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68章:不知死活

    “反正不是请你继续在家里头住下去!”男人咆哮,风驰电掣地抓住她的手腕,吓得她连连连连尖叫,他心里没有半分怜惜,“给你半个小时,你要是不从我家里头滚出去,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是疯了才会让这个歹毒的女人住在家里头,也不知她背地里还对俏俏做了什么。

    秋兰见他阴沉的脸骇得惊人,什么也顾不得了,直接扑上去抱住他的脖子,声嘶力竭,“继饶哥,你从来不会吼我的,为了一个楚俏,你竟叫我滚?可明明,我才是你原本该娶的人,她凭什么?”

    二婶托媒说亲只不过是一出乌龙,她凭什么以为他对她有情了?

    男人只觉死皮赖脸黏过来的令人作呕,他大手一用力,只见秋兰毫无征兆地跌落在地,嘴里痛呼哀哉。

    “就凭我在意她,不成么?”他冷冷开口,要不是因为她是女人,他早一拳挥过去,自然不会上前去扶她!

    此时正是买菜的时间,楼前来来往往,这吵吵嚷嚷的一幕,没几句话就引来吃瓜群众的围观,甚至还有人为秋兰打抱不平,“可怜见的妹子,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

    “陈营长这是怎么回事呀?往常不是挺厚道的么?怎么对着一个小姑娘发那么大的火?”

    秋兰一听,势头似乎对她有利,哭得更大声了,“她不就是救了你一命么?我也情愿为你去死,只不过她占了先机而已!可当初二婶说亲,我在她前头的呀!论相貌我不比她差,论家世,我比她好,她也就多读了两年书罢了,可为什么你偏偏在意她?”

    此话一出,又是引得吃瓜群众震惊不已,“没想到这妹子是个情痴呀,要说这陈营长也真够有魅力的,竟引得上演了一出二女争夫的戏码!”

    “不会是陈营长家里头的那位吹了什么枕头风吧?”

    陈继饶强忍着怒气,却不想别人误会了楚俏,只道,“秋兰你是不是从没喜欢过别人,心里永远只有你自己?你不知道,当你足够喜欢一个人时,皮囊真的不重要,我在意的是她的品性。至于我选谁,从来没有先来后到之分!娶她,完全是我自愿。而早在我成婚后的第一日,我就跟你说清楚了,二婶托媒找你说亲,这事儿我并不知情,我也不曾推脱,只当欠了你一份人情,但这和俏俏没有半分关系!”

    “怎么和她没关系?她当着你的面,自然对我亲如姐妹,可你不在家,她的青面獠牙就露出来了,前晚她连饭都不给我吃,你以为她又好到哪儿去?”当面被戳穿,秋兰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陈继饶本来还想给她留点颜面,但没想到她那么不依不饶,不想和她白费口舌,“既然你对我们夫妻多有怨怼,我就不强求了,毕竟我们也不欢迎某些借别人名头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的人?”

    他竟真的说出口?

    秋兰满腹委屈,咬着牙道,“好,好得很!”

    男人急着去找楚俏,正好撞见满脸羞愧的杨宗庆,他无心多说,只点个头就去找许良请假,还得借车。

    到底是夫妻间的私密事,陈继饶只说因图纸一事误会了楚俏,她执意回家。

    自打陈继饶来部队,许良就没见过他紧张过谁,他也听了这事和梁羽有关,这次只怕误会不浅。

    他点了点头,拍着陈继饶的肩头,道,“这次弟妹真是受天大的委屈了,她性子好,可你也别肆意挥霍。小两口过日子,可不得男人忍让着点,你找着了人,可千万哄住了。”

    陈继饶点头,准备拿了车钥匙就往车库走去。

    没想到杨宗庆已经等在那儿了,他扬了扬手上的车钥匙,道,“继饶,实在对不住,车站那么大,弟妹要是有心躲你,你一个人也难找,要不我陪你去找吧?”

    男人也并非恨屋及乌之人,只不过到底心生嫌隙,他想也不想地拒绝,“不用,你忙你的去吧。”

    杨宗庆一贯仗义,再者说,这事也是因梁羽而起,他又怎么忍心袖手旁观,“继饶,你我是有过命交情的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弟妹一个满意的交代。不过眼下还是先找到人要紧,我听说你们昨晚吵得不轻,弟妹一个人跑了出去,要真出个好歹,那我这一辈子都没法心安了。”

    他出身不低,这回却把姿态摆得低了又低,陈继饶也不好再拒绝,只道,“麻烦你了。”

    两人一道上了车,杨宗庆也知他心神不稳,抢先坐上了驾驶座。

    一路上,陈继饶的脸色也是阴阴沉沉的,估摸着稍微一挤就能滴出水来了,“你开快点!”

