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83章:她的手还能不能治好?

    陈继饶不语,幽深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只见楚俏拎着桶从后障过来,一转眼又拿了两只碗盛面,正要夹肉时,又被孙英损了一句,“行了,楚俏你夹那么多干嘛?那老东西整日里吃闲饭,你还真大鱼大肉地伺候着?”

    怎么说也是夫妻,这话她竟说得出口,也不怕二婶听见寒了心!

    楚俏没理她,照样夹,孙英急了,“继饶,你看看她像什么样?也不知道这臭脾气谁给惯的!”

    楚俏听得烦了,又夹了几块,“二叔这几天都瘦了,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我不跟你说了,我去陪二叔吃饭!”

    说着她也不管男人高不高兴,甩头就往后障走去。

    “你看看她继饶你倒是说句话呀!”孙英瞪了她一眼,却见他也抓起碗,倒了一半的面和肉菜,“我也去陪二叔。”

    再待下去,他只怕吃不下。

    去了陈猛的单屋,却是不见楚俏。

    陈猛知他的心思,只道,“阿俏这会儿估计在房里,你过去和她好好说。”

    陈继饶是想和楚俏说话,可这会儿走了也不好,于是留下来陪陈猛吃完饭。又把碗洗了拿回灶房,这才回房去。

    回到房间,只见房里暗暗的,只在书桌那儿点着一豆煤灯。

    陈继饶“啪”一下拉下灯线,拧着眉,轻声问道,“怎么不开点灯?”

    楚俏正在书桌上写字,微微抬头瞅了他一眼,又把目光专注在纸笺上,缓缓说道,“二婶说电费贵,我就自己买煤灯烧。”

    想来也是二婶嘴碎,俏俏性子那么倔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受得了?

    男人越发觉得眼前的日子没法继续下去,凑近几步,见她正认真地一笔一划地写着,而她的那晚饭还原封不动地放在一边,忍不住提醒她,“先把饭吃了再练字。”

    楚俏头也不抬说道,“不行,还差六十张。”

    六十张?

    他还以为听差了,可她也不像撒谎的样子,抽掉她的笔,打断她,“你的手还没好利索,练字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那不行!”楚俏断然拒绝,把笔抢回来,重新坐回去,不紧不慢道,“这些纸笺可以拿去换钱的,药费和还我妈的钱都在里头呢。”

    他的妻子手还没好,却要她挣钱才能治手!

    “你要卖字?”这陈继饶是今天听到最为震撼的事了,他把眼瞪得老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一把紧紧地摁住她的双肩,眸色微颤,直视那一抹秋波,“那剩下的钱呢?”

    楚俏只觉得肩头生疼,伸手去掰,眉头皱得老高,“你弄疼我了”等他稍稍松开一些,才道,“二婶拿走了,说是要交月钱……”

    陈继饶黑脸,二婶也太得寸进尺了!“上面把你治伤的补贴发下来了,前几天我给你汇的,你也没拿到?”

    楚俏一脸蒙圈,“除了上次在车站你给我的,其他的钱我都没拿过了!”

    那肯定是有人私吞了!

    男人颀长的身形一倾,轮廓分明的面庞干净磊落,“这事儿你别管,我自有分寸!”

    把他媳妇欺负到这个份上,真当他不闻不问的么?

    楚俏正等着他这句话,没说什么,见他还杵在那儿,又道,“你快去洗个澡吧,我就要吃饭了。”

    陈继饶洗了澡回房,见她还在写,碗是空了,搁在一旁,他又催着她去洗澡,这才拿着空碗去洗了,又去找陈猛聊了一会儿。

    回房见她还在写,倒是难得执着,他不好阻拦,只在一旁默默陪着。

    等厅屋的八卦钟敲了十一下,这回不管她怎么反对,他都坚持叫她按时睡觉了。

    楚俏也真是累得慌,躺了没多久就睡着了,独留一侧的陈继饶哭笑不得。

    窗外月华皎洁,露水沉沉,陈继饶翻了个身,手下意识地往身侧一揽,却是落了空。

    他警醒地睁开迷蒙的双眼,在淡淡的清辉中躺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回来,只好翻身起来,却见灶房里的灯亮着,还时不时传来木头的敲打声。

    他还以为找了贼,找了件衬衫穿上,扣子还没扣齐,露出精壮的心口,就这么赤手空拳地往灶房走去。

    没想到是楚俏在里头,他凝视着那抹纤细的背影,软声开口问道,“怎么不睡觉?”

