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73章、俏菇凉开始振作啦

    她别过头去不说话,只是那样轻轻的一个动作,却带着无比的坚决,手缓缓抬向笔筒,最后停在一把剪刀上。

    楚俏也不知是发了狠还是着了魔,抓起长发一剪刀就下去了,没有一丝犹豫。

    等泪流干了,地面的发丝也堆成了小山。

    楚母犹不放心,上楼一见到这场面,吓坏了,冲过来一把夺走她手里的剪刀,大声问,“俏俏,你疯了?”

    楚俏脸色还是那样苍白无力,可她偏偏笑了,晶莹的眼泪也终于落下来,“妈,我想好了,我有手有脚,就算不读书了,也完全可以靠自己挣钱,凭什么要仰仗别人的鼻息过活呢?您放心,我不会再自暴自弃,我会好好学做饭,也会好好治手。”

    女儿难得想明白了,可这是不是意味着她打算一个人过了?

    她回家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非得被逼得失魂落魄地跑回家来?

    楚母心里总觉不安,“俏俏,你老实告诉妈,他对你不好么?”

    提及那人,楚俏心里又是一阵揪紧,面白如雪,咬着唇道,“妈,您别问了。”

    楚俏摇着头什么也不说,眼泪却止不住,大颗大颗往下掉,她不想母亲担心,可是自己实在忍不住了,这么些天一直在压抑自己,好辛苦好辛苦,她想哭。

    “俏俏,你是我女儿,妈又怎么能不过问?是不是他对你不好?他,他打你了?混蛋……那个混蛋!我绝饶不了他!”楚母霍地站起来,“妈这就去陈家给你讨个说法!”

    楚俏抱着她的腰,“妈……您别去,别去,他……他……你不要提了,妈,就当我求你,不要再提起那个人,我……”

    她的眼泪渗进衣服里,滚烫滚烫的,楚母握着拳,抱住女儿,“俏俏,你……受苦了。妈当初也是糊涂,瞧着他是个当兵的……我怎么让你跟了他!”

    “妈……你别说了,他、他……他平日对我还是不错的,那天……他也是气糊涂了……”她也想过去闹,可那样非毁了他不可。

    虽从未听他提过,但她知他喜欢待在部队里。如果被扣上一顶“婚内qiangbao”的帽子……就当、就当是上辈子欠他的吧!

    何况,自打重生醒来,她的理智就在告诉自己,不该再有留在他身边的念想。横竖是要离婚的,他主动提出来,也省得她心怀愧疚了。

    也是她自作自受,明知在部队有梁羽,她讨不到好处,还是硬着头去顶撞,也是怪她没多留一个心眼。

    只是,她心里当真疼得慌啊,眼里泛出一片凄凉的颜色,只是那一瞬,忽然散乱开来,宛如一个失了灵魂的空壳,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

    不由怒骂道:你不是……你不是已经下过决心一个人过一辈子了吗,从那一天开始,怎么还存着想和他好好过下去,你竟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你活该……

    眼泪关不住,她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伤心,是梁羽的毒计?是秋兰的嘲讽?还是他的说强要就强要?

    “俏俏……你别这样,妈心疼,你别这样好么……”楚母拍着她的肩头,手感触到尖削的骨头,回想她红肿的手腕,愤怒又心疼,“俏俏,是妈没用……害你受了这么些苦……妈那会儿是当真怕你的手毁了,你又不会干农活,妈是怕哪天一脚蹬过去了,你孤身一人可怎么办?”

    楚俏摇摇头,“妈,你别说了,以后也别再说了,农活不会做我就去学,以后不会害您担心了。”

    “可是你……”

    楚俏伸手抚在她脸上,“妈,我不苦,以前我胡乱发脾气,是我不好,可我心里从没怨过您的!。”

    她抹了抹眼泪,勉强一笑,“我的手本来就不好,这几剪刀不管不顾地下去,真的太丑了,妈您帮我理理吧?”

    楚母剪她散落在肩膀的头发参差不齐,一下哭笑不得,接过女儿递来的剪刀,眼里满是宠溺,“你呀,知道后悔了吧?”

