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72章、俏菇凉瘦了瘦了

    “看你现在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你还叫我一声妈,你们两的这个婚我也不能让宗庆离。”杨母走到床边边坐下,梁羽也忙起身让婆婆往里坐,一脸恭敬虑心受教的样子,“图纸的事就过去了,咱们先说说楚俏的事,你是有文化上过学的人,怎么也跟个妒妇一样?宗庆他是个军人,骨子里还是本分传统的男人,你要体谅他,和他要个孩子吧,我这一两年也快退下来了,趁骨头还没老,还能帮你们带几年。楚俏既然是陈继饶的媳妇,他断不会肖想。一夜夫妻百日恩,你们要互相包容,两个人整日在一起,若你说东他说西,那这日子永远都安稳不了。”

    到底杨母没有太苛刻的对犯错的梁羽,一番话却比骂人还让梁羽惭愧,低头得不能再低,“妈,我知道错了,等楚俏一来部队,我就向她道歉去。”

    “行了,咱俩也是有头有面的,宗庆也陪陈继饶去追她了,是她执意要回去,你也别去道什么歉,省得降低了身价。这样吧,中午在家烧一桌好菜,把陈继饶请来。宗庆当他是兄弟,我会叫你爸多提点他,宗庆是家里的独苗,要是有个人帮扶着,也升得快。陈继饶若是聪明人,自会见好就收。”杨母到面上端着,“宗庆是知恩图报的人,你对他好一分,他自会加倍对你好,你最好收起别的念头!”

    见儿媳低头不语,杨母知道自己猜对了,面上不露山露水,心底却越发的失望。

    当初选儿媳妇的时候就找家世好的,觉得那教出来的女儿会素质高,可是现在看看,梁羽和那些没有文化的又有什么区别?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出去看看宗庆,也好帮你劝着点。”杨母抚了一下梁羽的肩头,叹了一口气就出去了。

    梁羽刚才被骂得不敢说话,现在也不敢出去,只好贴着门偷听。

    客厅里,杨宗庆坐在侧坐上,“这事现在闹得整个景山部队怕是都知道了,我看不如就此离了算了。”

    说到最后,他还是决定离婚了,“如果她过日子能有弟妹一半省心,我啥也不说了,可你看看她,只上个班就整日里唉声叹气嫌累,没的就和别人家过不去,像是成心过日子的样子么?”

    梁伟江也知女儿有几斤几两,她遇见宗庆这样的好性子算是她的福气,只一个劲地赔不是,“宗庆,小羽被她妈妈惯坏了,回头我一定训她。她有不好的地方,你可以跟她谈。只因为这一件小事就离婚,太冲动。”

    杨宗庆眸子一厉,手也慢慢攥了起来,一条条青筋乍现在额角上,把火气压下来,“岳父,这不是件小事!图纸被盗,轻则免职,重则是要移交省部开庭的,要不是上头顾及爸的身份,我这个营长怕也是当不下去了!”

    房里的梁羽一听,一颗心入坠入冰谷,双手紧紧的护住头,心里怕极了,也悔极了。可后悔还有什么用?

    梁伟江被他一噎,不止如何回应,只为难地侧过脸去问杨运国,“亲家,您看?”

    杨宗国一脸的阴鸷,不怒自威的面容此时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当初你嫂子跟我提及小羽,我心里也是看好的。毕竟我们两家的孩子生长的环境相仿,我寻思着小羽怎么也该体谅宗庆。眼下闹成这般,我所知道的还不止这一桩。孩子大了,有独立的思想,宗庆的婚事他自个儿决定,我尊重他。”

    他转而又道,“今天请你一并过来,只是想把事情说清楚,我杨家可没欺负你家闺女,省得日后旁人没的说闲话。”

    杨宗庆一听,脸上一松,梁伟江脸上为难,而杨母却是心惊肉跳,连忙站出来圆场,“他爸,瞧你说的。哪有劝离不劝和的道理?你说说,咱两成婚以来,吵过多少回了?要是因为一两次争吵就离了,那咱们得离多少回了?”

    杨运国脾性暴躁,年轻时没少让妻子暗自抹眼泪,也只她肯软着性子来哄自己。想着陈年旧事,心里头还是泛着甜的,也不多嘴。

    杨宗庆只当她又在演,愤恨交加道,“一再上演的把戏,你以后我还会信么?”