    他脚步轻,蹲在地上捣药的楚俏还无预警,被他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猛然直起身来,秀眉挤在一块,见来人是他才松了一口气,又蹲下身慢慢捣药,“手腕疼得睡不着。”

    她凝着眉头,眼困得很,偏偏辗转反侧地睡不着。

    男人想着她挖了一天的山药,晚上也没闲着,心里一叹,却也知她为难,“下次二婶问你要钱,别那么老实地全给了。有时候别那么要强,日子总不会太难过。”

    “可是没钱,上不了学不说,也会受尽冷眼。”她以前也是在象牙塔里,心无旁骛地念书,从来不必在乎钱的事,可这阵子她是切身体会,没钱腰板就直不起来。

    “我来,去那儿好生坐着,”陈继饶知她曲解了,挪了张小凳子过来,接过她手里的木舂,“没钱你可以问我。”

    她又何尝不想找个坚实的臂膀,为她挡风遮雨,可他是那个人么?

    “你远在部队,我总不能事事都依赖你的。”楚俏拉过凳子坐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摁着右手腕。

    陈继饶只觉心房被刀子割破一个口子,疼得发慌,他顿住手,深眸凝望着她,情意绵绵,“俏俏,你似乎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而我这个做丈夫的,好像毫无用处。”

    她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

    楚俏反思,其实这些似乎也怪不了他,她从没提过,他并不知情的。

    其实除了那次他着了魔似的折腾她,他已经很尽职了。

    就像他说的,他是个军人,身兼重担,有许多的不得已。

    “有件事还非需要你不可”她挪着凳子,往他身边凑近一些,笑道,“我们婚礼第二天就去了部队,还没正经领你回家见见爸妈呢。”

    他伸手握着她的手腕,照着她方才的动作细细揉着,想着她愿意领自个儿回娘家,心里自然也是承认他的,唇角微启,“嗯,明天咱们一块去镇上,先去周大夫那儿,然后到供销社买点干货,后天再一块儿去爸妈那儿,你看成么?”

    “我爸就在供销社上班呢,你这女婿去老丈人那儿买东西,你说他是收钱呢还是收双倍的钱呢?”楚俏不由揶揄他,手上也没那么疼了。

    捣好了药,陈继饶又在炉子上生火了,陪她在炉子一块坐着,磊落的眉目也染着笑,“无妨,岳父想要多少倍都成。”

    楚俏才不信他,状似鄙夷道,“陈营长貌似津贴很高呀?”

    “所以,营长夫人不必缩手缩脚,需要用钱尽管开口。”陈继饶反噎回去,见她一下红了脸,不知如何启齿的模样分外可爱。

    他捏了一下酡红的脸颊,神色倒不像开玩笑,“俏俏,我手头不缺钱。二婶那人就是爱贪便宜,嘴巴毒得很,她要是再跟你伸手,你别理她,她要是还嘴碎,你就叫她跟我说。”

    “可她到底是婶子……”要不是担心处不好家里的关系,她也不必那样憋屈。

    “你也说了她只是婶子,又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只不过吃住在一块罢了!”如今他也成了家,也是时候该分清楚了。

    “那假设婆婆也像二婶那样……”你站哪一边呢?楚俏低头,剩下的话没问出来,男人却是听明白了,粗糙的拇指细细摩挲着她的手心,“俏俏,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你记住,这辈子都不会有这种假设。”

    楚俏才恍然想起,婆婆早就离世了,自然不会有这种假设!

    “我说不过她们,你帮我去说吧?”她低眉顺眼。

    “嗯,有些事的确不是你该出面,放心吧,我会处理好,”他添了一把火,回头只笑,眼里却是意味不明的神色,“这药怎么还煮不沸?”