    楚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楚母倒也没有为难她,端看了一圈,问她,“剪到肩头吧?还留以前的学生头,等你瘦下来了,也好看。”

    楚俏没多在意,只道,“齐整了就行。”

    待楚母最后一剪刀落定,许是久不见女儿纤瘦时的模样,一时不由呆楞住了。

    这时暮色西沉,镜面里十七八岁年纪的女子,一张圆圆的鹅蛋脸,卷翘的睫毛小扇一样,显得清丽文秀,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扑闪着,面白如雪,下巴也凸显出来了,周身透着一股潜沉安静的气息。

    楚母一叹,要是女儿手还好好的,凭她的样貌和聪明劲,何愁走不出这一方天地?

    楚俏自打醒来后,身子爽利了不少,不过去烧的药猛灌了几碗后,脾胃就虚得很,后面几日是又吐又泻,整个人也瘦了下来,原来那套硕大的衣服挂在身上,松松垮垮的根本瞧不出正形来。

    这几日,楚母听她嘴上说着没事,却整日躲在阁楼,也知女儿心里到底是在意的,只不过是不想让她担心罢了。

    但不管怎样,她整日拘在屋里,也不是个事,就是她没闷坏,楚母也要憋坏了。

    这一日,趁着天气放晴,楚母早早起来,把楚俏从未屋里拉出来,“俏俏,整日窝在房里都快发霉了,咱们镇里来了一位老中医,就在你成婚那天来的,我本打算等你们回门说这个事,不成想你第二天就跟着去了部队。你的手已经耽误好几天,再不治可就迟了,你那身衣服没法穿了,上回镇长求你爸回供销社时送了两张票,妈带你去扯两块布。”

    楚俏面色为难,这次都差点回不来,她手头上根本没钱。

    她都结婚了,没有半点孝敬不说,难道还要向父母出钱?而且她也没脸向他伸手。

    “妈”楚俏苦笑,心里不由惭愧,“不着急,我学了一套按摩,这几天手不怎么疼了。”

    楚母岂有不知她的难处,“俏俏,我是你妈,难道还要跟我计较?早阵子你爸还说了,你结婚时,陈家给的礼金不少,咱俩那点嫁妆还轻了呢。是他对不住你,你也不必觉得有愧,这钱咱们花得心安理得!”

    楚俏面上一僵,态度坚决,“妈,那是他的钱,只等离婚了,咱们就还给他,不贪他一分一厘!”

    楚母也只当她是气话了,顺着她道,“好好好,妈用咱家的钱,成不成?你的手耽误不得,可不许说不治了,听话!”

    楚俏犹豫开口,“那成,咱们一块去药堂,不过布就不换了,原来的校服还可以穿,至于买药治伤的钱,就当是我借您的。”

    楚母见她肯去治手,哪有不答应的道理?笑着道,“那成,我出去等着,你快换身衣服。”

    楚俏动作也不慢,翻出箱底的校服,皱巴巴的,她也不在意,换上就下楼了。

    她一到楼下,就听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哟,阿俏,瘦了,还真是叫我另眼相看了。”

    听这尖酸的语气,楚俏不必抬头,就知是她的姐姐楚珺。

    楚俏跨出门槛,抬眼见楚珺一副浓眉艳唇的模样,不必想也知她肯定是从戏台上回来的,叫了一声,“姐”

    楚珺也不指望这个榆木疙瘩应答什么,挑了挑眉,在她身上上下打量着,唇角一勾,“听说从部队回来了,我还没见着妹夫呢,怎么,不带回来给我这个做姐姐的瞧瞧,是怕被我抢走?”

    要说楚珺也是有几分姿色,又重修饰,比起楚俏是差了一点儿,不过秋兰和她比起来,差了可不止一截。

    只是她每每开口,嘴里都带着刺,楚俏知她是因为父亲没让她上学,而自己念到高三,她心里对自己有怨怼,是以楚俏也处处忍让,“他比较忙,部队里规定严。”

    楚珺双手抱胸,踱步到主座之上,喝了一口水,努着嘴,又慢慢漾出笑意来,“这样啊?看来也不怎么样,亏得镇里的人对他赞不绝口,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不回门不说,连你回娘家,也是没有半点表示!”

