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第129章:吴悠没有撒谎!

    他忽而贴近薄唇一勾,凑近冷声道,“上次你把俏俏拦在门口,那笔账我还没跟你报,你敢再一次动她,尽管试试!”

    他有的是法子叫她在省城无法立足!

    吴悠也是被吓大的,心里虽被他唬住,面上却道,“那好,我不招惹她,反正我看中的人是你。”

    他自认有足够的定力去面对她!

    陈继饶念着俏俏快醒了,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没走出几步,却是见王力追上来,似乎对吴悠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走近就问,“队长,你和刚才那姑娘的关系,怕是不单只因为你救了她吧?”

    两人好像很熟的样子。

    男人嗅觉敏锐,淡漠的眼神扫了他一下,才波澜不兴道,“早就认识了,自然不止相救一场的情分。”

    王力眼前顿时一亮,“那么正点的姑娘,要不队长帮牵个线?”

    陈继饶想了一下,目光停在一处,不答反问,“她是吴局的千金,娇生惯养,来这儿只怕也是图一时新鲜。”

    王力眉头一挑,“你听谁说?她可是直接空降到咱们文工团里,一来就有军衔了。”

    军衔?

    男人一下觉得胸口发闷,心里对她越发厌恶。

    部队里多少战友拼死拼活,流血流汗才够资格评定上士官,而她只消冲家人撒撒娇,头衔就可以随便拿来玩。

    他心头愤懑,实在没心情再听下去,迈开长腿就往前走。

    王力慌忙叫住他,“队长,我求您的事还没给一句准话哪!”

    男人顿足,面上仍旧不动声色,悠悠开口,“在医院,她都能把我名正言顺的媳妇拦着不让进,你确定对她有意思?”

    “不是吧,她?”王力大吃一惊,那样跋扈霸道的女人,显然是想和已婚的队长牵扯不清,要真是惹急了他,只怕谁也没好果子吃!

    王力猛然摇头,陈继饶懒理他。

    回到家她还在酣睡,娇娇弱弱地躺在床上,黑亮的头发长了不少,散在枕间,面色红润,模样分外惹人疼。

    掀开裹着的薄被,她穿着他的绿色衬衫,分外好看,脸小小白白的,肩也秀秀气气地自大领口半露着,衬衫已经翻到半腰。

    他坐在床沿,目光柔和地盯着她。

    她的身段真的和第一次很不一样了,肌肤泛着嫩嫩的光泽,腰肢又柔又细,双腿修长莹润,柔若无骨,浓情时他险些发狂。

    眼前这个娇娇俏俏的小女人是他唯一的妻,干干净净的只属于他一人!

    他不由想起水性杨花的吴悠,不由嘲讽一哂,她究竟哪儿来的自信,以为他会对她有意?

    男人忍不住去吻她粉嘟嘟的嘴,她闷哼着像要转醒的样子,他才放开她。

    楚俏是闻着饭菜的香味才醒来的,一抬头见窗外天色已晚,但全身酸痛,她还是觉得困,根本不愿意起来。

    陈继饶在外面待了很久,再回来时手里还拿着一宗卷子,见她手指微动,却是不愿意睁眼,也知她醒来了。

    他那双硬实的手臂箍在她腰间,引得她发痒,一阵扭动,“困。”

    她缩着身子,他却不断向她靠近,高大的身形将她牢牢锁在怀里,好像只有这样才感觉到她的存在一样,呼吸暧昧地萦绕在耳畔,“知道你最近辛苦了,但也得吃了饭再睡。”

    她高考前每天凌晨五点多就起来了,有时作业多,晚上十二点才睡,好不容易等高考结束,又赶过来照顾他。

    男人心里也怜惜她,不过怕她饿出胃病来,还是抱着她起来,听她绵绵软软地撒娇,心里软的一塌糊涂,“要不你半躺着,我来喂你。”

    这未免也太过分了?

    楚俏到底没那个脸盘,只好抱着他的脖子起身,闷哼了一声,“等我换件衣服,漱漱口。”

    她起身,双颊被他的体温烫得粉红,忽觉腿间一股黏腻,她多少也懂些生理常识,不由回头,脸色泛白。

    男人见状,脸色正经,起身把她拉进他怀里,手顺着柔滑的背一溜而下,缓缓地揉,“又疼了?”

    “不是”她抬眸,低低说了一句,“继饶,你怎么不戴那……什么了。”

    最开始她不懂避孕的事,也很抵触,后来也不知他从哪儿弄来了套子,上面全是英文,不过她看得懂,知道那是为了保护她的,也慢慢接受了。

    陈继饶顿了一下,看了她很久,亲亲她因性事而晕上嫣红的脸蛋,哑着声音请求,“俏俏,怎么办?越是和你在一起,越是想得长远,我怕等不到你毕业了,给我生个孩子吧?”