    楚俏皱着鼻头,“周大夫给的药用完了,这是上次从家里带过来的,有些潮了。”

    熬了药汁泡手,入睡时男人又替她揉了好一会儿,楚俏的手倒没那么疼了。

    瞧着她安然入睡,紧蹙的秀眉舒展了不少,男人才松了一口气,指尖不由自主地缠绕着她及肩的黑发,幽深的目光触及她嫣红的唇色,全身的气血不由往一处涌去。

    陈继饶也算见识过各色美人,可她是最浑然天成的一个,明明墨一样的眉头没有经过修饰,鼻头也从不见她精心保养,可却分外入他的眼……

    翌日一早,窗外还是雾蒙蒙的一片,看来白天又是毒日头。

    楚俏一睁眼,就见男人一张放大的俊脸赫然入目,他侧躺着,单手撑着脑袋,好整以暇地盯着她的脸蛋,匪夷所思的目光顺着领口一点点往下……

    她暗骂了一句色胚,见他全身已是穿戴好了,猛然想起她肯定又起迟了,于是赶紧坐起来梳理整衣梳发,一转身差点撞到他。

    这人怎么不声不响的?

    楚俏不由扁扁嘴问道,“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早起了,在外头跑了二十圈才回来。”他见她在那儿揉着眼睛,从袋子里套出三块“的确良”的布料递给她,“待会儿咱们到镇上,找裁衣的师傅给你量几身衣服吧?”

    楚俏低头瞅着手上的布料,做工精良,色泽鲜亮,似乎价格也不低,仰着头问他,“你在哪儿买的,得花多少钱?”

    “到市里的时候,和别人换了票,”他想了一会儿,见她细嫩的指头小心翼翼地摩挲着布料,却是不敢收,又放低声音说道,“那人许是着急用钱,出的价便宜不少,我就跟她换了。这三个花色好看,衬你。”

    楚俏还真挺喜欢那匹碎花的,只是,“我衣服够穿了,你还是给二婶和大嫂吧。”

    陈继饶把话堵死,“年前我托人给二婶捎带了一匹,家里也有票,大嫂要是需要的话,那该是大哥操心的事情。”

    屋外的刘少梅一听,不由皱了一下鼻子。楚俏也真是,还一个劲地作死。心道继饶也真是够疼老婆的,一下买了三匹,继涛一年到头,别说一整匹,就是半尺还没给她换过呢。

    楚俏抬头凝着他,“不用,你不必把钱浪费在我身上……”

    “俏俏,”陈继饶最不愿听她说这些话,她似乎总喜欢藏在角落,不愿别人把她放在心上,他双手摁住她的肩头,还得矮下身去凑近她,“我是你丈夫,我给自家媳妇买几匹布料,不是很应该么?”

    楚俏见他眸色里蕴着怒意,心道怕是伤到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不由暗自后悔,可话已经说出口了,“要不给咱爸妈送过去吧?正好也省得到镇上去换了。”

    陈继饶知她性子执拗,想着下次带她去市里买也一样,于是点头道,“上次你在岳父岳母家住了半个月,我还没谢谢二老,是该捎带些好东西过去,正好我也买了几斤。”

    楚俏这个情总是要领的,对他一笑,只是,她低眉道,“要是你把带回家的好东西全带走了,只怕二婶和大嫂会不高兴……”

    “嗯,”是他一心想着讨好楚家,疏忽大意了,“那把干货留一半,这儿还有些零嘴,给你。”

    这人真把她当小孩了。

    楚俏不肯拿,“我又不是小孩子,给阿春吧。”

    “可不就是个小孩儿,动不动就跟我怄气,夫妻哪有隔夜仇的?”他拿起纸袋只管往她怀里塞,“昨天阿春从我这儿拿了零钱,不用给他了。”

    楚俏争不过他,放在床头,笑道,“我还没洗漱呢,先去灶房煮面。”

    她一打开房门,却见刘少梅背身抱着阿愚来回地走着。

    也不知她在这儿多久了,听到了什么?

