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79章: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

    “俏俏”陈继饶布满血丝的眼里透着紧张,一把抱住她,却见她秀眉紧皱,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悄悄划下。

    朱丽几个立刻围了过来,见他正要按楚俏的人中,连忙拦住,“别按了,弟妹估摸吓坏了,她一个小丫头哪见过什么阵势,今天硬是什么都没说撑过来了,一见到你,哪里还扛得住?”

    陈继饶在灾区也听崔石说了,他骂了她,她还不遗余力地出主意,带动军嫂们洗手作羹汤。

    得妻如此,哪里是累赘?

    他深深凝了她一眼,点头道,“嗯,嫂子也辛苦了。你们忙,我带她去医务室吊两瓶葡萄糖。”

    话音一落,他把人打横抱起就走了。

    杨宗庆也是满身疲惫,可扫了一眼,压根找不到梁羽的身影,眼里不是没有失落,却被刘友兰瞧见了。

    想到梁羽那混账的做法,她就来气,不阴不阳说道,“杨营长还是别找了,快吃饭吧。”

    杨宗庆也真是饿坏了,点头问道,“梁羽怎么没来帮忙?”

    刘友兰哼哼,“弟妹那样娇贵的身子,俺可请不来。”

    “怎么回事?”杨宗庆一下嗅到了异常的味道。

    刘友兰耸了耸肩,“杨营长,你是实在人,俺也不怕跟你说,就她那样的,自家男人在外头拼死拼活,她在家图享受不闻不问,咱们干部楼里的军嫂忙前忙后,她却是连个孩子也不帮带,依俺看呀,你还是趁早跟她离了算了!”

    杨家那趟浑水,谁招惹谁倒霉。

    孙攀赶紧拉住嘴巴无遮无拦的妻子,夹着一筷青菜塞进她嘴里,“行了,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然后又扭头对杨宗庆道,“宗庆,友兰就是性子直,她没恶意。”

    “本来就是!”刘友兰嘟囔道。

    孙攀见她有功,也不好数落她,转移话题道,“听说你今儿把林指导员给收拾了,能耐了呀?”

    杨宗庆却是没心思听他们夫妻打情骂俏,只是对梁羽,越发心寒,冷极了,冰到底了。

    他闷头,食不知味,扒了两碗饭,知继饶还没顾得上吃饭,过去盛了一大碗,就被朱丽拦下了,“宗庆,你也累得不轻,快回家歇着去吧,我去送。”

    “多谢嫂子。”杨宗庆心里一暖,却也觉得可笑,就是旁人,见他饥肠辘辘满身疲惫地回来,也会体贴地过问两句,可他的妻子呢?

    哦,他真没法把她当妻子了!

    朱丽也懂他心里苦,拉着他道,“友兰就是口直心快,你别放在心上。老许手下有你这样的,嫂子也打心眼喜欢,你高兴一点,啊?”

    她也顾全他的脸面,没有多说。

    陈继饶抱着楚俏到医务室,扎上了吊针,见她半湿不干的一身,想着在这儿待着也不是个事。

    偏巧朱丽提着饭菜来了,“先垫垫肚子。”

    “在灾区吃了,我先带俏俏回去。”陈继饶也没胃口。

    “那点饭哪够呀?是担心弟妹吧?”朱丽热心道,“我帮挂着吊瓶吧。”

    “谢谢嫂子。”陈继饶也不否认,“今天也亏得嫂子了。”

    朱丽倒也坦诚,“嗨,你最该感谢的是弟妹,要不是她,我还不知道林安邦敢擅离职守呢。”

    陈继饶也没想到他竟有那么大的胆子,一个专管后勤保障的指导员,不司本职,却顶着许队的名头。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朱丽识趣地不想打搅他们夫妻二人世界,把吊瓶挂上,放下饭菜就走了。

    陈继饶也知她一个女人家撑着怪累的,叫住她,“嫂子,电路恢复正常了,断桥抢修也快结束,许队估摸着入夜就到了。”

    “那成,等他回来,你们也好放心歇着。”朱丽笑道。

    陈继饶面色沉稳,想了一会儿,说道,“嫂子,还有件事儿只怕还得麻烦您。这次抢险虽然及时,但是还有十来户居民的家被冲垮了,等会儿我还得负责护送伤员到市医院接受救治,俏俏还没醒,您能不能帮我看着她?”

