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84章:回门

    周儒铭中医造诣颇深,脸色一下认真起来,“少夫人的手伤及筋骨,要想完全恢复如常,怕是难事。不过只要按时治疗,多加休养,想要不影响正常生活,倒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在景城乡野之间,想要不提重物怕是难事,要不您带着少夫人回港城,港城医学发达,环境也好。”

    陈继饶竖起耳朵纹丝不动地听着,瞧着这老头身上那件马褂还不知多贵,也好意思收俏俏的钱,于是他沉冷出言,“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要治好她的手,还有,俏俏的药钱,你只管向我要。”

    周儒铭摸了摸鼻子,倒也不敢管他要钱,“二少爷……”

    陈继饶也没心思搭理他,“行了,我也就是个当兵的,可不是什么裴家二少,俏俏听了容易多想,我也还想清静地过安生日子,‘二少爷’的名头,我可担不起。”

    他说着转身骑着单车就走了。

    在街头绕了几圈,他总算在街口找见了正在摆地摊的楚俏。

    远远瞧着她纤瘦而倔强的背影,不忍心酸,几步走到她跟前,眼眸里满是心疼。

    楚俏还低头忙活着,只瞧见一个高大的影子,还没仰头就问,“大哥您瞧瞧,这些描本都是我写的,您喜欢哪一册我算便宜点给……”

    当男人莫测的面庞映入眼帘时,她再也说不下去,双手搅在一块,只觉得脸上分外难堪,不过转念一想,她不偷不抢,凭本事挣钱,也没什么丢脸。

    想通了,她也就不觉得拘谨了,甚至还笑得出来,“怎么不和大哥多聊几句?”

    陈继饶走到她身侧,也蹲下身,不动声色地替她把描本摊开,“他忙着开会,说了事就回来寻你了。怎么不在周大夫那儿等我?”

    楚俏那会儿也确是盼着他离开,好去设摊,她低下头,语气里有几分萎靡,“怕你不高兴来着。”

    陈继饶见她这般,哪里还舍得数落,况且,想来她要是有法子,也不会走这一步,“既然知道我会不高兴,下次不许再熬夜描本了。”

    他生怕她觉得自己太霸道,补充道,“刚才我问了周大夫,你要是再疼得半夜睡不着,即便挣了钱买到药,那也是于事无补,反反复复只会拖延治疗时间。以后等你手好的,想怎么写都随你高兴,好么?”

    他正说着,目光扫到迎面走来的朱秀芳,不由剑眉蹙起,顺手就把楚俏拉到身后,周遭的气场一下冷了下来。

    朱秀芳早听秋兰说了楚俏不愿帮忙把棉花枕和肥皂捎带回来,有心教训她一顿,奈何找不到由头,偏偏她自个儿撞上来,那可怪不着谁了。

    她领着村民委员会的几个“三八红旗手”,把摊口堵得严严实实,生怕楚俏把描本给收回去,拔高声音道,“楚俏,你这是私自设摊呀,要是搁以前可是要五花大绑游街的,虽说这几年禁得不严,可上头还没下说可以私营摊口,亏你还念过高中呢,这不是明摆着想造反么?”

    上头是没下,可楚俏知道,不用几年眼下的局势会有天翻地覆地变化,地摊主还是头一批富起来的人。反倒是秋兰的父亲还沉浸在镇长的美梦中不愿醒来,带着几个守旧的村民负照着老一套过日子。

    都被亲自点名了,楚俏也不是犯怂的人,一脸愤慨地从男人身后走出来,被他一拉,她安抚一笑,低声道,“放心,她说不过我。”

    “‘造反’这么大的帽子,身子可别胡乱往别人头上扣,”转而又抬头说道,“在街角鸡蛋菜的不止我一个,婶子怎么单单只盯着我一人?”

    朱秀芳总不好说是为了替女儿出气,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于是眼神示意一旁的桂婶。

    桂婶会意,上前一步道,“楚俏,你怎么说也算是有化的人,搁这儿摆摊,不是诚心给你男人蒙羞么?继饶,你是个军人觉悟高,你来说说,她是不是给你丢脸了?”