    但地上的梁羽仍旧无声无息,他有些害怕了,杨母到底顾着场面,上前扶起她,掐她的人中,见她仍没有反应,一下急了,“宗庆,小羽她没闹,你快背她去医务室瞧瞧,别真出什么事了。”

    杨宗庆也怕她出事,抱起她就急吼吼地往楼下走。

    景山不起眼的医务室外,此时正立着杨运国、梁伟江这两尊大佛,林安邦正诚惶诚恐地点头哈腰。杨宗庆则心烦意乱地蹲在走廊外,一旁杨母在不断地安抚着他。

    没多久,门就打开了,医生摘掉口罩,见几个家属都围了上来,也见怪不怪了,不过瞧着林安邦的姿态,想来也是大人物,于是语气谦卑道,“二位首长,杨夫人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大碍。不过她怀有身孕,又是头胎,诸事还是要注意,要是再受一次刺激,恐怕会有滑胎的危险。”

    杨母安抚似的望了一眼惊魂甫定的梁伟江,又拉着儿子的手,笑道,“宗庆,刚才我教育小羽了,她也知错了,只道等楚俏来,她愿意亲自登门道歉。小两口过日子难免会有口角,小羽这次任性妄为,想必她已经吸取教训了……”

    杨宗庆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听着母亲的话,忽而起身,一脚踹在墙面上,墙面上的粉顿时掉了一大块。

    他痛苦地闭起眼,再睁眼,眼里满是决绝,“妈,您不必说了。要是再和她在一起,只怕我这辈子再也没了幸福不说,兴许前程也被她毁了。我已经打好了离婚报告……”

    房里的梁羽听他态度坚决,只觉得天都要塌了。他一想听话,这次敢当众反驳,怕是铁了心了,那她从这屋走出去,还不得被楚俏刘友兰她们笑话死?

    梁羽吓得脸色苍白,一打开门,就见丈夫神色严肃,不似开玩笑。

    真要离婚了,那她日后还如何见人?

    她忽然一个激灵,咬了咬牙,大声道,“离就离,你放心,我绝不耽误你往高处走!”

    话音一落,她忽然就朝墙面撞去,瞧那阵势绝不是唬人,杨宗庆反应快速,一把将她拦下,紧紧抱在怀里。

    见她还在挣扎着往墙面磕,他大怒,一松开她就用力一掼,毫无预警地梁羽直接就被甩到了地上,顿时哇哇大哭。

    杨宗庆心烦意乱,一甩手,大喝道,“你闹够没有?”

    跌坐在地梁羽,头发散了,额头肿了一块,涕泪横流,好不凄惨,却是没有半句反驳,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三位家长一听梁羽怀了孩子,紧皱的眉头瞬间松了,笑颜一下浮现在脸上。

    而杨宗庆还傻愣愣地蹲在原地,对于即将为人父的消息还有些不知所措,杨母可没他那么纠结,推了他一下,“都快当爹的人了,还不快进去看看你媳妇?”

    杨宗庆木然地直起身来,又被杨母拉住,叮嘱他道,“进去可别提离婚事了,你刚才也听到了,现在小羽受不得刺激。她肚子里可是怀着你的骨肉。”

    杨宗庆沉吟,孩子……?他总归是盼着的,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有了他与梁羽的孩子!

    或许,这就是命吧。

    他心头一阵感慨,好半晌才抬脚朝病房走去。

    梁羽正背着门躺着,手不自觉地抚着小腹,默默垂泪。

    杨宗庆走近几步,在床边坐下,默不作声地握着她的手,梁羽用力抽回,他则更用力地握住,好一阵思想斗争,他心里那根紧绷的弦好似一下就松了,“小羽,对不起……”

    梁羽侧过脸,模糊地目光在他面上逡巡,含泪道,“你还要跟我离婚,我……干脆就一个人把孩子打了。”

    “不离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成么?”他执起她的手,凑到唇边,轻轻落下一吻。

    梁羽见他难得让步,仿佛那个体贴周到的丈夫又回来了,破涕而笑,“我也有不对,以后再不会为了和别人置气,而害你被批评了。”

    “咱们回家吧,爸妈也够呛的了。”杨宗庆心里仍有疙瘩,可孩子是无辜的,他又能怎样?

