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65章:撕破脸

    说着她开了一个小缝儿,生怕露馅儿,只伸出左手.pbx.

    她又担心楚俏回来,两人撞上脸就遮不住了,于是嘴里开始赶人,“你快拿着走吧,楼上楼下的人多口杂!”

    萧央隐隐感觉,小嫂子对她的意思,于是也不推辞,拿了东西塞进兜里,飞快地下楼去。

    楚俏拎着家里寄来的干菜,一回来就见阳台水声滴答,她还没来得及擦汗,赶过去一看,地上的豆角全被溅湿了。

    再抬头,秋兰湿漉漉的袜子就黏在她的**边上,她瞧着都犯恶心。

    楚俏扭头瞄了一眼半掩的门,心道她定是知道了工作的事,可她有必要闹得这么难堪么?

    楚俏摇头,把**放进桶里泡着,连搓洗了好几遍,还是觉得不干净。

    秋兰出来,见厨房里还是冷锅冷灶,开口就问,“楚俏你怎么还不做饭?等会儿继饶哥就该回来了,我在外头跑来跑去也累了,可没你那个好福气,天天搁家里头闲得慌,想来继饶哥也是念着一回来就吃上一口热饭的。”

    这就搞笑了,楚俏没搭茬,抽身离开往阳台去,这回她把男人和自己的衣裳全往主卧那边的阳台挪。

    客厅阳台那么宽,她就不信秋兰还有脸拿到他们夫妻的主卧去挂。

    如此明显的挑衅,她居然忍得了!

    秋兰没料到她竟这么镇静,毫无大吵大闹的意思,看样子是想扮大体吧?

    本来准备的一腔怒火,生生被压着,秋兰气闷到不行,却又没出撒。

    她紧随着,倒也识相地没进主卧,立在门口,“楚俏,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没听见?”

    楚俏也不是傻的,反唇相讥,“呀,是我疏忽了,真是对不住。我还以为秋兰姐吃了嫂子的鲍鱼粥,还没饿呢。”

    “你”秋兰被她一噎,忍气道,“那鲍鱼粥还真不是吹的,鲜美香甜,不过再好喝也经不住消化不是?况且,就算我不饿,继饶哥训练强度大,难道不饿吗?”

    还真是巧了,楚俏下楼的时候就问了杨宗庆,今晚陈继饶还有演练,最早也得明早才回呢。

    来者是客,楚俏本来还有点煮饭的意思,可秋兰的做法委实太过,还指望她做饭?

    真当她的话是圣旨?那她咋不窜天呢?

    楚俏展颜一笑,眸子里透着一丝鄙夷,“继饶自然有人管饭,不过秋兰姐再不去换饭票,可就没人值班了。”

    她的意思是不给自己做饭了?

    秋兰的火气由丹田直灌脑门,“楚俏,继饶哥不在家,你也不至于这么过分吧?不帮着我洗衣服也就算了,连饭都不管了?”

    有句话说道:帮人是情分,不帮那是本分。可某些人偏偏以为别人帮忙是理所应当,不帮反倒是罪过。

    楚俏冷嗤,跟她处在一个屋,真是气闷,“家里头可没菜,米倒是有,我的手早上刚换了药,不易宜碰水,刚才你也看见了,就是搓衣服也是单手洗的。秋兰姐要是真的饿了,我们一块儿去,我去换饭票,成吗?”

    你看,手伤了还真是好,什么事都赖不着她了!

    秋兰冷笑,她听梁羽提过,食堂的饭菜全是一身臭汗的大头兵,一个两个一窝蜂地抢饭,她才不要去呢!