    楚俏被她刺得浑身不舒服,努力忍耐着,“那时候他有紧急任务。”

    楚珺不怒反笑,瞥见楚母从灶房端着饭菜出来,道,“还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妈,这可是您养出来的好女儿。这才成婚几天呀,就知道处处为她男人说话了。”

    楚母对她这样的姿态也习以为常了,省得跟她计较,只道,“行了,你们姐俩一见面就掐,都多大了。珺珺,你这次回来待几天,妈好准备些……”你爱吃的菜。

    只可惜她的话未完,就被楚珺赫然打断,“妈,您是不是巴不得我不回家呀?反正爸什么都听您的,以前楚俏读书好,现在嫁得也好,您是不是觉得我就回来给您添堵的呀?”

    楚俏听她刺得过分,也恼了,“姐,妈也是,你好好说话,成么?”

    楚珺微微撇过头去,状似掏耳朵,“怎么,觉得结婚了就是大人了,晓得教训姐姐了?”

    简直不可理喻!

    楚俏真觉跟她说话就是在白费口舌,于是不理她,拉着楚母说道,“妈,别理她,咱们走!”

    哪知楚珺又打断,“不是吧妈,偏心也不带您这样的吧?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是才回来,您就知道陪她,怎么就不陪陪我呢?我可馋死您做的肉末炒咸菜了。”

    楚母脸色为难,左右权衡,末了还是推开楚俏的手,道,“俏俏,你姐才回来,怪累的。锅里也没剩什么了,妈给她炒两个菜。镇上离得也不远,那位老中医就在供销社后头,妈把钱给你,你一个人去,买了药就叫你爸一块回来,成么?”

    都直接叫她走了,哪里还是商量?

    楚俏心头很不是滋味,拽着钱,心知楚珺又会说什么,抢先道,“这钱我是管妈借的,我会还,不用你废话。”

    她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到了镇上,楚俏直接去了药堂。

    她的手本来就耽误了半年,醒来后她倒是坚持敷药,只是那夜被陈继饶用衬衫绑上了,撞上邵劲庭那次又被扭了几回,筋脉又肿了不少。

    那大夫的扮相倒不常见,一身青衫,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五六十岁的年纪,他把诊完脉,脸一下就冷了下来,怒视着她,“简直胡闹,小小年纪,那般折腾,还想不想你的手好了?”

    楚俏不敢反驳,敛下眉目,清秀低头的小模样倒是让大夫不好发火,“我知错了,以后一定听您的嘱咐,好好治。”

    “这还差不多,先给你开几日活血的药,记得按时熬,按时敷。”大夫这才舒展了眉头,竟还是用毛笔,楚俏看着他行云流水的草书,不由看痴。

    直到毛笔重新落回笔架之上,她才回过神来,扫了一眼大夫,“您大名是周儒铭?”

    “倒识几个大字。”周大夫眉色泰然,轻飘飘瞅了她一眼,开了单就去抓药了。

    楚俏一个人坐着百无聊赖,见诊柜后还有个小书架,她见没遮没拦,于是起身上前。

    书架上除了一些药理书,竟还有好几本古籍,她扫了一眼书目,隐约觉得有几分熟悉,不过在市面上并未见过。古籍旁,还有一排全英的名著。

    楚俏越发觉得不可思议,正要凑近去看,忽然被一道冰冷的声音打断,“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楚俏吓了一大跳,慌不择路地退后,心跳如雷,不过错在她不经人家同意,就私闯他的地方,只好硬着头皮向他道歉,“周大夫,对不起,我见到书架就想凑近……我、我没碰您的书。”

    周儒铭面色不大好,不过怒气倒平息了一些,把药递给她,“行了,这药一块八角,用一个星期再来换药,你快回家去吧。”

    楚俏不敢再留,躬身跑出来,不过对周大夫的一言一行倒也理解。

    但凡能力卓绝的人,行为有那么一些怪诞,倒也不出奇。

    放眼整个镇,博古通今,悉知中外的人怕是没有,周老的学识怕是只高不低。

    时间尚早,楚俏不愿回去和楚珺大眼瞪小眼,索性在集市上乱逛。

    她低头正踢着一颗石子,一转身,不成想竟迎面撞上了人,反连退了几步,她不想闹事,慌忙致歉,“冲撞了您,实在对不住,您没伤着吧?”