    梁羽一下成了家里的宝贝,在三位老人的簇拥之下回了家,直接到卧房里躺到床上。

    最后还是杨运国发了话,“这事儿的确是小羽做得不对,就是不离婚,但国营大饭点的工作必须辞了,就当是对你的惩罚,也正好在家好好反省兼养胎。”

    梁羽哪里敢有异议,而杨宗庆默不作声地想了一会儿,只留下一句,“牢爸妈费心了,我去买菜,三位吃过午饭再回去吧。”

    杨母点头,“正好把你那位好兄弟也请来吧,就当是赔罪了。”

    一场闹剧,最终以丈夫的妥协而告终,但她真的赢了么?

    梁羽一叹,只怕是未必。

    这婚没离成,只是因为孩子罢了,到底是离了心。杨宗庆精心烧了一桌好菜,专门在训练场的门口候着陈继饶。

    一见他出来就拉着他回到干部楼。

    陈继饶也正等着他的交待,倒也由他拉着走,只是一到二楼的客厅,只见他们其乐融融地围在一块,就当没事人一样。

    呵,这真是怪了,陈继饶默默握住拳头,不动声色地坐在那儿。

    梁伟江坐在他身旁,满脸赞许地望着他,笑道,“小伙子不错,难怪宗庆对你赞不绝口。”

    陈继饶隐隐感觉,这顿饭怕是咽不下了,脸上没有丝毫惧色,道,“多谢首长谬赞,我也不过是个小小的营长,能入您的眼,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陈营长可不止入我的眼,杨师……宗庆他爸刚才还提到,现在部队里要重视年轻人的提拔呢。你和宗庆年纪相仿,又合得来,也算难得。”梁伟江笑道。

    杨运国见他丝毫不怯场,心里对他也甚是满意,点头道,“你们年轻人多相互扶持才是,这次宗庆媳妇委屈乐你们夫妻,我也替你教育她了。楼上楼下住在一块,难免有摩擦,说开乐不就好了嘛?”

    他的言下之意是:就这么算了?

    陈继饶闭上眼睛,仰着头,脑海里满是楚俏隐忍的脸,俊脸却是一片木然,说不出的悲苦萧瑟,唯有紧皱的眉头透露着他的痛苦。

    再睁眼,男人幽深的清眸已是一片清明,沉稳地开口,“杨首长口里所说的‘说开’是什么意思?”

    叫他拿妻子的受屈来换他的前程?这等事儿他可做不来!

    杨运国微微一愣,敛着嘴唇,凌人的气势瞬间散发出来,他鹰眼一样锋利的眸子紧紧盯着陈继饶,“年轻人,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也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事闹大了对你并没有任何好处!”

    这算是威胁么?

    陈继饶扫了一眼忍气吞声的杨宗庆,心下了然,冷笑道,“这就是所谓杨梁两家的‘交代’?好,真好,看来我也没必要继续待下去了,告辞!”

    杨母端着碗筷从厨房里出来,一见他起身要走,连忙拦住他,笑道,“你这孩子,怎么也是急性子?宗庆可是拿你当亲兄弟,快坐下吃饭,咱们边吃边聊。待会儿许队长和林指导员也会过来,虽说你们年轻一辈都喜欢靠自己,这是好事,可部队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多,没个长辈提点,也是难成事的不是?”

    他陈继饶真凭本事走到营长这一步,可没靠过谁,放眼整个景山,就是林安邦也不敢有异议!

    再者说,别说他杨运国和梁伟江是市部的领导,就是省部的大首长来了,他未必放在眼里。

    陈继饶冷哼,再度开口时,人已大步流星地到了门口,“我陈继饶就是个榆木脑袋,杨夫人的人情,我可不敢领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就走了。

    梁伟江一脸气恼,倒是杨运国眼里透着几分赞许。

    杨宗庆急急追了出去,小跑着拦在他前头,“继饶,你等等我。”

    陈继饶没了去路,立在原地,目光阴冷。

    杨宗庆也觉父母说的过分,可……他已经在尽力地补偿了,尽管继饶不一定想要,“继饶,对不起……梁羽她怀孕了,况且,我爸已经把她的工作停了。”

