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61章: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楚俏脸上一赧,他们该不会管她要吧?

    几个人都心照不宣地笑了,陈继饶也成功转移肖景然抛出的话题,面上没什么,不过看肖景然的眼神里多了淡漠.Pbx.

    男人见楚俏被盯得不大好意思,又道,“俏俏,昨天不是领了副队长的包裹回来?”

    楚俏连忙应道,“你不说我倒忘了,就放在西屋,副队长也真是来巧了。”

    包裹不是他寄的,不过他也知情,反正他今晚还得回师部,倒不要紧,只道,“不急,对面那屋我估摸着还得打扫一番,先放着吧。”

    刘友兰暗道陈继饶夫妻也真是不懂事,人肖副队还没定下久居,就急慌慌把人家东西往外推。

    于是出言帮腔,“横竖不过是个包裹,也不占什么地方,弟妹,我看放着就放着吧。等肖副队家的弟妹来了再领走也不迟。”

    这一个个,还真会替她做决定,楚俏无力望天。

    刘友兰倒是八卦又起,“话说,肖副队,弟妹啥时候来呀?”

    肖景然一笑,端起茶盅又饮了一口茶,只道,“我还没结婚呢。”

    秋兰的眼睛一下就亮了,不过她到底还是没成家的姑娘,倒是没敢问,他怎么还没结婚。

    不过刘友兰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起了,又问,“俺听说,你们城里人和农村不一样,结婚对象都不是相亲相来的,得先处几年对象是不是?”

    肖景然这回倒是没否认,抿唇一笑,道,“她在外省念书,肯随军的话,还得等放假呢。”

    一提起女朋友,肖景然倒想起初见楚俏时的那种熟稔从哪儿来了,于是扭头望着楚俏,道,“我倒想起一件事来,她还有个叫吴悠的嫡亲表妹,长得和小嫂子还挺像,尤其是眼睛。”

    楚俏笑笑,鼻子疼得难受,也不愿多说。

    “弟妹还是个学生,在哪儿读书,学的是啥呀?”刘友兰还沉浸在他前一句话里,心里也乐,只怕不过了俩月,干部楼里又有看头了。

    肖景然不过二十六岁,女朋友还在读书也没什么出奇,不过他显然不愿多提,道,“在仁大,学音乐的。那包裹也是她的,就是些备用的东西,看来还得占陈营长的地头多放一阵了。时间差不多,我这就是得走了,下次再聊。”

    立在厨房门口的秋兰一听,不由黯然,原来他也成婚了,媳妇还是有文化高学历的大学生,哪是她这种初中还没毕业的姑娘够得着的?

    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只有抓住陈继饶才是最实在的。可一想到陈继饶就和楚俏睡一屋,心里越发觉得膈应。

    秋兰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趁着起夜,偷偷溜到东屋前,贴着门边听了好半晌,见里头没有大的响动,嘴角这才咧开笑,蹑手蹑脚地回西屋去。

    等外头没了动静,陈继饶登时睁开清眸,眼里晃过嫌恶,扭头看了一眼熟睡的楚俏,见她一派安宁,唇角微微一勾,拿毯子覆在她的小腹上。

    翌日,一阵刺耳的起**号把楚俏吓醒,摸了摸身侧,已经空了。

    她爬起来,走到客厅,看见厨房的灯已经亮了,看来秋兰也起了。

    她这举措楚俏倒是理解,毕竟她也试过早起为男人熬一锅米粥。

    只不过,男人不爱她,也只不过,她尚且是他的妻子,可秋兰想博取他的关注,可就师出无名了。

    楚俏心若明镜,倒也没戳穿她,跟个没事人儿一样,进去洗漱。

    秋兰听到动静,一转身,就见她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心道黑眼圈重一点也值了。

    两相一对比,她就不信陈继饶识不出好歹来!

