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67章:以后你我就桥归桥路归路!

    且说楚俏念着男人在外头奔波劳累,一早就买了骨头回来,打算熬汤。

    她厨艺不行,而熬汤并不需要太高的烹饪技巧,又滋补。

    眼见窗外日头临近景山,她往窗台下探了又探,仍不见他挺拔的身姿,不由沮丧,眼瞅着锅里的骨头汤都要熬干了,黄豆也都快炖烂了。

    天气热得慌,她干脆把火关上,单手握着菜刀,瞧着砧板上七零八落的青瓜片,转而一想,他一回来就可以喝上热腾腾的饭菜,他应该会高兴的吧?那会不会觉得她还是有点用的?

    楚俏这么一想,一扫心头的阴霾,心道,也不枉费她忍着咕咕直叫的肚子那么难受了。

    她想得甜美,此时,正好门锁响了,楚俏摘掉围裙,从厨房探头出来,果真瞧见男人关门的背影,不由一喜,洗了手,又擦了两下,笑问,“你回来啦?肚子饿不饿?”

    男人转身就见她笑面相迎,却只觉得虚伪怪诞,俊气的轮廓越发沉冷,眸子里满是嫌恶,浑身散发着阴鸷的气息。

    楚俏见他虎着脸,惊觉不妙,笑容慢慢褪去,不由疑惑,关切问道,“你脸色不太好,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却是视若罔闻,直直地朝卧房大阔步走去,楚俏跟在他后头,见他东翻翻西翻翻,根本摸不着头脑,“在找什么?”

    男人矮着高挑的身子,犹在翻箱倒柜,楚俏一下就想起来萧央叫自己转交给他的东西,她出门的时候似乎塞进围裙里了。

    于是她折到厨房又折回来,扬起手里的信封,问,“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

    男人一听,浑身一僵,她竟还有脸拿出来?

    他飞快转身,一把摘掉她扬在手里的东西,利索地拆开,甚至还有些手抖。

    一张军事图纸赫然映入眼帘!

    他的眼神刹那间变得森冷,那目光透出玉碎的决绝,他望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问,“你是那么巴不得我不好过?!”

    只是那样一句话!

    她的心一下子就冷了,如深陷冰窖那样的冷!

    暮色沉沉,就连天边的斜阳也快燃尽了,屋子里暗下来,这会儿反倒让人慌张烦躁。

    “不是。”楚俏摇头应道,忽觉脊梁一抽,她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陈继饶一手捏住了她的肩头,将她用力地抵在了墙上,他用的力气大的惊人,几乎可以瞬间就将她撞碎了般。

    她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耳边全都是他狂怒的声音,“楚俏,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你才敢那样没皮没脸地放肆?”

    楚俏还是一头雾水,肩头被他捏得死紧,她只好伸手去掰,可他动作更快,一把摁住她的右手。

    她的手刚敷了了药,血色从她的脸上一寸寸地逝去,她挣道,“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他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那一双眼眸厉如鹰枭,冷冷地看着她,扬着手里的图纸,怒喝,“就是因为你拿了这份图纸,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害死?”

    他这一逼问让楚俏刹那间回过神来,她心中惊骇,冰冷的泪夺眶而出,“我不知道,是萧排长……”

    男人一听果真和萧央有关,还没等她把话未完,就一下蓦地松开手,而楚俏的身体因失力,软软地从墙上滑落。

    男人见她的脸上全都是晶莹的泪珠,她的身体也颤抖得厉害,大口地喘息着,胸口剧烈地起伏!

    他气极,毫不客气地打断她,“你竟还不知错?楚俏,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一个张淑傲不止,又招惹了我手底下的人!你倒是说说,我究竟哪里对你不住?”

    她只接一封信,怎就成了眼前的局面?

    楚俏听出来,他一定是误会了,她怎么会不巴望着他好呢?

    她摇头,含泪辩解,“我没有招惹萧排长。”

    她竟还不承认?

    盛怒中的男人所剩的机智已经不多,这个女人明明这么可恶,他的心竟还不由自主地抽痛。

    本来只打算允她一个安身之地的,本来他对这桩婚姻也没有多大期待,可自打她过门后,不知不觉间他竟也关心起她来,感情果真还是不该苛求!

    因为在意,所以才会失去理智地逼问,“没有招惹他?今天早上你是不是塞了一颗鸡蛋给他?”

    “我是给了他一颗鸡蛋,可……”那只是为了感谢他辛辛苦苦跑一趟,她并没有别的意思!

    她张口就想反驳,可陈继饶忽然一把拉住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扼住她的下颚。

    楚俏睁大眼睛,和他对视,嘴唇却被他死死吻住,连呼吸都没有了。

    他放开她,眯起的深眸看起来那样绝情,突然将她搂进怀里,附在她耳边冷嘲,“我那方面不行,嗯?”

