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82章:老陈回家

    陈继饶接送伤员回到部队,接下来的一周都是难得的好心情。

    林安邦被削职的调令下得很快,大家都在纷纷揣测,陈继饶才是接替指导员一职的最好人选。

    不过令一票吃瓜群众大跌眼镜的是,任命的人选竟然是孙攀,就连孙攀也觉得匪夷所思。

    他一把坐上办公桌,腿啷当地吊着,摸着下巴道,“上周俺还道宗庆他爸泾渭分明呢,可一眨眼怎么就老眼昏花了呢?照理说,继饶立了那么多次军功,就算不选他,也该选宗庆才是呀!”

    陈继饶端坐着,唇角也是柔柔的笑意,却只是拿着笔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眼睛竟是放空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宗庆一愣,随即笑道,“平时你也没少做和事佬,挺适合指导员的工作,老攀你就从了吧。”

    “哪有那么容易?我也就认得几个大字,叫我去写报告,还不如去训练呢!”孙攀抓耳挠晒道,“哪像继饶,随便看几眼就可以有模有样地写出来,也不用学。”

    孙攀说着,目光扫过继饶,见他低着头,看不清脸色,生怕他心里不舒坦,试探性一问,“继饶,你没生气吧?”

    “我没生气,”他抬头,面色平淡,起身放下笔道,“你们聊,我出去一会儿。”

    见他走了,孙攀才凑到杨宗庆面前,问他,“宗庆,继饶他怎么了?”

    他的心思似乎越发捉摸不透了。

    杨宗庆倒琢磨了几分通透,却也不点破,屋里闷得慌,只道,“我出去抽根烟。”

    宗庆以前也不怎么抽烟,孙攀摸着摸后脑勺,见他眼底一片青黑,虽然他嘴上从不说什么,但也知他因离婚的事搅得心力交瘁,休息也不大好。

    杨宗庆走到走廊,正撞见许良和陈继饶在说事。

    许良索性把他叫来,一块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表现突出,上级也是看得到的,这次定了孙攀,领导也有他们的考虑,你们别是有什么情绪。”

    陈继饶倒也真没怎么在意,眉色如常,点头道,“我听从领导的安排,没有异议。”

    杨宗庆被梁羽害得没参加演习,抢险时也被她拖了后腿,他自然也没什么异议,“我和继饶是一个意思。”

    许良心下满意,抬眼扫了一下陈继饶,说道,“因为突击演习,继饶你的婚假还没休完就被叫回来部队,紧接着抢险又来了,也亏得弟妹通情达理,从不跟部队提意见。这次抢险表彰大会,上头还特意提到了她。我的意思是,趁着这阵子部队里没什么事,你回去递个请假报告上来,回去好好陪陪弟妹。”

    幸福来得太突然,陈继饶愣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深眸一下染着笑意,“是,许队!”

    “行了,怎么还跟个毛头小子一样?快回去吧,宗庆你留下!”许良望向杨宗庆,心里也是不舍与可惜,“你打的报告已经批下来了,调令应该在月底下来,你真的决定了么?”

    杨宗庆眼里一涩,唇角里满是苦涩,好一会儿才道,“决定了,这几年多谢您的栽培。”

    “这样也好,”许良拍了拍他硬实的肩膀,“去新的地方也正好散散心,日子总要往前走,等过了这个坎,就没事了。”

    “嗯,”他抿着唇,郑重地点头,“许队,我有个请求,您能不能先别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

    许良也知梁羽一贯不依不饶,“放心吧,没有你的应允,我谁也不说。”

    陈继饶回去就写了假条,等批下来已经是傍晚了,他只好第二天才进城。

    他想着楚俏也没几件衣服,像样的两件还是朱丽送的,于是跑去供销社买了三匹“的确良”,又买了几斤干货和小孩的零嘴,这才提着行李往火车站走去。

    辗转三趟车,等远远眺见熟悉的房屋,已是日头西落,渺远澄澈的天空晚霞缤纷。

    想着就要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他不由觉得脚步轻快了许多。

    路上,也遇到不少脸熟的人,他在镇上待的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也不多,见别人往他身上多看两眼,他也一一打了照面。

    “继饶,你可回来了?”跟他打招呼的是四婶,“你媳妇刚才还在前头挑着担子呢。”

    陈继饶一停脚,心里惶然,“您说俏俏挑胆子?”

