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81章:楚俏回家

    ,。

    杨运国又骂了几句,“瞧你那样,还是个指导员呢,思想觉悟还没农村妇女的高……”

    这俩上下属都吃了杨运国的拐棍,心里头越郁闷,陈继饶他们就越顺畅。

    杨运国见没人敢吭声了,气顺了点,扭头道,“许良,这次抢险是上了新闻的,回头你打个报告,你手下的这几个营长,这次表现突出,不但市部,省部也极为重视,说是各地市部学习的典范,是该重点表扬,你把报告拟好了直接报上市部,我亲自给你过审。”

    “这次不单你手下的几个营长表现出色,还有随军的家属,我看觉悟很高嘛。要不是有她们,我看抢险也不会那么顺利,我听说,还有个家属还累得晕倒了?”

    许良点头,想着妻子也对楚俏赞不绝口,神色认真道,“是继饶他媳妇,要不是她去了水库还不知道食堂没开火呢,发动军嫂们做饭也是她的主意。”

    杨运国的眼里这才有了些许暖色,半眯着眼瞅着陈继饶,难得称赞道,“我听宗庆提过,就是上次从毒贩手里救了你们几个的那丫头吧,听说手还没治好?”

    这回他问的是陈继饶,他点头,如实道,“俏俏的手还治着。”

    杨运国想了一下,又问,“在哪家医院?”

    陈继饶顿了一下,深沉的眼眸一闪,说道,“没在医院治,从老家镇上拿的药。”

    杨运国眉头一皱,“那孩子也是个好的,也从来不提什么要求,可在镇上治哪儿治得好?这样,小许你再拟一份申请,以最快速度把她的医疗补贴发放下来。”

    “多谢首长,不过我想还是不用给上级添麻烦了,俏俏说老家的大夫医术了得,他给的药效果不错。”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再说,这次也不单是俏俏一个人的功劳,几位嫂子也是出了力气的。”

    杨运国郑重其事道,“所以说,妇女也顶半边天,你们可千万别把家属看低了,要不是有她们,咱们能安心地训练么?你放心,该奖励的自然不会漏掉,该是你家媳妇的,你也别推辞了。”

    “至于李成新、林安邦二人,你也别吝啬笔墨,给我如实地写,该怎么处罚全按规定来办!”

    许良立刻挺了挺胸膛,铿锵有力道,“是!”

    杨运国连夜赶过来,骂了一通,也乏了,挥挥手道,“行了都散了吧,宗庆你留下。”

    陈继饶抬眼,只见杨宗庆抿着唇,挺直地立在那儿,眉宇间似乎不大一样了。

    似乎**之间,他成长了不少。

    几个人相继离散,陈继饶叫住许良,“许队,刚才多谢您。”

    许良装傻充愣,“谢我什么?”

    陈继饶倒是坦然,“这次抢险,嫂子也是忙里忙外,可您只提了俏俏。”

    “这有傻?”许良朗声笑道,“弟妹人聪明,性子也好,那是她应得的。不跟你说了,我回去拟报告去。”

    “还有一件事,”陈继饶厚着脸皮拦住他,“俏俏明天回家,我想请一天假去送送她。”

    许良闻言,一顿脚,“怎么,她还闹着要走?”

    “不是,这次她本来也没打算多待,药没带多少了,您也知道不能耽误了她治手。”他又何尝愿意放她走?

    许良叹了一口气,想了一下,说道,“我看这样,护送伤员原本也是你负责,宗庆这几日只怕也是心神不宁,明天我派辆车给你,准你半天假,把人送上车,你再去医院把伤员接回来。”

    陈继饶知他是担心自己请假太多,影响了考核,对他的安排倒没异议。

    孙攀跟上来,勾着陈继饶的肩膀,咧开嘴笑道,“没想到宗庆他爸气归气,做事还是有一套的,这次,咱们这儿是不是又可以加一枚勋功章啦?”