    “明白了,军人是个高危职业,保不齐哪天就没了,谁不想留个后?”陈继饶双手叉腰,看也不看他一眼。

    杨宗庆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良久,才开口,“继饶,我的确是默许了我爸妈的做法……我也只是想尽力帮你,你就是太计较细节,人有时候懂得进退……”

    “宗庆!”陈继饶沉声打断他,“如果不是为了俏俏,我几时和你计较过?梁羽是你老婆,可我和俏俏也是才结婚不久,她没害过谁!凭什么她平白受了委屈,还不可以教训回去?是,我不比你,家底殷实,人脉丰富,可我是她丈夫,我就有责任让她活得敞亮!”

    “你、老攀,成新还有我,我们都欠她一条命,要不是上次虎子走丢,她被嫂子惹急了说过一次,她什么时候又计较过?”陈继饶鼻头一阵酸楚,“早上要不是经过一楼,听刘友兰提起,我竟还不知道梁羽还带头反对俏俏做文职一事。她受了委屈,也没跟我说过半句嫂子的不是,宗庆,我心疼她!”

    杨宗庆还从未听他用如此懊恼的语气说话,心里头羞愧不已。

    陈继饶见他这般,心里对他也多了几分失望,“我就是太不计较了,才让她心里那么苦!这次的事,我会如实向上级反映,宗庆,你别怪我!今天我也把话撂在这儿了,他日梁羽要是再犯,被我抓到的话,别怪我不留情面!”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也不想知道杨宗庆作何感想,头也不回地到小卖部去。

    男人惦记楚俏,整个上午都是惶惶的,拨打电话时竟有几分心焦,短短的“嘟嘟”声竟也觉得漫长。

    好不容易接通了,对方却不是他满心期待的人。

    “继饶,你咋想打电话回家了?”是陈猛。

    陈继饶敛下眼里的失落,低低应了一声,“二叔,俏俏到家了么?”

    电话的那头,陈猛如实道,“早上从地里回来,就听你四婶说了你急着找阿俏。她在娘家住着呢,听说是病了。”

    病了?

    男人心头好一阵揪紧,“她病得重不重?有没有去看大夫?二叔帮我去看看她好不好,成么?”

    陈猛也是有分寸之人,道,“吃了早饭就去了,听她妈妈说,熬了药,她也喝了。她一个人住在阁楼,我也不好上去亲眼瞧瞧,就又折回家捎带了十个土鸡蛋给她补补身子。”

    陈继饶松了一口气,又道,“也不知道她身上还有没有钱,二叔,您再帮我给她十块钱吧,回头我就给您寄回去。”

    “钱也给了,但阿俏爸妈也是明理的,没收。继饶,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和阿俏吵架了?”回想亲家的冷脸,陈猛多少瞧出着端倪来。

    陈继饶自觉认错,“是我太冲动伤了她的心。”

    陈猛一声叹息,“继饶,阿俏人不错,你既然娶了人家,就对她好点。她还小,很多事不懂,你也可以慢慢教她。我看阿俏配你顶合适。当初你母亲临终前就嘱咐我,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将来要不要找那人报仇,她都随你高兴,凭你的本事,二叔也相信你能做到。只一点,你妈怕你不再相信人,怕你孤独终老,她要是知道你娶了妻,肯定高兴坏了。你学识深,阿俏也读过书,那孩子也是个实心眼,会踏踏实实跟你过日子的,你也别东想西想的了。”

    陈继饶手里拿着电话,神色如常,不过呼吸似乎不那么顺畅了,“二叔,我知道了。您叫她千万照顾好身子,手也别耽误了医治,没钱了叫她跟我要……”

    他一向寡言少语,竟也有喋喋不休的时候,陈猛心里一笑,嫌他浪费电话费,没说什么就把电话给挂了。

    且说楚俏自打上了拥挤的火车,就抱着背包独自一人蜷在角落里,默默垂泪,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最后还是列车员把她叫醒了。

    她的背包还在,只不过杨宗庆给她买的食物不见了。

    她也没什么胃口,匆匆下了火车,见天色阴阴沉沉,下着迷蒙雨,可她已经没钱买伞了,饥寒交迫的她只好冒雨飞奔到客车站。

    又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总算到了镇口,雨下得更大了。

    可回楚家还得半个小时,楚俏累得连话也不想说了,可是没法,只好再一次冲到幕帘一样的雨里。

    到了楚家,她的布鞋破了,头发也乱了,狼狈不堪。

    门“嘭”一下开了,见到母亲的刹那,楚俏才觉得终于有了可以依靠的肩膀,跪在地面痛哭失声,“妈”

    楚母见女儿一身湿透,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吓坏了,呜呼了一声,连忙抱着她,“俏俏,你这是咋了?”