    “可不是,满满两大箩筐的山药,我瞅着都咋舌,她一个读书的学生妹,啧啧啧……”四婶直摇头,“你也别怪我多嘴,你们老陈家到底咋回事?你二叔伤了腿下不了地,这我没话讲,可你二婶和大嫂两个人就带着一个孩子,整日里东家坐半天西家直唠嗑,就叫你媳妇一人儿干农活,倒真是会算计。你怎么也不帮着楚俏说说?”

    陈继饶脸色一沉,她上次只说下地去除草,他也没多说,可没想到……

    他心里揪得慌,也不管四婶还说了什么,脚步加快,拐了几个弯,他果真瞧见前头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大热的天,楚俏在地里晒了一天,又热又渴,山药刚从地里挖上来,水分也足,每一担也是沉甸甸的。

    满筐她铁定挑不动,所以也只捡了半筐,不过走走停停,也是累得她够呛。

    这会儿爬上半坡,她腿上又酸又软,实在没劲了,只好半蹲下来歇歇脚,随意地擦着脸颊的汗水。

    正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俏俏”

    楚俏浑身一僵,木然地扭头,只见他一身挺直地立在那儿,夕阳映着他一侧的轮廓,简单而刚劲。

    他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她一下愣在那儿没了反应。

    陈继饶走近来,才见她不见修饰的脸颊一片潮红,背上的校服被汗水湿了一大片,隐隐透着胸衣的轮廓,只是瞧着那脆弱的脊梁,似乎又瘦了。

    他浓眉直皱,半蹲在她面前,勉强一笑,“是不是见到我傻了?”

    楚俏浑身脏兮兮的,泛黄的校服上全蹭了泥,在他面前,她似乎总是那么狼狈不堪。

    陈继饶见她不说话,顺手捏了捏她淌着汗水的脸蛋儿,透过衣领,目光停留在她磨红的皮肤上,心又隐隐疼了起来,“不是叫你别挑重活?”

    “原也不用我做的,只是二叔腿摔伤了……”她睫毛轻颤,低低开口。

    这也怪不得她,谁叫他是军人,一个巴掌顾不到家里头呢?

    楚俏累得不想说话,只是两个人就僵持在路上也不合适,她抬头,有气无力道,“你坐了一天的车,先回家歇会儿吧。”

    “那你呢?”陈继饶凝着她的眼睛问。

    “我……等会儿也回去了。”楚俏别过脸去,总是不愿他看轻了自己。

    他不知情她受苦也就罢了,这都就在跟前,要是掉头就走那他还是个男人么?

    陈继饶抓着她的手,掂了一下她的手腕,心道还真是纤细,也不忍心说她傻里傻气,只道,“我来,你帮我提着行李。”

    说着,也不等她拒绝,他已经轻轻松松地挑起担子,稳健地往前走了。

    走了一段路也没听见她的动静,男人停下脚往后一瞧,她还隔着好长的距离,气喘吁吁地拎着他的行李。

    陈继饶叹了一口气,把担子撂下,回去又把行李袋也抽走了塞进筐里。

    楚俏汗颜,低低说了一句,“那样两头不平衡,不好挑的。”

    她倒还知道了点,陈继饶哭笑不得,“把你塞进去我还一样挑走了呢。”

    这事说不准他干的出来,楚俏不想跟着丢脸,不再吱声。

    陈继饶见天色也晚了,不再逗她,只道,“跟紧点,陪我说说话。”

    他步子大,走得又快,脸不红心不跳的,楚俏一路小跑跟着,就听他问,“有没有按时取药?”