    “楚俏你也是,换药了怎么不早说?也别去食堂了,不是还有些旧菜吗?我热一热就成了,就不和你一块去了。”

    “旧菜可都馊了,秋兰姐只怕吃不下呢。”她要是敢点头,楚俏非等着她吃完不可。

    秋兰本来就没打算吃残羹冷炙,她兜里有干粮,但楚俏连个借口都要堵得死死的,她脸色一下就冷了,“行了,我不吃了总行了吧?你去吃你的吧,我累了想歇会儿,现在又不饿了,所以也不用你带饭,你快走吧。”

    她自然不会饿着肚子,不过明天她要是软着脚跟出来,不知道继饶哥会怎么想。

    是她自己不吃饿,楚俏还省得掏钱呢。

    楚俏出了口恶气,心里也顺畅了,正准备开门,就听楼道里吵吵嚷嚷,分明是梁羽和许良的声音。

    “许大队长,您不来说清楚怎么行?楚俏是军嫂,咱们干部楼里的嫂子弟妹就不是了?这事儿要没个说法,那咱们就闹到师部去。”梁羽显然摆了阵仗来的。

    许良被搅得心烦意乱,这事儿虽然是偏颇楚俏了,可人家不止手受伤了,她的前途也毁了!

    楚俏默默听着,看样子是没法儿离开了,她索性敞开大门,走到楼梯间,见楼上楼下不少人探头探脑。

    梁羽一见楚俏立在扶手边,扬声道,“正好了,大家伙也都出来瞧一瞧,原来咱们部队,还真有内定的事儿.pbx.m”

    许良被她拉扯着,满脸黑线,等到了三楼,手一甩,“梁羽弟妹,这事儿是我安排的,和楚俏弟妹没关系,你非拉着我到这儿丢人现眼!”

    这要是没楚俏的事,她也没那个心情管,梁羽一路拽着他也累得慌,喘着粗气道,“可她也接了不是?她要真没那个贪念,她会接?”

    楚俏也真是觉得好笑,手搭在扶手上,不紧不慢地问,“听嫂子这话的意思,昨天大家伙都应了您的邀请去大饭店吃大餐,也都是我们贪吃了?”

    不吃白不吃,吃了没白吃,总有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可梁羽不敢承认,憋在心里头别提有多难受。

    她瞪着楚俏,恨恨道,“你别转移话题,今天说的可是你的事儿。”

    许良满面黑线,“弟妹,该说的我都说尽了,你别不依不饶。”

    梁羽自有她的一番说辞,“许队,当初林嫂子申请文职可是经过一层又一层的把关,别的不说,但是政审走程序都经过一个多月,那会儿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挤不进去?您一句话就把职位留给楚俏,这可说不过去。”

    “这次我是没按程序走,可楚俏弟妹不是情况特殊吗?她需要钱疗伤!”许良脸色一沉再沉,忍不住喝道。

    她都嫁给那么优秀的男人了,她还有什么不知足?

    别以为楚俏尖牙利齿,她就是好欺负的!

    梁羽反呛回去,甚至扯着唇角道,“许队,谈钱就俗气了不是?弟妹救人那会儿,难不成还想着能高嫁或者高收入?”

    此话一出,楼上楼下咿咿嗡嗡,倒不是梁羽说得有多在理,而是好处落到别人身上,心里不舒坦罢了。

    许良左右为难,“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照你的意思不选楚俏弟妹,你让我这张脸往哪里放?”

    许良虽也是好心,可这偏私的话太过明显,多少存了负气的念头,本来军嫂们就心有不甘,这会儿愈加不看好楚俏了。

    刘友兰也在,道,“许队您这话俺可就不爱听了,弟妹劳苦功高,可这楼上楼下的哪家不辛苦?你们男人在外头训练,家里头哪样不得我们女人操心?”

    这话都说到大家伙心坎里去了。

    可文职也不是谁家生孩子多就能成的!