    她僵住了。

    “趁着你年轻,我们要个孩子,你身体恢复也快……你要是担心学业,可以休学一年,到时把妈接过来,帮你带。妈要是没空,请人也行。”

    “上次我看爸很喜欢正声,我想他也等着你肚子里的消息呢。只是一年,不会太耽误你的学业。”

    “乖,别怕,女人都要生孩子的……”

    他搂着她一条一条地说,边说边亲她,楚俏的身子却越来越冷,他停下话头,看她。

    “我也是喜欢孩子的……可现在,我不想。”她有些艰难地说,他刚刚说的的句句在理,所以,她的意见便显得很不在理了吧。

    “为什么?”他声音平静,听不出情绪。

    “……我觉得……还没有准备好,我……不懂事,不会照顾小孩……”她努力想着理由。

    “你年纪小,很多事情不懂也没关系,有了孩子也还是一样,有我照应着还怕什么?孩子你只管生下来,我进了特种营,钱的事你不用担心……”

    陈继饶耐心地一条一条驳回,可转念一想,他还没带她去医院检查过,也不知她的身体适不适合要孩子,自说自话,“算了,还是不要了。”

    她倒有些好奇,“为什么?”

    他用手抚着她的腹部,“你还太小了。”

    原来还有这种反复的心思,楚俏一叹,“那你怎么又……”

    他知道她说什么,只好亲亲她,“我怕你受苦,又想你给我生个孩子,以后即便我不在身边,你也有个人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算了,还是不要生了,以后我注意点。况且”

    他深眸微微一眯,却是没了话。

    楚俏凝眉,转身见他眉头紧皱,抬手揉着他的眉心,“怎么了?”

    他把头搁在她的肩头,还是决定给她打预防针,“吴悠跟来了,我怕你怀了孩子,会对你不利。”

    楚俏心里一滞,一下没了话。

    他只是握着她一双白嫩的手揉捏,并没有继续下去,枕着她肩窝问,“不高兴?”

    楚俏别过脸,“没有。”

    陈继饶低笑了一声,似乎还轻轻叹了口气,“过阵子你就上大学了,放心,我不搭理她就是。”楚俏闭着眼不答,陈继饶的胸膛很硬,隔着布料依旧能感受到块块分明的坚硬肌肉。

    他更加用力地将她抱进怀里,逗弄着她小巧的耳垂,“还说没有不高兴,连话都不说了。”

    自打夫妻俩交心,楚俏心里虽总是担忧,但担心的也只是秋兰吴悠之辈来搅局,对他还是信心满满。

    如今她也想明白了,赶走一个秋兰又会有一个吴悠,谁知下一个又会是谁,但只要他不变心,她会跟他好好过一辈子。

    男人见她不语,亲了亲她细白的颈项,柔声道,“别胡思乱想,俏俏……我不会害你伤心的,等你上了大学,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们会越来越好。”

    她叹口气,拿下他的手,自己贴进他怀里,“别说了,继饶,我只说一次……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嫁给你了,以后总会有了你的孩子,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呢?只希望……只希望你疼惜我,还有将来的孩子,继饶,我……既然跟了你,自然是信你,所以你千万别骗我,不然我就逃得远远的,再不理你了。”

    他抱着她,她说了自己心心念念一直想听的话,等于也承诺她永不会离开。

    寥寥数语,却让他欣喜若狂。

    这一次算是楚俏第一次向他袒露心里的话。

    陈继饶心里一片柔软,点着她的鼻尖说道,“傻丫头,我还不够疼你吗?”

    夫妻俩聚在一块说说笑笑,偏在这时,王力突然跑来敲门。

    陈继饶见她一惊,“腾”一下从他怀里出来,把她摁在桌前,“先吃饭,我出去一下。”

    “那你呢?”楚俏见桌面上有两只碗,也知他专程等着她醒来一起吃,抬眸望着他,却见他高挑的身形已经掩在门板之外,隐约传来他平稳的问话,“怎么回事?”

    王力低低说了一句,“你家里打电话来了,似乎很着急。”

    陈继饶眉头微皱,心底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问了是谁吗?”

    “说是姓周。”

    周儒铭?

    陈继饶快步往办公室走去,一捞起电话,一听果真是周儒铭,只听他焦急道,“二少,大少昨夜又犯病了,只怕是凶多吉少!”

    他心里“咯噔”一下,语气深沉,“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他的病情好转了?”

    “那日大少和少太太在房里提到你,被路过的老爷子听了去,老爷子执意追问,但大少硬是不说,被罚去祠堂才跪了一个小时就倒了。”

    周儒铭语气里尽是疲惫,“我只得连夜赶回去,大少要是再硬撑着,管着偌大的裴氏,我看他也只这两年的事了。”

    竟然还是因为他?

