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66章:来了,互相伤害

    果真傍着大树好乘凉,秋兰一喜,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嘴上还拒绝,“还是别了,嫂子,这说出去也不好听呀.px.m”

    梁羽挽着她的手,难得大方,“这有啥,不好听的也是她楚俏,你怕什么?秋兰妹子,你就住部队,要走也是她走!”

    “那好吧,我明天就回来,今晚我叔寿辰,早应了会去的。”秋兰心道,二叔怎么也是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来的宾客怕是只高不低,她可不想吊死在一棵树上!

    梁羽见她满口答应,心道她比刘友兰懂得识人眼色,笑道,“那明儿一早我就叫司机去接你。你前几天找工作也怪累的,从今以后也别去找了,嫂子托人帮你问问。”

    秋兰一听,喜不自胜,拼命压着心头的激动,不住地点头,“行,那我就听嫂子的!”

    梁羽拍了拍秋兰的脊梁,目光扫到匆匆经过的萧央,心里一时有了主意,坏笑着附在秋兰耳边道,“你等着看,我这就给你出气去!”

    还不等秋兰张口问,只见梁羽小跑过去叫住萧央,两人也不知说些什么,而萧央接过了她递过来的东西。

    没一会儿梁羽就眉飞色舞回来,秋兰好奇心被勾起,小声问道,“嫂子,你和萧排长说什么呀?”

    梁羽生怕忍不住,连忙捂住嘴,拉着她钻进车,这才哈哈大笑,拍着秋兰的肩头道,“等你明天回来,估计楚俏就会被轰走了,哈哈哈哈哈……”

    秋兰一听,也是满心欢喜,凑近问,“嫂子,你究竟干啥了这么高兴?”

    梁羽的主意还差一步,自然没有告诉她的打算,“你别问了,到时只管看好戏就对了!”

    梁羽为人做事高调,但心机也重,她一旦出手,只怕段位不低,不成也就算了,真追究起来,秋兰也可以脱个干净,何乐而不为?

    再说楚俏换了药,正端着一碗青菜粥,盘算着男人今天该回来了,她待会儿还得趁早去买些新鲜的菜。

    这大热的天儿,一整日地训练,也是苦,她还真得好好想想能做些好吃的犒劳犒劳他。

    正想着,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思路,门外的人自报家门,“小嫂子,我是萧央。”

    楚俏起身开门,昨天她就想问了,“萧排长怎么不用去训练?”

    萧央几次来都被堵在外头,没想到她这次居然来了门,惊异之余,见她鼻头还贴着药膏,声音倒是恢复了不少,于是照实回答,“营长另外安排了任务给俺,他叫人回来,吩咐我来通知您一声,他晚上才回得来,叫你别等他了。”

    楚俏心里一阵失落,不过他起码有了一句交代,她总算有了安慰,只道,“好,我知道了,辛苦你跑这一趟。”

    萧央笑笑,黝黑的肌肤透着健康的色泽,踟蹰地从兜里掏出折好的黄色信封,递给她,“嫂子,这是岗亭值班的小战士托我给营长带的,你好生保管着,回来给他就成。”

    楚俏一看信封被人拆过,歪歪斜斜地卷着,不知是不是家里捎来的信。

    她左右看了一圈,既然指明了是给他的,她也不好拆开,收回兜里,心里还是有疑惑,“怎么瞧着被人拆过了?”

    萧央脸色一变,不过他脸黑,倒看不真切,语气卡顿道,“哦,这个是例行检查,军演快开始了,查的严。”

    昨天家里寄来的包裹也被翻得乱七八糟,楚俏表示理解,不过,“昨天还说得人亲自去领呢,今天怎么又给你了?”

    萧央一时语塞,想了一会儿才道,“我在岗亭时恰好许队也在,他还说小嫂子来回也不方便。”

    楚俏一听是许队,又见他急得满头大汗,想来他是担心挨骂,噗嗤一下笑了,“瞧你急得,我拿着就是了。下回也不必为这事儿亲自跑一趟,横竖我也是要去买菜的。”

    萧央见她接了,松了一口气,七上八下的心也落定了,心里回想着梁羽应承的话“你帮我这个忙,我一定成全你的好事!”

    他一笑,露出大白牙,“嫂子别客气,我先回去了。”

    “等等”人家跑一趟,楚俏总不好让人家空着手回去,不过家里头也没啥好东西,她干脆把自留的鸡蛋塞给他。

    萧央自是推辞,楚俏假意不高兴,“才说了别客气,连一颗鸡蛋也不肯接,这不是见外了么?”

    萧央羞赧地挠头,“那……我就不客气啦?”