    孙英冷哼,“楚俏,你倒是闲得没事干啊?”

    楚俏闻言,只觉得耳熟,一抬头,见是凶神恶煞的孙英,只觉得头皮发麻。

    她是陈家人想到此,她又不由想到男人那夜亲手给她的噩梦,她痛得全身发抖,可越是挣扎,他禁锢得越狠,强迫她接受他!

    楚俏闭眼,甩了甩脑袋,事到如今,她自不会傻傻地任由陈家人欺负,反唇相讥,“二婶不也得闲来镇上么?”

    孙英早听说楚俏回来半个月了,想着她没拿一丁点好东西回家孝敬自己,反倒还老累得伴捎带了十颗土鸡蛋。

    她越想越是肉疼,越越肉疼就越觉得来气,你说凭啥呀?

    哪家娶进门的媳妇不是想着法儿孝顺婆母?可她家里头呢,大儿媳整日里以奶孩子为由,不下地不下厨房,二儿媳呢,进门两天就随军去了,一回来就在娘家待了半个月。

    陈家里里外外,还不得她一个婆婆操劳着?

    “你倒还有理了,楚俏,你说说,哪家的媳妇会对婆家不管不顾,跑回娘家每日闲得发慌?”

    楚俏这几天身子才好些,也就这一日到镇上拿个药,到底是谁就在就是嗑瓜子也不愿随二叔下地?

    她只觉得好笑,撇过脸去根本不愿看孙英。

    孙英却是当她拿着陈继饶的钱肆意挥霍了,讥讽她道,“楚俏,别怪我不提醒你,继涛和继饶虽说都娶了媳妇,可到底还没分家呢,那也还是一家子。他的津贴以前可是按月寄回家来的,而你只要一天是他媳妇,对这个家,也还有责任!”

    那……就快不是陈家的媳妇了呢?

    楚俏不用问也知她会怎么答,心里不由横生几分颓意,也不知他的离婚报告递上去了没有,还有多久才会批复?

    可不管怎么说,目前她还是他的妻子!

    生病那阵她没心思想两家间的琐事,但细究下来,她总住在娘家也不是个事,不说别的,单是邻里的口水,背后还不知啐了多少呢。

    而孙英想的,也不过她回陈家下地干活而已。

    横竖也不需多久,她就当是还他上一世的亏欠罢了!

    楚俏叹了一口气,语气清淡,道,“前阵子病了,我也是怕回去传染了阿愚,现在我好了,您放心,等我回娘家收拾好了就回去。”

    楚俏说到做到,回到楚家收拾好,听着楚珺冷嘲热讽,她晚饭也没吃就回到了才住过一晚的陈家。

    楚母见她这般坚决,倒也不好挽留,毕竟女儿也还是陈家人,不过她到底不愿旁人看低了女儿,给她塞了几颗蔬菜,又拎了一袋干货,叫她捎带过去。

    暮色沉沉,她背着包,打开栅栏,却是一个六七岁年纪的孩子给拦下了,“站住,你是谁?凭啥进我家门?”

    楚俏望了那孩子一眼,全身黝黑,瘦瘦条的,手里还拽着一根枝条,瞧着那阵势,她硬闯怕是要挨打了。

    楚俏认得他,报上家门道,“阿春,快把门打开。”

    楚俏和陈继饶结婚那会儿,阿春正长水痘,为防冲了喜气,陈继涛只好把他送到大姐家。说起来,他还没见过楚俏呢。

    哪知阿春见她手腕捂得紧紧的,把门捂得更紧了,“我知道你是谁,我妈和我奶说了,你就是个懒鬼,回来铁定要把家里吃空了,才不放你进门!”

