    杨宗庆脸色越发难看,平时倒也不见他这么上心,不过,陈继饶转念一想,这事儿和梁羽脱不了干系,虎子要真走丢了,只怕他也不好跟老孙交代。

    想了想,男人眉心微凝,“那司机怎么说?”

    杨宗庆回想刚才在办公室听到的,心里顿时七上八下,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道,“啊?电话没人接。”

    楚俏一听,心里的石头一沉,起因是怎样她一清二楚,杨营长不会包庇妻子吧?

    但见杨宗庆沮丧到了极点,表情复杂,看样子也很挣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