    楚俏不由心生厌弃,“大嫂,您怎么站这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躲着听墙根呢。”

    刘少梅面上一赧,可想到三匹布就要进楚家的口袋,心里抵触,也没好脸色,“楚俏你这是什么话?你没孩子,才不知带孩子有多辛苦,阿愚正是待不住地儿的时候,我就是带他四处溜溜,咋就成了听墙根了呢?”

    楚俏淡淡勾唇,“那大嫂您就继续溜吧……”

    刘少梅听她不阴不阳的语气,心里上火,“话说回来,你和他二叔结婚都两三个月了,又去部队都两回了,你那肚子里怎么还没消息?”

    楚俏被她问的满脸通红,其实她和他结婚那么久,唯一的一次还是他强取豪夺,后头他也有几次想要的意思……

    她心里纠结,也只装傻,可她似乎忘了,他不勉强她,那陈家呢?

    刘少梅见她这副模样,心里有了底气,“害羞了呀?你我都是结了婚的人,又是妯娌,说这些很正常的,还是说,你还从没和他二叔……那个过?”

    楚俏只觉得脸上烧得慌,不知如何启齿,正在这时,身后传来陈继饶冷凝简单的话语,“俏俏年纪还小,不懂事,是我还不想那么早要孩子!”

    刘少梅听他这么一说,想来刚才的话他也全听到了,却见他神色自若,倒没有半点难为情,每句话里都维护着楚俏,心里嫉妒得发狂。

    她面上一阵干笑,“他二叔,你可是大伯家的独苗,又是个军人,万一……你瞧我这臭嘴,但我也是好心提醒你,继涛到你这个年纪,阿春可都五岁了,再者说,楚俏也快十八了,村里好几个同龄的媳妇都腆着大肚……”

    “您也说那是别人家,”陈继饶没耐心听她多说,只道,“大嫂,要不要孩子这是我和俏俏的事,难道你还要把手伸到我房里?”

    刘少梅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烧着,语气也分外不好,“那你就当是我多嘴了,真是好心没好报!”

    说着她没好气地瞟了一眼楚俏,托着阿愚就走了。

    陈继饶见自家媳妇还愣在那儿,也知她容易多想,“俏俏,你别听大嫂瞎说,要不要孩子我都尊重你。”

    其实他已经给了她最大的尊重了!只是那时她提一年后离婚时,他也没反对。

    既然始终是要离婚的,她又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出生在破碎的家庭里?

    “我没放在心上,二婶和大嫂也就是喜欢多说几句,我要是天天跟着较劲,还不得累死,”楚俏笑笑,“谢谢你肯帮我说话。”

    直到早饭过后,楚俏心情也不见好转。

    当她提出去镇上买药,陈继饶也随行买些干货回楚家时,孙英又忍不住咕哝几句,“上次继饶你虽然没回门,但礼节却是做周全了的,你这又去一趟岂不是浪费钱?”

    刘少梅喂了一勺米粥给阿愚,也抬头道,“是呀,都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在陈家这么一年回娘家的次数也没楚俏两三个月的多呀。”

    孙英见大儿媳附和她,心里更有底气了,“就是。”

    陈继饶微微蹙眉,“也不单是为弥补上次没回门,上次俏俏病了,在娘家住了半个月,我总得有点表示才对。”

    孙英更不同意了,“继饶,楚俏怎么说也是楚家的女儿,生了病楚家出点钱算什么,难道不应该?”

    “二婶、大嫂!”陈继饶也怒了,把筷子拍在桌上,“我就不明白了,说俏俏嫁给我和楚家没关系的是你们,说俏俏和楚家手心手背的也是你们,那不是自打嘴巴子么?我还能不能有点自己的考量了?”

    知情的都道陈继饶平日里虽然沉默寡淡,家里的事情也鲜少发话,但他到底是在部队打磨过的,身上到底穿着也还是一身威严的军装,要真发起火来,孙英也怕。

    陈继饶只觉得屋里憋闷地慌,见自家媳妇正在收拾碗筷,连忙抢过来放回去,放话道,“俏俏别收拾了,我看有些人就是闲得发慌,才整日里说三道四。这些家务活你别管了,快去换身衣服,咱们去镇上!”