    许良眉头紧皱,道,“你们肚子里要真没点墨水,文职可干不来。”

    蓝听着分外刺耳,不悦道,“许队长,我们这些军嫂里头,可不止她一个人有文化。俺听说楚俏弟妹还半途辍学了,可梁羽弟妹拿的可是正经的高中文凭。还有那日一起随副队长来的沁茹弟妹,人家可是大学生呢。”

    许良心道,梁羽在市里有工作,而林沁茹说不定还看不上部队的文职呢。不过他领教过这些军嫂的舌根,不好再说。

    秋兰见楚俏势头渐弱,也声援梁羽,“许队,我听梁羽嫂子提过,先前的林嫂子是考试拿到的编制,依我看,还是照老规矩,让大家公平竞争,凭真本事,我想大概也没人会反对了。”

    秋兰话一出,众人对楚俏更是看低了,试想,一个连住在自个儿家里头的老乡都不认同,那她还有什么可信度?

    风向一转,很多人却是忘了秋兰的忘恩负义。

    许良被困在一堆女人中间,耳边吵吵嚷嚷,他宁肯在训练场上风吹日晒,也不愿和她们论长短。

    他百般无奈,挠着头问,“弟妹,你怎么看?”

    这事儿论理也该按程序走,许队能想到她,她已经很感激了,楚俏自然也不想他难做。

    梁羽和秋兰想针对谁,她心知肚明,但她们凭什么以为她就赢不了?

    她莞尔一笑,恍惚间竟有种眉目如画之感,“那就按大家的意思考试吧,我倒是无所谓,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日后有人说继饶的不是。也请各位别怪许队,他也是出于好意,不过我的手还没痊愈,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倒是让大家费心了。”

    许良听了一堆闹心的话,也只楚俏愿意理解她,为他说句好话,顿觉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忽而分外理解“娶妻当娶贤”这句老话。

    如此一想,许良看她的眼神也多了些柔软,说来说去,还是继饶那小子有福气!

    她倒是会息事宁人,嘴里还什么人都没得罪。

    梁羽撇撇嘴,心里不爽到极点。

    许良扫了一圈,眼神分外森冷,“既然弟妹没意见,那就照旧考试,我还是看好你的!说到底,这事儿怪我,我在这里做自我检讨。不过我想问问你们几位,楚俏当初要是没救你们男人,你们还有时间在这儿喊苦喊累么?”

    这一个个有手有脚,嘴上说着帮扶,可谁又不是逮着劲儿地损她?

    当真是可笑!

    一句话,问的梁羽她们哑口无言。

    楚俏却是无心再多听,心里泛着酸楚,嘴上还笑道,“嫂子们还是各自散了吧,这时候该准备晚饭了不是?”

    梁羽一拳头砸在上,心里头闷闷的。

    这事儿本来就不是楚俏逮着缝儿钻的,本以为文职这么大的香饽饽,楚俏肯定拼死力争,没想到她倒是看得开。

    一招以退为进,攒足了感情分,而且择优录取她也占尽了优势,反倒显得自己咄咄逼人了。

    梁羽越想越不得劲,回到家,屋里空落落的没点人气。

    宗庆又不着家,也不知他忙活着什么。

    梁羽一边刷锅一边觉得恼火,一个两个,一桩两桩,没一样是顺心的,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她索性扔了抹布,气冲冲地往办公室去。

    办公室大楼前值班的小战士一见梁羽破天荒地来了,瞧着脸色相当不好,心里头暗笑杨营长明儿得遭殃了,不过家属是不能进办公室的。

    他不由犯怵,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把人拦下,“嫂子,您不能进办公室!”

    偏在这时,收发室的通讯员张放正从里头出来,一见梁羽,不由问道,“嫂子,您来找杨营长?”

    “可不是,都到吃饭的点了,宗庆还不回家,我不是着急问问嘛?”梁羽不好发作,忍气道。

    张放不明就里,不过,“嫂子,那你可就来晚了,杨营长不在办公室。我得回去了,嫂子再见。”

    梁羽摆摆手,却不死心,又上下瞄了一眼值班的小战士,侧过身,双手抱胸,没好气道,“行了,我也是在大院里长大的,你们的规矩我还不知道么?我就在外在叫一声,不进去行不行?”