    干净的水煮蛋还有余温,萧央握在手心,浅淡的余温一点点甜丝丝地传入心肺,竟是这般挠人的滋味,只怕是梦里也梦不到!

    萧央难得一整日的好心情,可没想到,梁羽嫂子亲手给了他香甜的滋味,又亲手毁了这样的滋味!

    ☆☆☆

    日暮西落,梁羽闯进萧央的单人宿舍时,正好瞧见他对着一颗鸡蛋傻笑,不用猜也知那是楚俏给的.pbx.m

    梁羽反倒不急了,抱胸倚着门框,笑得肆意,“萧排长,你说要是陈营长知道自己的部下惦记他的妻子,他会作何感想?”

    萧央被她的话吓得心惊肉跳,“腾”一下从桌子上跳起,“嫂子你怎么门也不敲就进来了?”

    梁羽凉凉地瞥了他一眼,不答反问,“我要没有硬闯,又怎么瞧见你一脸思h的样子?”

    她私闯竟还有理了?

    萧央怒瞪着她,“嫂子你瞎说什么?”

    “我是不是瞎说你心知肚明,”梁羽心里有底,倒不怕他抵死不认,只道,“也是,你也正好血气方刚的年纪,而楚俏年纪也小,听说你母亲一心盼着你娶个有文化的媳妇,你有那心思倒也算有孝心。”

    萧央眼珠子轱辘一转,不知她打的是谁的主意,也不敢应声,只悄无声息地把鸡蛋收到身后,啪嗒一下扔进垃圾篓里。

    梁羽勾唇,心道楚俏也是可悲,瞧瞧她的爱慕者,一到紧要关头,什么情呀爱呀,原来也是不足轻重。

    她摇头失笑,“我也是过来人,你那点小心思怎么会看不明白?不过要我当做不知情也不是不行。”

    萧央一听她肯松口,心里一喜,“好嫂子,我就知道您心好……”

    梁羽听着他的恭维,觉得分外顺耳,等她听得够了,才附耳提了她的条件。

    萧央脸色一变再变,听到最后实在听不下去了,直起身,眉头紧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嫂子,这……不好吧?”

    梁羽淡淡落座,“好不好可就看你了,毕竟时间不等人,陈营长回来一发现军演模拟图不见了,一追查,查到东西在楚俏手里,而又是你给她的,你要把我供出来也无妨,我只消说一句,是你指使的。你为了和楚俏双宿双飞,故意诬陷陈营长,到时,你以为你脱得了干系?”

    萧央一听,只觉得头皮发麻,“嫂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梁羽翻着白眼道,“萧排长,你心里要是没那个念头,我怎么也钻不进不是?人犯了错,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但你事先承认错误就不同了,你只管说是楚俏故意**你,这事儿可怪不到你头上。”

    萧央满脸踌躇,心里惴惴不安,“可这也不关小嫂子的事,她对我好,也许没那个意思。”

    梁羽见他还嘴硬,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拉开他的抽屉,一只陈旧的钢笔赫然躺在抽屉中间。

    她捻起来,仔细翻看着,只道,“这钢笔也旧了,萧排长竟还宝贝着?你说。我要是把它交给陈营长,你在部队还待得下去么?破坏军婚可是犯罪,而你还是军人,可是明知故犯!”

    萧央被她吓出一身冷汗,手也抖得厉害,忽然,一阵急促的哨声猛然响起,他腾地一下抬起头,眼里满是惊惧。

    紧急集合!

    他也没顾得上梁羽,换上军靴就飞跑出去。等他到了训练场,已经开始整队了,而一身疲惫的陈继饶犹挺立在一旁,面色沉冷,薄唇紧抿,一语不发。

    男人已一天**没合过眼,这次进山埋伏,他每个点都察看过,身上还蹭着泥土和藤叶,带着一身疲惫回来,靠着山里的信号台,他知道军演模拟图送来了。

    可一回来,图纸不翼而飞了!

    这次军演规模之大,连他也是头一回见,甚至还允许千分之二的伤亡,而那份图纸关系南北双方所有的作战点,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图纸要是找不回来,别说升迁,甚至还有可能累得本职不保!

    可偏偏,这事儿没法儿大肆宣扬,所以他也只得把人召集起来,照着没出任务的人头,一个一个宿舍地去搜查!