    他的声音沉冷有力,孙英和刘少梅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开口。

    陈继饶也多瞅一眼,拉着楚俏就回房里去,“你先换身衣服,我去借一辆单车。”

    上次朱丽送她的两身裙子,楚俏晓得回家就得下地干活,也没带回来,唯一看得过眼的也就那身结婚时置办的列宁装。

    楚俏瞅了一下身上的校服,每天下地,白色的T恤都已经泛黄,细细一看还有密密的小黑点,而他一身飒爽硬挺的军装干净整洁。

    穿着这身去镇上,又跟在他身边,倒真会有人责骂他不顾妻子呢。

    楚俏几下套上身,又怕他等得久,匆匆忙忙地绑了头发就小跑着出来了。

    想着二叔腿脚不便,她一个女人家,又是晚辈,也不知有没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于是她又折回独间那儿,“二叔,我和继饶到镇上去买药,您缺什么,我叫继饶给您买。”

    “不用,我有吃有穿,啥也不缺,家里头也只你和继饶有心。”陈猛自打出不了屋子,成日里也就躺在床上束起耳朵听外头的动静,刚才继饶发了火,声音也大,他自认然听见了,“阿俏,你二婶那婆娘忒不像话,你别搭理她!”

    楚俏没说什么,听见单车按铃的声音,说道,“继饶在催我了,我先走了。”

    她小跑着走出院子,就见他坐在单车上,一只脚撑着地,候在那儿嘴里喝着阿春,“别瞎摁,再不听话把你拴在篱笆上!”

    阿春一下老实了,一脸委屈,像小媳妇一样,嘴里嘟囔着,“二叔,把我也捎上吧,在家里头天天被我奶和我妈骂,烦死了。”

    “烦死也不带你,后座是你二婶的位置!”男人残忍地打击着。

    阿春还不肯放弃,“我可以坐前面的单杠呀,不重的!”

    说着他的脚就往车链子上踩。

    男人眼尖,瞅见了楚俏,一手把阿春拎下去,踩到单车走了一段不远不近地距离,抬头对楚俏说道,“快坐上来,我骑车慢点,不然这小子又得闹。”

    楚俏怕摔着,皱着眉头,“我不敢跳。”

    陈继饶只好停下来,见她慢腾腾地坐上后座,双腿并在单边,手紧紧抓着车垫,一脸生无可恋。

    他自认车技还不算太差,缓缓开口,“俏俏,我在部队,得过‘全能兵王’的,你放轻松点?”

    好吧,她笑了笑,戴着草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反正出丑的也不是她。

    楚俏有恃无恐说道,“你快骑着走吧。”

    男人深眸含情,大掌离开车把,抓着她的左手,绕过自己的腰身,往腰侧一扣,忽然就蹬起踏板,“坐稳了。”

    楚俏吓了一跳,不敢松手,惊魂初定,心道这人在她面前怎么跟个小孩一样。

    到了镇上,陈继饶直接把她送到周大夫门口,想着她还要做两个小时的药疗,于是停下车,他人还坐在车上,眉目幽深道,“俏俏你先进去,我待会儿还有点事要找大哥,结束后就马上过来接你。”

    楚俏也随他去了,叮咛他道,“嗯,做药疗还挺久的,你要是觉得无聊就迟点过来,骑车看着点,道上人多。”

    陈继饶眉目含情,笑着点头走了,不听他并未直接去陈继涛的单位,而是折了一趟邮政所,掏出军官证,对方才肯把领款登记簿给他。

    他记性不错,盘算了一下汇款的日期,没多久就查到他寄回来的两笔竟都是大嫂刘少梅领了。

    他不由光火,手掌握拳,青筋泛起,也难怪上次他问及俏俏怎么不买两块布时,她眼里含泪,咬着牙说没拿。

    他还当她心里记恨着自己,故意气他的呢。

    谁知她手头上压根没钱,想到妻子就连发烧了治病还得依靠娘家人救济,为了治手,她还得熬夜誊写描本挣钱。

    昨晚他还多问了句,那描本一页才挣两分钱,她得写多少本才攒够钱呀?也难怪手筋会抽疼到睡不着!