    男人已经几次叫她安心养伤,楚俏真怕他出言反对,清漓的眼眸凝着他,手心不由握紧,捏了一把汗。

    陈继饶长身而立,军帽之下清俊的面庞十分淡然,见周遭的目光都往他身上看,而他眼里似乎只有妻子,“俏俏凭本事挣钱,我可不认为是什么丢脸的事儿!还是说桂婶是觉得桂叔的字比俏俏写得好?”

    早年间桂叔就是以贩赝字画为生,后来被人举报被收监了,还没发出来呢。

    “你……”话头一下被他堵死,桂婶气得直咬牙。

    朱秀芳一听,只觉陈继饶真是块硬石头,软硬吃,倒是立在一侧的楚俏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心里一下有了计较,把桂婶拉回来,又道,“这儿摆了这么多描本,看来你的手早好了,可我怎么听秋兰说,上次她请你捎带两个棉花枕回来,你怎么推说手没好呢?”

    此话一出,一众邻舍议论纷纷。

    老掉牙的话题,说来还有意思么?

    那会儿当着秋兰的面儿,楚俏没背这个黑锅,现在更不会背!

    “桂婶,棉花枕是不重,可还有七八斤的肥皂呢,您觉得是笔杆重还是肥皂重?”没等朱秀芳开腔,她把话头一引,扯笑道,“我还真就纳闷了,难道咱们镇上没有肥皂么,她非得叫我一个手残的人捎带那么重的东西回去,到底是什么居心?”

    自打她男人当上镇长,朱秀芳就一直以鼻孔看人,鸡毛当令箭,早有邻舍对她不满,站出来道,“秋兰如此居心**,朱婶你怎么也不教好她?”

    这是哪儿跟哪儿?

    朱秀芳一下急了,连忙撇清干系,“我家兰儿家教好得很,她是心疼我这个当妈的用不惯家里的皂荚,才叫楚俏捎带,怎么可能会居心**?”

    那人一乐,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朱婶,原来您也晓得有肥皂这一茬,偏偏只挑棉花枕来说事,又是什么居心?”

    朱秀芳没想到话头一转,矛头就对着她了,一下慌了,倒是桂婶冷静下来,冷哼道,“眼下可不是说什么居心的时候,撇开这层不说,楚俏私设地摊是事实,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总不是假的?”

    楚俏反而一点也不害怕,双手抱胸,笑道,“那桂婶是觉得该把我拉去游街还是关进牢房?”

    原来的红卫兵没了,谁还会守着旧一套来管这事?

    朱秀芳和桂婶一对眼,还真是没法叫人来把她抓走,可谁说处罚除了拉人就没别的了?

    朱秀芳冷面道,“不说游街,但你这样败坏镇上的风气,怎么也得罚个八块十块,不然我可得叫我家老秋来了。”

    八块十块,她全部的描本还不定凑得上这个数呢。

    “那我要是说‘不’呢?”楚俏只觉得荒谬可笑。

    苜菽镇还是她老秋家说了算!

    朱秀芳有恃无恐,白眼过去,“不交罚款也成,咱们三八妇联的同志们一块上,把那些描本通通给撕了!我看她还拿什么来摆摊!”

    农忙刚结束,几个一身力气的农村妇女正愁没事干,磨刀霍霍地准备上前。

    碰上这群蛮不讲理的妇人,楚俏心里不由犯怵。

    陈继饶神色阴深,深眸里喷射着浓烈的狠厉,当着他的面,这帮人竟胆敢欺负俏俏,那他不在家的日子,她该受过多少白眼?

    “我看谁敢?”身长而立的男人挺拔有力,长手一揽,把楚俏拉到身后,而他长腿一迈,森冷的目光凝视着朱秀芳,直叫她腿肚子发颤,声音从牙齿里挤出来,“别说是撕,你就是胆敢描本上落下一粒灰,我就有本事把秋家给铲平了!”

    朱秀芳见他浑身气势凛然,言语间透着狠绝,不似开玩笑,哆哆嗦嗦道,“别、别以为你、你是个当兵的,仗着一身蛮力就、就可以横行霸道……我家老秋也许斗不过你,可兰儿她二叔在市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你要是敢动秋家,他绝不会……”放过你!

    瞧见他长腿一挪,朱秀芳说不下去了,腿抖得厉害,根本不听使唤。

    别说市里的一把手,就是省部的领导来了,他尚且不放在眼里!