    楚俏一愣,刘少梅和孙英倒还真敢什么都教这孩子呀,现在算是童言无忌,要长大了还不知收敛,迟早惹急了别人,把他的嘴给撕了。

    横竖不是她的孩子,她计较个什么劲,最后吃苦头的还不是那对极品婆媳?

    楚俏也来气了,一句话也不说,用力一把推开门,谅他也不敢动手。

    阿春兴许是被她的气势给吓到了,楞个好一会儿,才撕扯着嗓子大喊,“妈,救命呀!”

    说着他还真敢壮起胆来,手里胡乱挥霍着枝条,直直朝楚俏冲过来。

    楚俏脸色一变,偏身躲开,这时,问讯从屋里头跑出来的陈猛一声冷喝,“阿春,你发什么疯?她是你二婶!皮痒了是不是?”

    说着冲上来抽点枝条就给了他一巴掌,阿春一下害怕了,捂着脸也不敢大声哭。

    孙英端着锅,刘少梅抱着阿愚也出来了。

    这俩极品一见阿春眼泪猛掉,心疼不已,刘少梅不敢埋汰公公,不过看楚俏的眼神多了几分怨气,但孙英没啥说不出口,“你看你,阿春还小,怎么下那么大狠手?”

    说着就把阿春拉到身边来,问他,“还疼不疼?”

    阿春这才敢放开嗓音大哭,“疼,疼死了!”

    这孩子就是给这两个婆娘给惯的!

    陈猛怒气未减,“再来两下,我看你还疼不疼了?她是你二婶,才回来就把人往外赶,你二叔回来还不得把你给捶了?你也是,就惯着孩子吧,早晚把他惯成大虫!”

    说着,他不禁觉得惭愧,继饶几度打电话回来问东问西,还不是担心楚俏在家里受气。

    阿春被他吓得顿时收了声,孙英老实了点,她不好数落丈夫,但对楚俏还是怼得出口的,“一回来就闹得家里不得安宁,真是!”

    要不要这么搞笑?

    楚俏眼里透着冷意,“二婶要是觉得我闹腾,今天在镇上又何必开那个口?左右我就是个米虫!”

    陈猛听她的话,心道楚俏怕是在镇上又被数落了,又一喝孙英,“你少说两句行不行?阿俏才回来,”

    孙英摸了摸鼻子,拉着阿春进屋去了。不过刘少梅倒没跟着进屋,楚俏瞧着她眼里,隐约还有几分逃离的闪烁。

    陈猛见楚俏还立在那儿,面上有几分为难,但还是挠着脑袋把话挑明白了,“阿俏,有个事我先和你说一下。”

    楚俏一见他这姿态,心里头“咯噔”一下,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二叔对她还不错,还是笑着说,“您说。”

    “是这样,天儿热,阿愚又小,前阵子夜里总睡不好,有次连着烧了一整夜,你和继饶的婚房在东面,夜里热水没那么重,我就擅自主张叫你大嫂搬去去睡了。”陈猛低着头,脑袋一片木然,也不知是怎么说出口的。

    果然……

    楚俏苦笑,“二叔也知那是婚房……”

    陈猛再没脸说下去,刘少梅又接着说,“俏俏,当时……那不是没法子么?你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阿愚被烧傻了吧?而且,我怕他再复发……”

    那前几天她烧得稀里糊涂,她刘少梅过问了么?

    况且,要是只睡一两晚,倒也没什么,可从她随军到回娘家,可不止一个月了。

    刘少梅可不止是借用,而是霸占了。

    楚俏也实在没法给好脸色,“听大嫂的意思,阿愚病好了,也不打算让回来了?”

    刘少梅心里一啐,果真是小家子气,不就是一间房么,嘴上却委婉道,“俏俏,他二叔名下不是还有一间么?”

    楚俏扫了她一眼,倒真是觉得好笑,“嫂子不说我还忘了,那一间也是在东面,您怎么想的呀,住到主卧去,或者改明儿我打电话问问继饶,他同没同意让您住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