    在暮光映衬之下,那隐在军帽之下的磊落分明的面孔上却是分外安静的,他冷冷扫了一圈目光躁动的士兵,犹是一语不发,只抬起的手一挥,几个具是疲惫的小战士依照之前的吩咐。

    萧央默不作声地盯着,上一次军牌遗失,也是如此,他多少猜到,这和图纸有关,一时之间,心里七上八下。

    出任务的几个排的弟兄已经一天**没合眼,窝在山沟里,脸上手臂上都是蚊虫叮咬的痕迹,现在回来了还没法歇着,心里又怎会不不愧疚?

    整个营的人站了约摸半个小时,日落西头,空气里也没那么燥热,但萧央脸上淌着的汗水却是有增无减。

    图纸在楚俏那儿,几个小战士灰头灰脸地回来,自然一无所获。

    男人的脸色越发青黑,背着手来回几次踱步,这才挥手让他们入列。

    他目光放远,深眸来回在人队里逡巡,一语不发,也不知在沉思什么。

    而一旁负责通讯的小战士,战战兢兢地立在一旁,腿脚发抖,他几度建设心理,才壮起胆子喊道,“报告!”

    脚下的军靴一顿,男人霍然回神,沉冷启唇,“讲!”

    通讯战士顿了一下,“营长您和二排三排的战友们辛苦了,不如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追查吧?”

    他也是出于好心,可部队是累了就可以休息的地方吗?

    男人眉头一挑,透着一股狠劲,他声音嘶哑,却仍旧掷地有声,“张放,那么重要的东西你没亲自交到我手上,而是放在办公桌,你以为你几句话就脱得了干系?”

    张放一下羞愧地低下头去,不敢再多话。

    队列一派安静,几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兵闭着眼睛,身体左晃右晃,忽然就听耳边一声喝令,“陆晨、唐宇、叶则、孟凡丁,出列!”

    被点名的四人一下精神就抖擞了,“到!”

    “俯卧撑十个,准备!”男人紧抿薄唇,不动声色地观察着。

    四人累极,却不敢有丝毫怨言,硬撑着做完了。

    陈继饶叫他们归队,这才扬声说道,“我不管是谁把办公室的东西拿走了,但是今晚如果找不到的话,大家伙谁也别想回去吃饭休息!”

    一直一语不发的许良立在一头,这事儿交由陈继饶处理,他是信得过的,所以这时才发话,“也没人承认的话,那大家就都在这儿等着,直到查不出来为止!你们也饿了,就先原地休息吧?”

    说着他转头以眼神征询陈继饶的意见,见他默然点头,又道,“要是有人知情,就直接来找陈营长。”

    说完,他拍了拍陈继饶的肩头,“走吧,进去歇会儿,众目睽睽之下,也没人敢来打报告。”

    男人一想,觉得在理,轮廓分明的俊脸仍旧是严肃的神色。

    而坐在训练场的萧央嘴唇发干,汗流浃背,晚风一吹,他就觉得脊梁分外阴冷,耳边听着战友们的抱怨,心里越发难受得紧。

    纸是保不住火的,营长是出了名的严厉分明,任你找不出错漏,而且他的眼睛毒得很,营里的兵也都服他。

    萧央自问,比心理战术,他是比不过陈继饶的。

    他思来想去,如果承认图纸是梁羽嫂子递来的,那他和楚俏的“地下情”肯定会被曝光,到时营长又怎么可能容得下他?

    但如果照梁羽所说,把脏水往楚俏身上泼,兴许还有转机,他不但脱了干系,也和梁羽拴在一根绳上,到时候他开口求她,让她出面向杨营长求情,他大可跳到一营去。

    涉及前途,那他也只能牺牲小嫂子了!

    萧央眼露愧色,但抵不过心里的贪念,目光越发阴暗,念头也越发坚定,于是他站起身来,直直朝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几个营长正一字儿排开,面前的通讯小兵正局促不安地立在那儿。

    场面颇为严肃沉冷。

    陈继饶立在一旁,倚着桌面,一双大长腿交叠着,神色冷漠。

    许良见他下颚泛着胡茬的青色,眼窝深陷,眼圈也重,到底是体恤下属,他起身,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来递了一支给他,安慰道,“你也别逼得太紧,他兴许真不知道。先抽根烟醒醒神。”

    陈继饶虽累,但精神头还在,深邃的眸子里仍一派清明,于是摆手道,“不用,您知道我不抽烟。”

    而张放见到许良指间夹着的烟,不由自主地

    咽了下口气,手不着痕迹地捂着裤兜,尽管动作很轻微,但还是被眼尖的男人发现了,他阔步上前,喝道,“兜里揣着什么,快出来!”