    陈继饶幽深的冷眸一派清明,“你要是想让秋友邦在市里待不下去,你尽管试试!”

    朱秀芳被他吓得满头大汗,食指对着他语不成句,“你、你……要不是楚俏抢了先,兴许我还是你丈母娘,你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真是要窜天了!

    男人却熟视无睹,微微偏身道,“此事我原本不愿说开,也好给秋陈两家留点颜面。你既然把话挑明了说,我也不必藏着掖着。和俏俏成婚第二天我就说过,二婶与秋家说亲我完全不知情,和俏俏更是没有半点干系!”

    “秋兰追来部队,俏俏尽心尽力地照料她,可她偏偏和外人联手坑害俏俏,既然你们不肯罢休,我也就没有屡次忍让的道理!你想要公报私仇,好替秋兰出气,这算盘打得未免太满了!”

    此话一出,吃瓜群众一片哗然,表示真相了。

    有人出言指责她道,“朱婶,上回你说秋兰在部队谋得了体面又轻松的工作,就是靠和外人联手坑害楚俏得来的呀?”

    “啧啧,都是一个镇的,何必呢?楚俏伤了一只手已经够惨的了,况且人家也说了定亲只是误会,秋兰一个姑娘家怎么还紧紧巴着已婚的男人不放呢?”有人感叹世道真是变了。

    也有人附和着,“就是就是,人家新婚夫妻在部队过着甜甜蜜蜜地小日子,我看呀,也就是她有脸去打搅……”

    众人议论纷纷,朱秀芳只觉得被人掴了一大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张牙舞爪地叫嚷着,“你别瞎说!我家秋兰去市里找工作,只不过在你那儿借住几天,你把她赶走也就算了,又何必说那些话来抹黑她?”

    这回不等陈氏夫妇反驳,就有人出言相助了,“朱婶,您也别介,我看呀也就是继饶是个军人,通情达理,要换作是我,赶人是轻的了!”

    也有人小声嘟哝,“出了那样的丑事,竟还有脸指责别人,换做是我,早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陈继饶充耳不闻,扭身见楚俏低着头一声不吭,似乎心绪不佳,他矮下身段,凑近瞧着她的脸色,似乎有些发白,柔声问道,“怎么了,脸色不太对!”

    “人太多,天儿又热,有些透不过气来,”楚俏头顶挨着他的下颚,软声道,“我看描本是不出去了,咱们回?”

    “嗯,你站着歇会儿,我来收拾。”那些描本怎么说也是她的心血,他不想就此浪费了,怕她心疼,说道,“描本咱们拿回爸妈家去,爸在供销社算账,麻烦他摆上几天,兴许就完了,你别担心,药钱我这儿有。”

    有他在,楚俏也不必担心朱秀芳敢带人把她的描本给撕了,况且摆放在供销社,也省得她在街边晒得头晕,于是点头道,“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

    朱秀芳见势头一边倒,心里悔不当初,要是没招惹陈继饶,秋兰在家里头还能有个好名声,现在被她这么碎嘴一说,往后还怎么在家里头找个好婆家?

    她被人数落地头皮发麻,眼下也唯有落荒而逃。

    陈继饶也没那么心思搭理她,手上收拾着描本,反而招来更多人,“继饶,也就是有你在,她不敢撒野。她就是闲的没事干,平日里东家纠点小错,西家找点由头,大家伙都懒得搭理她!没想到她反而变本加厉。今天被你一通埋汰,我怕她好几天不敢出门了。”

    陈继饶只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要是没惹到俏俏,他也懒得跟个大字不识的女人计较。

    吃瓜群众见朱秀芳走了,他反而收拾东西,不由疑惑,问道,“继饶,你咋就收起来了呢,这描本挺不错了,要不给我来一本,我家那小子在家皮得紧,正好催他练练字。”

    陈继饶倒也不在乎这一点钱,正想收拾好了带楚俏回去,却听身后传来轻柔的声音,“那我算便宜点,四叔您给三毛钱就成了,这本的字简单一点,适合你家因子学。”

    四叔一听这价格地道,又翻看了几页,只见上边的蝇头小楷字迹端正,笔锋标准,满意道,“这可比供销社里的划算,行了,我买两本。”

    有了四叔的好开头,一下涌了不少人上来,等人散了,描本也没剩多少本了。

    楚俏揣着一兜零碎的毛票,也不管身边的男人如何看,走到角落认认真真地按票面一张张叠放齐整来,一抬头,只见男人双手抱胸地倚在墙边,好整以暇地俯视着她,眼里全是不明深意的笑。

    见她不满地皱了一下眉头,陈继饶性感的唇角噙着笑意,转身说道,“小财迷,走了。”

    财迷怎么了,她乐意!