    楚俏隐隐意识到他想干什么,一时怔怔地望着他,眼里慢慢浮上一丝痛楚来,她心里是有他,可她从未想过他明明不爱,却迫着与她结合。

    她不愿,也不屑!

    楚俏也气,这个人已经被怒火冲昏了脑袋,很不冷静,她不想和他争执,转身要走。

    他不由得怒火中烧,哗地一声,将椅子踢了,可怜的椅子直直砸向墙上,足见他的力道之大。

    他在她出去之前一把推上了门,一把抓起她扔在**面上,她挣扎,“你放开我!”

    楚俏的心瞬间抽得死紧,扎挣着从**上爬起来,却一手落,直接跌落在地。

    还不等她挣起身起来,陈继饶初尝了一次她的清甜,已经等不得,俯下身去将她拦腰抱起,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她的唇比他意想中的还要柔软还要鲜嫩,他什么也顾不得,只想发了疯地掠夺。

    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她的清香,她的整个人只属于他,旁人休想染指染!

    楚俏被吓蒙了,她的嘴唇被堵住,好不容易等他松开一些,一时之间就像小兽一样瑟瑟地抖着,泪眼婆娑,惊恐地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从没想过害你!”

    男人见她瑟缩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她处心积虑地想到偷拿图纸,她也亲口承认了这事和萧央有染,他还有什么好顾忌?

    他冷漠地一笑,脸上已经有了狠绝的神色,“怎么,还学会欲拒还迎了?不是抱怨我没满足你么?今晚你别想着还可以全身而退!”

    话音一落,她的身体忽然失重,一片晕眩过后,楚俏才惊恐的发现自己已被男人重新扔回**上。

    一切的举动都发生的太快,待她回过神来,惊恐的睁大眼睛,终于意识到一直让她忐忑的事情怕是就要发生,她忽然脑子一闪,想起昨天梁羽把她堵在路口的一幕,“我真的没想过要害你,我可以解释的。”

    男人幽深的眸子死死盯着她,目光暗如夜,这会儿他哪还想听她的解释,声音浓重低沉犹如她挣不开的恶梦一般,“晚了!”

    窗外晚霞如血,而室内朦胧**,男人背光立**沿,坚毅的面孔隐没在阴影里,冷硬而幽狠。

    楚俏止不住的瑟瑟颤抖,面颊还挂着泪水,“你别冲动,真的不是我,是梁羽!”

    男人已不想多言,粗鲁地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楚俏浑身僵直,咬唇痛哭,她被他箍住,手脚被缚住一般,已经动弹不得,她甚至还来不及羞怯,手腕传来阵阵刺痛,道,“我不愿意!你逼我,和**又有什么区别?”

    她的手好不容易重获自由,下了死力去掰他的手,他死盯着她看,她不愿意,难不成还想着萧央?还是张淑傲?

    ……

    楚俏眼前一黑,许是认命了,任由他啃咬着,松软无力地躺在那儿……

    天色蒙蒙亮,陈继饶推开房门,带着一身雾水进来,完事之后他不愿再看她生无可恋的面容,从浴室出来,就拿着从张放那里缴来的那包烟,在外头坐了也不知多久,竟趴着睡着了。

    等他醒来,脚边已是一地的烟蒂,他拍了拍身上的军装,见她仍是无声无息的趴着,双目紧闭,心里怒气未减。

    只怕再在这儿待下去,他会忍不住再欺负她一回,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她微微颤动的手指,努力忽略掉她那布满淤青的手腕,狠下心道,“你也不必觉得委屈,这次军演被你毁了,我也不知还得等多少年才遇上这样的机会。你救了我,我娶你,你毁了我的前程,我要你一晚,也算两清了。回头我就打离婚报告去,以后你我就桥归桥路归路!”

    楚俏默默听着,脸色“唰”一下就白了,她睁开眼,抬头却见他神色严肃,眉宇间满是厌弃,心知此事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

    虽然,她早知注定是要离婚的,但不曾想会闹到这种地步。

    也好,离就离吧,也省得她以后再伤心伤肺,她只觉得浑身无力,头跌回枕面,脸深深地埋进去,哭腔里嘶哑迷蒙,“好,我会尽快给你挪地儿,绝不耽误了你!”

    陈继饶一听,浑身一震,嘴上却硬撑道,“那样最好!”

    话音一落,他也不管她是死是活,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

    等楚俏从恍惚中睁开眼睛,外头已是旭日东升。

    她微微一动,全身就像被火车辗过一样,头业痛得要裂开一样。

    她闭了一下干涩的眼睛,再费力地睁开,盯着窗台淡青色的帘子,只觉得好笑,亏她还费心费力地张罗着这个家。

    许多事情她不懂,她就努力去学,却没想到,他从来不信她!