    陈继饶一贯不喜欢与人亲近,拍掉他的手,声音不大,“行了,宗庆最近心情不好,你别在他面前嬉皮笑脸的,还有成新,这次他也受了批评,我估摸着他正沮丧着呢。”

    孙攀这才意识到低调,他微微扭过头,果真见李成新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摸了摸鼻子嘿嘿笑道,“我也只敢在你面前说这些话,按理说你才是这次抢险最大的功臣,怎么好像不高兴?”

    媳妇要回家了,你能高兴么?

    陈继饶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说一句话,撇下他径直走人。

    办公室里,杨宗庆还是那样稳稳地站着。

    杨运国盯着他好半晌,才把声音降下来,“你这次军姿,是比以前稳重多了。也别站着了,过来坐会儿吧。”

    “是,首长!”杨宗庆一板一眼地在他面前落座、挺胸、直腰,动作行云流水。

    杨运国是真的乏了,长长吐了一口气,声音也哑了,“也别拘着了,这里只有咱们父子俩,说说吧,这次是铁了心要离?”

    “嗯。”杨宗庆放松了些,却还是不愿多说。

    杨运国也知他心里苦,“你这次表现不错,也不像以前那样居功自傲了。只是小羽的做法也实在叫人寒心,什么叫夫妻一体,她还是不懂!你妈呢,又死要面子,给你选了那样的媳妇,这几年也是苦了你。”

    杨宗庆一向敬重父亲,自小以他为榜样,在部队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难得有与父亲谈心的时候。

    他心里触动,压着声音道,“爸,她要是肯踏踏实实地过日子,我也不会那么绝情。不瞒您说,有时候我还真埋怨妈,要是她没给我找,我情愿单着过这几年,也许我娶的就是弟妹了,她虽然手不好,可咱俩也不需要她干啥,能窝心地一块处着我也高兴。”

    说到最后,他不由掩面叹息。

    杨运国也听明白了,点头道,“日子总归是你们年轻人过,她既然一门心思地不想过安生日子,爸这次站你这边。只是,你离了婚,还有什么打算?”

    “爸,我也不想在这儿待了,我想打申请,下基层锻炼几年,毕竟老让人觉得我是仗着您才当上这个营长的,面上也不光彩。”杨宗庆想着这儿梁羽的影子太多了,他想重新过,自然也不愿多待了。

    “你有这份心,爸很欣慰,行了,这事我替你妈拍板了。”杨运国笑着说道。

    且说梁伟江一脸沉闷地折回医务室,想想杨运国说的那番话,越发觉得糟心,这会儿见女儿已是清醒了,而妻子在一旁哄着她喝鸡汤,这才缓和了点儿。

    梁羽食不知味,咽了几口就没胃口了,软声问道,“爸,您和宗庆谈得怎么样了?”

    梁伟江见女儿脸色发白,不愿徒增她的烦恼,只避讳道,“他这阵子忙,昨晚也累得够呛,爸叫他先回去歇着了,先接你回家安心养好身子。”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没提离婚的事?

    梁羽心里泛起一阵欣喜,“听说婆婆也在外头,她怎么没进来?”

    梁伟江被她问得烦了,脸色微愠,“行了别问了,赶紧跟爸回家吧。”

    梁羽呼吸一窒,苍白的脸上一片怆然,“爸,您这是什么意思?婆婆说过不会轻易让我和宗庆离婚的!”

    梁伟江回想着女婿说的那番话,对梁羽也是恨铁不成钢,要不是顾着她身子虚,他一进门就想吐之后快了。

    他忍着好言劝告,可女儿非不听,自然也上火了,“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你那婆婆也是个白眼狼,什么在意儿媳?孩子没了,她进来看过你?小羽,爸早跟你说过,结了婚就该收敛着点,失去杨家的庇护,咱家就什么都不是!你偏不听,到头来怪得了谁?”