    楚俏皱着眉跟在他后头,坐上后座,这回也不用他出手,她就横着手,穿过他结实的小腹,停在他腰侧时,用力揪了一把,哪知男人根本不在意,闷笑一声带着她骑车往周大夫那儿去。

    做药疗不单是敷上蒸粘的药汁,还得一边按着穴位揉弄,一边施加针灸以活血通脉。

    这还是陈继饶头一次陪她治疗,见她明明热得满头大汗,额角粘着细细的碎发,却是手紧紧抓着衣角,咬着牙一声不吭。

    这大半年以来,除却成婚前,他与战友去医院看过她两次,也是去的时候不对,两次她睡下了,嘴里哼哼唧唧。

    那时他还觉她一个女学生,这么点苦头也熬不得,实在是娇气。

    不过眼下,他却觉她背后所承受的痛苦,比他想象中还要深还要重。

    男人波澜不行的眼眸盯着她搁在桌面上那种红玉的手腕,此时也有了起伏,眉头紧皱,不由朝周儒铭喝道,“你轻点!”

    周儒铭已是放最轻的力道了,被他一喝也真是冤枉,“二……额,再轻就没成效了。”

    “要不你出去?”楚俏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白着脸说道。

    那样的话已经听他提了好几回了,有他在也不自在,还不如出去等着呢。

    陈继饶却不肯,妥协道,“我不说话了,就只在一旁看着。”

    他说到做到,果真立在近旁的角落里,默默盯着周大夫怎么揉摁着。

    等药疗结束,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楚俏坐久了腰疼,缠好纱布出去走走,回来还没走近就听两人在说话,好像是南方的港普,她听不懂。

    陈继饶耳力好,问了周儒铭一些注意事项,就听外头有窸窸窣窣地声音传来,他一抬手,周儒铭把话头刹住。

    男人掀起帘子,走近了才问道,“闷了?”

    “还好,”楚俏点头应了,又问,“刚才你和周大夫说的是港普?”

    她倒是心细,陈继饶愣了一下,随即恢复神色,“嗯,早几年在港城学习,待过几个月。”

    部队对军官的栽培不算差,楚俏点头道,“咱们该回去了,不然二婶又开始念叨。”

    楚俏回眸看了周大夫一眼,只见他一身青衫地立在那儿,颇有几分旧式的清骨,只是眉目间的神态她瞧不明白。

    陈继饶微微颔首,眉目淡然,捏了一下她的脸蛋道说,“不用担心,她要是骂你,你就说是我不愿回,她不敢多说什么。咱们还没给爸妈买东西呢,咱们成婚前我在部队,也就迎你进门的时候去过一趟,爸妈的喜好我也不清楚,你在一旁看着我才放心?”

    楚俏瞧他的神色不似开玩笑,也知他是把昨夜的话放在心上了,她展颜一笑,“好。”

    夫妻俩一道去了供销社,却不见楚钰。

    每到月初,楚钰也有两天休息,楚俏不疑有他,跟在男人后头,见他平淡如水的目光扫了一圈,已经熟练地捡了香菇、腐竹、腊肠和干木耳,根本不需她说什么。

    她跟在后头,见男人把几袋干货拎在手里,饥肠辘辘的肚子忽然唱起了空城计。

    “镇口有家饭馆不错,走。”日头当空,男人行动力极强,一手提着几盒药草,一手拉着她往单车那儿走去。

    在部队也不见他这般亲昵,楚俏耳根通红,微微挣着手说道,“这可是在街上,你把手松开……”

    哪知男人握得更紧,直接把她带到车后座上,温和道,“别乱动,再动车头就不稳了。”