    “楚俏,你起来了?我听说你还要去跑步减肥的吧?那早饭我来张罗。”秋兰笑道。

    楚俏昨天没多说,就是鼻子堵得难受。现在她呼吸还得靠嘴匀一点,还跑什么步?

    分明就是想戳她的痛楚!

    楚俏扯出一个笑来,捏了捏腰间的肉,道,“是啊,再不减减,继饶真该嫌弃我了。”

    见秋兰笑意更浓,大好的心情都被她搅和了,她也不愿挤在屋里跟秋兰大眼瞪小眼,干脆下了楼,到后山绕了两圈,又待了半个小时,这才到部队大门外买了两斤青菜和半斤猪肉。

    到小部,碰上朱丽,只见她一脸疑问,“弟妹,陈营长不是才叫小萧排长拎了菜回去,你咋又买了?”

    楚俏一愣,随即一笑,“是吗,他昨儿跟我提了一下,我以为他只是说笑,不成想真买了。”

    朱丽哪里瞧不出来她这是维护丈夫,也不说破,“我正要去买半斤猪肉和一斤青菜呢,要不弟妹就把你手头的菜给我吧,也省得我又跑一趟了。”

    楚俏正求之不得呢,欣然答应。

    回到三楼,已经闻到饭香了。

    秋兰也不知哪儿来的好心情,还唱起了小曲,一见她回来,倒不唱了,直抿着嘴偷笑。

    既然有人乐意干活,她也乐得清闲,楚俏打了招呼就进屋,摊开高中的教科书,认真看了起来。

    直到秋兰喊她出去吃饭,她才把书压在枕头底下。

    饭桌上,男人依旧吃得快,三碗米饭下肚,楚俏的碗才见底。

    陈继饶回想起昨夜秋兰听墙根的事,默了半晌才问,“秋兰,你这次来城里,有什么打算吗?”

    秋兰夹肉的筷子一顿,放下碗,道,“我学历不高,又干不了重活,还能有啥打算?现在只想尽快找个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呗,你放心,我今天就去市里找工作。”

    楚俏哪里听不出她这是在赌气,以为男人要赶她走哪,可谁知,陈继饶居然没反驳,竟还道,“这里到市区只有一班客车,八点就是要走了,下午两点就回程。下午要是回来晚了,你一个姑娘家也不安全,就先在你二叔家住一晚吧。”

    楚俏一听,见她把筷子抓得紧紧的,心里乐开了。

    饭后,楚俏也不好啥也不干,正要收拾碗筷,却被男人打住,“我来。”

    秋兰正要回屋换衣服,心里嫉妒得要命。

    她愤愤不平地下楼,到候车处那儿等着,越想心里头越恨,嘴上不由叨念着,“这一切原本就该是我的!什么事也不用干,就坐着等吃,明明又胖又丑,凭什么你就那么好命?”

    这话恰巧被身后的梁羽听了个一清二楚。

    梁羽昨天从一楼回来,杨宗庆就没再回过家,而且她明明也听见了,那位副队长上三楼时,他也在,可他就是不回家。

    她思来想去,自知理亏,可那时,众目睽睽之下,她哪里拉得下脸来认错?况且,她也不是有意把虎子丢下,实在在进城时虎子又嚷着要去上茅坑,这才耽误了时间。

    她这个月本就请了好几天的假,主管给她甩好几次脸色了,要是再迟到,怕是家里头也保不住她。

    两相权衡,当然是她的工作比较重要。况且虎子那么大个人,她也千叮咛万嘱咐地叫他等着客车旁,她哪里会晓得虎子会丢?

    不过说来说去,要是楚俏没来,她犯得着绞尽脑汁地想什么损招儿么?宗庆这次要真和她离婚,她非搅得楚俏也和陈继饶离了不可!

    她想着,还是过几日等宗庆气消了,她再**上服个软,男人到了长剑出鞘那会儿,还会跟她置气?

    到那时,她再从长计议,想着法儿地慢慢对付楚俏!