    梁羽登时缩在梁母怀里“哇哇”大哭,“爸,我没想过要跟宗庆离婚,是他总说那些伤人的人,非逼着我签字。您怎么也不帮我劝着点?”

    他都吃了一拐棍了还叫不帮?

    “亲家都快被你气出病来了,爸差点连工作都不保,你叫我还怎么帮?”他气得跺脚,“我说你也真是,你就是懒,怎么也不会做点门面功夫?自家妻子被人说三道四,换做是我,我也受不了!”

    梁羽顿时没了声,闷在被子里痛哭流涕。

    梁母见她也是怪可怜,只好出言劝道,“事到如今,都少说两句吧,小羽,你离过婚以后可怎么办呀?”

    梁伟江满肚子火气没出撒,“也就是你一直惯着她,才把她纵成那个坏脾气。宗庆那孩子不错了,肯上进,待人也亲和,家里哪顿饭不是他做的?”

    梁母被他骂得火气也上来了,“我纵着她还不适应因为是你闺女?小羽自小就没受过什么气,你总不能要求她一天就变高好吧?”

    夫妻俩正气头上,谁也不让谁,几句不对付就吵起来了。

    梁羽只蜷在被子里越哭越伤心,哭到后来没了声,她才从被子里出来,擦干眼泪,“行了,你们别吵了!妈,我想过了,就这么放弃我实在不甘心,爸,您说得没错,杨家这样的大户,错过就可惜了,您得帮我,我要赢回宗庆的心!”

    梁伟江只当她痴人说梦话,“行了,你歇会儿吧。你不累,爸隔三差五地听你说的糟心事都累了,索性你和宗庆也没孩子,凭爸的人脉,总会再给你找一门好亲事的!”

    梁羽却偏执道,“不,爸,我就要宗庆!别人从我身上夺走的,我一定要一点一点拿回来!”

    陈继饶一路往家里走,想回去补个觉,不过还没到干部楼前,就见自家媳妇和朱丽站在在一块抬着一袋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不知准备去哪儿。

    “俏俏”笑着叫了一声,“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朱丽眉头不展,只道,“去医务室那儿看看。”

    “你们这是准备去看嫂子?”陈继饶深眸一敛,却见楚俏摇头,“不是,她不想看到我。”

    朱丽总觉脸上不大自在,勉强笑道,“这几天天气湿热,士兵们昨天又淋了一天**的雨,我听说有不少人上火了口舌生疮,可医务室里止败火药有限,那天我正好瞧见你背了一筐药草回来,就问了弟妹……”

    那是他特意为俏俏种的药草!

    陈继饶脸色一沉,森冷的目光在朱丽身上逡巡,却又听楚俏混不在意道,“继饶,没关系的。周大夫给我换了药方,这些药我也用不上,放着也是浪费。”

    其实也是有用的,陈继饶好几次见她倒掉的药渣里都有这两味药。

    他努力敛着怒气,把她拉到一旁,“俏俏,你不必事事总谦让着,这些事许队自会处理。”

    楚俏一直记着上回朱丽给她提点的事,低头抠着手心,“嫂子说,上次缉拿毒贩,这次演习和抢险,你的表现都很好,这次林指导员估计是当不成了……或许、你会被选上,但咱们两家也没认识什么人,部队的事我不懂,也帮不了你什么,能做的也只这些了。说不定这次领导会多注意一下你。”

    陈继饶心里忽而如冰山融化一样,触动得他发颤,他紧紧拉着她的手,眼里满是暖意,“俏俏,你肯为我着想,我很高兴,只是,我不在乎那些台面的东西,你不用为了我而委屈了自己。”

    “可那次……你怎么怨我毁了你的前程?”楚俏鼻头一酸,差点就要掉泪。

    那时候他曲解了她,把她摁在**上时,就说过那样的话!