    她满腹怒火,嘴上肯说不进去已经算最大的让步了!

    人家也没说进去,似乎也不算违规,但似乎也不太好,小战士为难地挠头,“这……嫂子,杨营长交代过,他出任务去了,不在办公室,您进去也没用!”

    梁羽一听,火气腾得烧得更旺了!

    好呀,现在他非但不愿回来做饭,人也要躲起来,连找的借口也错漏百出!

    梁羽气恼,不管不顾地执意硬闯,“他在不在,我进去一喊就知道了,不用你多管闲事!”

    小战士伸手阻拦,急得满头大汗,“嫂子,杨营长真的不在,他随陈营长出任务了!”

    梁羽冷眸如利剑般刺过去,“你别不识好歹,让开!我不进去,就在外头叫他出来!”

    话音一落,她倒还顾着人情,塞了两包香烟给那小战士,踩着草坪就进去了。

    办公楼里静得清凉,只有梁羽高跟鞋敲着板砖尖锐的声音。

    她从口袋里拿出备用钥匙,眼里隐隐透着精光,心道总算不枉费她想出突袭这一招。

    梁羽推门而入,里头空无一人,那小战士都真没诓她。

    她大模大样地走进去,冰冷的眼眸扫了一眼桌牌,几步走到杨宗庆的桌面,一手拉开椅子,见桌上干净而整齐,倒找不出什么蛛丝马迹。

    “这还差不多。”她咕哝了一句,把双脚抬起搁在桌面之上。

    伸了个懒腰,完全放松身子,仰头却瞥见陈继饶的桌牌,心里不由一动。

    原来,他也在这间办公室……

    梁羽屏住呼吸,悄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拉开椅子,望着一尘不染的桌面,竟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摸着靠椅,轻轻地屈膝坐下,心里说不出的满足,面颊如春风拂过,又似充盈着男人阳刚的气息。

    梁羽不由勾唇痴笑,眼里蹦出一丝丝得意之色,就算楚俏与他再亲昵,可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也只有她一个!

    她的目光触及桌面文件夹上的一封军报,不由自主地拿起来拆了,目光所及,她眼里的得意之色越发深凝。

    她有的是法子叫楚俏知难而退!

    ☆☆☆☆

    浑然不觉的楚俏回厨房拿碗,出来时见西屋的门已经掩上了,秋兰一回来不是故意使绊儿就是催她做饭,还当着众人的面给她下脸色。

    楚俏自认没那么大方,会不计前嫌帮她带饭。

    两人相看两厌,只差没把脸皮撕破罢了!

    楚俏一声不响地退出来,见许良还在,不由惊异出声,“许队再不回去,嫂子该催你了。”

    许良低头瞧了她一眼,又垂下去扫了一下鞋面,她虽当着众人的面表示不介意,不过他心里总是有疙瘩,却不知如何启齿,见她手里端着空碗,问道,“弟妹要去食堂打饭?”

    楚俏点点头,“手碗新上了药,总是小心些才好。”

    难得有个赔礼的机会,许良哪里肯放过,积极道,“是是是,治手才是最重要的,你也别累着了,我帮你去打饭吧。”

    楚俏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没必要,这事儿虽然不成,但他怎么说也是继饶的上司,这份情她自然是要认的,于是笑道,“许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也不是玻璃心,这点小事我还做的来。”

    “弟妹,实在对不住……本来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害你受累了。”许良面露苦色。

    楚俏倒没挂在心上,与他一并下楼,道,“按理也该考试择优录取,要是我的手好了,我也不一定会输,许队不用担心……”

    送走许良,楚俏打了饭回来,正巧遇上了梁羽。

    瞧着她站在转角,隐在暮色之中,看样子在等人。

    不过这与她无关。

    楚俏自不会多管闲事,朝着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梁羽倒是勾唇一笑,饶有兴趣地睨着她手里的碗,“陈营长才一天不回家,你连饭也不煮了,是省得做戏了吧?”