    他心想,她收拾了家里的东西才走的,应该不会走太远。

    杨宗庆脚下暗踩油门,可景山到市里还有好长一段距离,路面颠簸,想开快也没法,见他神色焦急,出言安抚道,“继饶,你也别着急,弟妹也不是小孩了,总归会顾着自己的。”

    陈继饶无心听他多说,深沉的眸子盯着前头,眉头紧蹙,唯一的念头就是早点找到她。

    可这青山环绕的路上,根本找不到楚俏的身影,男人脸色越发阴郁,紧握的手满是汗。

    杨宗庆见他一语不发地盯着前方,暗自叹了口气,以前即便是生死关头,也不见他这般紧张过。

    “继饶,你和弟妹……到底怎么了?”虽是夫妻之间产生口角也是常有的事,但他总觉这次似乎分外严重,于是忍不住问出口。

    男人拼命压抑着焦灼,只道,“去火车站!”

    杨宗庆望了他一眼,不再多问,脚上一踩油门,扭转方向盘,吉普车来了个漂亮的漂移,飞快朝火车站奔驰。

    没多久,车子一拐,前上方烫金的“景城站”三字赫然映入眼帘。

    陈继饶甚至不等车子听稳,就跳了下去,脚步矫健地朝里头走去。

    车站里拥挤不堪,目光所到之处都是行人和行囊。

    熙熙攘攘那么多人,怎么找?

    男人脑子飞快一转,直接朝广播室走去,值班的人员见他一身阔挺的军装,英俊的脸上满是焦急,顿时楞在那儿。

    陈继饶低头,把手伸向口处的口袋,他越是着急越是不得其法,解了好一会儿,才从兜里掏出巴掌大的军官证来,拍在桌面上。

    响动惊得值班的广播员回过神来。

    男人深眸凝着她,道,“麻烦帮我找一下我太太,她叫楚俏。”

    说着,他执起笔,在白纸上落下两个遒劲有力的字,他想着她也许不愿意见自己,想了一下,又道,“你就说是她母亲从老家过来看她。”

    杨宗庆紧随其后,听着他如此睁眼说瞎话,不知该笑还是哭了。

    播音员见他一身军装,瞧着也不像骗人的样子,倒没有拒绝,拿起他写过的稿子,照实念道,“楚俏女士请注意,您的母亲正在播音室等您,请您听到广播后马上来接人。”

    然而,连着播了三次,根本没见楚俏的踪影!

    陈继饶在室外等了半个小时,他不想干等着,索性挤到窗口前,一个一个找过去,但仍没找着人。

    杨宗庆见他着了魔一样,拉着他的手臂,为难道,“继饶,歇会儿吧,咱们坐车快,弟妹兴许还在路上,别着急。”

    怎么不着急?她一个人,孤苦无依,也不知她身上还有没有钱,有没有吃饱饭……

    她究竟去了哪里?

    陈继饶望着拥挤的人群,一种久违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就像当年,他眼睁睁看着母亲含着泪闭上眼,无声无息……

    杨宗庆见他脸色十分不对劲,连拖带拽地把他拉到人流稀疏的角落,递了一瓶水给他,拍着他的肩头说道,“弟妹也许没来车站,你好好想想,她还会去哪儿?”

    陈继饶抚着身,双手撑着膝盖,眼眸紧闭,脸色痛苦。

    从没听她说过在市里有什么亲朋好友,她还会去哪儿?

    他心烦意乱,忽而一声低吼,一拳打在墙面上,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

    杨宗庆越是见他难受,心底对梁羽的怨怼就越深,若是继饶和弟妹因她离了心,只怕他也没脸在景山待下去了。

    他眼里也透着凄惶,“继饶,你冷静点,仔细想想,弟妹最在意的是什么?”

    最在意……?杨宗庆的话一下就点醒了他,他猛然抬头,目光坚如磐石,“学校!她以前是景山高中的学生!”

    景山高中离市里比较偏,不过好在与火车站同是南面。

    正准备上车,陈继饶忽然顿住,“宗庆,咱们分两路,我去学校,你留在这儿,万一她来了故意躲着我,你去附近转转。”

    杨宗庆转念一想,也觉他想得周到,点头应道,“行,你开车小心。”

    ☆☆☆

    且说楚俏从三楼出来,到市里的客车早就走了,想搭下一趟只能等明天,但回想男人临走时那句剜心的话,她委实不愿留下,咬咬牙,只好背着包从小路走。

    抄小路近了有三分之一的脚程,不过爬山涉水也累得慌,且山路蜿蜒,岔口也多。

    楚俏一心想着离开,急匆匆钻进小道时就忘了自己是个路痴,是以,她这一整日就在山间走走停停。

    昨晚她饿着肚子等他,可他一回来就怒火冲天,根本不把她当个人看,回想他眼神骤然阴暗,扯开军绿的衬衫,捆住她挣扎的手的那一幕,楚俏就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痛苦地闭上眼。

    他的目光那样阴沉,他的动作那样狠厉,下了死手要折磨她。

    他说,“我本不想那么早就要你,是你自己不甘寂寞要红杏出墙,现在我告诉你,你怪不得我!”