    原来,他说过的每一句伤人的话,她都记在心里。

    陈继饶心里愧疚,“俏俏,对不起,那次只是……我是犯了浑才那样不知轻重,你忘了好不好?那不是我的真心话。其实能不能升职,我也只希望领导是看重我的能力,而不是依靠那些裙带关系。”

    “但我已经答应把药草送出去了。”楚俏满脸懊悔,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明天就回家去,这些药也用不上的。”

    治手要紧,他还真没法拦,只好无奈地点头,“嗯,明天我送你去车站,你回家拿了药就过来,好不好?”

    过来也没什么事,楚俏不想来,可生怕他不放人,既没答应也没摇头,只呆呆地立着。

    这会儿日头升得老高,他心知她沉闷的性子也着急不来,只道,“你先回家,药草我送过去就是了。”

    楚俏依言回了家,正收拾东西,没多久,就听到外头传来的敲门声。

    她打开门一看,竟是秋兰,不由眉头一皱,正想关门,秋兰却是舔着脸把门卡着,“楚俏,听说你明天回家?”

    楚俏低头看了一眼地下的行囊,忍气道,“有事么?”

    “我来部队才比你迟了几天,不过你都回两次家了,我还没见过爸妈呢。”秋兰生怕她误解,又连忙说道,“你别着急,我没想着和你一块回去。我就是想着,自打我工作以来,还没给家里捎带什么好东西回去……”

    楚俏心下了然,“你是想让我帮你带回去?”

    这一大箱,且不论轻重,不好拎不好背的,她也开得了口?

    秋兰笑着点头,“里头就一张北疆棉枕,不重的。”

    “可俏俏的手还没好利索!”还没等楚俏回绝,就听陈继饶的声音从楼道下传来。

    秋兰是看准了时机才上来的,没想到他那么快就回来了,心里暗道了一句不妙,面上却只好笑着道,“继饶哥,我听说楚俏来时还背了一筐的干笋和干菜呢,我爸妈颈椎不好,就找她带一对棉花枕头。”

    男人面色一沉,回想起俏俏肩头磨红的痕迹,恨不能自己拿着,只道,“秋兰,我还没问你,听说抢险的时候,你是跟着林指导员一块来的食堂?”

    秋兰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当时她就是见不得楚俏发动军嫂造饭好去邀功,才跑去告诉林安邦的,可眼下她如实回答,那不是自掘坟墓么?

    “我原也是想去帮忙的,可你也知道,他是我的领导,他叫我跟来,我也没法子。”秋兰面色为难道。

    “是吗?那我可真得好好问问他了。”陈继饶语气里透着胁迫。

    秋兰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这点小事哪用得着麻烦你?既然楚俏不方便,我也怕棉枕沾了水,刚才忘了叮嘱楚俏了。我看还是等过年了我再拿回去吧。”

    这时,肖景然正好从对面的门里出来。

    正巧了!

    秋兰心里暗喜,连忙拉住他的衣袖,语气柔媚道,“肖副队”

    肖景然盯着他衣袖上的手,默不作声地收起来,才抬头问,“有事?”

    “是这样,楚俏不愿意帮我把这袋东西捎带回去,这袋也够沉的,我上来时走得急,还有些喘,身上没什么力气,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带回去?”

    这可就自打嘴巴子了!

    楚俏也不想背黑锅,“秋兰,你刚才不是说袋子里只有两个棉枕很轻的吗?怎么不自己带回去?”

    秋兰气结,笑着反问她,“这里头还有七八斤肥皂,但想着你的手没好,就只是想叫你带棉枕的,谁知你不愿意呢?”

    又想给她泼脏水?当她不会摘干净么?