    楚俏一把抱住了她,哭声哀婉,“妈,我想离婚!”

    “你才结婚几天,可不许胡说!”楚母一下脸色大变,连忙叫丈夫楚钰出来。

    楚俏已经没力气站起来了,拼命摇头,眼睛满是泪水,盈盈颤动,“我不想跟他过了,妈,他欺负人!”

    楚母拉着她的手,一时没拉住,脸色一下苍白,急慌慌地找了一件长袖子把她裹住,见她身子一软,整个人晕死过去了。

    她的手不受控制地轻柔地抚上楚俏的脸,好烫!

    贴在自己的额头,楚母立刻感觉不对,她烧得厉害,手脚却是冰凉的,她摇晃女儿。

    楚俏趴在母亲身上,眼窝青紫,脸上烧得绯红。楚母叫了她一声,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一下慌了,拍着楚钰的头,喝道,“还愣着干嘛?赶紧把闺女背上楼去呀!”

    楚钰一贯听媳妇的,马上转身蹲下身来,咬咬牙把楚俏背了上去。

    等把楚俏放下,楚钰又被使唤着去找大夫,楚母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来,当把楚俏的湿衣服脱下时,一下就惊呆了。

    楚俏烧得稀里糊涂,不时挣动,一只手臂推开被单露出来,斑斑驳驳一片青紫,手腕上也是肿得不像样,一看就是被人绑伤了。

    这才成婚几天呀,女儿就被冷待成这样!

    楚母心里揪着疼,鼻子一酸,想着她们娘儿俩这些年受的苦,不由潸然落泪,手上却是没停,利索地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

    等大夫来了,楚母把人请进屋里,见丈夫还立在那儿,连忙把他推下楼去。

    楚钰见女儿脸白得没有半点血色,站在原地不肯走,“我等等看,俏俏这到底是咋啦?”

    楚母心烦意乱,挥手道,“行了行了,你说你一个大男人,问我们女人家的事干啥?等会儿大夫下楼了你再问。”

    屋外大雨磅礴,而屋里寂静无声。

    没多久,楚钰很快带回来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妇女。

    楚母低低叫了一声,语气焦急,“娟姐,快看看俏俏吧。”

    大夫冷娟抽出楚俏的手,眼睛触及她手臂上的斑驳,不由生气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俏俏一回来就晕倒了,头烫得厉害,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要问也得等她醒来,眼下还是先把人治好。”楚母也说不清,可她到底也要顾及女儿的名声,慌忙压低声音道,“娟姐,这关乎到她的清白,请您一定要保守秘密。”

    冷娟也不是不识分寸之人,点头道,“你放心,这苜菽镇家长里短的我咋会不知道分寸呢?哎,阿俏这丫头也真是命苦。我先开几副退烧药,你叫你男人快点去抓药吧。”

    “那……俏俏毕竟还小,万一有了孩子……这可咋整?”楚母忧心道。

    也不怪楚母想得远,俏俏一进来就吵着喊着要离婚,这万一真离了,她一个人带着孩子,那该怎么办?

    冷娟却是转念一想,“陈家那孩子我瞧着也是有担当的人,应该不会弃之不顾吧?”

    当初她可不就是以为他是个军人,有责任心,可结果呢?

    楚母一叹,“他也是个好孩子,可要是有个万一,吃亏的终究是俏俏。”

    冷娟抬头看了她一眼,倒也理解,只是,“我看还是等阿俏醒来再说吧,毕竟这是她的人生?”