    陈继饶本想买些好菜回家下厨,只是想着二婶和大嫂做的那些闹心事,还不如下馆子让媳妇吃个畅快。

    他脚程极快,没多久,夫妻俩进了苜菽镇最好的一家饭馆,楚俏瞧着周遭古香古色的装饰,不由嘀咕,还不知要花多少钱呢。

    男人见她四处张望,也放缓脚步以配合着她。楚俏只顾着侧头,竟不自觉地撞上他结实的胸膛,她皱着鼻子,还没仰头,就听头顶上传来一声低醇的闷哼,“等会儿再看,先坐下喝杯水。”

    话音一落,男人已伸手为她拉开椅子,摁着她的肩头,在她对面落座后,把菜单递给她。

    楚俏上下扫了一眼,价格虽不算贵,可到底还是舍不得,与他商量道,“其实……我也不是很饿,要不咱们回去?在家里吃饱就成了。”

    “不用,家里头吵吵嚷嚷,你忙前忙后,哪顾得上吃饭?这儿清静,难得咱们两人待……”他还没说完,就见自家媳妇猛然起身,似乎瞧见了谁,飞快地往饭馆外走去。

    陈继饶紧随其后,扫了一圈才在街角找到她的身影,而她正拉着一个瞧着四十出头的男人的手,那人背身立着,他辨不真切。

    只等走近了,才听她问道,“爸,您这急慌慌地去哪儿?”

    楚钰大气还没喘过劲来,擦着脸上的大汗道,“前两天你妈摔伤了,刚请了大夫,我得赶紧回去给她做饭。”

    闻言,楚俏两腿一软,险些站不住,拽紧了问,“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摔伤了?”

    楚钰已是急红了眼,“家里头菜地的篱笆旧了,你妈砍来竹子想重新围一圈,水沟那儿容易打滑。”

    “那您怎么也不跟我一声?”楚俏焦急道。

    楚钰一叹,“你在婆家每天也忙,你妈不想给你添堵,俏俏,你安心过日子就成。”

    “爸,我跟您回去看看妈。”楚俏听了心里难受得紧,鼻头酸涩,一着急也顾不得许多。

    还是楚钰眼尖,瞧见了紧跟而来的姑爷,推说道,“也不是多大的事儿,爸回去瞧瞧就成,你跟姑爷回家去。”

    “爸,摔伤的可是我妈,我这做女儿的又怎么能置之不理?”楚俏不依,扭头对男人说道,“我先回一趟家里,就不和你一块吃饭了。”

    丈母娘摔伤了,而他的妻子意识里却并未想到自己,当他还有心思吃饭么?

    陈继饶不由墨眉紧皱,楚钰瞧在眼里,脸一沉,喝道,“行了阿俏,你成了家,现在不止是楚家的女儿,还是陈家的媳妇,可不许胡闹。你妈摔得不重,还能下地呢。”

    楚俏一下眼眶通红,不肯听话,扭头问他,“我想回家去,成么?”

    男人心头一软,见岳丈又想训她,出言制止道,“爸,我这次回家,也是想明天和俏俏一起去看看妈和您,正巧今天碰上了,您就让我们过去?”

    楚钰知拗不过他,“那好,你妈也怪惦记你们夫妻的。”

    三人一起快赶到楚家时,陈继饶想起家里头还有三匹布和一些干面糖果没捎过来,停下车说道,“俏俏,你和爸先回家,我把房里的干货捎过去。”

    男人动作极快,回到陈家把东西提在手上就走了。

    刘少梅正在厅屋里给阿愚喂奶,见他进屋也没想着避嫌,袒露着半边浑圆,却见他看也不看一眼,径直往房里走去。

    再出来手里还提着袋子,用脚趾头想也知里头定是好东西。

    刘少梅伸长脖子也不见楚俏的身影,心知袋里的好东西只怕是一去不复返了。

    本来该是给她和婆婆带回来的,凭什么给楚家?

    眼见他稳健的步子就要跨出门槛,她也顾不得晨间被他数落过,慌慌开口,“他二叔,这都晌午了,你和楚俏也不回来吃饭,这是要去哪儿?”