    楚俏冷笑,她还真就不能帮忙,冷笑道,“原来你还想叫我带七八斤肥皂?这事我得跟你说清楚了,刚才我可没说不帮你带,是继饶心疼我才拒绝你的。不过,听你刚才那一说,我可真不敢帮你带了,不然沾湿或者弄丢了,我可赔不起。”

    秋兰被她噎得满嘴说不出,眼眶里蓄满泪水,那委屈的小模样还真是叫人心疼。

    但陈继饶不觉有任何冤枉了她,面上仍旧淡漠如斯,拉着楚俏进,“行了,咱们回家吧,管别人的事做什么?”

    肖景然默不作声地打量着,又尤其见陈继饶恨不得高高挂起的姿态,自然也不想和秋兰有什么瓜葛,不过她既然开了口,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计较什么,于是接过她的袋子,面上淡淡道,“待会儿我还得去一趟办公室,许队找我有急事,只能给你送到宿舍楼下,你看成吗?”

    秋兰本意也不在袋子上,他听了陈继饶和楚俏那样埋汰自己,却还是肯出手,她已是知足,欣喜地点头道,“你帮我提着走那么长一段路,我已经很感激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肖景然浑不在意道,“不用,小事一桩罢了。”

    翌日一早,楚俏背着包,身上还是那身校服,亭亭玉立的样子在人群里有几分扎眼。站在熙熙攘攘的车站大厅,手里还攥着几张碎钱,分外郁闷,脸色也不好。

    陈继饶从人群里挤出来,心知是十分钟前,她又被他的话刺伤了,他矮下身段,军帽几乎擦到她的发丝,柔声喊了一句,“俏俏”

    她不看他,倒是近旁的好几个姑娘见他一身颀长挺括的军装,长得也英俊,不由抬起头多看了几眼。

    陈继饶一贯不喜欢被人围观,也不想旁人把他与媳妇的亲近被人看了去,便拉着楚俏往边上走。

    楚俏挣了一下没挣掉,被他半搂半抱着挤进角落里。

    他看着她倔强的脸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许久才说道,“俏俏,我们是夫妻,你用我的钱不是天经地义?你高兴点,嗯?”

    楚俏低着头没说话,他顺手就把她手里的钱往她包里塞。

    楚俏拗不过他,但眼色越发不好,这时广播通知她那个通道该检票了,她便挣了他要过去,被按住了。

    陈继饶摸出心口处的口袋,掏出十块钱塞给她,“这钱你先拿着,等过几天这个月的津贴发下来了我再给你寄。”

    楚俏一让,“不用,我有钱。”

    他皱着眉,“别闹,听话。”

    楚俏看队伍已经在往前移,便有些着急想走,可是被他抱住动弹不得,有不少人已经纷纷朝这边侧目。

    楚俏觉得难堪,扭着身子要挣开,“你放开……”

    “拿着!”陈继饶虎着脸,掰开她的手指塞进去。

    她没办法,接过去,他这才松开,“算我借你的。”

    陈继饶皱着眉,可是她已经跑去排队了。

    她一早起来也没什么胃口,米粥才喝了半碗,想到这儿,他叹了口气,又往小店走去。

    他生怕她进了站,飞快地捡了一瓶水和几样嘴儿,可出来时张望了一圈,也没见她。

    好在他记性不错,刚才扫了一眼车厢号和座位号,于是他拿出军官证,挤进了车厢。

    按着车座走过去,果真见她扭头巴巴望着车窗。

    “俏俏,你别生气了?”他把水和食一股脑放在她膝盖上,耐心哄着她,“你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过来,我们别把时间浪费在吵架上,好吗?”

    楚俏一听,心里也闷闷的,扭过头往他脸上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他衣领上的扣子,“你别总是硬撑着,衣服湿了要及时换,睡觉的时候一晚上都开着风扇,下半夜会变凉的……你照顾好自己。”

    陈继饶心里一暖,这时候火车也快开了,楚俏催着他,“你快下车,不用担心我。”

    他军帽下的面容一下如春风拂过一样温和,忽而心意一起,他飞快地亲了一下她酡红的面庞,“我走了,到家记得给我回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