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驭房有术 铁锁

第2073章 真面目

    “醒醒!醒醒”

    朱酒真继续摇晃杨焕章的身子,他的大手,何等有力。

    又摇晃了几眼,杨焕章的眼睛也慢慢睁开,嘴里无力地说道:“别摇了我身子骨都好散架了”

    “别摇了!别摇了!”张禹走到朱酒真身边,看向杨焕章,等杨焕章又缓了片刻,他才说道:“老爷子,你醒了。”

    “醒了、醒了爱呦我的妈啊”杨焕章唏嘘地说道。

    “你怎么跑这来了?”朱酒真问道。

    “我是被小鬼子给押下来的。”杨焕章说道。

    “被他们给押下来的,那小鬼子人呢?你怎么还躺在这下面?”朱酒真又问道。

    “这话说来就长了你们听我慢慢说”杨焕章又喘息了几口,这才有气无力地说道:“小鬼子担心你们在下面恢复了功力,所以决定立刻下来追杀你们。他们发现,你们进到了地宫里,就分为两路,一路下地宫,一路在上面接应。我当时跟那个小日边的小鬼子都留在上面,眼睁睁的看到,地宫的石门突然关上了。小鬼子进不去,也不敢去动机关,只能在那里等着”

    他将当时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一直说到,突然听到狗叫声,他们等了许久,也不见人,只能先行离开。也就是走到这里,突然有人袭击,那人用火球烧死了日边等人,就剩下他一个。

    “我被那个家伙给抓住,跟着他去了地宫他问我地宫的门怎么开,因为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你们困死在里面,当时我也记得是哪个小球,就告诉了他结果,那个轮盘是打开了,可没有金印,大门仍然打不开我们等了一会,门突然开了然后然后我就觉得脖子被打了一下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杨焕章说道。

    听了他的讲述,张禹他们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石门突然打开,黑衣人肯定是知道里面有人要出来,因为无法确定,出来的人到底会是谁,小心期间,黑衣人干脆打昏了杨焕章,然后又再次跑到这里装死,准备确定来人的身份,再予以偷袭。

    张禹说道:“既然他能下来,那说明上面的那些小鬼子,十有八九都被他给干掉了对了,你走的时候,上面剩下多少小鬼子”

    “人不多了,也就十个八个厉害的,应该都下来了”杨焕章如实说道。

    “那就看,看来咱们可以活着离开这里了!”朱酒真兴奋地说道。

    这个消息,足已令人兴奋。

    来这一趟,差点就再也无法出去。现在可好,算是有惊无险。

    “没错”一枝梅也兴奋地来了一句。

    说完这话,本来站在张禹左侧的他,猛地一肘,撞向张禹的小腹。

    这一招十分的突兀,莫说张禹有伤,就算是没有伤,也不可能躲得开。

    “啊”张禹痛呼一声,身子直接向后摔了出去。

    “你!”听到张禹的叫声,朱酒真立刻看向一枝梅。

    他心中纳闷,这个先前还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为什么突然反目。

    朱酒真刚要出手,可是却听“刷”地一声,他就再也动不了了。

    一点没错,他铁塔般的身躯,已经被玉虚绳给捆住,身子仰天摔倒。

    “砰!”又是一声,原本就摇摇欲坠的杨焕章,也被一脚踹翻在地。

    “呵呵呵呵”

    得意的笑声从一枝梅的嘴里发了出来,他转过身子,看向张禹,脸上满是笑容。

    “你你”张禹躺在地上,丹田举动,他不可思议地看向一枝梅,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你是不是十分好奇,我为什么要对你动手?”一枝梅笑呵呵地说道。

    “没错就算是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张禹无力地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一枝梅说着,从怀里掏出了《金册玉牒》。

    “因为这个”张禹疑惑地说道:“这是道家授纂之物,你要它又有何用?”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个。确切的说,我两世前来,都是为了这个!”一枝梅那孩童般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你上辈子不是小偷么”张禹说道。