    至于刘友兰,那也是个胸大无脑的主儿,既然公然撕破脸皮了,她也不在乎,再找个谈得来的就是了!

    眼前,不正有一个么?

    梁羽脸上堆满笑容,走近几步,柔声问道,“妹子,你住三楼的吧?”

    秋兰昨天是看着梁羽从一辆奢华的小轿车里钻出来的,正想着法儿结交她呢,没想到她主动打招呼,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儿!

    连忙应道,“嗯,嫂子好。”

    梁羽又凑近几步,挽着她的手,又问,“你是陈营长什么人?”

    说完又朝四周扫了一圈,见周遭站着不少人,又压低声音问,“刚才听你的意思,还是楚俏抢了你的未婚夫?”

    秋兰不成想她是这样理解的,但转念一想,她在这里无依无靠,多个说话的人也是好的,于是,索性顺着她的话道,“我也就是继饶哥的老乡,在这儿借住几天。至于退婚的事儿,也只当我命不好吧。”

    “退婚?”梁羽一时来了兴趣,拉着秋兰不肯撒手了,“这你可得跟嫂子说道说道了。来,你坐我的车吧,那小客车乌烟瘴气的,想挤进去都难。”

    秋兰压根没想到,昨天还心心念念的小轿车,今天居然就坐上了,一时欣喜若狂,也就半推半就地跟着梁羽走了。

    喂完奶的刘友兰恰好从大门回来,就见秋兰往轿车里钻,不由翻了两下白眼。

    昨天她就瞧出来了,那个秋兰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那儿亮往那儿钻,墙头草一根!

    小轿车稳稳当当地开走了,就是走到坑坑洼洼的地儿,也是稳稳当当的。

    秋兰摸着柔软的坐垫,狠狠捏了把大腿,确定她不是在做梦。

    副驾上的梁羽透过后视镜,心里暗嘲她还真是小家子气,不过和刘友兰一比较,那也高出好几个档次了。

    况且,她隐约觉得,从秋兰那儿能挖到不少猛料!

    于是她又问,“秋兰妹子,你刚才说的退婚是咋回事?你说出来,要是委屈了,嫂子替你出头!”

    梁羽却是越听越光火,“她分明就是仗势欺人!毁人姻缘,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秋兰简直要在心里鼓掌,面上还是戚戚,“嫂子,快别说,要怨也只怨我命不好。继饶哥那样疼媳妇的好男人,也许本就不该属于我吧。”

    梁羽也不以为然,“妹子,这你可就想错了,哪个女人不想找个疼自己的男人?楚俏就是太精明了,就知道抓住好男人不放。”

    秋兰继续煽风点火,“说的也是。嫂子您是有所不知,在三楼那个家里,楚俏连碗都不用洗,还真是好命!”

    梁羽眼里透着嫉妒,语气里蕴着恨意,“妹子,你听嫂子的,陈营长本来就该是你男人,她抢走了,还不许你抢回来?”

    “抢?怎么抢?就连那只定亲的镯子,她都叫人让我第二天给送回去,你都不晓得那天我有多丢脸!”秋兰这回就完全是胡诌八扯了。

    梁羽恨得咬牙,“竟还有这事?她害得我差点离婚,这事儿我非要告发她不可!”

    秋兰一听,这可不得了,要是被揭穿她就没脸下台了,连忙制止她道,“嫂子千万别冲动!我虽然不喜欢楚俏,可继饶哥是无辜的,您告到上头去,继饶哥还不得受处罚?我、舍不得……”

    梁羽也不愿连累了陈继饶,只好作罢,但实在不愿失去对付楚俏的大好机会,一时也没主意,只问,“那可怎么办?”

    秋兰听了,只当是助攻来了,捂唇笑道,“嫂子,说实话我也不喜欢楚俏,正想着法儿叫她难看呢。您不知道,今天有个叫萧央来,我还借着她的名头跟他说了好多**的话呢,要是继饶哥知道了,还不得扒了她的皮?”