    还没等朱丽点头,就听门口有人说道,“我去吧。”

    杨宗庆还是不放心,上来看看,进门道,“继饶,弟妹还没醒,你陪着她吧。左右后方也是我负责,家里头也没啥担心的。”

    “那嫂子她……?”陈继饶也听说了,梁羽那事做的委实不对。

    杨宗庆笑笑,嘴角满是苦楚,“她好好地待在家里,能有个啥事?我回去交代一声就成。弟妹才是不容易,一早给你送吃,还挨你一顿训话,等她醒了,你跟她好好说说,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说完他也不等陈继饶点头,率先下楼回了家。

    梁羽早听外头热闹,直搅得她没法睡,她左等右等,还不见杨宗庆回来,气得嘴上能挂两个茶壶了。

    等一听到门锁响动的声音,她跐溜一下跑出卧房,瞧见丈夫宽阔的背影,高兴道,“宗庆,你怎么才回来?”

    刚才她可听见脚步声了,他一上来竟然没回家,而是上了三楼。

    杨宗庆揉了揉疲乏的眼睛,语气平淡道,“吃了个饭,弟妹晕倒了我上去看看。”

    梁羽“腾”一下炸了,“她晕倒了还你什么事?你是不是见人家瘦下来变美了,而我又怀孕,你就惦记上人家了?”

    杨宗庆眼睛猩红,赫然转身,恶狠狠地盯着她,“我说过多少次了,弟妹她就是天仙,可她是继饶媳妇,我就绝不会肖想!”

    梁羽被他凶神恶煞的脸色所恫吓,“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梁羽,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跟我过了?还是你心里一直有别人?”杨宗庆仰头闭眼。

    梁羽心里没底,“怎、怎么会?孩子都有了,我不跟你过跟谁过?”

    “那我问你,你不是说等弟妹一回来就去道歉么?你去了没有?还有,所有的军嫂都去帮忙做饭,你在干什么?别拿怀孕来说事,你肚子还不显怀,就是没法进灶房,可带个孩子总不是为难你吧?”

    “那……”梁羽被他噎得没法,“秋兰不也没去么?”

    “秋兰和林安邦沆瀣一气,你以为她逃脱得了干系!再者说,旁人我管不着,可你是我媳妇,当嫂子质问我时,你以为我会怎么想?”杨宗庆愤恨不平道。

    “可你也知道燕子闹人,我这几天吐得厉害,我这一天都没吃什么,你怎么不体谅我?”梁羽气急,也管不住嘴了。

    杨宗庆身心颓败,“要不是你怀了孕,你以为我只是质问你?梁羽,我奉劝你一句,每个人总有求人的时候,别把旁人的体谅肆意挥霍!”

    “你什么意思?”她怆然落泪,自打怀孕后,他就没骂过自己,结果楚俏一回来,他巴巴地往三楼凑不说,对她也是冷若冰霜,他还是她丈夫么?

    杨宗庆努力平复怒气,“没意思了,吵来吵去我也累了,我还得负责护送伤员,这两天路不好走,你安心在家待着。”

    “你又要走?”梁羽拦着他,“你也一天**没睡了,为什么又是要你负责?”

    杨宗庆拉着门的手一僵,“成新犯了错误,老攀家孩子又小,继饶家弟妹累得晕倒了,我不去谁去?”

    梁羽不依,“谁家没个难处?许队还没回来发话,凭啥要你去?”

    “本来是继饶揽下来的,可……”杨宗庆已经不愿重复,“是我坚持要去,你就当是我立功心切,这总行了吧?”

    说来说去,他只是不愿在家待着罢了。

    梁羽心里一凉,“宗庆,难道你就半点都不顾及我们的夫妻之情?要不是因为孩子,你是不是再不愿见我了?”