    陈继饶顿时沉默,握紧拳头,又听周儒铭叹气道,“大少本就拖着一身病体,却是为了成全你,死死硬撑着,再不卸下担子,只怕真是难了……二少,当初老爷做得太绝,可大少一直觉得亏欠了你,你还是回来吧?”

    提及旧事,他心里不由又涌起一股恨意来,语气里满是讽刺,“怎么回去?”

    要他放弃部队?抛弃妻子?

    “你好好照顾他,那人把你们大少看得比谁都重,自然不会放任裴氏不管。”他眸里透着冷意,语气里尽是凉意。

    周儒铭也猜到他会拒绝,一时着急也顾不得许多,“二少,我知你想过平静的生活,可、只怕是难了”

    陈继饶目光一凝,薄菲的唇一凛,“你什么意思?”

    周儒铭心里也不是滋味,也不知二少听后会作何感想,不过也不是他揣摩得透的,只好照实说道,“就是前阵子我跟你提过,有三拨人在追查你的底细,除了吴悠和邵劲庭,还有吴准。前两个手伸不了太长,可吴准的人查到老爷头上来了,老爷动了怒,直接派人狠狠教训了他一顿,顺道把他的生意也给搅黄了!”

    吴准?

    俏俏的干哥哥?

    陈继饶想起景然和楚珺的婚事,要不是他开了口,景然想踏进楚家的大门,只怕还得费不少功夫。

    还有当初俏俏嫁给他,也是吴准的主意。

    分明是并不多见的一个人,可楚家一旦遇上大事,似乎总要他拍板。

    陈继饶并不惧怕深不可测的吴准,可只要一想到他是俏俏的家人,他心里不由挣扎。

    这事要是传到俏俏那儿,还不知她怎么埋汰自己,还有,他的身份势必会泄露!

    男人越想越觉棘手,他厌恶滥交,打认定了俏俏的那日起,他就没想过换人。

    可究竟要怎么才留得住她?

    他越发心焦,不由冷喝,“我不是叫你暗中留意他么,怎么任由他去找人那个人?”

    那尊大佛两度警告他,也承认他的身份,他巴结还来不及,竟然还打了人!

    周儒铭也是冤枉,“二少,老爷命人动的手脚,我实在没法子”

    陈继饶心烦意乱地挂掉电话,漫无目的地往走着。

    夜里雾气重,丝丝凉意沁着男人轮廓分明的俊颜,却没法浸透他心里的急躁。

    要孩子的念头再度在心底涌起,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心里总归会更愿意留在孩子父亲身边。

    他承认这一招很卑鄙,但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只要她在身边,即使她心里怨恨,起码他也能真实地感受着。

    笃定了心思,他步伐越发坚定地往家属楼走去。

    殊不知楚俏吃了饭,又洗了澡,却还不见他回来,饭桌上的饭菜又都凉了。

    她想着他身上还没换药,于是把头发擦了半干,换好衣服就往楼下走去。

    没想到才到拐角,就撞见了吴悠和王力。两人也不知在干嘛,双双立在楼梯下,站得还挺近。

    夜里黑,昏黄的楼梯灯灯下,楚俏也瞧不清两人的面色,不过空气间似乎氤氲着暧昧之色。

    她并非多事之人,只当没瞧见往外走。

    吴悠却是毫无心理包袱,理了理身上的衣领,出言叫住她,“就那么怕你男人被抢走呀,看得那么紧?”

    王力虽被她迷得七荤八素,不过到底还顾着陈继饶的面子,扯了她一下,低声道,“悠悠,别闹了。”

    吴悠却是不听,仰头一笑,“要是我大叫一声,你还有没有脸面待在这儿?不想惹事的就快走!”

    “你”王力初尝了甜头,也不想跟她闹僵了,只软下声音道,“她到底是队长的媳妇,你给我留点面子?”

    面子?

    吴悠心里嘲讽一笑,之所以跟他亲近也不过是太久没碰男人罢了,不过想到日后此人说不定有用,她倒没把话说得太绝,捏着声音撒娇道,“知道你们男人就爱面子,行了,你赶紧回去吧,就当不知情。你也别废话了,我答应你不为难她,只是说几句女人间的私房话。”

    王力一脸狐疑,不过还真不想惹事上身,于是把嘴一抹,邪邪一笑,凑近了话里满是暧昧,“成,那我下次什么时候再来找你?”

    “再说吧。”吴悠见楚俏又是要走,几步上前拦下她,双手抱胸,“你心里也是不安的吧?”

    楚俏瞧着眼前有三四分相似的面容,冷笑道,“有心思揣度我,你倒不如好好想想,跟一个已婚男人纠缠不清,有意思么?”