    楚俏如实道,“取了,又快用完了,明天得去镇上买,正好地里的活儿也干完了。”

    “那我明天陪你去。”他把步子放慢,与她并肩走着。

    楚俏拒绝,“不用,你在部队那么辛苦,回家好好歇几天。”

    男人扭头扫了她一眼,这丫头还别扭着呢,看来他还得想个法子,把心意挑明了,省得她自个儿瞎琢磨,“二叔的腿怎么样?”

    “摔了一跤,小腿上被铁丝划伤了,不便行动,不过伤得不是很重。”楚俏如实道。

    “怎么不告诉我?”他可真没收到半点消息。

    楚俏低头踢了一颗石子,“二叔不让说,怕你分心。”

    陈继饶一想,二叔总不愿麻烦人,倒也见怪不怪了,“回来这几天都下地了?”

    “嗯。”她蔫蔫的,心思不在说话上,胡乱应着。

    陈继饶又想问她回了家有没有想他,但转念一想,她面皮薄,肯定不愿说,于是也只好沉默地往陈宅走去。

    一到陈宅,阿春正在院子里拿个跟棍子当剑耍,一见他崇拜的二叔回来了,扔掉手里的棍子就往他这边扑,喜叫连天。

    孙英听到声音,从灶房里出来就见侄儿正放下担子,连行李也是塞进筐里,满头大汗,心里一乐呵,“继饶回来了?你这孩子,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婶子好去买块坐**肉回来嘛。阿春,快别拦住你二叔了,听说四婶家新磨了白面,你去借几斤回来……还是别借了,叫你婶子给两块钱去买吧。”

    阿春不情不愿地松开手,又抬头道,“二叔你有没有给我买糖?您可得留点给我啊!”

    陈继饶听完,眉头紧皱,他留给俏俏的钱是叫她买药的,二婶怎么还叫她给钱?

    他一把拉住阿春,蹲在高挑的身子,从裤带里掏出一块多钱,“拿着去买四斤就够了,剩下的给你买糖。”

    “继饶,现在挣钱多不容易,你别老纵着孩子,”孙英不免多嘴了一句,又见楚俏却在一边什么也不提,心里一下不高兴了,不免数落她,“楚俏你怎么回事?自家男人一路颠簸地回来,你咋还叫他挑担子呢?”

    这阵子楚俏和她相处,也知道越是争辩她就越起劲,索性闷着不吭声。

    孙英见她又是那个死性,又道,“还不快点把继饶的行李拿到厅屋去?快去打盆水给他洗洗,这一路还不知道沾了多少灰尘。”

    楚俏也不说话,闷头抽出他的行李,径直往屋里走,本来打算放在厅屋,但又想孙英肯定是惦记袋里的东西,索性折到房里去,想着也该叫他洗把脸,于是把衣柜里的毛巾抽了出来。

    再出来,就听陈继饶语气不悦地对孙英道,“二婶,您别怪俏俏,是我坚持去挑的担子,跟她没关系。还有,您别用那种语气和她说话。”

    孙英心疼侄儿舟车劳顿,却没想反被数落了,语气也不好,“继饶,你那是不知道情况,楚俏真是又懒又没用,地里统共就那么几担山药,你看她五六天了才收完。”

    楚俏就是顶着她的骂声,步伐坚定地走到水缸边,拿起水瓢去盛水,把毛巾往水里一浸,这才笑着道,“继饶,你先洗把脸。”

    说着,她就端起盆子,走到孙英跟前,故意脚上不稳,手上一失力,劈头盖脸地浇了孙英一身。

    孙英哀哉尖叫,连带着把屋里的刘少梅也惊着了,抱着阿愚快步走出来,还没到走廊,就听婆婆嘴里叫骂着,“楚俏你怎么端个盆也端不稳?”