    那样剜心!

    即便她疼得皱眉,疼的脸都扭曲了,他也没有丝毫手软。

    她被他那样逼着,本就虚胖的身子早就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觉费劲了。

    今早她也是匆匆地咽了几口饭团,体力渐渐不支。

    一开始遇到岔口,直觉走错了还有力气折回来。

    可到后面,她脑袋昏昏沉沉,浑身热得慌,她怕极会晕倒在人烟稀少的山林里,不敢再走。

    于是,她捡了几个酸野果啃了几口,等有人路过指了道,她才敢继续走。

    等到了市区,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楚俏又累又渴,可数了数口袋里的碎票,除去车费,已经所剩无几了,说不定连搭三轮车回家的钱都不够了。

    她不敢乱花,只好忍耐着一步一步朝车站走去。

    楚俏盘算着,最后还有一趟十九点出发的火车,时间还算充裕,不过想到进站还得检查、购票、排队上车,早点到总是没错的。

    幸好南景区这一片她还算熟悉,这回绕小路,她至少也有八成的把握。

    景山高中离火车站只有一两公里,未免心头唏嘘,楚俏还是特意绕开了走。

    不过,望着不远处那些林立的白墙迎风招展的红旗,耳边依稀传来琅琅的读书声,即便她努力避开,但到底是心头惦念之地,仍是忍不住停下脚来,默默迎风而望。

    恩师犹在,同窗却已是往昔,又怎会不感慨?

    当初救人,想也不想就扑了上去,她不曾后悔过,想着用她一只手换来四个人的命,怎么说也是值的。

    只是一想到她**交迫地立在这儿,而旧日的同学们还在心无旁骛地念书,等着他们的是大好前程,可她等来的却是丈夫的曲解,心里就越发酸楚……

    等她回神,已是泪眼婆娑,她胡乱抹了一把脸,摊开手一看,手心里也不知是汗还是泪。

    她浑身疲乏,唯一的念头就是回家,不想跟那人有半点牵连!

    她抄着近道,低着头行事匆匆,也无心顾及周边,忽然,一双破旧的皮鞋赫然出现在她跟前。

    楚俏猛一抬头,却见一个嘴里叼着烟的刺头青年拦在前面,瞧着年纪也不大,满脸的狞笑,而他身后,还有两个低头把玩着打火机的男人,心里不由一惊。

    听说火车站周边有不少倒黄牛票的地痞,不成想倒是让她给碰上了。

    她不由退后几步,满眼警惕地盯着他们,嘴里动了几下,还是忍着没出声。

    “看来是不记得我了。”中间的小年轻撇过脸扯了扯唇,右手夹着香烟,无所谓地弹了弹。

    楚俏盯着他的脸,还挺眼熟,脑海里好一阵回想,真的记不起这好人物,于是抖着声音问,“我不管你是谁,快放我过去!”

    她还是那么高高在上!

    小青年哂笑,“贵人多忘事呀,我的课代表!我可被你逮了好几次,说实在,英语老师那儿的旧茶不怎么好喝,校长办公室的调倒是不错!”

    “邵进庭?”经他一提,楚俏猛然想起来了,她在学校任英语课代表任了两年多,平日里收作业,这人总不交,她没法子,只好报告给老师,没想到他记恨上了。

    想着这人一贯不好相与,总仗着家世在学校里头横行霸道,楚俏心里就不由犯怵!

    邵进庭见她想起来了,上下凉凉地扫了她一眼,冷嗤道,“手废了?那感情好,我就说贱人自有天收嘛,你偏不信!”

    楚俏一听,心不由一沉,早知这人傲慢无礼,但他未免也太放肆了?

    她连多说一句的想法都没了,直接越过他想从一旁走过,只可惜邵庭进根本不会如她的愿,他吐掉烟蒂,两手揣在裤兜,腿一抬,死死拦住她的去路。

    楚俏气得浑身发颤,怒目而瞪,“你究竟想干什么?”

    “干什么?”邵进庭只觉好笑,侧过脸对身后的两个小混混,笑得肆意,“这娘们差点害得哥休学,要不是老子有人给兜着,这会儿真成流浪汉了,她竟然还有脸来问我想干什么?你们说,咱们想干什么?”