    楚俏只觉刺耳得慌,撕破脸皮对谁都没好处,不过就梁羽的态度,跟撕破也没什么差别。

    她淡淡一笑,“说得好像嫂子待在这儿,饭就能熟似的,至于做不做戏,嫂子何不称职一些,既然与杨营长结为连理,又何必不隐藏得深一些,我起码做得全套不是么?”

    她的意思是……?

    梁羽一下惊得说不出话来,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陈继饶?她可从没对任何人吐露过!

    她吓得一身冷汗,眼珠瞪圆,“你怎么……”会知道?

    楚俏眼里一派清明,波澜不兴,“嫂子,我手伤了,可眼睛没废,心也没残。所谓记恨,也不过是有所图而图不着。我来部队也不过短短半月,自认还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来,嫂子却处处瞧我不顺眼,自然就不难想了!”

    她平静的眼眸里渐渐酝出一抹悲恨来,上一世若是看得清,她也不至到死都悔恨不休。

    原来她早就知道,可偏偏她一声不想,即便自己有意为之,她也淡然处之,她究竟存了什么心思?

    看好戏?还是留了大招在后头?

    这个楚俏,好深沉的心机!看来,不该看轻了她啊!

    梁羽暗自心惊她的心力,“说这些有意思么?他那样的人,爱慕者何其多?你也不过是侥幸。说实在,我的确看你不顺眼,分明心里门儿清,却是装傻,但我总是不会害了他的,这里有他的一封信,你替他带回去吧。”

    夫妻一体,梁羽口口声声说不会害他,却处处给她设陷阱,难道就不怕拖累他么?

    楚俏自然不会傻到去接,拒绝道,“嫂子的东西,我可不敢轻易接,您还是亲自拿给他吧。”

    说完,她也不等梁羽作何反应,端着饭菜就走了。

    梁羽含恨的目光直直刺着她,气得心口难平,没想到她小小年纪,眼珠子倒是狠毒。

    她藏得那么深的秘密,竟被她血淋淋地挖出来!

    她要是肯继续保守,倒也没什么,但若是传到宗庆的耳朵里,他还不得闹离婚?

    梁羽越想越后怕,她必须先发制人,把楚俏的名声搅臭了,到时候不管她说什么,也没人会信她!

    翌日,晨曦初露,云雾弥漫,楚俏煮了粥后照例起早晨练,一回来就见秋兰提着个布袋,看样子准备出门。

    楚俏本想把她当空气,不过饿了她一顿,再不闻不问也说不过去,好歹她也是这屋名义上的女主人,传出去丢的可是男人的面。

    “怎么不吃了早饭再走?”她温声问道。

    秋兰浑身不自在,清了两下嗓儿才说,“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哦对了,今天秋云回家,我今晚要去二叔家吃饭,就不回来了。”

    经昨晚一事,她也不愿单独和楚俏住在同一个屋檐之下。

    楚俏还乐得清静,也省得挽留,“那今晚我就不准备你的饭菜了。”

    秋兰决定要走是一回事,可楚俏的态度又是另一回事了。她竟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秋兰心里忿忿不平,却也不好发作,只得一跺脚,头也不回地下楼了。

    楼前,梁羽正倚在车前,见秋兰一脸郁闷,问道,“这是咋了?”

    秋兰眉色沉沉,嘟囔道,“还不是因为昨天晚上我出言帮了嫂子,她连饭也不给我吃了,我看在这儿是住不下了,今晚我就回我叔那儿住去。”

    梁羽一听她退缩了,只道,“别呀,陈营长还没发话呢,她凭什么赶你走?妹子,她要是赶你走,就住我家去!到时楼上楼下瞧在眼里,我看她还有没有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