    楚俏不怒反笑,“二婶不也知道么,我这人又懒又没用,您偏叫我来做。”

    孙英虽然嫌弃她,但这阵子她逆来顺受,也从不在嘴上说她什么,刚来一见她出来,脸上还火辣辣,但现在心里也只有怒火了,“你是成心的吧?我怎么说也是你长辈,才说了你一句就受不了了?”

    “谁知道呢?”她每天累死累活,可谁把她当回事?谁知道她有没有火气?

    刘少梅见状,想着也不知小叔知不知道房子的事,连忙帮着楚俏说话,“妈,俏俏那是失手,您快回屋换身衣服吧。”

    孙英本来听着楚俏不阴不阳的语调,心情坏到极点,又见大儿媳也向着她,也顾不得满身湿意,拉着陈继饶道,“继饶你瞧瞧,这就是你娶回家的好媳妇。”

    陈继饶也觉楚俏做的过分,可若是没人招惹她,她不会得理不饶人。

    于是,他凉凉地扫了她一眼,沉冷开口,“行了,二婶快进去换件衣服吧。”

    这回他也不等楚俏重新盛水,挪步去捡盆子洗干净。

    孙英见他没一句责备,又瞅了楚俏一眼,进屋前还吼了一句,“还愣着干嘛?不煮饭还等着吃空气啊?”

    楚俏见她一身狼狈,气也消了,也不去看丈夫的脸色,一头钻进灶房。

    陈继饶打算去二叔的屋里瞧瞧,想着还是晚上再和她好好说,于是洗了脸,就想回房换双鞋。

    他才走近厅屋,却被刘少梅拦下了,陪着笑说道,“他二叔,你那屋在后头”

    什么?

    陈继饶挑了挑眉,深眸里一片阴鸷,却又听她问道,“俏俏上次去看你,没跟你提?是这样,阿愚畏热,上次病得不轻,爸就说,你那屋里暑气没那么重……我寻思在你屋里住也不过两三个月,等夏天一过就搬……”

    两三个月还叫“也不过”?

    “大嫂!”陈继饶眼色转暗,紧紧捏住拳头,赫然打断她,“就算是二叔同意,可东屋是我和俏俏的婚房!以前阿春出生,也病过几回,怎么不见你提过换屋?”

    没成婚前,他鲜少在家住,东屋也只一张硬**板,刘少梅挑他结婚以后就搬过来,她还不是惦记着楚家送过来的陪嫁!

    可那是俏俏的东西,即便是他掏的钱,也不该是她刘少梅肖想的!

    平日里也不见他这么计较,刘少梅笑容也挂不住了,面色难看,搓着手道,“阿愚病得比阿春那几次都严重,一睡我那屋就哭个不停,我也没法子。”

    陈继饶只觉得荒唐,“那阿愚病好了,大嫂怎么还住着?俏俏才过门,你一声不响地占了我们夫妻俩的婚房,她娘家会怎么想?大哥怎么说在镇上也有正经工作,传出去别人又怎么想?”

    他越说越气愤,想着俏俏那时满身伤痕地回来,还被家里人欺负得抬不起头来,而他竟浑然不觉,从不过问,她心里还是怎样的凄惶啊!

    刘少梅被他问得哑口无言,也知这事要是丈夫知道了会被痛骂,连忙软着声音道,“继饶,我也不是成心的,你别告诉你大哥成么?你放心,明儿我就搬回去,你房里的东西一样也不会少,我一定会清扫干净的。但你说我霸占了你的婚房,这话也太难听了吧?”

    就是在厅屋他也闻着味儿,就算她归还了,那也不是原来的置办了!

    陈继饶别过脸去,不愿多瞧她一眼,“大嫂,您要真觉得难听,当初就不该干叫人为难的事!”