    “等她醒来可就迟了。”楚母简直急出了眼泪。

    冷娟见状,只好妥协,“那我再加两味药吧。”

    等熬好了药,楚母舀了一勺凑到她的嘴边。

    楚俏依旧闭着眼,干裂的嘴唇动也不动一下。

    楚母舀了一勺凑到她唇边,却是一滴药也灌不进去,心里又气又痛,她右手伸过来捏住楚俏嘴的两侧,逼着她松开牙齿,将那碗药硬灌下去。

    这样的硬灌却呛到了她,她咳起来,咳得更是半点药汁都灌不下去,眼见着药汁从她的嘴里流出来,这会儿整个人脆弱的好似一缕烟,随时都可以散了去。

    短短几日,楚俏已经瘦了一大圈,倒好像连那层的重量都承不住了的样子,右手露出被子,手指无力地蜷缩着,整个人却仿佛是琉璃瓦,一碰就碎了。

    “这可咋整?”楚母简直愁坏了眉头。

    冷娟也是心疼,“阿俏这两年也是多灾多难,手筋被挑伤了,本以为嫁了个好男人,可没想到……”

    “可不是,”楚母掩面而泣,“这要是烧坏了脑,以后可怎么办?”

    冷娟倒是比她冷静多了,道,“这样吧,我屋里还有瓶药酒,你陪我去拿来,给她擦擦身子,这法子好使。”

    等到了后半夜,楚俏的情况稳定下来,烧渐渐地退了,这会儿药酒发作,人是已经安安稳稳地睡熟,瞧这样是没什么大碍了。

    楚母守了楚俏一夜,到窗外晨曦初露,吩咐了丈夫好生熬药,就一头栽进了被单里。

    等她醒来,楚俏仍昏昏沉沉地睡着,蜷缩在床角里,一夜之间仿佛瘦了不少,脸依然是没有血色的,柔柔的样子倒像个襁褓里的婴儿,不过似乎噩梦不断,秀眉紧蹙。

    楚母缓缓地握了她的手,轻轻地叫了她一声,“芜儿……”

    楚俏昏昏沉沉的神志不清,只感觉到手被人握着,有人在叫着她,竟是那样的暖,那样的安稳,这是多少年都不曾有过的感觉,她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眼泪便从长睫毛下一行行地滚落,微不可闻地叫了声,“……妈……我想回家……”

    楚母的心狠狠地抽搐一下,一阵细密的疼痛袭来。

    到了中午,楚俏却又是烧了起来,如此反复三天的折腾,吓得楚氏夫妇是心惊肉跳,而楚俏已经瘦了好几圈,脸白得没有半点血色,躺在那层垫着棉絮的凉席上,右手放在枕面上,手指无力地蜷缩着,整个人却仿佛是一个脆弱的瓷人儿,一碰就碎了。

    “哎!”楚母低低叹了口气,惦记着女儿醒了怕是会饿,于是惦着脚下灶房,见锅里还温着中药汁和小米粥,四下里不见丈夫的身影,想他应该是去供销社了。

    她也没顾得上洗漱,端了药汁和米粥上楼,见楚俏已翻了个身,面朝里。

    楚母踮起脚,见她仍闭着眼,不过手指微微动了动。

    楚母知她醒了,只不过不愿面对罢了。这孩子心思重,她又问猜不出来呢?

    她把药汁和米粥放在陈旧的书桌上,坐在床沿,抚着女儿的手,良久才道,“俏俏,妈知你心里难受,你打小就聪明,也还年轻,以后如何决断,妈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只一点,你可千万别委屈身子。好了,妈不打搅你了,你好好想想吧。”

    等楚母走后,楚俏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一双眼眸里,却是蓄满了万念俱灰的泪水……眼泪滴落下去,浸入到枕面里去,凉凉的,打湿了那一层枕面……

    好半晌,她才爬起身来,晃晃悠悠地走到书桌。

    此时正值黄昏时分,窗台笼罩在一片迷离泛黄的旧时光里,在斜阳的映衬之下,一张娇美的侧脸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显得那么虚晃而又柔美。

    这种柔美是空灵的,飘逸的,带着书卷气息的高贵温静,墨一样浓亮的头发长长地披着,更显得那张小脸儿如玉似雪,可她清澈的眼眸却蓄满泪水。

    楚俏轻轻咬着贝齿,柔软黛墨的发丝沾着唇齿,可她偏不愿再让眼泪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