    这招她还真没想到,梁羽不由叹道,此人的心计,真的比刘友兰强太多了!

    只可惜,梁羽没嘚瑟多久,一到办公室就见桌上的文件没了。

    她正乐得清闲,没一会儿,对桌新来的小妹却告诉她,“梁姐,主管说您一来就请您去一趟办公室!”

    梁羽这回没迟到,底气很足,潇洒地起身,一甩头发,丰姿妖娆地走了。

    那小妹冷笑,主任来时那脸臭得跟什么似的,她就是故意不提醒梁羽,看待会儿不被骂得狗血淋头!

    梁羽一进来,主任也不跟她废话,直接把新拟出来的文件丢给她,没好气道,“你自己看吧。”

    梁羽狐疑地拿起来,一看竟是停薪停工一周的通知。

    她抬头就问,“不是,主任,这是为什么呀?”

    主任早看她不顺眼,要不是看在她娘家婆家的势力,他早把她给炒了。

    这回可不是他故意找她麻烦,底气足得很,“上头不是写得一清二楚了?”

    “觉悟低下?扰乱部队纪律?”梁羽只觉匪夷所思,部队的事儿怎么传到她单位来了?“主任,这罪名我可担不起!”

    主任也不拿正眼瞧她,“你担不担得起那是你的事儿,这可是上面下达的处罚,我可没辙!”

    “上头?那他知不知道我婆婆是谁?”每回吵架,梁羽一搬出婆家人,准没事。

    可这次她却错了,主任哼笑冷嗤,“你婆婆是谁我可就管不着了,我只是个传达上头指示精神的,梁专员要是还有问题,我劝你还是回家去问问吧。”

    这么说,是家里人的意思?

    梁羽对杨宗庆的母亲还是颇为忌惮的,那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平时待人和和气气,可一旦触到她的逆鳞,后果恐怕不是寻常人所承受得住的。

    她不敢回婆家质问,但娘家还是有说话权的,当晚,她就直接回了家。

    一进门,梁母就迎了上去,关切道,“小羽,你可好一阵没回家了,都瘦了。”

    梁羽却是没好脸色,质问道,“妈我问您,是不是爸吩咐下去,把我的工作给停了?”

    “哼,你还好意思说!”说话的是从楼上下来的梁父,“宗庆都跟我说了,也就他肯容你胡闹,要换做是我,非跟你离了不可!”

    “爸!”梁羽一跺脚,脸上满是委屈,“分明就是刘友兰贪小便宜,她孩子丢了,凭什么赖到我身上?还有那个楚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住口!”梁父也是林弹雨中闯过的人。一发怒,眉宇间的戾气就散发出来了,他把拐杖一震,吓得梁羽白了脸色,“你既然应承了人家,又没做到,那就是你的错!宗庆就快要参加演习了,上头十分重视这次演习,要是被选上了,演习表现突出的话,不止上调市级,还有可能直升省部,这个节骨眼你给他捅那么大篓子,你想害死他还是咋的?”

    梁羽一听,才知事情竟那么重要,直升省部,那可比市辖的文职强上十倍了!她一下就急了,红着眼问道,“爸,我不知道,那您说,我现在该怎么?”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梁父落座,拐杖一下又一下敲在桌上,胡须也是被气得一抖一抖的,“这事儿连亲家都过问了,我今儿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停薪停职,不止是我和你婆婆同意的。这事儿你公公不知有多恼火,昨晚一听到消息,都夜间十一点了,电话还追过来,没把你辞了算好的了!”

    梁羽一听连公公都发火了,瞬间恍若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吧,失魂落魄地跌在沙发上。

    梁母心疼唯一的女儿,拉住女儿的手,和稀泥道,“行了老头子,小羽都难过的了!”

    “你以为难过就行了?我告诉你梁羽,你要是再执迷不悔,早晚害死宗庆!”