    刘少梅又道,“继饶,我真不是成心的,只是爸妈都点头了,楚俏也没跟你说,说明她心里已经默认了。”

    “这件事我自会问个明白,就这样吧,我先进屋去看看二叔。”话音一落,他转身就往后障走去。

    陈猛并非和孙英同住,而是独居在陈宅后屋的一间单屋。

    陈继饶一进屋,打了照面就从兜里掏出两包“红双喜”给他,嘱咐道,“二叔,先前不知您腿摔伤了,养伤期间还是少抽点儿。”

    陈猛刚才也听到厅屋里的动静了,这会儿见侄儿还不计前嫌地给他送好东西,他越发觉得那事做的不厚道。

    “继饶,你大嫂住了你那屋,是我做的不对。当时阿愚病得厉害,听她那样一说我也没多想就点头答应了,没想到她一直住着不肯搬走了。这阵子我也看出来了,阿俏为人做事真是没得挑,是二叔太偏颇委屈了她。”陈猛架着腿,仰躺在竹席上。

    他这几天行动不便,起个夜不知有多麻烦,也就是孙英伺候了两天也不愿意干了,刘少梅恨不得插了翅膀往外飞,也只阿俏每天按时端热水热饭过来,从不抱怨。

    陈继饶也明白,他到底不是亲子,人心肉长,陈猛有所偏颇也并不意外,要是他还像以前一样单过,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可俏俏毕竟成了他媳妇,“大嫂说俏俏也默认了,我想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你大嫂她胡诌八扯,阿俏一回来那天就说了,那事她没同意,等你回来处理呢。”陈猛这回也不向着刘少梅了,如实说道。

    陈继饶气得咬牙,幸好问了一句,不然他回头质问俏俏,她指不定气成啥样儿呢。

    “嗯,这件事我自有打算,俏俏还在灶房里忙活,我过去瞧瞧。”他起身,也顾不得换鞋了,来到灶房只见灶口上已经煮上米饭了,却不见她的人影,他屋前屋后寻了个遍,才见她在菜地里摘菜。

    绚烂西天之下,她躬身摘菜的侧影纤柔温和,他一时竟看痴了,直到她费力地拴门阀,他才回过神来,几步走到她跟前,轻松地把门阀拴上。

    日头已经落山,不过楚俏秀挺的鼻头上还渗着汗水,她低着头把叶黄摘掉,手上全蹭着泥土,还有一块锅底上的碳灰。

    “等会儿我去割一斤猪肉,今晚就做芹菜炒肉吧?再做一道红烧茄子和水煮青菜?”他建议道。

    这些菜也会做一点了,只是厨艺还是拿不上台面,“可能不太好吃。”

    “不是有我么?你待会儿先把菜洗了。”陈继饶低头看她。

    在部队也多是他掌勺,楚俏倒没什么异议。

    阿春正在小店买零嘴,一见二叔割了肉,一下蹦得老高,跟在他后头一路小跑地回家。

    孙英见侄儿一回家就钻进灶房,一看就知道他是被媳妇吃死的人,又想着楚俏没听她的的话,把侄儿的行李提到房里,她又不好进去翻出来,也跟着挤进灶房,鼻子仰得老高,“继饶你个爷们整天钻灶房,说出去丢不丢人?你出去歇着吧,楚俏留下来帮我搭把手就成了。”

    陈继饶一听就不干了,“二婶,俏俏在地里也累了一天了。”

    孙英还想说些什么,刘少梅不好在陈继饶跟前干等着,连忙开口,“妈,他二叔刚回来,他们夫妻肯定有不少话要说,我来帮您吧,正好阿愚睡了。”

    这一个两个,倒真会装腔作势,正好她懒得出手了,楚俏丢掉手中的柴火,起身道,“那二婶和大嫂忙,我先出去了。”

    孙英哪里看得过眼,喊住她道,“哎,楚俏你先把猪喂了。”

    陈继饶瞅着那硕大的泔水桶,“我来吧。”

    等他喂完猪回来,饭菜已经上桌,阿春还时不时地伸手去抓炒好的肉,被孙英发现了,又免不了被骂,“没规没矩,过两天就让你二叔把你扔部队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