    陈继饶停住脚,倒也不好扭头,淡淡出言,“俏俏在娘家,我也正要过去,就不在家里吃了。不过二叔那一份还得牢大嫂送一趟。”

    她没将那三匹上好的布料拿到手不说,还得累得照顾公公,刘少梅正是又气又急。

    可他也没发话那三匹布给谁,她也不好开口去问,正想着怎么把布料留下,男人却是先她一步走出家门。

    刘少梅愤愤地盯着陈继饶那渐渐远去却仍不输雷霆之势的背影,心里越发气恨。

    婆婆端着瓜子去找人唠嗑,那小两口又回娘家去,一个两个的都不着家,还不是抵赖不想照顾公公?

    她单是照顾阿愚都够呛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人?

    阿愚嘤咛一声,她只好软着声儿耐心哄着,总算把他给哄睡着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去灶房一看,只剩几个发黑的硬馍馍,想着楚俏回娘家吃香喝辣,她心里头就分外不爽,反正阿春已经吃饱了,她也没心思把黑馍蒸软,直接端着就拿给陈猛后,回到房里倒头就睡。

    孙英瓜子儿嗑完,唠嗑也唠够了,想着回到家就有热饭等着,心里头分外舒爽。

    田婶见她这般姿态,就知又是楚俏在家忙里忙外,不免刺她一句,“英婶,您这大中午地不用回去给老猛哥做饭哪?”

    田凤萍的嘴巴子也是够厉害,孙英与她一贯不对付,这会儿却装得分外亲热,“家里头有两个儿媳妇,哪里需要我出手?倒是你,咋不托人给你家铁柱说门亲事呢?”

    田婶乐呵一笑,“我家铁柱老实厚道,哪里愁找不到儿媳妇?我可得挑仔细了,不敢找个像你大媳妇那样的,倒是楚俏那样的还不错。”

    刘少梅是孙英托人说的亲,反倒是楚俏,继饶一回来就说要办喜酒,订的姑娘就是楚俏,这里头她不沾半点瓜葛,可田婶偏说她看重的人不成,她又怎么可能不气?

    “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我家大儿媳过门才几年,就给我生了两个大胖孙子,楚俏可就难说了。”

    田婶也知楚俏入不了孙英的眼,她要是多嘴反倒连累楚俏被责骂,又道,“那是,还是你有福气,我就没那个命了。哎呀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回去给老田做饭呢。”

    孙英见她夹着尾灰溜溜地巴走了,心里倍儿爽,趾高气昂地回到家,却见家里头冷锅冷灶,别说热饭热菜,就连一个黑馍馍都翻不出来!

    她不由气怒,冲到楚俏门前,见闭门紧锁,不由踹了一脚。

    陈猛听到动静,忍不住出声喝道,“大中午你吵吵嚷嚷的想干嘛?”

    “楚俏和继饶呢?上个街要一整天,她是要买金龙还是玉兔?”孙英气怒道。

    陈猛半躺着,爬起来坐直,腿稍稍能挪动一点,声音也不大,“今天难得不用下地,你还管人家去哪儿?阿愚还睡着,你要闹就到外头闹去!”

    “好你个陈猛?”孙英一怒之下冲进独间,双手叉腰,厉色道,“倒学会合着外人欺负起我来了?”

    这段日子陈猛也看出来了,这婆娘是故意趁着他受伤了来挤兑阿俏。

    要说阿俏也是性子好,省得跟她计较,每日早出晚归,落得一身埋汰也从不多言,这老婆娘反倒变本加厉了!

    也难怪继饶昨儿火成那样!

    陈猛冷眸扫过她,喝道,“阿俏她是继饶媳妇,是外人么?还是你以为我受了伤就治不了你了?”

    孙英到底还是怕他的,他平日里心情好她还敢念叨几句,于是缩了缩脖子,嘟哝了一句,“本来就是!”

    陈猛真想痛骂她一顿,偏巧阿愚咿咿呜呜的哭声传来,他忍气道,“阿愚还睡着,我不跟你吵!”

    孙英难得没在他面前吃瘪,趾高气昂地走了。

    到了厅屋就见刘少梅抱着阿愚在嘘尿,不免多问了一句,“少梅,你这大半日都在家,没瞧见楚俏回家?”

    “我哪儿敢知道?”刘少梅哼哼一下,不阴不阳道。

    孙英明显感觉不对劲,只问,“咋回事?”