    杨宗庆见她面色哀戚,忍气道,“你别多想,饿的话就先煮个面,我真得走了。”

    这个家,真是压抑!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继饶给楚俏换了衣服,又去冲了个冷水澡,这才端起冷掉的饭菜,坐在她跟前一口一口吃着。

    吃完他进灶房一看,一片狼藉,不由苦笑,这丫头还真能折腾。

    不过想着她也是急疯了,而他在水库又对她说了那样的狠话,心里惭愧,于是低下头收拾起来。

    米缸和面桶里空空如也,他担心她醒来饿着,小部也搬空了,不由蹙眉。

    朱丽问清缘由,笑道,“弟妹也是个懂事的,我家里头还有两斤白面,我这儿忙着没空给你拿,钥匙你拿着。”

    “多谢嫂子,过两天就给您还回去。”陈继饶说道。

    回到家,他打开煤气,蒸了一笼白面馒头,又炒了一碟腊肠咸菜,见她还没醒,就放在锅里温着。

    输了一瓶葡萄糖,他也累得慌,本想躺在楚俏身旁睡一会儿,却见楚俏正揉着迷离的眼睛,他心里一喜,“醒了?”

    “嗯。”楚俏还有些迷糊,拉着帘子只觉得里灰沉沉的,也不知几点了。

    她坐直身来,还没从睡意中清醒过来,听见他问,“饿不饿?”就照实点头了。

    陈继饶极了她犯小迷糊的模样,一下没了睡意,走到灶房把温着的饭菜端过来,却是听见楼下传来一声声凄惨哀绝的痛呼,像是梁羽哭着喊着叫人送她去医院。

    宗庆去了市里,陈继饶也不好不管,利索地穿戴好,“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你乖乖吃饭。”说完飞快地冲下楼。

    且说杨宗庆走后,梁羽呆愣愣地望着空落落的天花板,心下无比落寞,这个子里,又是她一个人。

    她独自待着又有什么意思?

    宗庆老说她总找别人麻烦,好,这阵她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头养胎,谁也不招惹。可这次分明是刘友兰找上门来叫她带孩子的呀。

    燕子全身上下脏兮兮,又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她带?

    她为啥不能拒绝?

    刘友兰怎么还有脸当着宗庆的面责骂她?

    梁羽越想越气,实在无法咽下这口气。

    她“嘭”一下关上门,气冲冲跑到一楼,正巧刘友兰携家带口地回来了。

    瞧着他们一家四口有说有笑,可她的宗庆还要拖着一身疲倦去护送伤员。

    同样是营长,凭啥宗庆就得多担一份任务?

    她一把拦在门口,冷笑着问,“刘友兰,我问你,你为啥要跟宗庆说起我?”

    两人早撕破脸,刘友兰也不是好惹的人,不然林安邦也不会被她掌掴了,“弟妹,咋的,敢做还不敢当呀?”

    “我怎么不敢当?你的孩子凭什么要我带?”梁羽双手叉腰,一副非要吵赢的姿态。

    刘友兰捋起袖子就上前一步,却被孙攀拉回来,她还不甘心,“你拉着我干啥?本来就是她不对,非常时期非常对待!自家男人都快饿死了,也不管,竟还有脸不让我说。我偏说看你还能咋的!”

    孙攀到底顾着杨宗庆的面子,“行了,弟妹怀有身孕,你计较个啥?”

    刘友兰暴脾气一下上来了,“怀孕就了不起了?俺怀虎子那会儿,还不是照样下地干活,大家都去做饭,叫她带个孩子怎么就过分了?”

    “行,你们大公无私,就我自私自利,可是跟你有什么关系?”梁羽气怒。

    刘友兰一扭头,问孙攀,“你听听,俺说错了没有?俺虽然没读过,可多少也有点军嫂的觉悟,她呢,自以为金贵,人肖副队的媳妇还是大学生呢,人家还不是照样来帮忙?”