    屋里静谧无声,一片冷清,她的身子如散了架,身前背后被印上很多痕迹,火辣辣的疼痛侵蚀着她的感官。她早知他身强力壮,但真正体会到才知,男人的精力比她想象中强悍太多了。

    被他那般强硬地禁锢着,她根本毫无他法。回想昨夜他胁迫她,楚俏的身子抖得更加厉害,她几乎将嘴唇咬破才镇静下来。

    楚俏慢慢地爬起来,扶着墙面的手也疼得难受,而腿心传来的痛楚让她几乎走不稳,可是更难受的是头,不仅疼还晕得厉害,她走得摇摇晃晃,挪到卫生间时也是气喘吁吁。

    镜面里的女人眼睛红肿,面容憔悴,连嘴唇都在颤抖。她一边放声大哭一边拧开水龙头,任由冷水将凌乱的头发打湿。

    现在的天虽不冷,可当冷水浸湿到满是痕迹的皮肤上时,她仍忍不住发颤。她哭到忿了气,哭到虚软地跌坐在地,等到洗完的时候,她的眼泪也干了。

    她渴极,忍不住喝了几口冷水,抓着洗漱台爬起来,镜面里的人尽管仍是狼狈不堪,但眼里多了几分坚强。

    不管怎样,她还是楚俏!

    他既然那么恨她,她也不愿看见他,她要堂堂正正地靠自己活着!

    楚俏撑持着身子,赤脚走出来,回房找了一身衣服换上,也顾不得一片狼藉的地面,她饿极,又扶着墙到厨房。

    昨晚熬的骨头汤已经馊了,她只揭开饭锅,挖了一块干饭默默吃着。吃着吃着眼泪又涌出来了。

    他当真是狠啊,竟半点情面都不留,半句解释也不停!

    他亲手给了织了那样可怕的梦,枉费她还满心欢喜地期待,原来,一切都是她自欺欺人罢了!

    楚俏心里痛得难受,却也把一块干饭吃完了。她起身洗了手,折回房里,屋里还残留着腥残的气味,她痛苦地闭上眼,脑海里又浮现他说的那些残忍的话。

    这个地方她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这一回,梁羽和秋兰该拍大腿偷笑了吧?

    但即便是下堂了,她也要挺直腰板地离开,绝不会让她们看笑话!

    楚俏下定决心,这一次她非要伺机反击!

    梁羽偷拿军机图纸,不用她出手收拾,部队的领导也绝饶不了了。至于秋兰,她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出不必她出手,也足以抹臭秋兰名声的招来。

    于是她折进西屋,想也不想地在林沁茹的包裹里霍开一口子来,隐约露出商标的一角。

    这些商标她认得,都是舶来品,价格不菲,她就不信秋兰会不动心。

    也许,这事肖景然和林沁茹不会追究,但那个横行骄纵的吴悠可就难说了。

    她又蹲下身子收拾着地上的狼藉,昨晚的衣服已经被他撕了个稀烂,根本没法再穿。

    原本也是他掏钱买的,楚俏也没打算再要。要不是她只带了两身衣服来,她身上这套她也不想再要。

    打扫完地面,她已累得气喘吁吁,但想着还有个箱子,她就是要走了,这么重的书她没法一次性带走,她只好全塞进箱子里,连拖带拽地移到角落。

    临出门前,楚俏想着**头上还搁着几本书,只好又折回来,塞到包里,眼睛却是瞥见褶皱不堪的**单上残留着的血渍。

    楚俏心意彷徨,忍着泪意,而她也实在没有力气搓洗了,于是只好塞到**底,心道:他那么忙,连她一个大活人都可以忽略,应该不会注意到的吧?

    且说陈继饶一到办公室,就见杨宗庆闪到他面前,脸上焦急问道,“昨晚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不是说了要审问值班的荣庆么?”

    秋兰一早就在市里的大饭店门口和梁羽碰头,一听她说昨夜三楼一阵嘶吼怒骂,虽然很快平静下来,但以陈继饶的性子,楚俏怕是要成下堂妻了。

    她心里不由一喜,连早饭也来不及吃,就搭着梁羽的车来部队了。

    但一进门,却见屋里头一干二净,什么动静都没有,她转了一圈,也不见楚俏的影子,又壮起胆子拧开主卧的门锁,里头仍是一派齐整,丝毫没有狼藉的痕迹。

    她不由纳闷,坐到沙发上,越发觉得匪夷所思,楚俏到底去哪儿了?

    别是**头吵**尾和了呀!