    “爸”梁羽抱着母亲痛哭流涕,“我不是故意的,自打那个楚俏来了,宗庆他总是对我爱答不理,跑三楼却跑得比谁都勤快,可我才是他媳妇啊!”

    看来女儿也是受委屈了,梁父见她觉得那么伤心,看来也是知错了,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语重心长道,“小羽,你听爸的话,宗庆那孩子不错,你瞧瞧咱们大院里,像他那样家世出来的孩子,哪个不是流里流气,宗庆保有那样的秉性,不错了!除了他,你还能惦记谁?”

    “当初你叫爸提点的那个年轻人,爸看过了,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后生,可是那样的人心思帮着太深,连爸都看不透,爸怎么放心地把你交给他?况且,他那样农村的出身,你早晚会被农村来的七大姑八大姨给拖累死!”

    这一点,梁母倒是站在丈夫这一边,也跟着劝道,“小羽,你就听你爸的,我和你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难道还不为了你好?”

    梁羽也早知与陈继饶无望,只是一想到他那捉摸不透的气韵,那超凡脱俗的气度,那难以言表的意味,那么令人难以忘怀,竟真是要舍了。

    泪眼婆娑,心如刀绞,只怕就是这爱而不得的滋味了吧?

    她费劲心思地想博取他可怜的关注,可惜,终究是镜水水中月了!

    梁羽哭得忿了气,可日子终归是要往下过,只得擦掉眼泪,哭噎道,“爸,我听您的,宗庆是我丈夫,我怎么会不巴望着他好呢?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了,现在我醒了,您就帮帮他吧?”

    梁羽一叹,拍了拍她的肩头,只道,“帮不帮,这事儿亲家自有安排,只是小羽,你听爸一句劝,你别跟宗庆反着来,男人总归是喜欢温柔的媳妇,你别事事跟他呛!”

    梁羽点头,当晚就睡在父母家,第二日一早,就叫司机跟着一块去菜市场,买了一箱子的菜才回部队。

    到了门口,司机也是任劳任怨的命,低头正准备搬东西回去,却被梁羽早早打发走了。

    她想了想,叫住换班的小战士,道,“你去把你们杨营长叫来,就说我这儿有个大箱子搬不动。”

    那小战士也实在,直言道,“嫂子,就这么个巴掌大的小箱子,不用杨营长,我一口气就能给你提溜走了。”

    梁羽一气,瞪眼道,“叫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

    见他走了,又叫住,“站住,他要是跟你说他忙,没空来,你就说,他不来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反正丢的是他的脸!”

    她双手抱胸等了有一会儿,果然见杨宗庆昂首阔步地过来了。

    杨宗庆见她又开始作,自然是没好脸色,闷不吭声地抱起箱子就往干部楼走去。

    梁羽也不怒,跟着他回家,望着他坚实沉稳的背影,心里忽然有些体会到那日陈继饶扛着大米,跟在他身后的楚俏是何种感受。

    一到家,杨宗庆放下东西就要走,梁羽见状,连忙拦在门口,期期艾艾地唤了句,“宗庆,还生我的气?我知道错了!”

    “原来你也会知道错了?”杨宗庆不由冷哼。

    她伸手抠着他军装上的衣扣,贴近丈夫结实的胸膛,听着他稳健的心跳,撒娇道,“昨天我也是气过头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杨宗庆盯着她的脑袋,见她难得肯服软,问,“你真知错了?”

    梁羽捣蒜般点头,“千真万确,我发誓!”

    “你呀!”杨宗庆叹了口气,也不知她是不是一时兴起,生怕她反悔,双手搭在她肩上,道,“那你跟我去老孙和继饶家道歉去?老孙和嫂子可差点被吓得魂儿都没了,还有弟妹,要不是咱俩吵架,她的鼻梁也不会撞伤。”

    梁羽一听他提楚俏心里就不舒坦,面上却不敢反驳,只是不肯挪步,“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