    “那当然是干她!”左侧的混混坏笑道。

    又一个小混混摸着下巴,忽然想起来,皱着眉头问,“不对呀哥,你说过你们班上的英语课代表可是你们学校的校花,这可不像呀!”

    “校花?”邵进庭简直要笑掉大牙,骂骂咧咧道,“瞧她这个吨位,还校花?我看就是个笑话!听秋云说,还嫁给了一个老男人,我倒想问问是谁瞎了眼?”

    简直不堪入耳!

    她已经离开了学校,不会再争什么,秋云有必要那么抹黑她么?

    楚俏心里头本就疼得滴血,此时面容雪白,发丝凌乱,眼泪一颗颗往下滑,“你我好歹同学一场,你又何必往别人伤口上撒盐?”

    邵进庭睥睨着她,眼里满是嫌恶,声音犹如她挣不脱的噩梦,“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被留级,楚俏,那是你自找的!”

    话音一落,他大手一挥,两个小混混飞快扑上来,而邵进庭几步上前,满口烟味熏过来,楚俏只觉恶心欲吐,本能地奋尽全力地挣出一只手去抓他颈项,而他早有防备,一把握住。

    楚俏的手腕被他捏得碎掉般剧痛,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一个两个,都以为她好欺负不成?

    她气极,打定主意,侧脸过去,一口咬住他的手臂,狠狠用力。

    邵进庭只觉臂上疼痛难忍,没想到她性子烈得很,掐住她的咽喉,把她用力地抵在墙面。

    他用的力气大得惊人,几乎可以瞬间把她撞碎了般。

    楚俏只觉的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耳边全是他狂怒的声音,“不知死活!我怜你嫁给一个老男人,怕你欲求不满,好心帮你,你别不知好歹!”

    贺桩吃痛,不得已松开嘴,附近的气似乎被什么东西生生挤走,她喘不过气来!

    邵进庭的手死死地锁住了她的咽喉,心里越发觉得不甘,想着以前她加注在他身上的羞耻,他的双眼简直要喷出过来,反手就是狠狠掴了她一掌。

    楚俏踉跄摔在地面上,被他打得唇角沁出血珠,却怎么也喊不出什么。她紧紧抿着唇,所有的委屈和悲伤化为呜咽,被她吞进肚子里,背包里的书也撒了一地。

    那两个混混还想逮住她,被邵进庭抬手制止,他犹不知足,伸手去剥她身上的衣裳,冰冷的目光触及她心口那一抹抹淤痕时,狭长的眼睛不由变得意味深长,冷冷道,“装什么三贞九烈,还不是个残花败柳!”

    他登时松开她,一手伸过来急切地掰开了她的下颚。

    “你以为你又高尚到哪儿去?恶心!”她眼前发黑,绝望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从眼角滚落,但还是忍不住反唇相讥!

    听闻她那句“恶心”,气得心肺生疼,又一掌狠狠甩过去,咬牙道,“恶心?老子在家,挨的家法可不止这个,楚俏,今天你落到我手里,就别想安然无恙地跑出去!”

    楚俏只觉身上除了痛还是痛,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恨极了,也苦极了。

    重活一世,本以为收敛暴躁的性子,处处忍让,总会不一样的。可眼下,还不如死了干净!

    偏在此时,一张温婉含泪的容颜闯入她的脑海,是她的母亲。她真是不孝,自打重活以来,还没见上母亲一面……

    楚俏不知从何升起一股劲来,拼命地推邵进庭,虽未能将他推开,却也阻着他继续轻薄于她。

    “木头一样不解风情,我看也不怎么样,老子省得伺候!”邵进庭气怒,大吼着扬起手又一次狠狠掴了她一掌。

    她实在是无力支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内心悲怆,不由嘶喊,“妈”

    然而,楚母是喊不来的。

    而就在此时,杨宗庆听到悲怆的哀鸣,立刻沿着小巷飞奔而来。

    他一到就见两三个小地痞围着一个姑娘,谩骂声不绝于耳。

    他定睛一看,地上那衣衫凌乱的女子背着他,他看不清脸,可他认得楚俏身上的衣服,他焦急地喊了一声,“弟妹?”

    天哪,她脸颊红肿,绝望的泪珠肆意淌着,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杨宗庆又气又痛,阴冷的眸子刹那间充血,变得猩红,散发着前所未有的浓浓的杀意,浑身似乎沸腾了一般,此时的他完全丧失理智,眼里满是寒光,“住手!”

    闻讯,邵进庭扭头,被他黑瞳里噬人的愤怒,但他仗着人多,威胁他道,“别以为你一身军装我就怕了你!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不知死活!”他咬着牙,一字一句道,顿时脚上生风,凝聚着全身的力道,一脚踹飞扑上来的两个混混,他犹不解气,又补了两拳上去。

    霎时,小巷里惊起冲天的鬼哭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