    吴悠这些年在国外生活,思想开放,况且她所成长的家庭亦是如此,根本不觉有什么难为情,“我只知这世上好男人不多,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我又何必舍近求远?”

    她倒有脸说!

    楚俏愤然,素指直知星空,“你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起码我配得上他!”吴悠一向傲慢,见惯了场面,不过被她当面一说,心里也燃起熊熊大火。

    “你所谓的配得上就是借着你父亲的权势?”楚俏冷冷一笑,“你也许不知,偏偏继饶最记恨的就是以权压人的女人!你别是还沾沾自喜地以为匡扶他平步青云,他就会对你感恩戴德?”

    吴悠被她一说,心里的底气弱了几分,可转念一想,就算陈继饶不在意,难道裴家不介意?

    陈继饶可以不喜欢她,她照样可以嫁给裴家的产业!

    她放肆一笑,“你还真是被他保护得太好了,你别告诉我,你还天真地以为只要有能力只要有拼劲就可以平步青云?那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那全是胡扯!”

    楚俏只觉得根本说不通,摇头道,“你也不必跟我说什么长篇大论,我家是一穷二白,但起码我清清白白,只要继饶觉得我配得上他,随便你怎么想。”

    “那假如你心目中的丈夫不叫陈继饶呢?”吴悠几乎脱口而出,秘密憋闷在心里太久,一吐为快,她一下舒畅了不少,尤其是见到楚俏面色一下苍白。

    楚俏偏过头去,几乎不敢相信她的话,哑着声音问道,“你什么意思?”

    吴悠扫了一眼她哀婉的容色,笑意更甚,干脆直言不讳说道,“你到现在还不知吧,裴缙泽,他是港城航运世家裴家的长子裴缙泽!裴家可是港城数一数二的豪门,坐拥港城航运地产餐饮各类产业,身价不知几何!”

    楚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裴缙泽?”

    于她而言,这完全是个陌生的名字,可吴悠却如数家珍,“对,裴缙泽,毕业于尹顿公学,擅长马术,外语,剑术,射击,拳击……少年天才,以全公学第一名被连桥大学破格录取,当时整个华人圈都震惊了,但他很快又竟众人哗然,专攻工商管理,未满二十岁就拿到mba硕士学位!”

    吴悠心里一下顺畅,“否则你以为上次在景城国营饭店时,他会懂得为你拉椅子,为你切牛排?”

    “你以为裴家会接受一个乡野出身的女人做裴家的长孙媳?别搞笑了好么?”

    “你以为他当真爱你至深?他不过是玩玩你罢了,他早就娶了门当户对的孙家千金孙馥栾,连女儿都有了!你只不过是他养在外面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罢了!”

    “地下情人?”楚俏一瞬瞪大眼眸,那四个字恍若千斤重重砸进他的心底,直叫她喘不过气来。

    他衣柜里藏着的西装和手枪,他没读过几年书可却会替她选收音机,教她怎么学英文,还有他的津贴明明全交给了她,可他还有买戒指的钱……

    所有这些,只因他是裴家的长子,少年闻名的裴缙泽!不是小镇上无家可归的大头兵,甚至也可能不是她的丈夫!

    楚俏只觉被人当面泼了一盆冷水,明明是三伏天,可她的心都凉透了,一时手足无措,还是不敢相信,“你撒谎,我要亲口问问他!”

    “不必问了,”男人悠悠的嗓音恍若从天际飘来,透着不可捉摸的深意。

    楚俏却在见到他的刹那,所有的质问烟消云散,所有的疑惑都变得迟疑,只因他沉冷如冰的脸色。

    他的面色告诉她,吴悠没有撒谎!

    她一下愣在那儿,脚下像是被钉子定住一样,根本使不出动弹的力气,于是,她只好眼睁睁地望着他瞥向吴悠。

    吴悠根本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

    陈继饶早就警告过,她不当回事,不过被当场抓包又是另一回事!

    男人的脸色深沉得似乎要滴水,眼眸里的戾气似乎随时可以将她绞杀。

    她头一回见到俊朗分明的面庞露出如此阴狠的表情,这时他竟还如此沉得住气,甚至可怕地笑出声来,“吴悠,原本我也不想跟一个女人太计较,可是你真是惹怒我了,我也不骂你,你不会对你动手,你就睁大眼睛看清楚,看你父亲还能不能在大选上拔得头筹!”

    吴悠一下惊呆了,说白了,她所有的骄傲所有的依仗,依仗的也不过就是父亲的光芒。只待肖景然的外公一退,吴慕兴身为内定的省长,谁不想好好巴结他的女儿?

    “你究竟想干什么?”她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嘴巴哆嗦。

    陈继饶扫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妻子,无心与她废话,只道,“滚回去好好看着,吴家是怎么因为你被坑害得一天一天破落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