    想想自从结婚以来,她跟着他,似乎也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陈继饶心里头就纠得慌。

    这事真不能就这么算了!

    陈继饶打定主意不能让媳妇受委屈,归还了登记簿就骑车去找陈继涛。

    陈继涛在一家发电厂做登记员,电厂重地,照理外人是一律免进的,不过门卫见陈继饶一身威严的军装,倒也没敢拦着,指了职工宿舍楼就放他进去了。

    结果陈继饶敲了门,又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人应,他心头蓄满怒气,只好又折回去问门卫。

    门卫大叔恍然,“陈科员不在宿舍那就是在办公室了,我守了一上午也没见他出电厂,前头那栋大楼的三楼右拐最近头就是了,”他上下瞄了陈继饶一眼,目光落在的心口的徽章之上,不免多问了一句,“你是陈科员的弟弟?先前听他提过一次,我还当他吹水呢,没想到还真是。”

    陈继饶不愿在外头摆弄身份,既没承认也没否认,道了谢就寻着陈继涛的办公室去了。

    开门前也是敲了好一会儿,才见陈继涛扣着纽扣,慌慌张张地立在门口,赤红的脸上浮满焦虑,“继饶,你咋来了?”

    陈继饶在他面上只消一个逡巡,就嗅到了异常,“大半天才开门,你在屋里头干嘛呢?”

    陈继涛飞快地扭头朝屋里扫了一眼,脸上焦急道,“没干啥,这不是工作忙,还有一大堆数据等着我统计嘛?刚才眯了会儿,没听见。”

    陈继饶不语,低头扫了一眼门口,目光扫到门缝里的一双女式布鞋,幽深的冷眸微眯,“大白天的你关着门工作?”

    陈继涛心知瞒不住他,额头连连发汗,“没有,大周末的,我正和同事开会讨论怎么快速准确地记录数据呢,吕青,你快来,这就是我长跟你提起的在部队上的弟弟。”

    随着陈继涛把门一开,陈继饶果真见一个年轻女子局促不安地立在一旁,只是瞧着她的脸颊,似乎不是寻常的潮红,一双三角桃花眼东瞟西瞟似乎极不安分。

    陈继涛扭头对吕青说道,“小吕,我这个弟弟可是个大忙人,头一次来单位找我,这次会议就先这样了啊,你回去吧。”

    “不耽误你们,我说几句话就走。”陈继饶摆手道,见吕青眼里发亮地盯着大哥,隐约不大对劲,“大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兄弟二人一块到了三楼的走廊尽头,陈继饶率先开口,陈继饶也没多看,点头致意后,扭头就对陈继涛说道,“大哥工作很忙?”

    陈继涛微微一愣,他可从没听他这个弟弟过问过他的工作,面上一喜,“倒也不是,周末虽然经常加班,但时间也不长。”

    陈继饶眉色微蹙,“大哥,二叔摔折了腿的事你知道了吧?怎么也不见你回去看看?”

    “你就是专程为了这事儿过来找我的?”陈继涛面色也有几分无奈,“你嫂子三天两头找我要钱,上周我倒是听她提过,我还当她为了叫我给钱故意找的借口呢。我爸伤势咋样了?”

    陈继饶脸色缓和少许,“伤得倒不重,但还躺着起不了身。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二叔的亲儿子,周末回家看看他老人家吧,我先走了,不耽误你们开会。”

    “你放心,周六我一定回去。”陈继涛拉着他回宿舍,“继饶,你难得来一趟,不如咱们哥俩喝一杯?”

    陈继饶目光炯炯,却是摇头说道,“不了,俏俏还在大夫那儿做药疗,我得过去问一问情况。”

    陈继涛听他这一说,倒也不好拦着他。

    但当陈继饶到了周儒铭那儿,他扫了一圈,却是不见楚俏的身影。

    他不由着急,见药架前有个穿着布褂的古稀老人正在颤颤巍巍的木梯前立着,他几步上前,顺手稳固着木梯,礼貌出言,“您是周大夫吧?我媳妇先前还在您这儿,她叫楚俏,您知道她上哪儿了么?”