    刘少梅撇过头,只道,“早上抱着阿愚在她房门溜一圈,她还说我故意听墙根,还害得被继饶训了一顿,我哪儿还敢靠近他们房门?”

    孙英眼珠子一瞪,啐了一口道,“她竟敢说那样的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可不就是?”刘少梅眼睛一转,心里有了计较,“继饶倒是回来一趟,把袋子拎着就走了。看样子是从市里带回来的,早上我无意间听了,里头还有三块上好的布料呢。”

    孙英眼睛一下就直了,吃饭前继饶就跟她说过上街准备买点干货,后天去一趟楚家。

    她还以为只是意思一下,没想到他出手那么阔绰!

    继饶带回家的东西凭啥给楚家?

    孙英气愤难平,一句话也不说,饭也不吃了,扭头就气冲冲地往楚家走去!

    陈继饶顺道就把自行车还回去,单手提着袋子,步伐稳健地往楚家走去。

    一到楚家,就见自家媳妇正蹲在庭院的水井旁洗菜。

    “俏俏”他叫了一声,只见抬起头的她眼眶通红,他不免多问了一句,“怎么哭了?”

    “没事,你进屋坐会儿,等会儿饭熟了我就烧菜。”她低下头道。

    陈继饶又怎好干等着饭来张口?

    他转身进屋放下东西,见东屋的门大开,而楚母就倚靠在架上,笑着对他道,“姑爷来了?”

    男人笑着躬身,从裤兜里掏出一瓶药酒来,“妈,我给您捎带了一瓶从部队带回来的跌打药酒,效果还不错”

    听老楚说,他回来第二天就上街买了干货,正准备送到家里来,还捎带了一瓶药酒,倒是有心。

    楚母心下满意,只是想起俏俏上次满身是伤地回来,她的脸一下敛了下来,“放着。”

    陈继饶一下猜不准她的心思,也不好干等着,“俏俏还在外头,我出去帮忙。”

    陈继饶把东西拎进灶房,再出来见她洗好了碗,正拿着斧子看样子是要劈柴。

    那斧子的柄口就比她的腕口还大,男人几步上前,从她手里把斧子拿过来,望着她道,“我来,外边日头大,快进屋去。”

    楚俏见他蹲下,单手拎着斧子,起落间似乎毫不费力,心道家里有个男人在,总归是好的。

    她笑着点头,“灶房里煮了凉茶,你要是渴了就叫我一声。”

    男人头也不抬地应了,没多久身侧就堆起了小山一样的新柴,他四顾一圈,见岳丈正在屋旁的菜园里下桩。

    他心下了然,把柴火抱进屋,喝了碗凉茶,见妻子正守在灶口紧紧盯着火苗,手背蹭了锅灰,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往菜地走去。

    翁婿俩通力合作,倒不得什么力气就一道把木桩下好了,日头正放空,也该是吃饭的点了。

    楚钰瞧着女婿手脚利落,干活勤快,越看越满意,拍了拍双手说道,“行了,咱们快回去。下了桩明天再把扁竹绞上去,篱笆也就围城了,还好有你帮忙。”

    “应该的。”男人淡淡笑道,倒也不敢居功。

    想着头一次正经回门,礼数还是少不得,他微微一思忖,想起俏俏提过,岳丈平日里除了读书,也就喜欢偶尔喝点小酒怡怡情。

    于是,他停下步子,“爸,您先进屋,我去小店那儿买包花生米。”

    同是男人,楚钰自然也听出他的弦外之音,笑而不语,不过等回到家,他和妻子提及此事。

    米月气得直想戳他脑袋,“老楚你是不是算账算啥了?姑爷头一回上门,带了那么多东西过来,咱们有啥好东西作回礼?你竟还由着他去买酒,传出去姑爷倒是落得个好名声,可你叫别人怎么看咱们老楚家和俏俏?陈二婶是什么人?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埋汰死你?”

    楚家里外人情全是楚母打理,楚钰开始还不觉有什么,可听媳妇一分析,还真不得了。

    他倒不怕落得什么坏名声,倒到底顾着女儿,他一下急了,“那可咋办?”

    “赶紧去拦着呀,拦不住了咱就是自个儿掏钱,也别让俏俏婆家看轻了她!”楚母急得就差跳起来了,从枕头底下掏了几张碎票递给他,“快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