    张放满脸为难,断断续续道,“营、营长……什、什么都没有……”

    男人眸子一眯,也不给他犹豫的机会,一掌拍掉他的手心,掏出来的却是一包香烟。

    陈继饶性感的薄唇一勾,转头看着许良,扬了扬头,指着香烟面上那支凌寒盛开的红梅,笑问,“许队,这可是好东西,只怕您平时也少抽吧?”

    许良会意,眸子里透着怒意,嘴上却自嘲,“这盒烟少说也要五块钱,靠我那点可怜的津贴,还真抽不上!”

    他俩虽是打趣,张放却吓得浑身大汗,不敢再有什么隐瞒,“陈营长,千真万确,我真把您的信件送到办公室了,我要是撒谎,天打雷劈!”

    陈继饶倒也不急,低下头反复盯着手里的香烟,眼神凌厉,“据我所知,你家里头还有位患眼疾的母亲,你每个月还得汇钱回老家。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涨津贴了,竟抽得起这么贵的香烟。”

    果然便宜不好占。

    张放无奈垂下头,认命道,“营长,我老实交代,这不是我买的,是值班的荣庆给的。他交代过,要是您或杨营长问起,就说我只管送东西而已,其他一概不知。我一寻思,左右也没撒谎,就应下了。”

    即便是照实说,好端端的,荣庆又怎么会那样交代?

    这里头到底有什么猫腻?

    男人沉默片刻,仰起头,声音里透着淡漠,“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梁羽是在他后头进办公室的,张放自然觉察不出什么异常,于是照实道,“没有,营长,那封信上标了绝密,我没有当面交到您手上,的确是我的失误。但我的的确确把东西放您办公桌上了。”

    陈继饶见他满脸苦色,再追问怕是要哭了,况且大抵也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摆摆手,回身倚着桌面,仔细回味着张放的话,半晌才问,“许队,不如把荣庆叫来,问问什么情况?”

    好歹也是条线索,许队大手一挥,“这事儿你全权负责,不必问我。”

    不过不等荣庆来,萧央倒是先来了,“报告!”

    几个营长正聚在一块合计,纷纷扭头,见来人是他,陈继饶简言道了一句,“进来。”

    萧央见几位营长都在,踌躇了一会儿才进来,“营长,俺知道图纸在哪儿。”

    陈继饶明显一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剑眉一凛,“在谁那儿?”

    涉及楚俏,而且还是那么私密的事,萧央到底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如实到来,动了几下嘴唇,他才道,“营长,这事儿俺想私下里和您说。”

    男人眉头一挑,如炬的目光无声地询问许良,许良也知萧央肠子不少,但也是个闷瓶子,于是领着杨宗庆和孙攀他们出去了。

    室内只剩两人,陈继饶坐下,线条分明的轮廓透着刚毅,目光炯炯,“说吧,你怎么知道里头是图纸?还有,图纸在哪儿?”

    萧央咽了几下口水,心一横,眼一闭,道,“是小嫂子告诉俺的,图纸就在您家。”

    什么!?

    陈继饶霍的从椅子上跳下来,这事儿怎么牵扯到俏俏身上?

    他深眸蕴着怒意,浑身散发着阴沉的气场,一字一句道,“到底怎么回事?”

    萧央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那支残旧的钢笔,“这是小嫂子送给俺的,好几回俺替她送东西,小嫂子没让俺进,但总隔着门对俺说一些暧、**的话,她还说营长您、那方面……似乎、不太行……”

    瞧见陈继饶越发青黑的脸色,萧央不敢再往下说。

    萧央的话彻底震怒了他,让怒火“轰”的在他的身体里熊熊地燃烧起来。楚俏的话无异于是在质疑他,给他带了一顶天大的绿帽,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暴跳如雷。

    他怒极了,腾一下跳起来,紧握的手背青筋暴起,忽然他就一拳打在桌面上。

    他犹强忍着,撇过头问萧央,“她还说了些什么?”

    萧央直觉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好硬着头皮道,“今天她塞了图纸给我,说是一心盼着我平步青云,要是能赶上您就好了,我没敢拿,急着要走,她非拦着硬塞了一颗鸡蛋给我……”

    他的话真假参半,男人全身的血都似乎是在那一刻凝固了,冷成了冰块。

    先前来了一个张淑傲,现在又冒出一个萧央,没想到她长成那样了,狂蜂浪蝶倒是不少。亏他还对她心存愧疚,处处体谅她忍让着她,即便没分房睡也念着她年纪小而没去碰她,她竟好心当驴肝肺!

    自以为是的人他见多了,但还没见过质疑自己那方面不行的女人!

    天知道晚上他忍得有多辛苦!

    男人心头愤恨,也不等萧央把话说完,转身就怒气冲冲地往家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