    周儒铭背着身,目光还在药柜之间逡巡,一听这低沉腔圆的声音,霍然垂首,入眼就是一张清俊刚毅的面庞,不由一征,心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他一个激愤,险些站不稳,踉跄着落地,清瘦的手死死地抓住陈继饶的衣袖,热泪盈眶,“二少,总算找到您了……”

    待陈继饶瞧清他的面容时,眉目一下变冷了,语气里也透着满满的怒意,只当与他素昧平生,“大夫,请您放手。”

    周儒铭寻了他七年,又岂会轻易放手,言辞里满是激动,“二少,大少爷找了您七年了……”陈继饶听了他的话,深邃的眼眸里透着戾气,剑一样刺入他的心肺,姿态疏冷,“周大夫认错了人,我一个当兵的,哪是什么二少爷。”

    周儒铭叹息,言语间尽是无奈,“二少爷,您还跟大少爷置气……哎,虽说当年是老爷和大少爷骗了您,可您把裴家半数的家产卷走,也差点把整个裴家都给毁了,那时要不是大少爷拦着,老爷只怕把您逮回去……”

    陈继饶早知瞒不过他,一听此话,他一下失了机智,浑身长满刺一样,语气里满是熊熊怒火,“他要是有那个本事,尽管放马过来,当真以为我是那么好欺的么?”

    周儒铭见他眼里的戾气,就是一身正气的军装也压不住,心下无奈,亦怕说错话让二位少爷生了嫌隙,“二少,我不是这个意思,发生那样的事,大少爷也心怀愧疚,他一直想着法儿弥补……”

    弥补?陈继饶只觉得虚妄怪诞,浑身气得发僵,“他原来也有心,也会觉得愧疚?他就是有心弥补,能把我母亲的命救回来么?”

    周儒铭面色发难,当初老爷和大少爷做得那么绝,也无怪二少恨到今日,可裴家如今只靠大少爷撑着,只怕撑不了几年了。

    大少爷要是有法子,又何必大海捞针一样地来打搅二少爷?

    周儒铭心下犯难,低头道,“二少,老爷也后悔了,您跟我回去吧?”

    那样冷漠狠绝的人,怎么可能会后悔!

    陈继饶不是没领教过那人的手段,愤然拒绝道,“周伯,您不必多说了。我已经在景城娶了妻,她很好,我也在意她,现在只想和她安安心心地过日子。裴家,我是断不会回去的!”

    “娶妻?那港城孙家的那位大小姐……”周儒铭不由呐呐开口问道,“当初你一走了之,大少爷不得已迎了她进门……”

    陈继饶目光一愣,不过想起自个儿的媳妇,也觉释然,“当初与孙大小姐订婚,本来就是以裴家大少的名义下的帖,如今那人娶了孙小姐,那与我就更没有半点干系了。”

    “可是二少,当初孙小姐中意的人是你……”周儒铭也是感叹造化弄人,当初多好的一对璧人,一别竟是七年,且已各自嫁娶了。

    “周伯,您不再说了!”陈继饶赫然打断他,“当年裴家有那样的地位自,我不敢居功,但至少也有我一半的功劳,我拿走裴家半数的财产并不为过。今日我还叫您一声‘周伯’也是看在往昔的情分上。”

    当年他们父子二人让他那样没有尊严地活着,他所做的只不过是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他自认并不过分!

    周儒铭见他如是一说,也知他一旦决定的事儿很难改变,来日方长,他七年都熬过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他只好软下声儿来,“二少爷,你要是改变主意,以后大可以来找我。”

    陈继饶沉默,淡漠的目光在屋里逡巡,并未见到媳妇的身影,他只好欠身道,“既然俏俏不在,我就先走了。”

    俏俏?

    他倒记个有个叫“楚俏”的病人,只是没想到会是二少爷亲定的媳妇。

    那丫头长得倒挺不错,只可惜手不利索,还不听劝,时好时坏。

    更令他疑惑的事,周儒铭抬头说道,“那丫头还没进门就推说没钱治手,是拿描本去换钱再过来。二少,以你殷实的家底,她怎会落到如此境地?”

    提及楚俏,陈继饶真是半点脾气都没了,扭过头问他,“她的手还能不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