    “我上辈子是一枝梅,在江湖人的眼中,我只是一个侠盗可没人知道,我的另外一个身份”一枝梅慢悠悠地说道。

    “另外一个身份你是天宝宫,还是玉虚宫的”张禹猜测道。

    “你很聪明我另外的一个身份是玉虚宫的确切的说,应该是吕祖阁无量天尊”说到此,一枝梅突然打起揖手,口宣道号,“贫道吕祖阁广诚子”

    “广诚子”闻听此言,张禹一凛,因为这个名字,他知道。

    张禹忍不住说道:“你、你就是吕祖阁的那个,曾经打开机关密室,得到玉虚宫传承的人”

    “嗯?”这次轮到一枝梅一愣,他好奇地看着张禹,打量了半天,跟着疑惑地说道:“厉害、厉害真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知道这么说来,你也去过吕祖阁的暗室了”

    “去过!”张禹认真地说道:“而且我也看到了你留下的遗书你在遗书上说,要秉存道心,天命难违这句话,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呵呵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没错,在那个时候,我确实认为,天命难违,想要光大我玉虚宫,已然不可能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还能再活一次于是,我的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这让我意识到,当时不过是时不与我,这一次我一定能行!”一枝梅扬起双臂,有些激动地说道。

    “可是,你却被困在这里按理说,绝不应该那份图纸,你应该看过才对”张禹说道。

    “说来也怪,我明明是吕祖阁的有缘人,可前世我能进去,这一世竟然进不去了哪怕是我知道机关在哪,磕头之后,却也无法叩开石壁没有办法,我只能凭借前世的记忆来到这里,因为时间太久,我记住的实在不多,结果被困在这里幸亏,遇到了你”一枝梅说完,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

    “你也知道,幸亏是遇到了我现在,宝贝你已经得到了,看在咱们并肩作战的情分上,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们兄弟”张禹平和地说道。

    “哈哈哈哈”一枝梅冷冷地笑了起来,“张禹啊张禹,你是不是傻你知道的这么多,又这么厉害,我怎么可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广诚子,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当初甚至愿意放你离开,完成心愿,今天你就真的一定要杀我灭口吗?”张禹这一次说话的声音冷了下来,他的一双眸子,死死地盯住广诚子。

    广诚子和他目光相对,也不知是不是心中愧疚,还是怎样,竟然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

    但是随即,他又轻笑一声,说道:“你就如同老虎,哪有放虎归山的道理。这个秘密,我不会让第二个知道,在场的这些人,都得死!”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我知道你有神打符,可你身上功力尽失,怕也挡不住我这五帝钱吧!”

    “那也未必!”

    躺在地上的张禹猛地厉声叫道。

    听了这话,一枝梅明显怔了一下,没有想到,张禹已经死到家了,还敢这么和他说话。

    “刷!”

    就在这档口,张禹的袖口中突然滑出来一条戒尺,这条戒尺跟着朝一枝梅射去。

    一枝梅见戒尺打来,身形一窜,跳了起来。在他看来,想要躲过戒尺,并不困难。可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戒尺就好像生了眼睛一般,在一枝梅跃过戒尺之后,竟然自动向上打去。

    “啪!”

    只一下子,一枝梅就跟着惨叫起来,“啊”

    “扑通”

    半空中的他,摔到地面,手里握着的五帝钱也脱手掉在地上,他的四肢摊开,躺在那里,已然连动都动不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四肢会被打断”一枝梅不可思议地说道。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与痛苦。

    戒天尺!

    张禹所用的法器正是戒天尺!