    两人吵吵嚷嚷,燕子被吓得哇哇大哭。

    “行了行了,”孙攀顾虑着面子,“你这样闹,弟妹真要有个好歹,你叫我怎么跟宗庆交代?你快带孩子回去,我和弟妹说。”

    刘友兰顾着孩子,也不愿多看她一眼,甩头就进去了。

    剩下孙攀挤着张老脸笑道,“弟妹,友兰性子急,回头我训她,你消消气。她跑到宗庆面前瞎说一通实话,是她不对,等宗庆回来,我领她上门向你们夫妻道歉,你看成么?”

    梁羽气顺了不少,只是心还跳得厉害,“孙营长,我也是蛮不讲理的人,上次我也犯了错误,不想再惹事,可嫂宗庆一回来就骂我,人心肉长,我不也正伤心嘛……”

    正说着,眼泪就簌簌地往下掉。

    “是是是……”孙攀顺着她说道,“谁说弟妹没有觉悟的?要不你先回家去,等宗庆一回来,我就跟他解释清楚,千万别再因为友兰嘴欠而影响你们夫妻感情了。”

    孙攀摆的姿态也算低了,梁羽也不好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却是没走。

    孙攀自觉惹不起还躲得起,听见虎子在里叫他,只道,“弟妹,那我就不请你进坐了啊。”

    楼道里一下只剩她一人,就是回家也是一人待着无趣,梁羽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朱丽。她只顾着走,却忘了地面积了一滩的水,人来人往混了湿滑的泥巴。

    梁羽一着不慎,脚上一个趔趄,又一脚踏空,整个人就往台阶下摔。

    她吓得脸色苍白,惊叫出声,双手胡乱扑腾,可还是架不住直直往下摔的趋势。

    梁羽整个人摔倒在地,忽觉小腹刀绞般的痛袭来,她眼睁睁地看着鲜血浸上裤腿,刺目的红,撕裂的痛。

    “不,不,不”她嘶心裂肺地叫,“孩子、谁来救救我的孩子?”

    宗庆那么期待这个孩子,可她明显感觉它在体内慢慢流失,尖叫一声坐起来,她抹着额上渗出的冷汗,身上仍在发抖,拼命地想站起来,可来势汹汹的腹痛令她难以自持。

    她暴躁地尖叫起来,缩在那孤苦无依,“谁来救救我的孩子,宗庆,救我……”

    孙攀里离得近,也听见了,正想出去瞅瞅,却被刘友兰一把扯住,“她就是见没人搭理,故意作的,出去干啥?别是惹了一身臊。”

    孙攀还是不放心,“不成,你没听见她喊救命么?”

    等他出了子,冲下来的陈继饶已经抱起一身是血的梁羽往医务室那儿去了。

    而孙攀盯着地面的血,难以置信……

    入夜。

    许良一回来还没来得及处理救灾一事,就急匆匆赶过来了,医务室外围了一群人,陈继饶站得有些远,身上的军装上还染着淤红的血渍。

    杨宗庆终于来了,陈继饶下意识地往手术房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杨宗庆就奔过去推门,门是从里面反锁着的,他一脚踹下去。

    巨响倒把外面几个军医引了过来,“喂,你干嘛呢!”

    里面门也开了,一个**惊惶地开了门,他一把扯开她,冲了进去。

    一把拉开手术帘,他猛地闭了闭眼,手术台前的军医被吓了一大跳,手竟悬在半空一动不动。

    “快救人啊,还楞着干什么?她要是有事,你就等着转业吧!!”杨宗庆嘶吼着。

    陈继饶跟他冲进来,拉着他出去,“宗庆,你别急,你这样……人家不好做手术。”

    杨宗庆看了眼手术台,脸色越发难看,张了张嘴,还是出去了。

    不一会儿,刚刚被他扯开的**走过来,双眼还含着泪,“孩子……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家属请做好心理准备。”

    她哆哆嗦嗦地照实说了,也不敢看那人脸上什么表情,赶紧闪远。

    杨宗庆浑身僵硬,抱头扯着头发,怪他,都怪他!什么事能有她重要,什么事能有孩子重要?