    正在这时,敲门声一响,她起身就听外头传来沉闷的嗓音,“嫂子,俺是萧央。”

    秋兰听着嘴角一勾,不管陈继饶和楚俏有没有重归于好,添油加醋总是没错的。

    于是她捏着鼻子,压低声音道,“萧排长你来了?继饶才出门,你可别让他撞见了。”

    门外的陈继饶一听,不由怒火攻心,险些就忍不住破门而入,不过仔细一听,这道声线不大对劲?

    “营长”一旁的萧央低声说道,不敢再说什么,生怕里头的“楚俏”再说出什么荒唐的话来。

    男人剑眉一凛,锋利的目光从他脸上划过,他一语不发,只大手一抬,又听屋里传来不堪入耳的话语,“萧排长,我心里总归是想着你的,但你也知道,他、始终是你上司,只有你平步青云了,把他狠狠踩在脚下,咱两才有可能”

    秋兰捂着嘴偷笑,就在这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门外的男人挺拔地立着,军帽之下,磊落的面如刀削一般,神色阴森,浑身散发着凛烈的怒气。

    秋兰脸上挂着的笑意还未抹开,心里就有一阵巨大的震惊猛然袭来,她不由腿一软,直直跌坐在地,“你怎么……?”

    男人却是视若罔闻,直接越过她,而他身后的萧央,在见到秋兰的刹那,嘴巴张得老大,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是你?”

    但秋兰根本没看他一眼,她费力地爬起来,一门心思地扑在陈继饶身上,拉着他的手腕,拼命挤出笑容来,“继饶哥,你可回来了?楚俏也不知去哪儿了,我一人待着无聊,刚才就和萧排长开个玩笑了。”

    男人冰冷的眼眸瞥了她一眼,吓得她赶紧松开手,他淡漠地扫了一圈,屋里一如既往地一尘不染,而他心心念念的人如风拂湖面般,没有一丝踪迹。

    她是怀着怎样的心境来收拾这一切?

    他又快速地往卧房里走去,“嘭”一下当着秋兰的面儿把门给关上了。

    屋里安静而干净,昨夜撕坏的衣服,凌乱的鞋袜,还有带着血渍的**单全都不见了,而她也不在卧房里!

    陈继饶脑海里不由回想昨夜她默默垂泪的侧脸,心里悔不当初,不知她有没有受伤,究竟去了哪里?

    他也不知自己站了多久,猛然间悔悟过来,四下里翻找,她的衣服和鞋子全都不见了,只有一个小小的木箱子静静地躺在角落里,仿佛她的到来就是一场梦,而这小木箱只是梦里的残遗。

    他把**底的被单翻出来,掌心抹上一抹粘硬,他翻手一看,那血色已经有些发黑,男人冰冷的俊脸有了一丝动容。

    这血……这血……她……她受伤了,她疼不疼?不……不!!他冲出去,俏俏,他错了,是他冲昏了头脑!

    “继饶哥”陈继饶一到客厅,就见秋兰嘤嘤哭道,他只觉嫌恶,恍若未闻一样从她身侧略过,大步跨进厨房,只见砧板上的青瓜七零八落,她虽然做的不好,但为了自己,她在很努力的去学;而锅里炖着的骨头汤已冷了,满满的一锅,她还没喝上一口吧?

    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可她走了,只吃了几口冷饭就走了……

    男人只觉鼻头酸楚,心里一阵揪紧,昨晚她该是怀着小甜蜜的心态来面对那些狂风暴雨的吧?

    萧央见他几乎失了机智,壮着胆子把一张信纸递给他,抖着声音问,“营、营长,嫂子也许去车站了”

    陈继饶猛然抬头,极速地摘掉他手里的信纸,上头只留下几个歪歪斜斜的字:我回家去了。

    她明明被伤得体无完肤,却还是不想他担心,费力地留下书信。

    这样的人儿,即便胖一些,即便手真的治不好了,又有什么关系?

    “在哪儿找到的?”男人死死盯着照样。盯得他心里犯怵,抖着手指着窗台,“也许是您进来时动作太大,被吹到窗台上了。”

    陈继饶顺着他的手指,只见青色的帘子随风微拂,那帘子也是她来了之后才有的。

    不知不觉间,她的气息,她的痕迹已经慢慢留在了这间屋子,刻在他的心里。

    男人不再多想,转身就往外走去。

    秋兰知他这一走,就没半点机会了。于是,她只好舔着脸,一直追到大楼前,也不管不顾,追上去就抱住他坚实的手臂,含泪道,“继饶哥,你别去找了,她早就走了。”

    她真悔,后悔没及时发现,把那纸条给撕了!

    男人低头,目光冰冷地瞥着她的手,周身满是浓烈的戾气。

    秋兰被他的气势吓得心惊肉跳,连连却步,“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这事牵涉到梁羽和秋兰,就不难想出其中缘由。她做了嫁祸于人那样恬不知耻的蠢事来,竟还有脸来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