    戒天尺自动回到张禹的手里,他撑着身子,慢慢站了起来,脸上尽是苦笑。

    “广诚子、一枝梅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想杀我,我就不会手下留情”张禹沉声说道。

    “你、你你明明已经身负重伤,为什么为什么还能使用这么厉害的法器”一枝梅紧张地说道。

    使用法器,是需要真气的,越是厉害的法器,需要的真气就越多。

    就在先前,一枝梅还故意用手肘撞向张禹的丹田,这一下,基本上是废了张禹。正常来说,张禹身上即便有厉害的法器,也用不了了。

    “按理说,我确实用不了法器,可是你的运气很不好,让我有所防备,专门为你留下了一些真气,以便对付你。”张禹恨恨地说道。

    他很少去恨一个人,哪怕是戚武耀这样的,大家伙也是明刀明枪,谁都知道对方和自己是对头。

    可是一枝梅不一样,第一次张禹看在骆晨的情分上,对他手下留情;这一次也算是救了他一命。可到头来,对方却要杀他灭口。

    “你对我有所防备这怎么可能我装的一直都很像,你怎么会怀疑到我”一枝梅完全不敢相信张禹说过的话。

    “你说你当初是为了破坏小鬼子的计划,偷了龙头,然后被追杀而死。你还说,对这里十分的好奇,想要完成夙愿。那个时候,我信了你的话,让你前来。可当我在金龙后面,发现洞天别苑的洞口时,我就有些怀疑你说的话有问题了。”张禹沉着脸说道。

    “有什么问题?”一枝梅不解地问道。

    “你偷龙头的话,按理说不可能看到金龙后面的洞口。而且山洞并不是特别大,如果你能混进来,从容地偷取龙头,当时又怎么可能失手被打死。所以,我就觉得,这里面多少有点问题,却又说不上来。”张禹说道。

    “当时龙头根本不是被偷了,而且在半路上就被我和一伙江湖上的朋友给抢了。我们从擒获的小鬼子的嘴里知道了小鬼子的图谋之后,就打算到这里将金龙也给抢走。等到了山洞外,我才意外的发现,这里竟然是洞天别苑的所在。于是,我改变了主意,想要进到洞天别苑。不料到了金龙这里时,碰到埋伏在暗处的忍者。他们的手段太过邪门,我被暗器打伤,不敢恋战,只能夺路而逃”一枝梅颇为伤感地说道。

    “这就差不多了,我就说,想要在这里偷走龙头,然后再从容的出去,几乎不太可能。”张禹微微点头,接着又道:“第二个让我怀疑你的地方,就是你明明是用五帝钱打伤了那个忍者,却说是什么梅花镖。你真当我是傻子。”

    “你”一枝梅大骇,片刻后才释然,“是啊,以你的修为,不可能看不出来那是五帝钱”

    “我当时没有揭穿你,而是昏了过去,你真当我是坚持不住了吧其实,这是我故意的”张禹的脸上露出微笑。

    “你故意昏倒”一枝梅诧道。

    “你明明用的是道家手段,却一直装傻充愣,从来不正面对敌,只管躲躲闪闪。要不然当时命悬一线,被那忍者逼的亮出了真本事,怕是怕是还会继续装。所以,我认为你肯定隐藏了很多事情,一旦咱们能够活着出去,天晓得你会不会杀了我。毕竟,玉虚绳还在你的手里。”张禹瞪起了眼睛。

    “所以,你干脆睡觉,靠着休息来恢复体力。你心中清楚,在没有找到机关之前,我不敢杀你”一枝梅说道。

    “没错!”张禹正色地说道:“我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耗着,必须要恢复一些体力,这样才能对付你。而那个时候,你根本不敢杀了我和朱大哥,只能乖乖的等着!特别是在你拿起毛笔的时候,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已经让我确定,你确实有问题。”

    “聪明……你果然聪明……可是,我刚刚明明击中了你的丹田,你怎么还会有真气催动法器……”一枝梅还是想不通。

    “因为我现在修炼的是五雷正法,在我的体内,一共有五团真气……我既然知道你随时都会动手,自然会保存一团真气,以备不时之需……虽然真气已经十分的薄弱,但想要对付你,已经够了……说真的,我一直都在给你机会,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哪怕是在你将我打倒之后,看在骆晨的情分上,我也给了你机会……”张禹说这话的时候,已然剑眉倒竖。