    想起刚刚在手术台上看着她的样子,那么多血,那么多血……她该有多痛。

    “宗庆,你振作点!”陈继饶隔开他的手,心里也是万分叹息。

    杨宗庆脱力,险些摔倒,被他扶着坐下,失魂落魄,“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攀立在角落里,心里惴惴不安,“那时弟妹来找友兰理论,我把人劝开就回了,外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宗庆,对不住,我要是知道弟妹会……就是打死我,也不敢放任不管!”

    杨宗庆一下心如死灰,是她为了置气找人理论,别人没跟她计较,怪不着别人。

    是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吧?

    他那么期待的孩子,却被狠心的她摔没了!

    杨宗庆心力彷徨,颓然地倚着墙面,嘴角满是苦涩,“不怪你,是她太作,结果报应到孩子头上……你们说,老天是不是看我过得顺风顺水,才安排了这门可笑的婚姻?”

    “宗庆,别想太多。”若非亲身经历,个中滋味,旁人只怕是没法体会,陈继饶也说不出太多安慰的话。

    杨宗庆只觉得周身好像是火焰在燃烧着,把他烧成了灰,心也碎了,空了……

    他的手肘撑在膝盖上,掩面叹息,对这段婚姻,他绝望了,放弃了!

    陈继饶见他心灰意冷,也不好受,拍了拍他的肩头,“宗庆,你太累了,去睡会儿吧,我替你守着。”

    “不用,你也是一天**没合眼了,弟妹还在家,你快回去吧。”杨宗庆有气无力道。

    陈继饶和孙攀一对眼,心知以他满身疲惫的状态,只怕会做出什么冲动的决定。

    “宗庆”陈继饶喊了他一身,还没等他抬头,就急速地一掌劈在他的后颈。

    眼见杨宗庆软软倒地,陈继饶和孙攀一人架着他一只胳膊,把他往椅子上靠。

    陈继饶惦记着楚俏,沉沉开口,“老攀,我先回家看一眼,等会儿再来换你。”

    人是在他家门外出事,孙攀心里不安,“没事,今天我眯了会,还不困,你后半夜来吧。”

    陈继饶军帽下的那一双眼眸沉浸在淡淡的阴影里,点头道,“那辛苦你了。”

    出了医务室,心里总算没那么沉重了。

    回到楼前,陈继饶抬眼望着三楼,那儿昏黄的灯已经点亮了,散发着浅浅暖暖的光,他忽而感慨万千。

    楚俏这时候已洗好澡,换了一身浅绿的长裙,正坐在灶房前烧水。

    梁羽摔倒也就是楼下的事,一下就传开了。

    楚俏不用下楼自然也是知道了,她虽然知道他们夫妻迟早要离婚,可没想到是因为滑胎,梁羽那是咎由自取,可杨营长委实冤枉。

    他是家里的独子,又是军人,该是有多期盼孩子的降临,却那样生生被剥夺了。

    可惜可叹可悲。

    楚俏也不愿被人说落井下石,见他回来了,军装的衣襟沾了一大块血渍,并未多问,而是起身道,“我烧了水,你把这一身洗洗吧。”

    陈继饶点头,“嗯,我去提水,你帮我从卧房里找件t恤来。”

    他动作利落,五分钟就出来了,板寸头一下就擦干了,见她正放热水泡他的军装,沉静温婉的模样,心下一动,忽然从背后抱住她,下巴搁在她的肩头,闭眼道,“俏俏,以后我们不吵也不闹,就这样安安心心地过一辈子,好吗?”

    楚俏心一滞,一辈子多有长?她避而不谈,反问他,“嫂子的情况很严重?”

    陈继饶贪婪地嗅着她身上清软的味道,宗庆那时颓唐悲怆的模样还久久印在脑海,挥之不去,也是深受触动,“孩子没保住,他这次怕是铁了心要离了。”

    “那他家里”听说他的母亲强势得很。

    “男人有时选择妥协,并不意味着软弱好欺,而是因为在意。一旦不在意了,再强求也无济于事。”陈继饶站直来,见她及肩的头发被他蹭乱了,于是以指为梳,替她细心地理顺来,“而他是个有底线的男人!”

    楚俏默然,想了好一会儿,鼓足勇气问道,“那我上次是不是触碰了你的底线?你会容忍我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